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章 首长夫人

“程哥,有老爷子压着没什么不好,不然有些事儿传开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看新闻的杨光侧过头看他,说的意味深远。

看她笑得意味不明,张飞程顿了顿,淡然的笑着讲:“这当然,没有老父子,我们啥都不是。”

这一句话,是把这里的人一棍子全打死。

杨光耸肩,又继续看自己的新闻。他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因为有后台,自己又怎么能那么轻易的进入军部进入战狼?所以她不反对他这么说。

气氛一下变得凝结,季远在经理把面送上来时,招呼的讲:“来来,都来吃面条,这可是我头一次在皇朝会所里吃面条,配着极品红酒,这滋味只有试过才知道啊。”

现在也差不多快到中午了,靳国怕饿着大哥的孩子、他未来的侄子,主动端了碗面给杨光。他爱玩,但不代表他傻,这事儿出在程哥身上,他一大男人非要跟个女人计较什么,还把话说得那么狠。

杨光又不跟谁怄气,而且还是靳国给自己端的面,她没有不接的道理。

季远的气氛没抄起来,包厢里还是一片沉默,只有“哧遛哧遛”的吃面声。

张飞程看了眼靳忠和靳国,又看大口吃面的杨光,想自己刚才是说得太过了。他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拿起两杯酒坐过去,将一杯放她面前。“杨光,刚才是程哥不对,喝了这杯酒就当什么没发生成不?”

张飞程是个26岁的成熟男人了,也有自己的事业,但说到底还是从小呼风唤雨的人物,让他拉下脸已经很难得了。

可杨光看着面前的酒,皱了皱眉。2009年的拉图城堡,太烈。

眼见要缓和的气氛更加僵持,随张飞程来的人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季远倒是一幅瞧好戏的模样,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嘴边挂着不知明的笑。

“程哥,我不能喝酒。”杨光感到他的怒气,诚实的讲:“我现在不能喝。”

“这么就是说,你以前能喝,以后能喝,就是现在不能喝了。”张飞程放下酒杯,冷笑的看着他们三个。“看来这酒大家也都别喝了,改换果汁吧。服务员,叫你们经理来。”

服务员见情况不对,立即跑去叫经理。

靳国看了眼服务员,拿起那杯拉图城堡一口干,像喝水似的。“程哥,你别跟她一女人计较,这酒我代她喝。”

“小国儿,你凭什么代她?”

靳国看了看杨光,憋红了脸。“凭她是我大嫂这总行了吧?”卧操,他靳国还没这么窝囊过,不过为了他帅气英勇无比的大哥,忍了。

“行,看在小国儿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他们一个是靳家,一个是杨家,要是把事闹大,对张家没好处。

这时经理匆匆忙忙的跑进来。“张大少,还需要再加点什么吗?”他听了服务员的话,知道这里的情况大概不太好,可是哪一个他都得罪不起,只有装糊涂。

“不需要,你滚吧。”

“是是,几位少爷慢慢玩,玩得尽兴。”

尽兴是别想尽兴了,有了这么出,明面上都没事的几人,心里都装着事呢。

杨光觉得这样的聚会无趣的紧,在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脑抽了,竟然答应靳国和他一起来。

不过杨光虽然不太喜欢,却也没有傲慢的中途离席,她陪他们玩到下午五点才和靳国、靳忠一起离开。这个时候刚好可以回家当乖孩子,和父母一起吃晚饭,然后第二天继续四处横行霸道。

和张飞程、季远等人分开,杨光坐进车里便不想动了,套拉着脑袋没怎么有精神。他们的午餐就是那碗面,后面点的一些菜都是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他们男的吃点小菜喝点酒就差不多了,可对需求量大的杨光来讲,只刚好垫了个底,偏偏她又不好说自己情况特殊。

因此早饿了的她,勉强和张飞程、季远等人礼貌告别,没彻底的撕破面皮。

坐进车里的杨光看张飞程他们各自开车离开,想他们这是酒架,然后又摇头。他们看起来都还好,开回家应该没问题,倒是靳国。

“三少,你没事吧?”杨光看满脸通红,神智不清楚的靳国,把他那边的窗户打开。“他们灌你就喝,你个傻缺。”

靳国像泥鳅似的翻过身,看着杨光自以为正经八百实际口齿不清的讲:“你不懂,这是兄弟、兄弟,高、高兴……”

“兄弟是陪你一起醉,不是把你灌醉自己还好的很。”杨光用湿纸巾给他擦脸,让他靠自己身上。

这些朋友连玩都要防着,靳国是玩不过他们的,不过还好有靳忠跟着他。嗯,靳忠人呢?

