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05步 叔侄关系

其实,要想成为一名幸福的大学生一点都不难。

“我决定了,第一志愿就报C*学院。”瞧瞧人家徐可盈同学,混进去听了这一堂特别的客座讲课之后,很快就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新的规划。

“你?读Law(法律)?”对此,叶莞心的反应是既震惊又觉得好笑。震惊是因为真心觉得可盈的性格实在不合适念法政如此严肃的专业;至于好笑,她想到最多的显然还是某人刚才在课堂上满脸花痴的表情。

可盈比她小半岁,要到下半年才满十八,而据她所知,四叔已经是三十而立的年纪,年龄差距如此之大,这丫头也不怕有代沟。

“为什么不可以?C大是本地大学,录取分数线应该不会定得太高,而且今年的高考题并不是很难,问题应该不会很大吧。”徐可盈同学知道自己不是莞心那种典型的学霸,但对自己的高考成绩也很有信心。

“我不是担心你的分数不够,只是觉得你看上去不像是会对法政感兴趣的刻板类型。”叶莞心这一句‘刻板’一出,躺枪的可不止三两人,而是包括了刚刚和她一起听课的所有同学,以及在台上绘声绘色讲了一个多小时的客座老师。

很不巧的是,其中一人此时就站在她身后不到三米远的地方。

不过,虽然刻板一词听起来有些刺耳,此人却没有走上前讨个说法的意思。

“此言差矣,有那么高大帅气、有貌又有才的男神老师每月两次亲临讲课,刻板的法政专业也会变得非常有趣。”徐同学现在正在兴头上,单是刻板二字还不足以让她打退堂鼓。

“你有点出息好不好,就因为有个长得像电影明星一样的男神老师来当客座讲师,你就一时冲动地决定将第一志愿定在C*学院,这决定也未免太草率了吧。”虽说现在的大学生毕业之后没有从事和所学专业相关工作的也不在少数,可选学校和选专业的问题毕竟决定了未来四年求学生活是否真的快乐顺心,岂能因一位每个月只来上两节课的客座讲师决定。

听到‘出息’一词,‘鬼鬼祟祟’跟在身后的某人终于站不住了,“只有刻板的人才会选择读Law,这种没根没据的谬论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叶莞心并没有立即回头确认是谁在身后冷言质疑,不过这个熟悉的声音已经足以让她分辨出来人是谁。怎么好死不死偏偏被他听到,以他刚才在课堂上表现出的各种得势不饶人,等一下一定会被训得很惨吧。

不管了,还是一不做二不休,先乖乖道歉再说:“对不起,我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一竿子打倒一船人的意思。”

“你刚才说因为客座讲师很优秀而做出填报法学院的志愿是很没出息的做法又是怎么回事?”看来,某位客座讲师是铁了心要讲课堂上的得势不饶人带到下课后。

糟糕,生得人高马大的高冷律师竟然是一位心眼比针尖还细的主,这下可怎么办好。

见势不妙,仗义的徐同学赶紧站出来帮好闺蜜解围:“沈老师别跟她一般见识,她是跟我开玩笑来着,没别的意思。”

听了这番好心解围之后,前一秒还是高冷严肃样的某人冷不丁地突然转了话锋:“你打算怎么回去?”

虽然这个问题并不难理解,但叶莞心还是有点措手不及,一脸茫然道:“啊?”

“你们……是不是认识?”关键时刻,还是徐同学反应快。

当着当事人的面撒谎这种事叶莞心实在做不出来,最后只能用沉默的方式回应。

“我还要去教师楼找卫教授打声招呼,十五分钟后在北校区门口等我。”比起叶同学的沉默应对,沈老师的回应明显要认真直接的多。

撂下这句话之后沈淮越很快就迈着大步朝教师楼方向走去,只留下依然是一脸茫然的叶莞心和已经是风中凌乱的徐可盈。

“你和他……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虽然已经是风中凌乱,但徐可盈的脑子还算清醒,这个重要问题必须很快得到答案。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时间不早,咱们也差不多该准备回去。”说完之后,叶莞心的视线已经不由自主地开始寻找通往北校区大门口的路。

冒充大学生跑去听大课、口不择言说出诸如刻板和没出息之类的话,加上某人又是一位铁面无私的主,叶莞心已经开始琢磨如果小心眼的某人不厚道地在爸妈面前高她一状,这事要如何收场。

徐可盈也很快从莞心的行进路线猜出了她的决定:“你真的打算去北校区门口等他哦?”

“不然呢,已经有那么多把柄握在他手上,不乖乖听话怎么行。”思量片刻之后,叶莞心还是决定从源头上切断,让某人死了告状这条心。

“他到底是你什么人啊,我都跟他解释了你是在开玩笑,至于怕他怕成这样么?”在徐可盈的印象中,莞心并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懦弱之人,今儿个突然这般畏首畏尾,费解之余,也让她对莞心和男神老师的关系更多了一分好奇。

拐过弯走了近百步之后,周围已经没什么人,叶莞心这才敢坦坦荡荡跟可盈说实话,“他是我爸爸的弟弟,我叫他四叔。”

“你爸爸的弟弟我都见过的呀,都是结了婚有了孩子的,怎么又冒出一个这么年轻的?”徐可盈和叶莞心高中三年几乎是形影不离,沈家人基本都见过,现在突然冒出个四叔,还真是让她有些始料未及。

“他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最近才刚回来。”一回来就跟他结下这么大的‘梁子’,这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好吧,如果是长辈,确实应该怕他一下。不过你也不要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一时嘴快的口不择言,解释道歉一下就过了,没什么大不了。”要说心宽乐观,还是徐同学更胜一筹。

“我最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我们偷偷溜进大学课堂听课的事,他要是跑去跟我爸妈告状怎么办?”叶莞心同学打小就是个乖乖女,冒充大学生这种事对她来说已经算出格,所以她才会格外担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