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三章 夫妇联手

靳成锐不太会跟人聊,也不会去哄人,当然除了杨光以外。其实他哄杨光的招术也很烂,就只会亲她顺毛。

所以被夫人推去沙发的靳成锐,就坐着看电视,什么话也没说,反而让靳忠、靳国两人不自在了。

被杨光虐到的靳国看到大哥坐过来,希冀他会说点什么,想只要他跟自己说句话就无比满足了,可他左等右等也不见他开口,顿时小少爷脾气上来,更加不开心了。

看他不开心,靳忠觉得现在是体现他好哥哥一面的时候了。“小国儿,要不要去转转?这里的风景似乎很不错。”

“什么风景爷没看过,不去。”靳三少傲骄上了。

“你不是说喜欢这里吗?走,我们去转转,顺便看看大哥大嫂的卧室。”

去大哥的房里?靳国有点心动。

跟他双生子的靳忠还不知道他那点心思,立即拉他走。

于是被哄了阵的靳国,半推半就的跟着二哥上楼,把每个房间都打量一遍,便上去天台看了会儿海后,就完全忘记刚才的事儿了。

下面的靳成锐看他们上去,起身去厨房。

洗碗的杨光听到脚步声就问:“不是让你陪他们聊天吗?你们见面的时间太少了,而且一见面你就管他们。”

“靳国被靳忠叫上楼了。”靳成锐不在意,帮她把碗擦干。

杨光想了下,没再说什么。靳三少固然顽劣,闯祸无数,但也还是个分得清好坏的少爷,在这一冷一热的两位大哥照顾下,相信他一定会茁壮成长的。

她这样想没错,因为靳国自这次摔碗之后,发誓要学会做家务,似乎这是件非常重要的事,后面他去靳忠那里蹭住时就负责家务这块,着实让靳忠大感欣慰。

去楼顶吹了风,晒了太阳的靳国又折腾起来,这里跑那里跳的,一刻也不能消停。

“大哥大哥,我们来打牌怎么样?”对大哥无比崇敬的靳三少,尽管靳成锐没哄过他,还是乐呵的想和他玩。

靳成锐看他兴致勃勃的样,沉眉想了下。“我不会打。”

“没事,我来教你。”靳国很起劲,他在电视柜下面到处找,竟让他找到幅扑克牌,还没拆封的。

这玩意儿,靳成锐都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家里。

“大哥、二哥,移驾吧?”已经坐到桌上的靳国叫沙发上的两人。

杨光不愿意了。“三少,你这是直接把我无视了是吧?”

“杨光哪能啊,我是想你一定会参加,因为你得教大哥不是?”靳国智商欠缺,但情商不是一般的高,他非常清楚现在大哥对大嫂就是个忠犬,如果自己惹她不开心,大哥一定有千百种方法让他更不开心。

“这还差不多。”杨光被哄高兴了,一扭头四十五度仰视自家男人。“长官,要玩吗?”

靳成锐撇了她眼,起身走去桌子。

靳忠见大哥都答应了,自然也跟着去。

四个人刚好一桌,但有三个从小玩到大的,另外还有一个只看别人玩过的靳成锐。

靳国主动请缨的抢着讲:“大哥不会,我教他。”

杨光嘁了声。“长官是我的,我又不跟你抢。”

靳国毫不示弱的反击回去。“大哥更是我的,我才不会跟你抢。”

靳忠:……

靳成锐:……

胜利的靳三少得瑟的笑,拆开扑克牌的透明塑封,一边洗牌一边好奇问。“杨光,这牌都没动过,你们平常呆在家里都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

“你们就不会无聊吗?”他刚才看了,这里没什么可以消遣的地方,连个运动器材都没有,更没酒之类的。

他不说杨光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们在家里就处在一起,自己多半是在睡觉,长官多半是陪着她。“我不会无聊。长官你呢?”这是个严重的事,如果长官在家里不开心,她倒宁愿他去部队。

杨光在期待靳成锐的答案,靳国也一样在期待,甚至连靳忠都好奇。

靳成锐没看他们,抓了张牌平静吐出两字。“不会。”

听到这两字,杨光欣喜若狂。“长官,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嗯?”

“也越来越爱你。”

这还差不多。靳成锐收回视线继续抓牌。

而被他们两个酸到的靳国,心里变态的居然不高兴了。他刚还想着,要是大哥觉得无聊,他可以有无数种让大哥不无聊的法子,现在他所有美好的想法都泡汤了,更让他郁闷的是,原本说不会打牌的大哥,几乎都是赢,与杨光联手把他和二哥打得惨不忍睹。

靳成锐是没打过,不过部队里那些大兵爱玩,他没少见过,再加上他与杨光的默契,一个眼神就知道是什么意思,这可以说是出老千,但是杀杀靳三少又怎么样?谁让杨光赢了会很高兴,谁让靳成锐喜欢她高兴呢?

