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24步 心生醋意

回应完沈大律师的投诉之后,薛唯还是很快将注意力放回到了他带来的小姑娘身上,“这小姑娘看上去真的很像高中生,你怎么会找她跟着你一起工作?”

虽然交往不深,但毕竟同学四年,而且刚刚还开口求过人家帮忙,沈淮越也不好意思表现得太冷漠,“她是我大哥家的养女,刚高中毕业,闲来没事在我哪里打零工。”一众同学中,薛唯是出了名的爱八卦,今儿要是不给她个确切回应,只怕别想安生地离开鉴证科。

“哦,原来是你侄女。”听薛唯的语气,这个回答还真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薛唯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掩饰,叶莞心也看得很清楚。虽然不太想承认,但现在的事实好像是其他人知道她和沈淮越是叔侄关系之后就都很淡定地切断了一切杂念,不会再往其他方向想,让她深深地觉得自己除了是沈淮越的侄女之外,不会再和他有其他牵绊。

仔细想想,这应该是好事,可为什么她心里总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钟琪很快就看完报告出来,从她越发凝重的表情不难看出,报告上所写的结论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不过,生性好强的她不会因为死者死因有疑而放弃立案的机会:“死者家属一直在施压,这个案子的排期可能会提前,我们法庭上见。”

“你真的确定不考虑撤销立案的可能?”沈淮越已经从钟琪的表情上看出了答案,所以还是觉得应该给她一些善意的提醒。

“律政处的立场是,无论是谁、是什么原因,只要犯了罪就要受到惩罚。”钟琪的语气依然坚定果决,这事应该没什么商量的余地。

“即使这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受伤害也不例外么?”叶莞心毕竟还是个不专业的大孩子,很多时候还是会从道德和伦理的角度出发。

“你不会就是嫌疑人要保护的家属吧?”薛唯还来得及汇报情况,钟琪会有此联想也很正常。

叶莞心多少还是有点受钟检察官的气场压迫,想也没想便老实回答:“不是我,是我的同学。”

“这么说沈律师是因为你才接的这个案子?”高手出招果然非同凡响,钟琪的反应绝对称得起律政处首席检察官的名号。

“看完化验报告之后我还有其他事要忙,先失陪。”沈淮越似乎很不喜欢钟琪在法庭以外的地方对一个和案子毫不相干的人如此咄咄逼人,便直接走上前横在她和莞心之间,几乎是用身体护着莞心带她离开。

沈淮越很快就带着叶莞心走远,薛唯赶紧把钟琪拉到一边,“这小姑娘是他大哥家的养女,按辈分该叫她一声叔叔,你刚才那么凶,也不怕吓着人家小妹妹。”

“叔叔?”得知沈淮越和这小姑娘是叔侄关系,钟琪的神情并没有任何放松的迹象。

她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对沈淮越和叶莞心的叔侄关系表示质疑的人,只可惜,已经走远的叶同学无缘得见。

“你这是什么表情,人家小姑娘才刚高中毕业,而且中间还隔了一辈,再怎么着他也不会对自己的侄女动那个心思吧?”薛唯的反应力虽然不比钟检察官迅捷,但也不算迟钝,从钟琪满是质疑的语气里她还是瞧出了一些端倪。

钟琪可不这么认为:“这种事很难说,他们俩又没有血缘关系。”

“拜托,你这脑洞开得也太大了点吧,沈大律师可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高冷派,连你这么优秀的行业精英都看不上,怎么会对一个比他小十几岁的小妹妹感兴趣!”对薛唯来说,钟琪的见解简就是天方夜谭。

“他们俩肯定不是单纯的叔侄关系这么简单,你就等着瞧好了。”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个人直觉,没有任何真凭实据,钟琪也不会强求薛唯必须认同。

钟检察官也是大忙人,看完死者的胃容物化验报告之后,她的处境变得更加被动,开庭之前要做的功课自然得加倍,做完这最后的‘结案陈词’之后便匆忙离开了鉴证科。

与此同时,沈淮越那边已经看完了整份化验报告。结论显示死者事发当日在饮酒过度同时使用了抗生素头孢哌酮,导致严重的双硫仑样反应,最后归结的死因是心肌梗死,而非头部受伤。

“这份报告是不是可以说明敏萱养父的死跟他被推摔倒没有直接关系?”化验报告只负责阐明事实,这结论怕是没那么好下。

“报告上写的是直接死因,但也不排除控方会找其他证据证明当事人的行为有促动作用。所以,现在还不能掉以轻心,我们的对手钟琪可是律政处最厉害的检察官。”刚才钟琪已经表明了立场,加上死者家属态度强硬,沈淮越也基本放弃了说服律政处撤销控诉的可能。因为对手是钟琪,也意味着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付这个案子。

“我不喜欢这个检察官姐姐,太凶了,一点也不近人情。”再听到钟琪的名字,叶莞心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压在心里的不满。

“律政处和律师本来就是对立关系,不过是各为其主,没必要带入个人情绪。”刚才沈淮越也隐约感觉到钟琪似乎对莞心颇有敌意,但他并不希望莞心也感觉到这一点。

“那个……钟检察官读大学的时候是不是喜欢过你?”叶莞心也不知道是哪根筋突然扭到,原本只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竟然鬼使神差说出口了。

沈淮越对莞心的问题显然毫无准备,愣了片刻才似笑非笑地反问道:“这个也跟你不喜欢她有关系?”

突然调换了主动权,某个小姑娘多少有点恼羞成怒,“是我先问的你,别转移话题!”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某人的反问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说有关系,好像也不太符合事实,说没关系吧,又觉得有点违背良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