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九章 连升两级

“希望是这样。”靳家可不会养闲人。靳成锐摘下帽子戴她头上,就拿了衣服去外面浴室,路过靳忠、靳国房间时停了下来。

“二哥,我不想去文物局,我不想去啊!”靳国一直在嚷嚷着这事,似乎只要多说几遍就真的不用去了。

靳忠理都没理他,坐在电脑前专心弄他的方案。

“二哥!”

“你嚷也没用。”靳忠受不了他的吵闹,抽空搭理他句。“这是你自己说的。”

“可我就是说说,哪想到大哥立马给我拍案了!”

“书房是你随便说话的地方?”

“那不是大哥问我话嘛。”靳国气势矮了一截。

靳忠冷笑。“我看你是看到大哥魂都丢了。”

“我魂倒是想丢,可大哥他不稀罕啊。对了二哥,我去找爸说说怎么样?”

“你想再挨骂就去,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家里是大哥……”

靳成锐走进浴室时改变了注意。他本来以为靳国是块被石头包着的玉,想找个大师带着他,现在看来他就是块石头,把他丢进文物局压纸都算好的了。

杨光在房里等得有点久,放下书刚准备睡觉就听到开门声。“长官,怎么这么久?”

“听了下墙角。”靳成锐没瞒她,上床便把她抱怀里。

杨光找了个好位置闭上眼睛,闲适的讲:“别太担心,随心所欲不错,这样才能走出不一样的人生道路。”“对了长官,队长他们现在是什么军衔?”

“各升一级。”

“那我就是中尉了?”

“不是。”

“啊?”杨光唰的坐起来,眼睛直勾勾盯着他。“长官,我不会没有吧?我这可是给你生孩子,不能因为没到场就不给功劳啊!再说我没功劳也有苦劳,不行,我得上诉!”

靳成锐听她义正言辞的话,忍俊不禁的问:“大兵,你要上诉什么?”

“你、你不给我升官!”

这下靳成锐笑了起来,在她怒瞪的眼角上亲了下。“给你升,不过是连升两级。”

“上尉?长官你是不是在耍着我玩?”杨光不信。

“我骗你做什么?”靳成锐把她重新塞回被子里。“你立了一等功,还成为了军医的模范兵,我想不给你升都难。”

“那我等级比队长他们高了?”杨光搓着手,眯起眼睛,已经计划以后回去要怎么耀武扬威了。

靳成锐没说话。其实他一点不想给她升,甚至在上面决定时还阻拦了。

杨光完全沉浸在喜悦里,没有发现靳成锐的沉默有什么不对劲。“对了长官,你明天有空吗?”

“部队里还有事,要回去一趟。你有事?”

“靳国叫我出去玩。”

“跟他那些朋友?”靳成锐揉她耳垂。“想去吗?”

杨光想了想。“我还是挺想去的。”

“那就去,但别由着他胡来。”

杨光在他脸上吧唧亲了口。“放心,靳忠也去,出不了事。”

**

靳国那些朋友,都是帝都的太子党,杨光还有幸认识那么一两个。

几年不见的发小,这一见面那可是帝都的一道风景线,来到豪华会所楼前,马路上停一遛的豪车,五颜六色啥都有,名车一个赛一个跟不要钱似的,挥金就算了,重要的是兄弟几个都长得跟明星似的,除了脾气不好、人品不好、坏事干尽,还真是没得挑。这些太子党要身份有身份,要钱有钱,要学历有学历,至少三国语言以上,外带身手还可以,钢琴、小提琴还都能唬住外行人,其实撇去前面要人命的三点,他们还是挺不错的一青年。

杨光看到马路边迷住无数少女的几个青年,从他们的头打量到脚,再打量被会所服务人员开进地下停车场的车,对旁边的靳国讲:“我们应该向爸借两个大兵。”

靳国雀跃的正准备下车,听到她的话好奇问:“为什么?”

“车比不过他们,至少气势不能输。”

杨光是无车人士,靳忠、靳国两人刚回来,还是吃老本的,老爷子暂时没给他们配车,所以开的是他们回来时的那辆老式捷豹,虽然同样是豪车,可比起他们这些最新款,要显得掉价许多。

“这个可以有,不然我现在打电话给爸,要他派两个人来给我们装装排场?”

