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54章 父女

她没资格要他赔命,也没可能要他赔一个完好的阿寻给她,可是至少,他总要为阿寻做点什么。

阿寻的遗体被送回家乡,得知消息的阿娘立时就昏厥了过去。

阿寻下葬的吉日选好,因着天气渐热,择了最近的日期砦。

他下葬那一日,天气好的出奇,仿佛不是永远,而只是送朋友远行。

阿娘已经哭瞎了一只眼睛,若不是被乡邻扶着,根本就站不起来也无法走到墓地来鳏。

灵徽不敢面对这样的场景,回来这一周多的时间,她甚至不敢在阿娘醒着的时候去见她。

阿寻的棺木落入土中,要被封起来的时候,阿娘推开身边的人,扑过去哭的嘶声裂肺,灵徽再受不住,踉跄的跪在阿娘的身边:“阿娘,阿娘,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阿娘却抱紧了她:“我的阿寻没有给阿娘丢脸……”

灵徽泣不成声,“阿娘,阿娘你骂我,你打我吧……”

“阿寻这么疼你,阿娘怎么会骂你?”

阿娘的眼睛已经模糊的看不清面前的灵徽了,她摸索着摸灵徽的脸,给她擦眼泪:“阿寻是男子汉,男子汉就要保护妻儿,阿寻他,做的很对!”

阿娘该是多么痛苦,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灵徽又悔又恨,这一家人待她的恩情,她怎么回报?

阿寻下葬之后,阿娘的病势更重了起来,她的眼睛几乎连面前的人都看不清了,更是连床都下不得。

灵徽衣不解带的照顾着她,可阿娘却执意要灵徽离开。

她还太年轻,这一辈子,难道真的要磋磨在这小寨子里为阿寻守着?

送阿寻回来的那个男人,阿娘那时候眼睛还好,一眼就瞧出来念希和他长的一模一样。

阿娘心里明白,阿娘她也是打青春年少过来的呀。

阿徽的心啊,一直都没有在阿寻身上过,女人,若不是真的足够爱一个男人,怎么甘心一个人生下孩子辛辛苦苦的拉扯大呢?

而那个男人,阿娘也瞧得出来,他并非凡人,他也真的会对阿徽很好。

她失去了儿子,念希,她当作亲孙女一样疼爱着的孩子,怎么能再失去爸爸呢?

“我不走,阿娘,我答应了阿寻的,我要留下来陪着他,照顾您……”

“我不过是个瞎了眼的老太婆,如今连床都下不来,我还能活几天?我不要你照顾……你带着念希走,念希以后要念书,去大城市……”

阿娘固执,灵徽却比她更固执,不管阿娘怎么说,灵徽都不答应。

阿娘实在没有办法,只能任她留下来。

灵徽把她当成亲生母亲一样照顾着,阿娘的身体虽然没有好转起来,却也没有再恶化。

灵徽想,她无论如何,都要把阿娘照顾好,不然,阿寻在地底下也不会安心的。

小镇上的人们都私底下议论纷纷,那个送阿寻回来的男人,定然就是阿徽从前的老公,念希,也就是那个人的女儿吧。

阿徽,怕是很快就要离开了,毕竟,她还这么年轻,她从前这个老公又年轻又英俊,除了右手有点不灵光,哪里还能挑得出毛病来?

阿寻已经死了,他们寨子里的人不像汉人那样多的规矩,年轻姑娘,哪里有守寡的?

多是亡夫下了葬,过了七七四十九日就吹吹打打又出门了,有时候,和前婆家关系好的,婆婆公公还要添彩礼呢。

因此,灵徽就算真的走了,离开了,也没人会诟病什么,哪怕阿寻为了她丢了一条命。

寨子里的人心性纯朴,换做任何一个热血男儿大约都会这样做。

可灵徽却并不这么想,她不能亏欠任何人,她不能在阿寻尸骨未寒的时候就离开。

更何况,阿寻是为了她死的。

她已经发了誓,不会离开寨子,要为阿娘养老送终,她就一定会做到。

过了七七四十九日,灵徽却还没有离开,照旧的和小阿姨一起,买菜,做饭,收拾家务,甚至还跟其他的小媳妇们学着上山采药去。

竟仿佛是要永远住下去的样

子。

可更让大家吃惊的却是,那个男人也没有走。

他住在了灵徽从前租住的那个小院子里,却是每日都要过来阿寻家里的。

或是带了念希玩,或是帮着做一些家务。

念希开始是有些抗拒他的,她还小,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意思,但是在阿寻被装入那个大大的木盒子里,然后被土埋了起来的时候,念希还是吓的大哭了起来。

她以后,是不是再也见不到阿寻爸爸了呢?

