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53章 阿寻,我们永远不会分开了

阿寻却再也没有力气说话,他想要伸手给她擦眼泪,可手指却已经抬不起来了。

他舍不得闭上眼,最后一口气吐出来,是拼尽了全力的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不能陪着你走过一辈子了,对不起,不能照顾你和念希了砦。

对不起,我或许,不该那样缠着你,要你不得不嫁给我鳏。

阿寻真的很想再问一句的,阿徽在你的心里,我到底算什么?你对我,又有没有过一丝的情意?

可他再也问不出口了,他要带着这些遗憾离开这个人世,无论怎样的星月斗转,无论怎样的不甘不舍,却也永远都不能从她口中知晓答案了。

灵徽感觉到他身上最后的温暖消散无踪,他的手指变的绵软无力,却仍是不肯闭上眼,他看着她,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拼尽了全力看着她,他舍不得,还是她。

可她,能给他的回报是什么?

是廉价的感激和同情,还是那近似于亲情的相依相偎?

灵徽只觉得一颗心都空了,碎了,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更紧的抱着阿寻,像是抱着一个小孩子,把他冰凉的身体,贴在自己的胸口。

“阿寻,我们回家喔,我们回家……再也不来这里了……”

灵徽摸了摸他的脸,低头,轻轻吻在他的额头上,若是那个活着的阿寻,一定开心的都要蹦起来,可如今,他靠在自己的怀中,却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

“阿寻……”

灵徽将他的眼瞳轻轻合上,她欠他的太多了,这一生都还不尽,他走了,留下她怎么来赎罪?

家乡的阿娘怎么办?一直和他相处极好天天黏着他的念希又怎么办?

还有,她呢……

她这个妻子,又该怎么办?

出了人命,外面又有车声人声传来,梁冰手下这些保镖早已树倒猢狲散。

更何况梁冰自己也伤的不轻,他们现在不走,还等着和梁冰陪葬不成?

林漠和梁孝恒还未曾踏进房子,就嗅到了浓重的血腥味,程磊只觉三少的手臂重重往下一沉,他赶紧抬手托住,三少却已经推开了他,快步向屋子里走去。

一眼就看到她,跪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个年轻的,浑身是血的男人。

林漠只觉得一颗心骤然的落回了肚中,可下一瞬,却又仿佛是什么东西重重扯到了他的心肺,他倏然的抬眸,幽深静寂的眸光落在她怀中被血污了几乎看不清楚的男人脸上。

那是……她的丈夫?

林漠只觉一股寒气从脚底开始蔓生,渐渐就弥漫到了他的四肢百脉去。

他站着不能动,可目光却不受控制,落在她白皙的染了血的手指上。

她一下一下的抚摸着那个男人早已冰凉的脸,不知在轻声喊着什么,她没有哭,可神情却是苍白而又空洞的,仿佛,她这个人的灵魂,也被怀中那个人给带走了。

“程小姐,您没事吧?”

却是梁孝恒,先打破了这近乎僵硬的平静,已经昏昏沉沉的梁冰听到了梁孝恒的声音,挣扎着睁开了眼。

她受伤极重,不至死,却折磨的身骄肉贵的她数次昏厥过去。

梁冰知道自己完了,她只求速死,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会在抬眸去看梁孝恒的时候,看到死而复生的林漠。

“你——你——”

她哆嗦着,却说不出囫囵的话来,林漠根本不看他,却是梁孝恒讥诮的看了她一眼:“你还真以为你在上海手眼通天了?林漠若真死在你手里,他也不用混这么多年。”

可她明明看到了尸体,是了,那尸体上的一张脸被划伤的面目全非,她只是瞧着隐约像林漠的眉眼,就信了……

也许是因为当初回国时,梁家那些人的逢迎要她太骄傲失去了理智,她对自己的手段也太信任,全然没想到,竟会被人蒙骗至此。

一定是梁孝恒,一定是他做的……

他早就有心和林漠狼狈为奸了!

