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04步 双重人格

因为还没有和沈淮越正面对上眼,叶莞心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一心只想着捡起手机看看还能不能用。

岂料,她才刚准备侧身弯腰,讲台上便传来一个深沉冷峻的声音:“正式开始上课之前我先说几条规矩,首先,我上课的时候请各位自动将手机调为静音并远离视线范围;其次,有什么问题可以站起来直接向我提问,互相交头接耳制造异常声响也不被允许。如果做不到这两点,请现在就离开。”

在这个清冷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叶莞心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瞬间坐直了身子,再也不敢想捡手机的事。

此时的她,除了被某人的冷傲气场震慑住之外,脑子里还有一个很大的疑问:眼前这位眸色深沉、表情漠然的高冷老师真的是上午在家和自己共进早餐的那个男人么?

如果是的话,她严重怀疑这个人肯定定是有双重人格,不然怎么可能在如沐春风和俊酷冷傲之间如此切换自如。

距离正式开课还有一分半钟,偌大的教室已经陷入一片沉寂。站在讲台上的沈淮越很欣慰地看到绝大部分同学都很自觉地将手机放回到了包包或者衣服口袋里,刚才还在嬉笑逗趣的女生们也乖乖闭上了嘴。

只是,自从摔了手机之后一直低垂着头的某人依然保持着‘没脸见人’的鸵鸟样,不仅可以缩紧了脖子,还下意识地往坐在前排的同学身后躲,努力降低存在感。

这堂课要讲整整一个半小时,她要是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鸵鸟姿势,非得‘累死’不可。

看着这样的她,不仅沈淮越觉得别扭,坐在她旁边的徐可盈也是满腹疑惑:虽然这位老师是凶了点,但看上去并没有要追究谁不是法学院学生的意思,某人如此努力降低存在感又是为哪般?

遗憾的是,虽然有满腹疑惑,可盈也不敢开口找当事人要答案,高冷老师刚刚才撂下狠话,她可不敢以身犯险。

上课铃声响起,课堂的气氛越发紧张。此时,叶同学的娇弱身子已经藏到了只能看到头顶的程度。

这一切显然非沈淮越所乐见,所以,正式开讲之后,他很快就抛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当事人是一名被控谋杀的嫌犯,你首先要做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对绝大多数已经是正式大学生的法学院同学们来说并不算难,而且也不一定有标准答案,所以很快就有人自告奋勇地举了手。

只可惜,这位长了一脸学霸脸的同学并没有得到沈老师的‘青睐’,“请第六排左数第四位同学站起来回答。”

叶莞心知道自己是坐在第六排,但因为脑子有些混沌,她并没有很快反应过来被点名的人是自己。

最后,还是徐可盈冒着被赶出教室的危险在桌子底下扯了扯她的衣角,跟着又用蚊子哼哼般的细弱声音提醒了一句:“老师在叫你。”

经可盈这么一提醒,叶莞心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就是左数第四的那一个。

反应过来之后,她也很快意识到目标已经暴露,刚才那般小心地缩紧脖子都是在做无用功。

被老师点了名,也瞬间成为当仁不让的焦点,在这样的状况下,她连临阵脱逃的机会都没有。

法律上的事叶莞心是一窍不通,但和律政有关的电视电影倒是看的不少,多少也有点概念。甭管能不能给出让老师满意的回答,至少要站起来给他一个交代,“我觉得首先要做的是让当事人说出全部的事实真相,当事人愿意坦白,也是对辩护律师的一种信任。”

沈淮越特地点叶莞心回答问题只是想把她‘揪出来’,让她不用一直小心翼翼的藏着,却没想到这小姑娘居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诚然,这个问题确实没有标准答案,但叶莞心的回答无疑是最接近他心目中标准答案的一个。

所以,他决定再接再厉,继续寻找惊喜:“问题二,谋杀案中最关键的脱罪要素有哪些。”

“作案动机,还有……不在场证据,后者更重要。”几年的看剧经验再次帮了叶莞心的大忙,如果这样的回答还不能让某人满意,她绝对有理由怀疑他是在故意找茬。

沈淮越当然没有理由对这样的回答表示不满意,但就算再满意,已经打定主意要在法学院树立高冷形象的他也不会说半句称赞之词。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请坐’之后,便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实例讲解上。

在听完近四十分钟的实例讲解之后,包括叶莞心在内的一众同学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位客座讲师会被称为‘大神中的大神’。在一般人看来几乎没有任何胜算的一级谋杀案,嫌犯有作案动机、没有不在场证据、而且还是作案凶器的持有者,愣是被他抽丝剥茧、步步为营地来了个惊天大逆转。

最后,沈老师还不忘来一段高大上的‘结案陈词’:“一名优秀的辩护律师必须具备不放过任何细节的能力,很多时候决定成败的就是一个小细节,一时大意的忽视葬送的可能就是当事人的大好前程,甚至身家性命。”

在听完这番高大上的结案陈词之后,忍了近一个小时的徐可盈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蹭地站了起来,“老师,我有问题要问。”

“说。”端着高冷脸的某人很爽快地赏了一个字。

“请问老师以后还会继续来我们学校做客座讲师么?”瞧徐家小姐这兴奋劲,卫教授的良苦用心应该很快就会有收获,法学院女学生所占比例突破三成指日可待。

“如无意外,每个月至少两次。”因为心里已经有了更远的设想,沈淮越也不介意临时决定一些很重要的事。

因为讲课内容新颖有趣,一个半小时的时候几乎是转眼即逝,刚开课时缩着脖子做鸵鸟状的某人后半程也是越听越入迷,整张脸上都写满了‘崇拜’。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爷爷那么厉害,生的儿子也个个都很了不起。

叶莞心甚至忍不住想:有这么才华卓绝的客座讲师倾囊相授,法学院的学生们可真幸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