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八章 为夫人撑腰

现在饭桌只有三个小辈,靳忠和靳国吃的差不多了,他们陪还在吃的杨光聊天?不对,应该是唇枪舌剑。

“杨光,你小时候不是和赵传奇搅一块吗?怎么现在反而嫁给我大哥了?”靳国对这事很好奇。大哥也不至于看上这丫头啊,就是生得好看了些。

听他自己配不上他大哥的口气,杨光皱了皱眉便想开了。高攀就高攀,至少证明本小姐我有本事,攀得上。“小时候谁说得准?看到你大哥就一见钟情了。”

“你这移情别恋的也太快了吧?真替赵传奇不值。”

“我又没有喜欢赵传奇,都是你们说的。”杨光伸长筷子夹远处碗里的肉。“而且值不值这东西很难说得清,不是当事人谁知道别人想要的是什么?”

靳忠把那碗肉移到她面前。

她这说的也没错。靳国没法反驳,他看还在不断吃的杨光疑惑问:“你怎么这么能吃?我现在怀疑你是怎么把我大哥搞上手的。”

“直接拿证件去民证局登记。”杨光又讲:“再不行直接扑倒上。”

靳国惊得睁大眼,然后看靳忠,用眼神说:你看,我就说大哥不是自愿娶她的。“你就是用这种手段当上我大嫂的?”

“你有意见?”

“我是怕你活受罪。不过正合我心意呀!”靳国高兴的手舞足蹈。“我大哥最多是看在杨叔的面子让你生个娃,然后就会把你抛在一边冷落你,让你独守空房!哈哈!……”

杨光看他笑得那么贱,想把碗扣他头上。

“听起来,你好像很了解我。”靳成锐走进杨家,看着他们两个。

沉冷的声音从后面响起,靳忠和靳国只感到一阵寒风拂面,转头看到穿着笔挺军装跨步背手而立的男人,猛然想到自己第一次看到父亲穿着军装回来的那一刻。那么高大威武,然后他们这两个小萝卜头,大叫着英雄、英雄跑过去抱住父亲的大腿。

靳国也很想抱他大腿,尤其是站起来看到他胸前闪着寒光的陆军标,以及肩上那少将的军衔,叫他给他擦皮鞋都心甘情愿啊!

此时的靳成锐不仅震慑住了靳家二少跟三少,杨光也看得两眼发直。哇靠,怎么比前世早这么多当上将军了。

靳成锐扫了眼呆站的两位弟弟,径直走到女孩身边。“吃饱了没有?”

“看到你来我又饿了。”杨光眼冒绿光瞅着他的军衔。“长官,你窜得太快,小心招人嫉妒。”

“让他们去嫉妒。”靳成锐抱起她时皱了下眉。“你吃了多少东西?”

“差不多半桌菜吧。”杨光搂住他脖子,摸他肩上的衔。这玩意儿越高,扛的责任就越重。

“别吃太撑,饿了再吃。”靳成锐打算走时想到什么问她。“睡哪里?”

“中午答应爸,睡你家。”

靳国看他抱着杨光要走,立即自我介绍。“大哥,我叫靳国,是你三弟!”我们可是你亲兄弟,大哥快看我一眼,看我一眼!

靳成锐用眼角看了他和靳忠一眼,走出大厅时讲:“八点在书房等我。”

“是大哥!”

看他应得这么勤,靳忠掐着他后颈森森的笑。“小国儿,你这是见着大哥这个西瓜,扔了二哥这颗芝麻啊。”

“二哥,大哥可是少将,卧操,牛逼死了。不行,我得回去洗个澡抹个头。”

“喂,你这是去约会还是见兄长?”

靳忠看跑麻遛的靳国,心里失落不是味儿。他辛辛苦苦护了二十多年的弟弟,被他大哥一个眼神就勾走了?不行,他得让小国儿知道,谁才是对他最好的!

这边被长官抱回去的杨光,一进门就扑过亲他。

等湿润绵长的一吻结束,杨光才喘着气讲:“长官,你刚才太给我长脸了!”就这么几步路,而且又不是肚子大到看不见地,杨光让长官抱,纯粹是告诉他们,你们大哥跟我感情好着。

“不震震他们,你今后怎么在靳家横行霸道,嗯?”靳成锐亲了亲她嘴角,却被她再次吻个正着。

杨光勾住他脖子有点饥渴似的,尤其是在摸到他胸前的徽章时,各种激动。“长官,刚才你那弟弟说我会独守空房。”

“等会还要去教育他们。”

“不脱衣服。”

“有爸护着你,哼……”靳成锐低喘声,直接把她按门上。

靳国哼着歌,在浴室里洗唰唰,看起来心情非常不错。“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呀,飞呀……”

“碰碰!”“你还要飞到什么时候,快八点了。”靳忠踹了踹门。

“二哥你等下,我马上出来!”