梁冰呼哧呼哧的倒喘气,却再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来,只是瞠圆了一双血

红的眼瞳,死死的盯着梁孝恒,她真想,真想把他也拉入地狱中来啊!

“把梁小姐先送去医院看伤,看好了伤,陈太太那边还有请呢。”

梁孝恒冷声吩咐身边的下属,梁冰立时被人拖了出去。

她血淋淋的身子经过林漠的时候,到底还是忍不住去看他。

可他,自始至终,连一寸眼角的余光都未曾给予她。

梁冰心里一阵一阵的笑,她这一生,何尝又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梁孝恒,你真以为我贪生怕死要由你摆布吗?

你错了,我宁愿死,也要让你落下一个逼死长姐的罪名来!

你这一生,休想摆脱这个污点了!

梁冰被带走之后,梁孝恒看了程磊一眼,示意他先跟着自己出去。

林漠和程灵徽之间的事,该他们自己来解决,别人,谁也插不上手。

屋子里重又安静下来。

林漠方才能听清楚她念的是什么。

她一声一声唤着的,是一个叫‘阿寻’的名字。

应该,就是她怀中丈夫的名字。

林漠不知他是怎么走过去的,只是,他轻轻唤了一声灵徽之后——

灵徽整个人先是剧烈的颤了一下,似有不敢置信,又似是大彻大悟的空洞和冷静。

她抬起眼眸,看向林漠,她的眼神是冷的,声音也是冷的,仿佛,他再也不是她念念不忘的枕边人,而只是一个,她打从心底,都不愿再看到的陌路人。

“三少原来没有死。”

灵徽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七个字,却让林漠的心更深的坠入深渊中去。

他没有死,劝牵连到了她无辜的丈夫。

是啊,如果他没有死,她怎么会回来上海,她不来操持他的丧礼,她的丈夫又怎么会找来?

阿寻不来,又怎么会惹上这样的祸事?

他知道她从来都是恨他的,可他心底也从来都存着一线的希望,他总能挽回她,哪怕她真的嫁人了,生了孩子了,也无所谓,只要他留得这一条命在,他总能挽回她的。

可是这一次,他却真的害怕了。

“恭喜三少,从今以后,上海再也没人能动摇三少的根基半分,恭喜三少,从今以后,坐拥万里江山,呼风唤雨,堪称上海的无冕之王了。”

灵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一双灵秀的眼瞳里,却只有浓浓的讽刺和不屑。

林漠心如刀绞,废掉的那一条右臂,又开始隐隐作痛,痛入骨髓,挥之不去,他却只能咬了牙死死的忍着。

可灵徽却再也不看他一眼,只是垂眸静静的望着永远沉睡的阿寻。

“我带阿寻回家去,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她已经决定了,要一辈子留在寨子里,阿娘只有阿寻一个独子,而阿寻,因为娶了她,连一儿半女都没有留下来。

她必须要替阿寻尽了这孝道,必须,要给阿娘养老送终。

阿寻没有孩子,念希就是他的女儿,就是阿娘的亲孙女,阿娘百年之后,总要有人记着给她上香祭拜。

她不会再离开寨子一步,她要用一生的清苦,来补偿她亏欠阿寻的。

“阿寻,你高不高兴?阿徽,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灵徽的声音,轻柔的像是环抱着婴儿的母亲,林漠惶然的看着她的每一个表情,他是彻头彻尾的局外人,他永远,都没有办法再走进她的心里了。

“灵徽……”

“我送了三少最后一程,虽然三少并没有死。”

灵徽将阿寻脸上的血污一点一点的擦干净:“也请三少替我,送阿寻回去老家。”

凭借她一个人,怎么可能千里迢迢送阿寻的遗体回去?

她让林漠帮忙,不为别的,只为阿寻的死,到底罪魁祸首是他。

她没资格要他赔命,也没可能要他赔一个完好的阿寻给她,可是至少,他总要为阿

寻做点什么——

题外话——更晚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