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29步 等她发问

离开之后叶莞心也没忘记给沈大律师泡白咖啡的任务。只是,人已经离开了秦律师的工作区域,脑子里想的却还是他手上的案子。

虽然那个秦尚看上去是个标准的花花公子,可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好像也很厉害的样子,有他替那个打老婆的有钱男人辩护,本就是受害的一方岂不是要吃亏?

“包装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咖啡粉和水的搭配比例,你一下子倒这么多是想苦死我?”果然还是不能一心二用,边做事边想事情就是会出错,还倒霉的被某人撞了个正着。

“你……你怎么走路没声音的!”已经吃过一次亏的叶莞心还是没长记性,对某人的轻声缓步依然是毫无准备。

这小模样一看就知道有心事,沈淮越也不跟她拐弯抹角,“想什么这么入神?”

知道在沈大律师面前什么也藏不住,叶莞心只能乖乖坦白,“我在想秦律师接的那个案子,明知道那个男人不是好人,为什么还要帮他?”

“律师的职责不是为了证明一个人是善还是恶,只是站在委托人的立场尽量帮他争取利益。而且,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以不违法为前提,你这么感情用事,以后要是真的在这一行工作,恐怕会遇到很多问题。无论是做检察官还是做辩护律师,都可能遇到当事人不是好人的时候,在决定报考法学院之前,这一点必须考虑清楚。”这些道理本来应该等到莞心正式进入大学之后让法学院的老师们教她,但考虑到莞心的性格有些偏激,沈淮越还是觉得很有必要先跟她打好预防针。

“先是想把我推到D市,现在干脆说我的性格有缺陷、做法政这一行会遇到很多困难,其实是觉得我会处处拖你的后腿、嫌我烦了吧?”沈淮越提醒的重点叶莞心之前确实没想过,但她并不认为这个问题会成为打退堂鼓的理由。

“伶牙俐齿确实是做法政工作必须的基础,但也不能歪曲事实、含血喷人。我要是真嫌你烦,会耐着性子跟你讲道理、会冒着被骂死的危险把Dana调去秦尚那里还你回来?”现在沈淮越可算是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女人心海底针’,想他一向自诩能看透人心,却还是会有跟不上节奏的时候。

“你把Dana姐姐调到秦尚那里去了?”刚才Dana还跟她说了秦尚的坏话,四叔突然做这个决定,还真有可能被Dana骂死。

“娄晋很快就会给他找新的秘书,Dana只是暂代几天。”为了让莞心远离危险,沈淮越只能默默地背下这个黑锅。

“那现在Dana姐姐的工作是不是都交给我?”换个角度想,Dana的暂时离开对叶莞心来说还是好事一件,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以后没事干。

“泡咖啡、买下午茶这些都是她的工作范围。”沈淮越这算是用含蓄的方式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那什么,泡咖啡这件事实在不是我的强项,我还是勤快点当跑腿。说吧,下午茶想吃什么?”这实心眼的小丫头,免费的打杂工作居然也能干得这么开心。

可惜的是,她这份热情有人并不怎么领情:“今天没打算晚下班,下午茶就免了。你先去找Dana做工作交接,咖啡我自己泡。”

“今天没打算晚下班是什么意思?”虽然热情颇高,但叶莞心也不想没钱的工作还要天天加班。

“你同学家里的案子应该很快可以了结,剩下的工作都是不是特别要紧,今晚我想早点走,送你回去顺便和你……你爸爸好好聊聊。”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称呼,但从沈淮越口中说出来却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容易。每每想到他和莞心之间隔了一辈的问题,他就有种想回到五年前把她托付给陌生家庭照顾的荒谬想法。

“好啊,等一下我给妈妈打个电话,让严师傅多做几样你喜欢吃的菜。”瞧瞧某人这语气,听着怎么有种带男朋友回家吃饭的感觉?

莞心的欣喜表情展现得十分自然,沈淮越那颗还悬在半空的心终于又放下了一半。他说要跟她一起回去吃饭竟让她如此高兴,应该能间接证明她已经不再为中午的事耿耿于怀。

叶同学确实不是那种‘爱记仇’的人,但中午发生的小插曲始终是她心里的一根刺。闲来无事想起的时候还是会觉得膈应,现在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被其他事暂时转移了注意力罢了。

Dana留下的都是些善后的工作,叶莞心学什么都快,效率也高,处理这些工作基本没什么困难,她的高效率也将沈淮越原本预计的下班时间大大提前。

这样一来,回去时候赶上晚高峰大塞车也不可避免。

赶着回家的时候被堵在路上最是烦躁,也更容易想起一些不开心的事。

一个问题在嘴边打滚半天之后,叶莞心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问出了口,“你是真心觉得我应该报考Z大和哥哥念同一所大学、也希望我这么做么?”

“我的想法和我的希望对你来说重要吗?”从沈淮越的从容应对来看,似乎一直等她开口问这个问题。

一开口就被夺去了主动权,叶莞心难免会有些心有不甘。但,他的犀利反问却又让她有种莫名的欣喜感。如果她遵从内心地回答‘很重要’,他会作何反应?

叶莞心确实有那么一刹那打算干干脆脆直接作答,可想想又觉得太便宜他,所以最后还是耍无赖似的把话题绕了回来,“你不要每次都这么不讲道理好不好,明明是我先问的。”大律师了不起啊,每次都喧宾夺主,才不要惯他的坏毛病。

“我的回答取决于你在乎的程度,如果你的回答是很重要,我的回答理所当然是不希望。”虽然这话听着有点像绕口令,但肯定是叶莞心希望听到的回答。

说出心里的真实想法之后,沈淮越也感觉踏实和轻松多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