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06:怂恿还是警告?

只是话刚说完,莫贝贝就后悔了,尤其是在看清楚方景逸的眼中明显的略过一丝差异的时候,莫贝贝羞愧的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

她怎么就这么不长进,一遇到事情就习惯性的选择这种最愚蠢的逃避方式?这种自欺欺人的手段,真是逊毙了!

“你刚才什么也没有听到,一切都是幻觉。”莫贝贝丢下一句话,刚想要转身离开谁知道腰却被一只长胳膊扣住,她低低的惊呼一声,撞在方景逸的怀里,就听方景逸异常妖冶的俯首在她耳边说:“贝贝,我说过的永远有效——你想要怎么样都听你的。”

最后一句话,声音却是大了不少,像是在宣布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似的。

“方景逸,你做什么!”莫贝贝生气的推方景逸的胸膛,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的,真是太有伤风化了。

可是,方景逸这个家伙的手劲可真大,他看起来只是这么轻轻的勾着莫贝贝的腰,可是任凭莫贝贝怎么用力,都推不开他,要不是莫贝贝今天穿的裙子太淑女,裙摆玲珑太合身根本抬不起腿来,她非一脚废了这只死狐狸不可。

“莫贝贝!”就在莫贝贝跟方景逸两个较劲的时候,身后突然想起一声压抑的怒吼,吓得莫贝贝身体一僵,被方景逸乘机更紧的搂在怀里。

而她,此刻也如同一个做了错事被抓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去看厉墨白,这一幕看在厉墨白眼里,像极了无声的排斥,在对上方景逸此刻喊着挑衅的眸子,厉墨白恨不得将这对狗男女浸猪笼。

竟然当着他的面搂搂抱抱打情骂俏桥的秀恩爱,真当他厉墨白是死人?

“贝贝,有什么好害羞的。”方景逸低笑一声,拢了拢莫贝贝耳边的发丝,姿态无比亲昵。

莫贝贝气的抬头瞪着方景逸的眼睛,尖细的高跟鞋在方景逸的脚上狠狠的碾着,无声的警告着这个家伙不准乱说话。

只是,方景逸这个家伙却像是根本不知道痛似的,依旧笑得满面春风,点了点莫贝贝的鼻尖说:“调皮。”吓得莫贝贝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满身都是。

“莫贝贝!你给我过来!”厉墨白再也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把将莫贝贝给拽了过来,动作粗鲁的将莫贝贝拽了个趔趄,差点跌倒,可是莫贝贝看着他盛怒的脸,吓得连尖叫一声都不敢,乖顺的像是只小绵羊似的,被他拖着离开了。

方景逸一路看着莫贝贝穿着高跟鞋跌跌撞撞的努力跟着厉墨白的脚步,眸色幽暗起来,虽然脸上仍旧挂着招牌笑容,只不过,却让人无端的觉得有点冷。

“你就这么让那个蛮牛把人抢走了?”在不处看着这一幕的沈佳人走过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方景逸问。

这个方景逸真是个人物,无论从相貌,气质还是家世来说,都可以匹配自己的好友,这么个极品的男人,错过就太可惜了。

当然,沈佳人也不是真的替莫贝贝可惜,她只是恶趣味的想着,好不容易出现这么个优秀的跟厉墨白无论在哪一方面都不相上下的男人,不物尽其用的让厉墨白恶心一下替好友出出恶气,真的太可惜了。

方景逸闻言侧脸看着沈佳人,在看懂她脸上的恶趣味的时候,禁不住笑得花儿般灿烂,“这么说,厉大少夫人看好我?”

“这还用问吗?贝贝是个好女人,错过你可不要后悔。”沈佳人立刻严肃认真的回答,只是眼中闪烁的兴奋的小火苗泄露了她的私心。

方景逸笑得更加妖娆了,看着沈佳人不说话,只是这副模样,却让沈佳人心里有些发毛,男人太精明了果然不好玩!

