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15步 心旌荡漾

叶莞心并不是那种害怕压力的胆小之辈,突然被寄予厚望,她也格外斗志昂扬,吃饱喝足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准备开始接手工作。虽然只是很简单的文档资料整理工作,她也做得格外起劲。

只是,整理完详细的案情经过之后,以她作为外行人的眼光来看,实在想不出四叔会用什么样的策略打这场官司。

可惜的是,她找机会试探着问了好几次,得到的都是含糊其辞地敷衍回应,要么不咸不淡地告诉她暂时还不到做结论的时候,要么直接让她自己想。瞧他那副冷傲的样子,完全没有半点要‘传授秘技’的打算。

碰了几次壁之后,备受打击的叶同学不干了:“你不是说如果我报考法学院的话你会随时教导我么,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

“首先,你现在还没有正式决定报考法学院;其次,我承诺会随时教导你并不意味着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一一回答。教人也要讲究方法,不是简单的你问我答。不是每件案子都有明显的疑点让你抓,你要学会思考、学会自己找漏洞,如果不具备善于发现问题的能力,有再好的老师教你都是白搭。”可能是因为长期从事对抗性工作的原因,工作状态下的沈淮越总是给人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这样的他不仅看上去很凶、很难接近,还会让被他的冷冽气场笼罩的人瞬间变得自信全无。

就像此刻的叶莞心,虚心求教未果,心有失望不说,还对自己有没有报考法学院的潜力产生了怀疑。刚才四叔那番话其实就是变相地说她笨,脑子这么不机灵,恐怕也很难在这一行混下去。

几分钟前,叶莞心还是一副打了鸡血似的战斗状态,现在却突然陷入沉默,而且还有点垂头丧气,沈淮越也很快意识到刚才那番话说得有点狠。

但,如果她真有报考法学院的想法,以后肯定会遇到比这些话更狠的教训和质问,一味地宠溺娇惯对她的成长没有任何好处。

所以,即便心有不忍,他也只能默默地隐忍克制,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虽然情绪已经不在高涨,叶莞心还是高效地完成了沈大律师交代的工作:“已经按照你给的模板做了修改完善,请验收。”

“已经过了八点,也差不多该送你回去。”接收文件之后,沈淮越直接转发给了娄晋,验收这一环节也就此跳过。

“我辛辛苦苦做了这么久,你连看都不看一眼?”情绪不对劲的叶莞心现在是看什么都不顺眼,也特别爱钻牛角尖。

十八岁的小姑娘,在长辈面前生气的时候多少还带了些撒娇的意味,这样的她也看得沈淮越格外心旌荡漾,原本绷紧的唇角也渐渐变温柔:“你是刚参加完高考的人,文字功底肯定不差,我相信你能很准确地用书面语言将案情分析清楚。再者,这份报告还有两个项目待定,最早明天才能收到信息反馈,我可以等全部完成之后一起审核。”

“哦。”叶莞心同学的情绪来得快,散得也快,见他的语气突然变温柔,她也瞬间变得低眉顺眼起来。

看着她突然挠头的呆萌表情,沈淮越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顿了片刻才起身安排:“先去茶水间找点喝的,我去跟娄晋打声招呼,五分钟后在电梯口等。”

“嗯。”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巨大起伏之后,叶莞心总算又回归到了最适合她的纯真乖巧。

娄晋也是急着回家的人,沈淮越过去打招呼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看案情分析的文档:“还是你有办法,才回来这几天就把Dana教得这么有条理,之前她跟着我做的时候可没写过这么有逻辑的案情分析报告。”

“这份报告不是Dana写的。”别看娄晋平时吊儿郎当没个正经,其实骨子里也是个特别挑剔的人,在工作上更是不轻易夸人,能从他嘴里听到这么高的评价,沈淮越是打心眼里觉得骄傲自豪。

娄晋很快就反应过来,“是你家那小姑娘写的?”瞧他满脸的讶异之色,还真是被吓得不轻。

你家那小姑娘?

这个特别的称呼瞬间就让在工作场合一向冷颜的沈大律师脸上飞上了惬意舒心的笑,“你慢慢看,明天一早给我回复。”

他这一笑,倒是让娄晋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夸的是你家侄女,你跟着得瑟个什么劲?”

“这匹千里马是我找来的,我当然有得瑟的资本。”沈伯乐已经迫不及待想和他的千里马分享这个好消息,撂下这句话之后便匆忙离开。

他只在娄晋的办公室带了不到三分钟,可等他靠近走廊时,远远地就能看到某个小姑娘正端着两个饮料杯在原地转圈圈。

感觉到有脚步声渐渐逼近,叶莞心也很快发现了他:“我去的时候正好有人在榨果汁,也顺便帮你倒了一杯。”

走近之后,沈淮越先是接过果汁浅尝了一口,跟着又突然不着边际地来了一句:“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

“我……我什么时候生气了?”说这话时,叶莞心多少还是有些心虚,最后几个字恐怕只有她自己能听清。

喝完果汁,正好电梯到了,沈淮越也不着急回答,而是等进了电梯之后才轻松地笑道,“律师是一个非常严肃专业的职业,难免会养成过分严苛的职业习惯。一旦上了法庭,亲人和朋友都必须先放到一边,依法依理才是重点。”

“是我太任性、太小孩子气,不关你的事。”冷静下来想过之后,叶莞心早就已经不‘怪’他。

“我刚才去找娄晋的时候他已经在看你整理的报告,并且给出和很高的评价。”此时的沈淮越已经完完全全切换到了暖心男神模式,说话的语气温柔得几乎让人迷醉。

这不,叶莞心同学瞬间就变得飘飘然:“他夸我了?”

不过,她忘了这世上有个词叫乐极生悲,得瑟过头也会受到惩罚。

只听咚的一声,电梯突然停止,在叶莞心眼前的就只剩下漆黑一片。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