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06步 跟着心走

“你呀,有时候就是死心眼。咱们偷偷溜进去听课也是为了提前感受大学氛围,又没做什么伤害别人的事,就算伯父伯母知道也不会说你什么吧。依我看,你干脆自己主动坦白,让他想告状也没机会。再说了,我觉得沈老师也不像那种会背地里告状的小人,是你太多心了吧。”相比沈家的家风严瑾,徐家的教育方式明显要开放变通得多,这也是徐同学的性格更为开朗外向的原因。

冷静下来想过之后,叶莞心也觉得可盈的话说的颇有道理。只是,经过刚才一番检查,已经确认手机被摔得暂时无法使用,而可盈的手机又被她各种拍照摄像弄得自动关机,她想‘先下手为强’主动坦白都没机会。

罢了,想这么多也没用,还是先等某人出来,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再说吧。

沈淮越一向很有时间观念,说好的十五分钟,绝不会让两个小姑娘多的等。

只是,他今天开来的是一辆单排座定制车,这个特意味着有人恐怕要想办法自己回家。

酷炫跑车停稳的时候叶莞心还在不死心地倒腾手机,沈淮越也很快联想到他刚进课室那会儿她被吓到的慌乱样子。严格来说,她的手机被摔坏,他至少需要负一半责任,“屏幕已经裂成这样,开了机也用不了,你要是想给家里打电话,可以用我的。”高冷了半天的某人总算表现出了一点正常人该有的样子,虽然脸上还是没有笑容,但至少语气和善了不少。

用他的手机给妈妈打电话么?这样一来不就等于间接告诉妈妈她现在正和四叔在一起?

等等,这个担心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就算让妈妈知道她现在正和四叔在一起也没什么大不了、更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在心里把自己暗骂一通之后,叶莞心还是乖乖接过了手机。

趁着莞心走到一边打电话的间隙,徐可盈总算逮到机会和男神、偶像做自我介绍,“沈老师好,我叫徐可盈,是莞心最好的朋友。”

“离开课堂之后请叫我沈律师。”虽然老师这个特别身份给自己带来了不少意外惊喜,可沈淮越还是不太习惯。

感觉到男神的表情和语气跟刚才在课堂上没什么区别,徐可盈也大概在他身上看到了‘生人勿近’四个大字,她也很快意识到这近乎怕是没那么好套:“那什么,等一下你要和莞心一起回家么?”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是不是回家现在还不确定,但沈淮越确实想找机会和莞心单独呆一会儿。

“我没关系啊,今天是周五,我可以等我堂姐放学跟她一起回去。”一向冰雪聪明的徐同学也很懂的‘成人之美’。

然后,叶莞心打完电话回来很快就从可盈嘴里得到她想回去等可茹姐的决定。跟着,她才意识到可盈一走,她就要和某人单独在一起。显然,这件事不在她的预想范围内,她也不可能坦然接受,“我陪你一起回去等可茹姐放学,我还欠她一顿饭呢。”

“可是……沈律师似乎有话想单独跟你说。”虽然高冷的某人是典型的喜怒不形于色,但徐可盈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事实。

听到单独二字,叶莞心很自然地联想到了训话,她也很快意识到和四叔的这一次单独相处怕是躲不掉,“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赶紧找个地方给手机充电,我回家换了手机再跟你联系。”

两个好闺蜜就此道别,目送可盈的背影渐渐远去之后,怀揣着一颗忐忑不安之心的叶莞心才缓缓走到依然是一脸酷相的某人面前,“你想跟我单独谈什么?”

“先上车。”六月的天,太阳正毒辣,哪能让皮肤白嫩的她在路边这么傻站着。

叶莞心倒是不怕晒,但碍于某人的压迫太过强烈,她也不敢忤逆他的意思。

乖乖上车之后,还是叶莞心先开启话题,“我刚才已经跟妈妈说了偷偷溜进课堂听课的事,她没骂我,只是提醒我在人多的地方要尽量低调。”

“有些人天生就是发光体,在人多的地方很难保持低调。”虽然这话是接着莞心的话说,但其实更像是在说他自己。

“那什么,其实我没想去混进去听课,是可盈硬拽着我和她一起……”

叶莞心这边正认真解释着,却被沈淮越离题千里地打断:“有没有兴趣报考C*学院?”

“啊?”叶莞心同学又露出了标志性的呆萌表情。

“你很会抓重点,有成为优秀法政人才的潜质。只要你有兴趣,我还能随时为你提供辅导。”沈淮越会突然提出这个建议可是半点私心都没有,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好苗子不应该放过。

“那个……报考法学院的事我从来没想过。”在填报志愿这件事上叶莞心已经有了几个初步意向,有设计相关、金融管理,她甚至想过非常严谨的医学院,但法学院从来不在她的考虑之列。

“距离填饱志愿还有一段时间,现在开始想还来得及。当然,我只是提个建议,你可以不予理会,只管跟着自己的心走。”狭小的车内空间只有俩人独处,沈律师的高冷也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哦。”心情已经恢复平静的叶莞心很快察觉到这一点,也渐渐放下心头防备,“你找机会单独跟我在一起就是想说这件事?”

“还有一件事。”这一次,沈淮越刻意卖了个关子。

然后,叶莞心直接被带到了某知名手机品牌专营店,“最近正好有新款上市,挑一个自己喜欢的颜色。”

“我的手机并没有彻底摔坏,换个屏幕应该还能……”

“如果不是我突然出现,你的手机也不会摔在地上,我只是对自己做过的事负责。”虽然不再高冷,但沈淮越依然摆出了一副此事无商量的语气。

叶莞心还是觉得这个理有点说不通,呆呆地愣着,就是不肯走到产品展示台前。

“那咱们换个说法,我这次回来比较匆忙,什么也没给你带,这新手机就当是补给你的礼物。”大律师果然反应快,什么样的不合理和不应该在他这里都会变成‘理所当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