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22步 她的面子

叶莞心的注意力显然都放在沈淮越说的那句‘我心情好的时候就是你给什么我都无条件接受’上,之后的正色提醒她根本没听进耳朵里,恍神半晌才呐呐地接道:“这样一来我不就成了你的弱点,以后别人有事求你的时候都先找我怎么办?”

虽然是满心疑惑的语气,但却不难听出某人此时的心情完全可以用喜滋滋来形容,仔细品味,甚至还带了点儿得瑟的味道。

沈淮越并没有对某个小姑娘的非常规理解发表不同意见,只是面露无奈地表示自己爱莫能助:“这是你需要烦恼的问题,不关我的事。”

“怎么不关你的事,你可以严肃地提醒那些试图通过我打关系走后门的人不要动这个歪心思,告诉他们这么做都是徒……”

“你这是让我睁着眼睛说瞎话?”沈淮越难得心急,不等她把话说完便急着打断。

叶莞心又是一愣,瞪大眼睛眨巴两下之后毫无预兆地突然转身,蹬蹬蹬走到门口又突然停下,“当我什么都没说,这个话题以后也不要再提。”

这一次,叶莞心离开时的心情比几分钟前的上一次更纠结、也更起伏难平。

一个人会因为另一个人心情变好这事可不是一般的小事,若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叫他一声四叔还好,要是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在叶莞心同学也不是那种特别爱钻牛角尖的矫情女生,而且也很懂得分轻重,知道在工作场合下不是为这些事烦心的时候。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了三遍‘冷静’之后,很快就恢复到了若无其事的正常表情。

因为没有被指派其他工作,叶莞心可以稍微徇点私,抽空过去陪陪敏萱。这丫头本来就多愁善感,家里突然出了这么大意外,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

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敏萱今天的心情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忧心忡忡,见她出现,首先关心的问题竟然是沈律师有没有收下她送的小礼物。

“我亲自送去的,他敢不收!”虽然表情严肃认真,但相信以苏敏萱对叶莞心的了解,应该知道她这话是在开玩笑。

只是,苏敏萱明知道莞心说的是玩笑话,还是一本正经地顺着她的话接了一句:“真羡慕你,有那么疼爱你的父母、有一个高大帅气又细心体贴的好哥哥,还有一个能力出众又对你言听计从的叔叔。”

言听计从四个字的程度实在严重,叶莞心可不敢随便接受:“你别乱讲,沈律师可没有对我言听计从,他只是看在我爸爸的面子上不好意思拒绝我。”某人还真是不敢随便忘记沈律师的教诲,进了律师事务所就不敢再叫他四叔。

“沈律师不好意思拒绝你是看你爸爸的面子,但他答应帮我妈妈打官司却是看你的面子。所以,我应该真心地对你说一声谢谢。”对苏敏萱来说,莞心给的帮助不仅是雪中送炭,也几乎是她唯一的希望,单是一声谢谢还不足以表达她的感恩之情,这份恩情她怕是要记一辈子。

“只要你放宽心、不要整天胡思乱想,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叶莞心天性善良单纯,加上沈家家教严明,也使得小小年纪的她心境格外开阔豁达。

“昨天和沈律师讲述事情经过的时候他一直蹙着眉,他到底有多少胜算暂时还是个未知数,你要我怎么放宽心?”在接连遭遇差点被强暴和母亲可能入狱的打击之后,‘放宽心’三个字对苏敏萱来说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他工作的时候就是这么个严肃脸,并不是真的觉得没胜算。他可是自入行以来从来没输过哦,我对他很有信心,伯母一定可以很快回家。”啧啧,听某人这言之凿凿的语气,对她家四叔还真不是一般的了解。

“沈律师好像才刚回国不久吧,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对他很了解似的。”瞧,苏同学也瞧出了端倪。

“那个……我也是听我爸说的,我对他又没什么特别的兴趣,干嘛要费心了解他。”苏敏萱的问题无疑给了叶莞心一个措手不及,她的回应也多少有些仓促和不完全符合事实。

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仓促的回答不偏不倚正好被推门进来的当事人一字不漏地听进了耳朵里。

对他没什么特别的兴趣是吧,看来应该找个机会好好‘表现’一下才行,“行程有变,在去见当事人之前,先跟我去一趟警局鉴定科。”

呃,他怎么突然来了,不是说好半小时后才忙完么,这样悄无声息地突然出现,摆明了是故意吓她!

“你走路怎么都没声音的,而且……虽然这里是你的地盘,进来之前也得先敲门吧。”被吓到的某人是既尴尬又心虚,质问的语气也格外细弱无力。

走路没声是错,进自己公司会客室不先敲门也是错,这丫头还真是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沈淮越也不好意思跟她硬杠到底,只能当做没听到似的继续说正事:“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稍后我要出发前往警局鉴定科,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你突然改了行程,敏萱岂不是白跑一趟?”叶莞心似乎还没完全缓过神来,一向机敏的她竟然没反应过来沈大律师要带她去警局鉴定科的目的。

“我相信沈律师临时改变行程一定有他的理由,你就安心跟他去吧,我没关系。”关键时刻,倒是看似柔弱的敏萱更清醒冷静。

虽然苏同学表示不在意,但程序上沈淮越还是要给她一个交代:“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和莞心这一趟去鉴定科也是为你母亲的案子。律政处那边已经有我的同事在跟进,行程改变不会影响委托关系正式生效。”

叶莞心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突然改变主意决定带她去鉴定科是为了确认死者的真正死因。

做律政工作真是一刻也不能走神放松,稍不留神就会跟不上节奏。要做到像沈大律师一样时刻保持高度的专注力,她还需要做很多努力。

这么一想叶莞心对某大律师的崇拜和敬仰之情也越发强烈,各种尴尬心虚也随之烟消云散。

沈大律师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肯定不会因为几句随口说说的无心之言跟她斤斤计较。

------题外话------

做个小活动,五一小长假连续三天留言的亲有奖励,期待亲们踊跃参加,(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