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七章 杨光女王

“也真是,把这位大神娶回家,这不是给我找克星吗?”靳三少还在持续说杨光的坏话。

靳二少在用电脑看国内行情,他得尽快出套可以落实的方案,这样父亲才会给他资金。现他听到弟弟的话,不太怎么上心。“你就安生点,跟大嫂好好处。”

“你真当她是大嫂啊?”靳三少唰的坐起来。

靳二少看都没看他。“她肚里还怀着大哥的孩子呢,看爸妈那样也不像是假的,你能不认?”然后又谆谆劝导他。“大哥从小就去了美国,感情是淡了点,但他怎么说都是我们的大哥,现在我们错过了他的婚礼,你当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和杨光好好处,实在不行等二哥赚钱了把你也接出去住。”

“我才不要出去,这是我家!我家!”

“行了行了,你家,你给我安静点,我还要……”

“忠儿,国儿。”靳母敲门。“起来吃点水果。”

“好的妈,我这就来!”靳国蹦起来。这才是他亲妈!

“吃完去叫你大嫂起来,陪她玩,睡太多也不好。”

靳国:……

他一定是垃圾桶里捡回来的!

午饭后不久,靳藤和杨烈去了军部,现在杨家就杨母和杨光。

杨母年纪大了,睡了下便起来给外孙织毛衣。她算着杨光生下来也差不多要冷了。

“杨婶,你起来啦。”靳国几大步走到杨母身边,拿织到一半的小衣服瞧。“这织多麻烦啊,直接去外面买不就成了。”

“买的哪有亲手织的好。”杨母是个大家闺秀,这些活计她以前也不会,现在是无聊,又加上快要抱孙子了,就临时学的。“你们是来找杨光的吧?她在楼上睡觉,还是以前那间房。”

“嗯,谢杨婶,我们去叫她。”靳国实在想不出哪里好,不过他也懒得问,放了衣服就上楼。

杨光的房间靳国是熟门熟路,进去都不带敲门的那种。

跟在后面的靳忠刚想让他敲门,就见他已扭门进去了,便教育他。“进女孩房要敲门,老师没教你吗?”

“老师只教我进房要敲门,没说进女生房也要敲。”靳国不管什么事都能说出个花来,嘴皮特遛。他进房看了下床,没见着人就去阳台。

阳台很大,院子里的树叶都伸了进来,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了睡在摇椅上的女孩身上。

现在已经是初夏了,气温比较暖和,盖着薄毯的杨光脸蛋被太阳晒得红扑扑的,睫毛卷曲的向上延伸,在眼帘下方投下长长的阴影。

看到这情景,原本风风火火进来的靳国放慢了脚步。

现在的杨光就像睡在太阳下温驯无害的女孩,而她躺下才微微突显的肚子,又增加了一种无法言说的美感。那里孕育着一条生命,这是多么神奇的事啊。

“她睡着倒还挺漂亮的。”靳国轻手轻脚过去,想去摸她肚子。“这是大哥……嗷……”

杨光唰的站起来踩他脚上,听到他刺耳的尖叫还皱了皱眉。“吵死了。”

靳国抱住被踩的脚坐摇椅上,可他用力太猛,摇椅猛得往后倒,吓得他又是一阵大叫。

杨光靠着阳台,看大惊失色的靳国,下巴扬了扬。“三少,没想到你这么大,还喜欢玩这个。”

“杨光!”靳国终于从该死的摇椅上起来,指着傲慢的女孩,咬牙,狠狠的甩下手。“你刚才踩到我了!”

“好像是踩到个东西。对不住了,刚醒来有点懵。”杨光拍了拍他肩膀,向门边的靳忠点头示意,就走了进去。

靳忠拉住在她背后做动作的靳国,诚实的告诉他。“你是玩不过她的。”

“哼,我要不是看她怀着我大哥的孩子,看谁玩不过谁。”现在他认了。

没有那孩子,你更玩不过她。靳忠不想打击他,没再说什么。

杨光跟母亲打了招呼,想去外面走走,奉命来陪她的靳三少跟二少自然是陪着。

靳三少还对杨母保证。“杨婶,我会看好杨光的,您放心。”

“好好好。你们别走远,早点回来吃饭。”杨母看到他们这些后生和和睦睦的也挺高兴的,毕竟小时候那些不和都是闹着玩的。

“好的。”靳国干脆的应着,小跑的追上杨光就讲:“杨光,你想去哪里玩?”

杨光看了眼旁边的靳忠,又看笑眯眯的靳国,同样笑着讲:“不如我们去爬山吧?”

“爬山?没问题,我们去大院后面的山怎么样?”他跟着教授没少爬山,这难不倒他,倒是她这个孕妇,到时爬不动了……嘿嘿……嘿嘿……

杨光前几天还在阿富汗持续工作好几小时,爬个山有什么?