“还排,都到时间了。”杨光说完推车门下去。

捷豹停在离那帮太子党不远,穿着长袖宽松裙下来的杨光,一下引起其中一个人的注意,接着他散播给其他人。

穿着香奈尔白色T恤的男人带着那群太子党迎来,看了下杨光便一把勾住靳国的肩膀。“小国儿,你可总算是回来了!想死哥哥们了。”

“我也想你们啊,程哥你们不知道我去受了怎样的苦,他妈的那里儿有时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我后面三年纯属是去当难民了。”靳国向他们吐苦水。“有时还会去沙漠,狗狼养的我试过半个月没澡,整个人都快要疯掉了。”

程哥全名叫张飞程,是这帮太子党最大的,今天26岁,从小就是哥哥自居,非常照顾他们,当然,他也是把靳国等人当小弟使,但靳国他们就是爱跟他一起玩,因此也没太在意谁是老大。

听了他的诉苦,张飞程看靳忠,挑着眉不信。“有你二哥这个弟控在,能苦到你?得了吧,别在这里跟我装,哥哥我知道你们两穷光蛋,今天我作东,你们敞开的玩。”

“程哥你这话说的,现在你可是大老板,我们这些游手好闲的不蹭你的蹭谁的?”说这话的叫季远,是这里最小的一个,和靳国一样刚刚毕业,仗着年纪小什么都敢玩,疯起来谁也劝不住。

杨光对这两位主都认识,没少听学姐学妹们说起,但做为一丘之貉的她,就觉得他们一个狠起来连人都敢杀,一个野起来八匹马拉不住,除此之外倒没什么反感的。另外还有几个没见过,但他们不介绍,杨光也懒得问。

她今天来纯粹是无聊,社交什么的她不需要,并且以她在帝都的身份,也用不着奉承讨好别人。

他们几个热络的聊了几句就进会所,途中不知他们哪有那么多说不完的事儿,笑声和骂声没停。

杨光漫不经心的听着,抬头四处打量会所里的装潢。她几年没来,这里变化倒挺大的。

“国哥,这个该不会就是杨叔的女儿,杨光吧?”等他们说得差不多,似是终于看到她这个大活人。季远打量有几分英姿飒爽味儿的杨光,明知故问。

杨光以前和赵传奇等人自成一派,靳国和季远他们这些人一派,所以相互都点儿敌视,因此他这不客气是正常的。

靳国当然知道他什么想法,不过今时不同往日,风水轮流转,他得跟他们好好介绍介绍一下。

在进包房时,靳国敲了下季远的头,详装凶狠的训斥他。“叫我三少,国哥国哥,你国歌还没唱够呢。我现在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杨光同志……”靳国故作深沉的说到一半停下,看望着他的几人郑重其事的讲:“现在这位杨光同志是我大嫂,以后你们要多关照关照,顺带说一句,我大哥现在是少将!”

最后那句才是他想说的吧?

张飞程和季远吃惊不小,看到一半的酒水单都放下了。

“三少,你大哥没毛病吧?”季远说得一点不掩饰,似是谁瞎了眼娶了这小祖宗,回去还不得好生伺候着。

对口无遮拦的季远,张飞程则打量的看杨光。

杨光小下巴一抬,把宽大的K歌屏调成了有网电视,然后看新闻。

包厢所有人:……

靳国听到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愣了下,便给季远骂回去。“去,你大哥才有毛病!”他说完抢过张飞程手里的单子,熟练的对经理讲:“先来十二碗面,再来一支2009年的拉图城堡。”

听了他的话,季远等几人再次跌破眼镜,以为自己听错了。

“三少,你这搭配,不会是还在沙漠没缓过来吧?”

“这是喝酒前的开胃菜。”靳国任性的对经理讲:“有问题吗?”

经理擦汗。“没问题。”这些少爷提的要求,他哪里敢说有问题。

“那你看他们还要点什么。”靳国一挥手,像是他作东一样。

张飞程他们倒是习惯了,加了些点心和酒,然后看靳国。“小国儿,要不要叫人来玩玩?给你和你二哥放松放松一下,一但进入社会你们可就有得忙了。”

想到自己不久便要去文物局,靳国有点心痒。跟着教授天南湖北跑的时候连人都很少见,更别说是女人。

靳忠皱了下眉,回绝他的提意。“谢程哥,不过我们才刚回来,还是安份点好。”

“你个弟控,别拿老爷子压,你们都是成年人了,玩个女人难不成还要他批准?”张飞程若不是知道他们喜欢女的,真怀疑他们有不可告人的奸情。

“程哥,有老爷子压着没什么不好,不然有些事儿传开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看新闻的杨光侧过头看他,说的意味深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