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25步 含蓄夸奖

“读大学的时候喜欢我的人多了去,我也不可能给她们做个档案一一记录,钟琪是不是其中之一,你恐怕得去问当事人。”生了一副铁齿铜牙的沈大律师也很会使用迂回战术,避重就轻什么的,他最是擅长。

虽然能感觉到某人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笑意,叶莞心却还是把他说的话当了真,“知道你受欢迎,也不用这么显摆吧!”

某个小姑娘言语之间似乎带了几分吃醋的意思,虽然不是很明显,看在某人眼里却是格外舒心惬意。在这样的状况下,自然是她说什么都好,“行,你要真不喜欢她,以后真要上庭的时候你别跟着……”

“不行!多难得的上庭机会,怎么可以不带我一起!既然是去工作就要公私分明,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心急的叶莞心不等四叔说完便急着打断,感觉到他准备要接话,又火急火燎地加了一句,“报告已经看完,咱们是不是应该准备去见敏萱妈妈,当时敏萱被吓得意识不太清醒,可能会忽略一些细节,有些事还是得问问当事人才知道。”

面对如此明显的故意转移话题,沈大律师也是无计可施,“本来没打算上午去见当事人,所以没准备录音用的工具,所以你要负责用脑子和笔记下所有的重点,有没有问题?”

“我记性最好,肯定没问题。”总算绕开了让人尴尬又纠结的话题,某人的心情也豁然放开。

而事实也证明叶莞心没有空口说白话,近一个小时的详谈过程,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当事人在说,但当事人口述的重点一个也没有被落下,她甚至还有时间对一些特别关键点做标记。

以至于当沈淮越看过她写的笔录纪要之后忍不住突发感慨:“如果可以,真希望你不要去念大学,以后就一直在我的事务所做下去。”

虽然夸得有点拐弯抹角,但还是被叶莞心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你这是在夸我么?”

“夸你就等于夸自己。”咳咳,一向高冷的沈大律师竟然也有傲娇幼稚的时候。

正沾沾自喜地某人一时反应不及,诧异问道:“这话怎么说?”

“因为你是我选的,夸你能干就等于夸自己眼光独到。”沈大律师用行动示范了什么叫巧舌如簧。

噗,虽然极力忍笑,最终叶莞心还是没能死扛到底,很不厚道地当场笑喷,“四叔的厚脸皮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上限。”

“跟你说过多少次,工作场合下不要叫我四叔。”刚才还是一副双眼含笑的温柔脸,在听到四叔这个称呼之后却突然换上冷面,这毫无预兆的突然变脸也让叶莞心有些措手不及。

明明工作已经完成了好吧,现在又不是在事务所,叫四叔有什么问题?

“不叫四叔就得叫沈律师,你不觉得很生分么?”沉默片刻之后,叶莞心还是决定表示一下自己的态度。

沈淮越也觉得自己的火气来得有点无厘头,正闷在心里暗暗自责,在对上那双无辜的大眼睛时,更是心软得一塌糊涂,“行了行了,四叔就四叔,你高兴就好。已经过了十二点,先找个地方吃午饭。”

“传家菜新开了一家分店好像就在附近,要不要去试试?”一听说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叶同学瞬间显露吃货本质,“不过要你请,早上出门换了个包包,忘了把钱包塞进去。”

显露吃货本质的某人笑得灿烂,也算是让沈淮越抓到了一个可以‘控制’她的弱点。显然,用吃的就能解决的问题绝对不是问题。

叶莞心一向对偏辣的菜式情有独钟,传家菜名声显赫,菜式和服务都是一流,甚得她心,这一顿午饭自然是吃得无比满足。

只是,平时在家里极少吃辣,突然换口味肠胃难免不适,餐后水果还没上就开始闹肚子。

‘乐极生悲’的叶莞心前脚刚走,她家父亲大人的电话后脚就打到了和她一起用餐的人那里——

“有没有时间聊两句?”虽然特地选了午休时间,但考虑到沈淮越的工作特殊性,沈淮清还是谨慎地先问了一句。

“大哥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也得先放着,说吧,我洗耳恭听。”沈淮越已经猜到这通电话不是简单的兄弟闲聊,但大哥到底要说什么,他心里也没什么数。

“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莞心上大学的事。”莞心毕竟是在她四叔的一手安排下进的沈家,沈淮清也一直把他当成莞心的半个监护人,所以才会用商量的语气。

“怎么,她跟你说了打算报考法学院的事?”莞心做事一向很有交代,有了计划先跟家人通气也很正常。

“虽然她的决定和我们之前的预想有一些差距,但既然她是真的喜好,我和她妈妈也会支持。在这件事上你多少还是对她有一些影响,我和她妈妈的意思是想让你适当地给她一些建议,让她考虑选择Z大的法律系。一来,这个学校是真的不错;二来,能和萧然念同一所大学,也能互相照应,你怎么看?”沈淮清这边还真是完完全全的商量语气,没有半点吩咐命令的意思。

“我可以跟她提,但不能保证她一定会听我的建议。”大哥亲自致电过来商量,纵有万般不愿,沈淮越也不能直接回绝,但也不能指望他当下就给出肯定的回复。

“那是自然,你决定不了的事我也不会强求。我的建议也是出于为莞心着想的考虑,只要你把这个道理说明白,我相信她应该会做出正确的决定。”沈淮清这边的回应还算含蓄,但其实他心里已经认定淮越一定能说服莞心。

兄弟俩都是行事果决的人,这通电话并没有持续很久。叶莞心没回来的这段时间正好给了沈淮越思考的机会。

首先,扪心自问,他真的希望莞心去D市和萧然念同一所大学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而且是无需细想就能做出的回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