所以当杨光爬到山顶,看天边漂亮的风景时,靳国还在半道上。

靳忠讲:“小国儿,不如你在这里歇着?”

“不要,我要爬上去!”靳国憋着口气,突破自己的爬到了山顶。

这时杨光笑着说。“三少你终于上来了,恭喜你登上山顶,现在我们下去吧。”

下去吧……下去吧……

卧操,老子才刚上来就下去。靳国现在心情很不爽,留恋的看了眼山顶的风景,就又腿软的跟着下去。

在他们慢慢的下山时,靳国的手机响了,看到来电名字他终于发自内心的笑了。

“喂程哥,你们还记得给我打电话啊。”靳国得意的看了下杨光,脚步轻盈的往下走,然后不断嘣出笑声。

杨光对身边的靳忠讲:“和那些太子党勾搭上,他这是鱼回大海了。”说到这里,她想起长官为自己下海抓鱼的事。

“年青就应该像他那样,杨光,你才二十岁。”

对啊,她才二十岁,可她觉得她有四十岁了。

这时靳国蹦达蹦达回来,大方的邀请她。“杨光,我们明天去皇朝,你要和我们一起去玩吗?”

“有何不可?”她才二十岁呢!

**

靳成锐回军区大院的时候,还在车上看资料,不过这个资料不是部队上的,而是关于他两位弟弟的。

他对这两个弟弟非常陌生,因为在美的特殊身份他很少回来,回来的这几年他们又在外面,所以只是知道有这么两个人物。但现在他们回来了,就要对他们有个初步了解,不说要兄友弟恭,至少也做到和平相处,少让父母担心。

“首长,两位少爷都还是孩子,您不必……这么严肃。”李诚从后视镜中,看他紧崩着脸看手里的资料,像在追查罪犯似的,便忍不住开口。

靳成锐听到他的话放下资料。“李诚,你说一个戒了毒的,和一个正在吸毒的人呆一起,会不会复吸?”

这思维跳得有点开,李诚想莫不是两位少爷吸毒?要是这样老首长早把他们活活打死了。“这个也说不准,有些会有些不会。”

“说说看。”

“一些意志坚定的人自然不会犯,有些意志薄弱的人就不行。”

“嗯。”靳成锐点头。以他对杨光的了解,她是属于前者的。

李诚被他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不过似乎帮到首长了,他也没有多想。

而此时被靳成锐比喻成隐君子的两人,正在餐桌上你来我往,斗得好不欢快。

陪杨光玩了下午的靳忠和靳国,被杨母强留下来吃饭,靳家两兄弟推辞无果后便留了下来。反正现在两家是亲家,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就是这饭表面看似平静,内里却汹涌不止。

“杨光,你小时候不是说要读医学院?怎么跑去当兵了?”靳国好奇的问。

杨光不在意的讲:“现在我当军医,没偏到哪里去。”

“不专业读就能救人?杨光,你莫不是忽悠我?”

杨烈看了眼靳国和女儿,继续吃饭。他上次说要甩靳国耳光,就是哄杨光的,实际他们小辈之间的事,只要不太出阁,他都是不会插手的。

专业被人置疑,杨光也不生气。“忽不忽悠不重要,能救人就行了。”“对了三少,你那时怎么抽风跑去读考古?”

“也不是纯抽风,我是想去那里混三年的,结果操蛋要五年才给毕业,爸又一定要我们拿毕业证书。”靳国觉得他算计来算计去,精明了一辈子,在这事上着实载了个大跟斗。“不过我和二哥终不负使命,成功的毕业了。”

“听说你那科就三个人,你们教授要不给你们毕业,那毕业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三,他以后还怎么招学生。”

“浓缩才是精华,我们那班可都是精英。”

“精英,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还好这个中午的时候二哥说过,靳国咳嗽声,说得有模有样。“大概会从商吧,不过我们才刚回来,准备先观察段时间。”

“三少还知道观察这个词,以为你会直接拿钱就咂呢。”杨光挺意外的,没想到这个只知道天南湖北玩的靳三少也有聪明的一面。

靳国脸微红。他当初就是这么想的。

以前在学校里时,有不少狐朋狗友找他做生意,说只要投钱就行,所以这次他正打算问爸爸要钱这么干呢。

旁边听着的靳忠没吭声。

杨烈吃完饭放下筷子走了,让他们这些后辈放开的聊。

杨母让他们吃完把碗放桌上她来收,就去对面亲家那里找靳母聊天去了。

现在饭桌只有三个小辈,靳忠和靳国吃的差不多了,他们陪还在吃的杨光聊天?不对,应该是唇枪舌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