正当杨光发现这个问题时,一个袋子从窗户外扔进来。

是袋热乎的饼干,想是刚烤出来的。

外面靳忠打开车门,坐到驾驶位上。

杨光建议的讲:“忠哥,要不叫司机来接?”

“我就喝了一杯,出不了事。”靳忠系上安全带,看后视镜里的杨光。“你先吃点垫着。”

“谢谢忠哥。”

**

等杨光回到家,靳成锐已经回来了,他脱下了军装,看起来像个等待夫人回家的好好先生。

车缓缓开进军区大院,把最后一个饼干塞进嘴里的杨光,在看到长官时心情异常变好,愉快的跑下车便抱住他。

她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

靳忠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转到后车位把醉得一塌糊涂的靳国拉下来,拖回房。

靳成锐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搂着她的腰回去。“今天玩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说说看,怎么个不怎么样法。”

杨光像靳国吐槽大学一样吐槽这个聚会,完了忧心忡忡的问:“长官,我发现和他们相处好累,比训练还累。”

“你算计校长和父亲的时候怎不见你累?”听她说不开心,靳成锐一天崩着的心变得愉悦起来。她还是乖乖呆在自己身边的好。

那个时候只想和你一起,哪想这么多。

不过杨光也想通了。不喜欢下次就别去呗,反正她的圈子又不在那里,但是……

“长官,我以后不当兵了,干什么?”长官是指挥官,像爸爸这样当一辈子没问题,她可不是,而且她也不想从政,现在呆在部队里纯粹是喜欢出任务,去和队长他们做些有意义的事,要她从政整天勾心斗角,她还不如回家带孩子。

靳成锐沉默了下,决定的讲:“回家当你的首长夫人。”

“嗯!”不对,这好像跟回家带孩子是一样?“长……”

“杨光,饿了吧,快去洗手,要吃饭了。”杨母在门口催促慢吞吞的两人。

杨光被美味的晚餐吸引去了全部注意,就把这个事给抛到脑后,立即蹬蹬跑去洗手,准备把肚子塞得满满的。

在杨家吃了晚餐,杨光和靳成锐又去了靳家,跟靳父靳母告别后,驱车回他们的爱巢,途中靳成锐还去买了大堆菜。

同长官一起去挑选食材的杨光,不时的发出傻笑,像中彩票似的。

把新鲜的牛肉夹进袋子里,让服务员过秤后,靳成锐推着推车往外走,惩罚性的揉她脑袋。“有这么好笑?”

杨光重重点头,笑得不加掩饰。“长官,我在追你的时候,从没敢想过像现在这样,你夹着块牛肉翻来复去的挑选。我觉得就算再给我个脑子,我也无法想像。”

“那你是喜欢现在这样,还是你想像中的。”靳成锐手臂绕过她,拿了瓶调味剂扔推车里。

“都喜欢。”杨光毫不迟疑的抱住他腰。“长官,我跟你在一起的每个时刻都觉得很满足,即使什么不干也不会觉得浪费时间。”

“嗯,正好我也一样。”

他点头附和,然后继续挑选商品。

杨光后知后觉明白什么,猛然睁大眼。“长官,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

“你刚才一定说了什么!”

看她澈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仰望着自己,靳成锐扫了眼,见四下没什么人便亲了她下。“我们该回去,杨光。”

“长官,你别想敷衍我。”杨光脸唰的涨红,跟在他身后不依不饶。

靳成锐没有再说话,拖着她去到收银台,结完帐后把东西放到后备箱,把她塞进车里才讲:“你可以当成任何你想听的话。”

什么意思?杨光一下没明白,等明白过来时他们已经到家了。

她不要自己想,她想听他说!

靳成锐一休假,杨光就彻底当米虫了,整天吃了玩、玩了睡、睡了又继续吃,每天都无忧无虑有专人伺候,胃口也很好,可就是不见胖多少。

杨光在想是不是营养还没到位,便打电话给李思泽。

李思泽叫他们来研究院一趟,再给她检查遍。

杨光跟他约了个时间,并说会准时去。那里可不是李思泽开的,当然要遵守时间。

扔下电话,坐在屋顶遮阳伞底下的杨光,看着远处的海,在风把衣服吹得哗哗响中,靠在靳成锐身上通报了声。“长官,李少约我们明天下午两点去研究院。”

“我们这是二度去麻烦人家了,明天要不要买点什么去?”

“买什么?”靳成锐对这些礼节性的东西不在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