那个会把她放在脖子上风一样奔跑的英俊男人,那个会给她买各种各样漂亮的银饰,笨手笨脚给她梳辫子的男人,是不是,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小阿姨怎么都哄不住她,还是林漠把她抱了过来。

“阿寻是去天堂了。”

“天堂,天堂是哪里?”

念希抽抽噎噎的哭着,含泪望向林漠:“那里,会有肉肉吃吗?”

阿寻最喜欢吃肉了,每餐饭不吃肉,他就像是永远都吃不饱似的。

林漠看着女儿,心里又是痛又是安慰,在见到她的第一眼起,林漠就确定,念希是他的女儿。

在知道了她的名字之后,林漠更是欣喜若狂。

念希……

灵徽她,那个时候一个人生下女儿时,心里也是没有忘掉他,还在念着他的吧。

“天堂很美,很温暖,有很多很多的好吃的,阿寻不会冷,也不会饿,他每天都会很开心。”

念希听着听着,一双眉毛却是皱了起来,小嘴一瘪,又哭了出来:“不要阿寻在天堂,我不要阿寻在天堂!”

“天堂那么好,阿寻就再也舍不得回来了,阿寻不回来,念希怎么办?阿奶怎么办?妈妈怎么办?”

念希哭的泣不成声,林漠的眼睛也红了起来,心里酸胀的厉害,像是有什么东西渐渐的开始膨胀,弥漫……

要他几乎没有办法再留下来,再面对女儿稚气的脸。

他这个父亲,到底多不尽职,多么的失败?

他对不起宝宝,对不起灵徽,对不起女儿,为了自己的一腔固执,为了回报那些恩情,他舍弃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切!

是啊,他偿还了养父的恩情,他的良心终于可以安宁。

可是他亏欠程灵徽母子三人的情分呢?

他又拿什么来还?

“我要去找阿寻……”

念希哭到最后,挣扎着要从林漠怀里出去,要去阿寻的墓地。

林漠抱紧了她,她香软的身子就在他的怀中,她软软的头发就挨着他的脸,可他的女儿,却和那个陌生的男人亲如一家。

林漠并不嫉妒,相反,他却是真的很羡慕阿寻。

在念希那些年幼的时光里,都是他陪着念希一天一天长大。

而他,这一生都无法填平这些遗憾了。

“念希乖,阿寻这会儿睡着了,念希不要去吵醒阿寻好不好?”

林漠抱着她,轻轻的哄,小姑娘却是真的很乖,果然就不再闹了:“我等阿寻醒了再去叫他起来,我不要阿寻去天堂,我和妈妈都在家等着他呢。”

“好,等阿寻睡好了,我们再去叫他起来。”

林漠轻轻亲了一下念希的额头,念希却并没有抗拒,在她小小的意识里,这个长的和她很像的男人,大约也不会是个坏人的吧。

念希在林漠的怀里睡着了,他却舍不得放下女儿。

他废了一条手臂,只能一直用左手抱着念希,念希胖嘟嘟的,抱着还是很费劲的,林漠半边身子都僵硬了,却还是不舍得放下念希。

直到念希睡的沉了,他方才将念希放到小床上去。

林漠每天都来带她出去玩,或者去看阿寻,念希渐渐喜欢上了他,一日他不来,或是来的晚了,念希都要念几声:“怎么阿漠还不来呢?”

灵徽瞧着女儿这般样子,更是不忍再拒绝,阿寻再也不回来,念希就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很多似的——

题外话——求票票,连个前十都没进啊亲们!!!我受到了伤害,感觉自己并不懒惰啊,一直很勤奋啊,难道是因为没有甜蜜的缘故吗?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