四人一直打到天黑,靳三少的情绪波动很大,从一开始的惊愕到丧气,到后面越虐越来劲,势要把大哥和杨光干倒。

最后杨光心情大好,放了点水,让他赢了两次,这才高高兴兴的结束内战。

靳成锐看时间不早了,他们回去也赶不上晚饭,便留他们在这里吃。

这让原本打算走的靳国欢喜不已,主动说要去给大哥打下手。

他们两个去了厨房,杨光和靳忠在外面看电视,不时的聊上两句,相处到没什么问题。

杨光瞧了眼厨房的方向,有些疑惑。“忠哥,三少是不是有点过头了?”大多男孩有点英雄梦,可都是在军区大院长大的,靳父还是个上将军呢,也没见他多老实安分。

“他从小只知道大哥这个人的存在,一直在好奇他是什么样子,可能是大哥超出他的幻想了吧。”靳忠有点儿理解三弟的行为。长辈们很少提到大哥,他们和大哥也只见过一两次,加上小孩忘性大,所以对大哥的印象很模糊,大多时候只是在谈论和想像。

杨光暗想长官就是太扎眼了,看吧,连自家兄弟都给迷倒了。

吃了晚饭,靳忠和靳国走了,杨光收拾好上床的时候,看到阳台上亮着光。

“长官,是有什么事吗?”长官拿手机总不会是在玩游戏。

靳成锐收起手机进来,面色如常。“出了点事。”

杨光同样知道朗睿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长官知道的事,一定不是小事。她坐起来紧张问:“出什么事了?”

“别担心,不是韩冬他们。”“是选拔上面出了点状况,不是什么大事。”

“你要不要回去看看?”听到不是队长他们出事,杨光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放心。“不如你回去看看吧。”

“嗯。”靳成锐没拒绝,在她额头上亲了下。“快睡觉。”

杨光想让长官立即回去,可现在时间也晚了,想着不差这会儿,便在他上来后就抱住他。“晚安长官。”

“晚安杨光。”靳成锐摸她头,想着刚才朗睿发的信息。

选拔训练上出的事儿不是很大,一个大兵在野外生存中,受了重伤,原因暂不追究,周斌和朗睿也都第一时间把人送去省医院,并且朗睿又动用关系从外医院请来了最好的医生,可最后还是没有保住那条腿。

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周斌和朗睿两人做了最好的处理方式,他们也不想失去这么好的苗子,对这样的结果也很痛惜,并且朗睿正计划给他写封漂亮的推荐信,想通过自己的关系网让他能够留在部队里。

指导员做到这份上,真是已经非常足够了,再者做为特战队员的战狼部队,在训练中本身就有死亡名单,他这还没死呢,但事就一夜之间闹开了。

伤兵的家属不知道怎么收到风声,跑来医院大吵大闹,居然还有人把伤员的照片发上网,幸好网监局发现的及时给立即删掉了,可这事还没完,哭闹的父母及伤兵的三大姑四大姨才是重点,并且怎么说都安抚不了他们异常悲愤的情绪。

朗睿跟他们说不听后,这事惊动了军部,他就是在这个时候才决定打电话和发短信给靳成锐的。

靳成锐在看到他的短信,了解情况后,给父亲打了电话。所以军部的人做了最公正的理性判定,骂了几句朗睿和周斌,并向家属保证伤兵还可以在部队继续服役,于是这事才终于得到缓和。

不过也仅是缓和而已,伤兵家属并没有回去,呆在医院似乎有随时闹事的意思。

朗睿敏锐觉得事情不对劲,便去查了下,发现这事是背后有人在搞鬼,才再次发信息告诉靳成锐。

部队里的事情,靳成锐可以交给朗睿和周斌,但这种事必须得他亲自去处理。

什么仇什么怨的,这是他这个指挥官的事。

这晚靳成锐睡的不是很好,天没亮就起床给杨光做了早餐,并把午餐也做好放在保温盒里才走。

外面李诚早已在等候。

靳成锐没有进李诚打开的车门,对他讲:“李诚,你留在这里照顾夫人。”

李诚有些惊讶,不过他没犹豫的立即应下。“是首长。”

靳成锐头也没回的自己开车去基地,李诚走进别墅见时间还早,在沙发上小睡了会儿。他倒没有什么想法,只是个为首长开车的兵,照顾首长夫人也是份内的事。

上一章
当前最后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