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18步 梦里有他

“怎么,还去上瘾了?”听林若兰的语气,明显是意外中夹杂着担心。

“这是我和四叔的交易,他答应帮我同学打官司,我在他那里打暑期工,不过是没有薪水的那种。”生活在一个不差钱的家庭,薪水什么的对叶莞心来说都是浮云。

“你只是个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去律师事务所那种专业要求很高的地方能帮上什么忙?”林若兰毕竟是个再传统不过的家庭主妇,骨子里难免保守,想事情也不如孩子他爸那么开明深远。

“打杂呗,做文档、跑腿什么的,这一天下来也是挺忙的,不过也很充实,总好过到处闲逛浪费时间。”看来,叶莞心同学对这份没有薪水的打杂工作还真不是一般的看重,竟然还感觉到了价值。

“你这孩子就是跟人家不一样,高三一年这么辛苦,你也不想着考试结束之后好好计划一下假期旅行的事,跑去给人家免费打杂还这么开心!”对此,林若兰是真心理解不了。

“假期还有两个多月呢,计划假期旅行的事不着急,我觉得在四叔那里挺好玩的,还能学到不少东西。”叶同学刚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现在正在兴头上,计划假期旅行的事显然不可能让她分心。

“我怎么觉得你四叔一回来你就好像变得一个人似的?”家庭主妇最是心闲,也最爱胡思乱想,林若兰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叶莞心也没有否认,只是顺着母亲的话反问了一句:“是变好了还是变得不乖?”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你好像突然长大了。”林若兰现在担心的是小姑娘开始慢慢长大之后接踵而来的事就是会有自己喜欢的人,如果她喜欢的人是萧然之外的其他人该怎么办?

“小孩子总有长大的一天,而且我现在也已经到了该长大的时候,不是吗?”已经过了十八周岁的叶莞心对长大这件事倒是颇为期待。

“小姑娘真正开始长大的第一个重要指征就是会渐渐开始对异性充满好奇。”林若兰的此番解释还真不是一般的直接。

“哦,原来您是担心我会迫不及待想交男朋友?”叶莞心这才后知后觉地跟上了母亲大人的思维节奏。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现在的孩子,读高中就开始谈恋爱的也不在少数,上了大学之后更是会变得理所当然。我也不是担心,只是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怎么想。”莞心一向是个很让人放心的孩子,但现在的她正处在人生中一个很特殊的时期,她也难免会多想。

“也不一定,哥哥就是其中的反面例子,您看他都已经上了快一年大学,也没听说他交女朋友啊。”但很显然,母亲大人担心的这件事叶莞心暂时还没想过。

“也许,他早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只是你不知到罢了。”每次说到这个话题,林若兰就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人人都说莞心是个聪明绝顶的孩子,怎么偏偏在感情这件事情的反应如此迟钝。

“哥哥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什么时候的事?您是不是知道是谁家的女孩子?”完全在状况外的叶莞心很快就对这个话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看把你激动的,我不过是做个假设,也没说一定有。”萧然已经一再提醒,在他还没有决定采取行动之前谁也不能给莞心暗示,林若兰也只能敷衍着忽悠过去。

“那您还是先担心哥哥吧,我暂时还没考虑过交男朋友的事,也没有碰上喜欢的人。而且,我之前就做过决定,大学四年我还是想把专注力都放在学业上,谈恋爱的事可以等到大学之后再考虑也不迟。反正,您闺女我长得这么甜美可爱,也不怕没人要。”叶莞心也没有非要追问到底,而是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一听莞心说暂时还没碰上喜欢的人,林若兰立马感觉安心多了,“没人要才好呢,我和你爸也舍不得把你嫁出去。”

“那好啊,我一辈子不嫁,就在家陪着您和爸爸,给你们养老。”这一回,叶莞心可是百分之百的玩笑语气。

‘一辈子不嫁’四个字被林若兰自动忽略掉,她听进耳朵里的只有后半句:“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和你爸就等着你永远留在沈家给我们养老。”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等到十年后我已经成了老姑娘,要是还没人要,您和爸爸可不准学别人家的父母那样逼婚!”叶莞心这玩笑话可是越说越过火。

不过,她家母亲大人对老姑娘、没人要这些事根本不担心,“放心,绝对不会有这一天。”

和乖女儿就着这个玩笑似的话题闹了一阵之后,林若兰的心情很快变得无法言语的好,上楼之后还热心地帮着莞心张罗起了明天出门最适合穿的衣服。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把莞心送到她四叔那里,她是一万个放心!

然而,在母亲离开后只剩自己独自一人时,叶莞心的表现却和刚才判若两人。

刚才在楼下,她斩钉截铁地说暂时不会考虑交男朋友的事、也没遇上喜欢的人,这话也不算完全违背事实。只是,回想起那会儿在电梯里发生的意外以及四叔回来前一晚她做的那场奇怪的梦,她的心是一刻也平静不下来。

不仅心跳格外的快,摸摸小脸,甚至有种红得发烫的炙热触感。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她并不是很清楚,只是有种强烈的预感,觉得今晚做梦又会梦到他。

因为有心事,入睡也变得格外艰难。所幸的是,在睡着之后,预感会发生的梦真的如期而至。

不同于那一晚的虚幻浪漫,今晚的梦似乎更贴近现实。在梦中,她已经穿上了全套的律师职业装,而他,就是她在法庭上的对手。

各种唇枪舌战之后,她是获胜的一方,可最后法官的判决竟然是让他成为她的终身奴隶。

最后,叶莞心是硬生生被吓醒的。惊醒之后,她还清楚地记得他在梦里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非常愿意接受这个惩罚。”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