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律师的隐婚妻

第001步 四少归来

炎炎盛夏,酷热难耐的清晨,刚经历完高考的叶莞心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一夜好梦。

“谁啊,一大早扰人清梦?”奇幻美梦被惊扰,可以想象叶大小姐的起床气有多浓烈。

“一大早?拜托,现在都已经过了九点好吧,你别是考试完整个人突然松懈下来,连基本的时间概念都没了吧?”电话那端的徐可盈也不甘示弱,振振有词地反驳道。

揉了揉眼睛、瞄了一眼床头柜上的小闹钟,叶莞心这才发现原来真如可盈所言,九点二十五分的时间实在算不上一大早。

意识到自己的质问站不住脚之后,叶莞心的语气很快就软了下来,笑嘻嘻地道:“那什么,我昨晚几乎是做了一整夜的梦,可能梦得太投入,一时忘了时间。”

听到‘一整夜’和‘投入’两个词,徐可盈的兴趣也瞬间被调动了起来,“做了一整夜的梦、还梦得太投入,一定是美梦咯?”

美梦么?算是吧。虽然梦到的那个人看上去有些虚无缥缈,梦中的场景也是在现实生活中从未出现过的旖旎浪漫,现在想想甚至会不自觉双颊发烫、心跳加速,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梦里的她真的很开心,也倍感幸福。

“梦都是虚的,一醒来就全忘了,哪知道是美梦还是噩梦。”即便是关系最亲密的好闺蜜,叶莞心也不打算分享这个小秘密,随口敷衍一句之后便赶紧转移话题,“你是要跟我说去C大校园参观的事吧,你看现在都已经快九点半,吃完早饭收拾一下,怎么也得一个小时,去了也看不了什么,要不我们下午再去吧。”

只可惜,这一招声东击西在最了解她的闺蜜面前完全不管用:“喂,别转移话题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昨晚一整夜到底做了什么好梦?”

知道可盈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主,叶莞心只得老实坦白,“其实……我是梦到了一个许久不见的人。”

“男人?”徐家小妞的敏锐反应力可真不是盖的。

“嗯。”沉默半晌之后,叶莞心才不情不愿地回了一句。虽然隔着电话,但睁着眼睛说瞎话这种事她实在做不出来。

“叶莞心你行啊,上周才刚过完十八岁的生日就迫不及待思春了?”由简简单单一个‘嗯’字竟然联想出这一层,徐家小妞的想象力也是够丰富。

“喂,你别脑洞大开好吧,只是个梦而已,和思春什么的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吃过午饭再给你电话,我现在准备起床,先挂了,Bye—Bye。”叶莞心被思春二字着实吓得不轻,撂下这句话之后便匆忙挂了电话。

只是,挂了电话、也起床彻底洗漱了一番,为什么梦境里那个虚无缥缈的影子依然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恍恍惚惚走下楼,竟然有种梦里的人真真实实出现在面前的错觉。

真是糟糕,一夜好梦竟然带来如此可怕的后遗症,若是迟迟‘醒’不过来,等一下见了可盈,非得被她念死不可。

“刚准备上去叫,你就下来了。快过来,陪四叔一起吃早饭。”在叶莞心恍神之时,她慈爱的母亲大人已经热络地叫开了。

四叔?!这两个字犹如当头一棒,让叶莞心瞬间清醒过来。敢情……她刚才看到的那个熟悉身影不是幻觉,而是个活生生的真人?!

突然遭遇惊吓的叶莞心表情略有些呆滞,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应。而此时,站在楼下大厅里的沈淮越表情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五年不见,十三岁的小小少女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十八岁的青春少女也可以如此明媚生辉、娇俏魅人。

这样的她竟让自诩阅人无数的他看得瞬间失了神,心潮也一时起伏难平。

大哥大嫂很好的履行了对他许过的承诺,视如己出般的将莞心养大成人,还养得如此俏丽可人。瞧她眉眼泛波的神情,想必也是聪颖灵动的乖巧孩子。

“五年未见,她可能已经不记得我。”片刻的走神之后,沈淮越很快就恢复冷静,装作不在意地冲着大嫂回了一句。

虽然还没有完全缓过神来,但如此无理的‘污蔑’叶莞心可不会接受:“记得的,你叫沈淮越,是爸爸的四弟,所以我要管你叫四叔。”

