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10步 无偿劳动

得了指示之后,Dana很快就带着叶莞心到了走廊尽头的会客室,并殷勤地询问她要不要喝点咖啡饮料什么的。

虽然秘书姐姐刚才的态度也不算差,但也只能算正常,现在突然换上一副满脸堆笑的表情,叶莞心还真有些受宠若惊,忙客气地摆手道:“不用麻烦了,谢谢。”

“那个……我能冒昧地问一句你和沈律师是什么关系么?”在office做文职工作的年轻小姑娘最是八卦,Dada小姐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叶莞心正要开口回答,门口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让你重新调整的日程表都弄好了?”

沈淮越才刚回来不久,作为贴身秘书的Dana也还处在适应期,听到这个清冷得有些渗人的声音,小姑娘当下就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地匆忙离开。

看着秘书姐姐一路小跑着离开,叶莞心是既惊讶又害怕,在工作状态下的四叔似乎给人一种很难接近的感觉,她火急火燎地赶来会不会是白跑一趟?

“招呼都没打一声突然跑来,应该是有要紧事。我只能挤出五分钟时间给你,挑重点的说。”感觉到某人似乎受了些惊吓,沈淮越的声音这才多了几分温度。只是,语气和表情依然保持着工作中的高度严肃。

一听他说只有五分钟时间给她,叶莞心越发着急,愣了好一会儿才像放机关枪似的快速回道:“我同学的母亲为了保护她不受欺凌,失手杀了她的继父,现在已经被暂时关押,你能不能帮帮忙,做她母亲的辩护律师?”

“很抱歉,我不接一级刑事案件。”沈淮越这五年在美国一直专攻金融案件,已经远离刑事案件很久,这个忙他只能选择用其他方式帮,“不过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位这方面的专家。”

沈淮越的朋友十有*都是法政圈子里的精英,如此有难度的大案子,应该会有人想挑战。

“可我觉得这个案子只有你能赢得了。”虽然来得匆忙,叶莞心也不是毫无准备,瞧这顶高帽戴的,还真是让人不好招架。

沉默片刻之后,沈淮越突然似笑非笑地叹道:“你还真看得起我。”

“我就是这么觉得。”叶莞心的语气却依然是斩钉截铁。

莞心的声音清脆且干净,再配上毋庸置疑的坚定眼神,沈淮越竟有种无路可退的感觉。能被一个他很在乎的人如此看得起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可问题是现在的他确实分身乏术,“我手上还有两个很急的案子,短时间内恐怕很难抽出时间应付这么大的案子。”

已经五年没碰过刑事案件,难免‘手生’,而且一来就来一个这么大的,即便是职业生涯未尝败绩的沈淮越也没有必胜的信心。

“你不介意的话暑假这两个月我可以在你这里打零工,不要钱的那种,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叶莞心手上实在没有太多有分量的‘筹码’,情急之下,也只能以无偿劳动作为交换。

沈淮越本来想下意识地回一句‘你什么都不懂,能帮上什么忙’,可转念一想,这可是试探她到底有多少潜质的绝佳机会,错过实在可惜。

于是,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情况下,一个仓促的决定就此脱口而出:“让你的同学尽快过来签一份委托合同,详细说明事情经过,你的无偿劳动期限就从合同签订的那一刻开始。”

“你答应了?”叶莞心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提出以无偿劳动作为交换只是孤注一掷的决定,其实心里一点底也没有,所以,此刻的她会表现得如此大喜过望也很正常。

“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赶紧跟你同学联系。”‘一时脑热’接下这个大案子实在不符合沈大律师的行事风格,冷静下来想过之后改变主意也不是不可能。

“我这就去。”飞快地回了这个四个字之后,叶莞心已经掏出手机翻出了敏萱的电话号码,办事效率还真不是一般的快准狠!

沈淮越本来就忙得恨不能将时间掰成两半用,现在又临时接了个大案子,更是一秒钟都不能浪费,跟莞心定了个大概时间之后便匆匆忙忙回了办公室。

虽然对案件的经过了解非常有限,但毕竟是人命关天,需要为之付出的时间和精力肯定也不会少,为了对得起某个小姑娘的充分信任,必须投入一百分的专注力。

所以,将手上的其中一个案子转给其他人也是势在必行。

而这个光荣任务就落在了这间律师事务所的另一位合伙人身上,只是,娄大律师同样是日理万机,要他接受额外的工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竟然能把万盛国际老总委托的案子都挤下来。”

“这个案子我已经做了三分之一,只要按我做好的方案进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结案之后的律师费全部归你。”娄晋是个超爱八卦的大嘴巴,沈淮越也懒得跟他解释太多,只能用钱堵他的嘴。

“沈律师,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娄大律师从来就不差钱,这一招对他似乎不怎么管用。

“你要是不想要,我可以找秦尚,他刚买了一辆R8,正缺钱,一定非常乐意笑纳。”一计不成,沈淮越只能另辟蹊径,‘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娄晋虽然不差钱,但也不会跟钱过不去,捡现成的好事傻子才会错过,“行行行,当我什么都没问,尽快把资料转过来,我马上开始跟进。”

和娄晋做好交接之后,很快就到了和叶莞心约定的时间。而此时,沈淮越还没有完全做好再次面对一级刑事案件的心理准备。

刑事案件涉及严重的人身伤害,甚至是一条人命,当法律和道德发生冲突时,即便是身经百战如他,也做不到百分之百权衡周全。

对沈淮越而言,时隔五年的第一次,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a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