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23步 脑洞大开

沈律师人脉众广,即便是出国五年后归来,依然能‘一呼百应’。昨晚一通电话打给老同学,立马就有人加班加点帮他做了死者胃容物的成份分析。他临时改变行程安排,将鉴证科之行提前,也是因为化验报告提前揭晓。

鉴证科的消息不仅第一时间传给了沈淮越,也同时告知了负责这个案子的检察官钟琪。沈淮越带着叶莞心赶到时,钟琪也正好出现。

两位老同学也是老对手时隔五年再见面,场面自然不可能平静和谐,“听说你在美国这几年都没接刑事案件,怎么一回来就跟我对着干?”

钟检察官是典型的女强人型,身形高挑、神情冷峻的她在沈淮越面前气场也丝毫不输。

面对钟检察官的咄咄逼人,沈淮越很聪明地选择避重就轻,“钟检察官,好久不见。”

虽然很快就要成为法庭上的对手,但毕竟有四年的同窗之谊,钟检察官还是酷着脸走上前和老同学握了握手,“娄晋刚才给我打了电话,我给他的答复是这个案子肯定会立案上庭。”

“我只是代表委托人提出疑义,如果控方非要坚持立案,也只能法庭上见。”虽然暂时还没看到化验报告,但沈淮越还是对自己的直觉非常有信心。一旦他和莞心的猜测属实,钟琪就算再厉害也占不了上风。

钟琪毕竟是官方的人,照程序,她有权先看化验报告。叶莞心也正好可以趁着她先离开的间隙拉着沈大律师打听一些八卦,“刚才这位酷酷的检察官姐姐是不是已经和你认识很久了?”

“你打听这个做什么?”沈淮越的语气虽然没有不耐,但也不是很配合。

“只是有点好奇嘛,我觉得钟检察官就像是女版的你,说话的神态都像极了。”其实叶莞心平时并没有打听别人八卦的嗜好,只是因为实在好奇,才没有忍住。

“我跟她是大学同学,也庭上的老对手。因为我每次都能赢她,难免对我有些不待见。”钟琪毕业进了律政处之后就一直负责刑事案件,沈淮越原以为这次回来转了主项之后不会再有和她对战的机会,没想到还是被某人搞了破坏。

“这位姐姐一定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了解是怎么回事之后,叶莞心突然悠悠地发起了感慨。

“听说她也是C*学院的客座讲师,你要是报考C*学院,肯定有机会听她讲课。”某人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引诱叶同学报考C*学院的机会。

“她是你的劲敌,我是你的侄女,她会不会因为我跟你是亲戚故意为难我?”咳咳,叶同学这脑洞开得也太大了点吧,去C*学院念书还是八字没一撇的事,瞎担心什么。

莞心的强大联想让沈大律师深深地觉得已过而立之年的他实在跟不上小姑娘的思维节奏,一向反应敏捷的他恍神半晌,愣是不知道该怎么接。

“是我想太远了。”虽然脑洞开得有些大,好在叶同学反应还算机灵,很快就收了回来。

“钟琪是个很挑剔的人,一般人很难入她的眼,你要是没有甩开其他人一大截的特长和优点,她可能瞧都懒得瞧你。”虽然现在讨论这个话题确实有些远,但也不是完全没必要,缓过神来之后,沈淮越还是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好吧,算我瞎担心。”叶莞心确实打小就很会读书,但会读书和有没有能让钟检察官看得上眼的特长完全是两码事,她也不敢期望太多。

不过,有一点连沈淮越也没想到的是,钟琪除了会关注和她一样优秀出众的青年才俊之外,对和沈大律师过往亲密的人也会格外上心。

此时,在鉴证科办公室内的钟琪正一改常态地找她和沈淮越共同的同学薛唯打听八卦,“和沈淮越一起来的那个小姑娘之前好像从来没见过,知不知道是什么人?”

“我只是昨晚和他通了电话,连他的面都没真正见着,怎么可能知道跟着他一起来的小姑娘是什么人。”虽然顶着万事通的名号,可这事确实有点让薛唯犯难。不过,听钟琪这么一问,她倒是对沈淮越带来的小姑娘生了浓厚的兴趣,“报告你先看着,我出去跟他打声招呼,顺便帮你问问。”

“什么叫顺便帮我问问,明明你自己也很好奇。”钟检察官是出了名的得势不饶人,这种莫须有的帽子她可不会随便接受。

薛唯自知斗不过钟检察官的铁齿铜牙,也不敢跟她对呛,极力忍笑地说了一句‘我去去就来’便赶紧闪人。

此时,在休息区等着被‘召见’的沈淮越也没闲着,身边带着个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为什么宝宝’,他也只能化身为律政百科全书,对某人提出的各种问题一一作答。

“老天真是不公平,五年不见,你怎么一点也没变?”虽然都是已经年过三十的标准熟女,从事的也是严谨工作,相比钟检察官的冷酷严肃,薛唯的性子明显要外向的多。

沈淮越这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倒是叶莞心先傻了眼,怎么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认识四叔,还跟他很熟似的。

瞪大眼睛一脸错愕的叶莞心也很快吸引了薛唯的注意,“这小妹妹看上去就也刚高中毕业的样子,你不会是带她来我这里参观吧?”

“她是我的特别助理,跟我一起过来是为了工作。”沈淮越大概也猜到薛唯对莞心的好奇,果断地找别的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我说,你们鉴证科的规矩能不能与时俱进地改一改,明明大家一起来,为什么一定要让律政处的人先看报告?”

对此,薛唯只能耸肩表示无奈,“规矩又不是我定的,我一个人也改变不了。再说了,报告都是盖过章的,内容也变不了,谁先看根本没什么要紧,重要的是报告的内容。”

虽然没有明说,但沈淮越已经从薛唯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端倪,也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