“我想大哥不喜欢迟到的人,你说呢?”

“我十分滴的认同。”靳国同学迅速的拉开门,光着屁股出来。“我的衣服呢?”

靳忠甩都没甩他。“自己找。”

好不容易靳国折腾好了,跑去书房想早一点到的,结果一开门就看到穿着笔挺军装背对他们看字画的大哥。

瞧那大长腿,瞧那挺拔的背脊,他好想冲过去摸一摸呀。嗯?有什么不对?靳国嗅了嗅鼻子,脸色各种不好。

他什么没玩过?自十五岁起追过不同的小姑娘,夜店什么的大姐姐也玩过不少,虽然其实啥味没有,他也闻到了奸情,不对不对,是欢爱后的味道,可是他还是好喜欢他大哥啊,那个可恶的杨光怎么可以捷足先登了?

“大哥。”靳忠看了眼脸上表情丰富的三弟,沉声叫了句房中的人。

靳成锐转过身,坐到椅子上,冷冽的视线扫了眼靳国。“书房是个严肃的地方,希望你们进入这里后能摒除一些杂念,静下心来。”

靳忠打了下花痴状的靳国。

靳国惊醒,压根没听见靳成锐刚才的话。“大哥,你叫我们来,是来联络感情的么?”说完屁颠屁颠跑上去,趴在书桌上瞧他。“我也觉得是该联络联络了,你看我们兄弟都没怎么见过面,不如明天跟我去玩吧?”

“……”

靳成锐紧抿着唇,沉默的看面前嬉皮笑脸的人。

书房气氛唰的下沉,寒风阵阵。

靳忠想去把他拉回来,可又有点惧怕大哥。他再怎么成熟,说到底还是个刚刚离开大学的人,怎么比得了在部队呆了十几年的靳成锐?

靳国的笑容慢慢变僵,后知后觉的站起来,安份了。

军区大院的人,有些是军人遗孀,所以长兄如父这个观念比较严重,他们虽然没见过靳成锐几次,可他们真的是像敬畏父亲一样敬畏他,甚至还要比较怕他点,因为父亲是从小看到大,这个大哥没处过几天,打起人来肯定手下不留情。

“听爸说,你们想做生意?”靳成锐在靳国站好后,看向房中的靳忠。

靳忠点头。“嗯,想了很久,还是生意比较适合我。”

“打算做什么。”

“暂时打算做地产这块,我还在看,还没有实行的方案。”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不要去麻烦爸。”

“嗯。”

靳成锐对靳忠倒不怎么担心,有头脑有野心,再加上靳家的关系,没有什么大问题。问题最大的就是靳国。

被大哥看的靳国,突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他不自觉站得更直了。

“靳国,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那个那个……咳……我想继续我的专业,做文物鉴定师!”靳国在说到后面几个字的时候,不禁提高了声音。瞧瞧,我这职位霸气拉风吧。

靳成锐瞧着有些底气的靳国,想了会儿讲:“我会跟文物局的打声招呼。”

“是,谢谢大哥!”靳国说完才反应过来。他才不要去什么破文物局啊!那里没有美女也没有酒!

“嗯,你们今天回来也累了,去休息吧。”

靳成锐最后说了句还算有人情味的话,算是三兄弟第一次谈话的和睦结尾吧。

靳国和靳忠出去,正想嚎叫不去文物局,就看到父亲朝书房走来,立即装乖儿子叫了声爸,和二哥灰遛遛回了房间。

书房里的靳成锐看到靳藤站了起来。

靳藤伸手让他坐。“成锐,和他们聊得怎么样。”

“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靳成锐还是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父亲。

“哼,恐怕也就是想想。”靳藤转身看他。“我对国儿没什么要求,钱和权只要在适当的范围都随他折腾,就是不能给我出事明白吗?”

“明白。”

“成锐,你是兄长,以后我不在了他们就只能靠你……”

杨光正躺在床上看书,看到进来的长官好奇的问。“长官,你给三少安排了什么活计?”

“扔他去文物局,先让他在里面收收心。”靳成锐抬起脖子解扣子。

杨光跑下去帮他,听到他的话有点同情靳国。“他这是从一个土坑跑到另个土坑里了。”

“他自己选的路,爬也得给我爬完。”

自己选的?杨光这倒有些意外,安慰的讲:“第一次是抽风,第二次肯定不是,长官,或许他就喜欢这个。”

“希望是这样。”靳家可不会养闲人。靳成锐摘下帽子戴她头上,就拿了衣服去外面浴室,路过靳忠、靳国房间时停了下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