唉,若是真的完全不记得才好呢,不然昨晚也不会被他在梦里‘纠缠’一整夜。

刚才还故作淡定的某人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算你还有点良心。”要知道,当初可是他费心牵线搭桥,才将失去双亲、无依无靠的她送到了沈家这个充满温暖的大家庭。他这个大‘恩人’,她实在不该忘。

当年的种种身为叶莞心养母的林若兰最是清楚,但她却觉得眼下不是忆当年的最佳时机,“再不下来粥又要凉了,可不能让严师傅再给你热第三次。”

虽然今天的晚起是事出偶然,叶莞心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才旋风般的跑着下了楼。

沈家家教甚严,食不言、寝不语是老爷子定下的规矩,在有两位长辈在场的情况下,叶莞心更是不敢造次,安安静静地喝着百合薏米粥。期间,甚至没有给坐在对面的沈淮越一个正眼。

林若兰只当是她乖巧懂礼数,吃饭的时候不三心二意,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心虚使然。

沈淮越自小就是沈家最桀骜不驯的叛逆孩子,老爷子的家训对他自然也没什么约束力,“听说你昨天刚考完高考,感觉怎么样?”小姑娘已经不动声色地喝完大半碗薏米粥,还吃了一碟生煎包,应该已经有了八分饱,适当地打破一下老爷子的家训也不无不可。

“挺好的呀,正常发挥,一本肯定没问题。”对资深学霸叶莞心同学来说,高考分数什么的从来就不是她需要担心的事。只是,她没想到常年在国外的四叔居然消息如此灵通,“你怎么知道我昨天刚考完高考?”

主动开启话题的沈淮越却突然没了动静,只给了小姑娘一个笑而不言的表情。

“要比会读书,莞心比家里几个孩子都强,若是依着萧然的急脾气,她就是读完高二直接参加高考都没问题。”自家儿子的心思,林若兰这个做母亲是最清楚不过。昨天莞心才刚结束高考,萧然晚上就打电话过来确认报志愿的事,铁了心要让莞心报他正在念的大学。司马昭之心,‘世人皆知’。

沈淮越生来就反应敏锐过人,林若兰这番话背后隐藏的意思很快就被他参透,他家侄子的司马昭之心他也是了然于心。当年莞心被接回沈家时,最高兴的人就是他这个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宠着长大的沈家长孙。五年前的兴奋大多是因为有了玩伴的新鲜,五年后,可能已经有了另一层意思。

莞心和萧然只差了一岁,一起经历了整个青春期的成长过程,可以说是半个青梅竹马,两个孩子之间有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沈淮越心里却莫名地觉得膈应,至于这膈应到底从何而来,他自己也理不出个头绪。

“哥哥就是想让我和他一起参加高考、和他上同一所大学,他就知道欺负我,我才不会让他如愿。”叶莞心可能是沈家唯一不知道沈萧然司马昭之心的人,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也是格外大条。

虽然不知道莞心这话是真心之言,还是随口说说的玩笑话,总之,这话听在沈淮越心里是格外滋润、惬意。

“傻孩子,有个人跟在身边随时照顾你不好么?而且,萧然念的可是排在前五的名校,好的专业也多,怎么说都应该是你的第一选择才是。”听林若兰这话的意思,可是把莞心说的话当了真。

“哥哥念的大学离家太远,我舍不得爸爸妈妈。”喝完最后一口薏米粥的叶莞心索性放下碗勺,挽着母亲大人的手撒起娇来。

“这孩子,都已经满了十八周岁,还这么粘人。离得再远,坐飞机也就两个小时的事,又不是去了不会来,哪有什么舍得舍不得。”林若兰是打心眼里喜欢莞心这个乖女儿,对她的甜腻撒娇也是照单全收。

“可是我有飞机恐惧症啊,飞来飞去太折腾,还是就近在C市找一所专业合适的大学更好。四叔,你觉得呢?”有人铁了心想拉她一起去东部上排名前五的名校,可她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而且,聪明的她还适时地找了个‘垫背’的人。

“你的人生和未来,当然是你自己决定。可以参考其他人的意见,但不能被左右。”啧,沈四少这是端起了正经的长辈架子开始训话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吃饱喝足之后,叶莞心已经彻底从各种心虚茫然中解脱出来。不仅敢于和表情阴晴难定的四叔正面对视,还毫无顾忌地露出了一副星星眼的可爱表情。

此时的她,心里只有一个感觉: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至于这个知己是男是女、比她大多少岁、是不是她的长辈,都不重要。

------题外话------

新文求支持,( ̄3 ̄)

当前第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