“你就这么自信,我不会成功插足?难道厉大少夫人觉得我这把锄头不够挖倒厉墨白那堵烂墙角?”方景逸的笑容收敛了几分,略带几分讥诮。

“切,你能挖倒厉墨白那堵烂墙角有什么了不起,你能在莫贝贝那个死心眼的女人心里凿个洞吗?”沈佳人对莫贝贝的脾气了如指掌。

“如果我没记错,当年贝贝喜欢上的男人不是厉墨白吧?厉墨白可以做到的事,我相信我也可以做到。”方景逸脸上的笑容没有了,隐隐带着几分怒气。

“那不一样。”沈佳人狐疑而又戒备的看着方景逸。

“有什么不一样?无非是多花点时间罢了,我相信我有足够的胸襟跟耐心。”

“就是不一样,虽然……但是在贝贝的心里,总是守着一条线,或许当初,连她自己也分不清,到底和他之间是亲情多一些还是爱情多一些,所以,他们的关系虽然足够亲密,但是却一直守着那条线,墨白跟他不同,你跟墨白也不同。”

“这我倒是糊涂了,厉大少夫人出现在这里到底是想鼓舞我勇往直前追寻真爱呢,还是在提醒我不要白费心机盯着别人碗里的肉呢?”方景逸又恢复了那副笑面虎的模样。

沈佳人白了方景逸一眼,然后施施然的离开了,“果然是只狐狸,不好玩!”

方景逸笑笑,不置可否,厉家人出了名的护短,他怎么会不知道?

“碰钉子了?”厉墨成看到沈佳人回来,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问道。

“哼!”沈佳人傲娇的拍开厉墨成的手,抬了抬下巴,“你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为什么不提醒我,眼看着我被外人欺负,这下你满意了?”

厉墨成心中苦笑,他怎么没提醒了?他都不止一次的说让她别插手厉墨白跟莫贝贝的事,别跟方景逸过不去,她不听赖谁?

“这个月,你睡书房。”沈佳人傲娇的丢下一句话转身忙去了。

“老婆!”躺着也中枪的厉墨成欲哭无泪,这个月才刚开始,好不容易熬了这么久要见荤腥儿了,让他睡书房不是想看他自爆么?简直杀人不用刀!

方景逸找了个位置坐下,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房门,然后又看到一向傲气干云目中无人的厉大少只哈巴狗似的围着老婆转,不由的露出一丝笑意,眸光中带着几分羡慕。

再说莫贝贝被厉墨白拉进房间,门一关上,还不等她站稳呢,人就被厉墨白给抵在门上,狠狠的吻住。

莫贝贝吃惊的睁大双眼,看着厉墨白,身体僵硬的像是块石头,脑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厉墨白看着莫贝贝睁圆的杏眼,脸上露出几分不自在,却更加用力的汲取着莫贝贝嘴里的甘甜气息,像是只饿了三天三夜的狼,恨不得将人给直接吞进肚子里,可是,莫贝贝僵硬的跟石头似的身体没有半分反应,更不要说是迎合,这让他觉得很是挫败,趁着换气的空隙,恶狠狠的吼道:“给我闭上眼!”

莫贝贝听话的闭上眼睛,没了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的注视,厉墨白终于觉得舒服了些,扣着莫贝贝的身体,吻的更加投入,他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亲吻过这个女人了?

这两年虽然他一直别扭的不肯给她好脸色,可是外人看到的是他的傲娇,他的不可理喻,谁又会明白,他的日子比这个女人还不好过?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原谅了莫贝贝,可是萧晨的死,还有过往的种种,就是让他如鲠在喉,他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折磨这个女人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在折磨他自己,他是很贪心,贪心的想要这个女人心里只有他一个,可是,他也知道,那个死去的人,终归不可能在她的心里一点痕迹不留,毕竟,她最美好的青春年少,都给了他一个人。

他犯浑,也不过是因为他嫉妒,他怕她对他的爱不够坚定,不够深刻,她以前总是那么迫切的想要逃开他,宁肯不要孩子也要跟他离婚,他真的不确定她这次是真的想要打算跟他过完一生,而不是因为求而不得的心血来潮。

他们只看到莫贝贝这两年的追逐,却没有看到他在这段感情里自始至终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他要的,只不过是她的全心全意而已。

这世上,万物相克,因果循环,在碰上莫贝贝唇的那一刻,厉墨白就知道莫贝贝这个女人,他半点儿也不想再松手了,哪怕还是有不确定,但是一想到看到这个女人被方景逸搂在怀里,自己心里那恨不得杀人灭口的冲动,一想到这女人如同罂粟般让他着迷的身体,他突然觉得,就算她再抛弃他一次,他也不要再这么傻傻的折磨自己了。

他要让这个女人再也没有力气离开他身边半步,看她还能怎么逃离他?

心里拿定主意,厉墨白的动作也有刚开始的狂野变得温柔了起来,怀中充实的感觉,让他觉得整颗心都被填充的满满的,“贝贝……”

就在厉墨白想要开口跟莫贝贝将一切说明白的时候,却在看到莫贝贝那张那是泪痕的脸的时候,愣住了。

上一章
当前最后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