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52章 子弹,射穿了阿寻的心脏。(第三更,加更完毕)

灵徽推着他向外走,阿寻那样高大结实,方才两个保镖都要按不住他,可现在,灵徽却推着他像是推着一个小孩子。

他动也不动,挣也不挣,只是一双眼睛越来越红,里面仿佛泛了泪光,明亮璀璨的一片砦。

梁冰冷眼看着这一切,程灵徽怎样修来的好福气,竟是惹得这些男人一个一个为她前赴后继的,连命都不要了。

这个阿寻也是,只听了一句,程灵徽可能有危险,就什么不顾了。

再想到林漠,梁冰的心更是凌迟一般的疼鳏。

她的身边,从来不乏追求者,可她却也明白,她再遇不到像林漠和阿寻这般对程灵徽一般对她的男人了。

“我为什么来,我怕我的妻子不回来了!”阿寻伸手扯掉了嘴上的胶带,他的嘴被封了一天一夜,说话都困难,发出的声音更是古怪。

可灵徽的眼泪差一点就涌了出来。

“我说了我会回去……”

“我知道阿徽从来不爱我。”

阿寻苦涩一笑,那么高大的一个年轻人,站着不动就是山一样的安稳,可如今,他却脆弱的仿佛一碰就会碎掉。

“可我爱阿徽,我不想阿徽难过,也不想阿徽受伤,只要阿徽开开心心的,我怎样都行。”

他轻声的说着,说到最后,眼底已经是一片的笑意。

“阿寻……”

阿寻却再不看她,他直接转身面对梁冰:“我不知道你和阿徽之间有什么仇恨,可她是个女孩子,我是她的丈夫,有什么,你冲着我来,让她走。”

“阿寻!”

灵徽大惊失色,梁冰如今已经是疯狗一般,她肯放了阿寻出去已经是难得,可阿寻这样说,万一惹得梁冰又发狂,那可怎么办?

“你走!”

阿寻看也不看她,伸手把她推到身后去,依旧看着梁冰,面上却是毫无惧怕:“我们寨子里从来都是这样的规矩,什么事,都不会牵连到女人,我是男人,也是她的丈夫,我可以替她承担任何事!”

梁冰闻言,忍不住的抚掌大笑:“真好,既然你找死,那你们就死在一起好了,到了地底下,也好做一对苦命鸳鸯,不过……”

梁冰转转眼珠,好笑的看向阿寻:“你可知道你的老婆心里爱着别的男人呢,那个男人也死了,到了地底下,你们两个男人也要抢不成?”

阿寻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儿,听得梁冰这样说,立时羞怒的脸色涨红,可梁冰却又说道:“唉,我瞧着你就是被人蒙骗了,你这个妻子,从前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三,勾引了我的老公,又给他生了个儿子,可惜啊,人家青梅竹马的初恋一回来,就不要她了,不但不要她,孩子也不要了,我看,她是心灰意冷了才肯嫁给你的吧,不然,你一个山里的穷小子,程小姐怎么看得上你?”

阿寻从不知晓灵徽的过往,他也从未曾问过,梁冰这些话一说出来,他下意识的就回头去看灵徽。

却见她面色苍白,单薄的身子站在那里几乎摇摇欲坠,她的嘴唇哆嗦着,手里紧紧的抓着包,整个人颤栗个不住,死咬了嘴唇,咬到嘴唇渗出血来,却犹然仿佛察觉不到一般。

阿寻只觉得心里轰然一声巨响,这个女人说的,全都是真的!

他了解灵徽,她不是个会说谎的人,她的情绪,也向来不能隐藏的滴水不漏……

她竟然,会那样爱那个男人,爱那个辜负了她的无情无义的男人!

甚至他死了,她也要千里迢迢的回来送他最后一程!

那么他呢?他这个丈夫,真的只是她心灰意冷之下的将就和凑合?

她对他,是不是真的一丁点的情意都没有?

若非如此,她来上海这么久,为什么只有零星的几个电话打回来?

阿寻只觉得心如寒霜,眼前,耳畔,全是灰沉沉雾蒙蒙的一片。

他曾执着的以为,他总能等到她爱上他那一天,可是如今想来,他是多么的可笑?

“梁冰……”

灵徽这一生,受的屈辱实在太多,可若论她最在意的那个,却还是那个‘小三’的罪名。

因为这个罪名,她葬送了青春和学业,葬送了她父亲的性命,背上了一生卸不掉的枷锁,她已经受到惩罚,可为什么梁冰还要这样折磨她?

在无辜的阿寻面前,把她血淋淋的过往掀开来,她羞辱的不是她,她羞辱的也是阿寻!

灵徽哆嗦着将包里的手枪拿出来对准了梁冰,她空洞着一双凄惶的眼瞳望着梁冰:“你这么恨我,我也这样恨你,那我们,就一起下地狱吧。”

她的手指抖动着拉开了手枪的保险,清晰的响声在空荡荡的房子里,突兀的凝重。

梁冰短暂的惊愕了一秒之后,却是立时反应了过来,她仓惶跌撞的爬起来,凄声大喊:“杀了她,快,杀了她!”

四五个保镖从房子外面冲进来,最前面的男人已经极快的拿出枪对准了灵徽。

两声枪响,几乎是同时响起,院子里的乌鹊,惊的直飞向天空。

而院子外不远处,那匆匆赶来的两个人,却是都怔仲的停住了脚步。

最前面的那个苍白消瘦的高大男人,一瞬间面上失去了全部的血色,那一双瞳仁,黑漆漆的空落下来,仿佛,湮灭了这世上,这一生,所有鲜活的色彩。

程磊一回头看到他,几乎惊的魂飞魄散,“三,三少……”

他激动的不能自已,心头又是狂喜又是惊惧,一时之间,竟是脚步钉住了一样,一步都不能上前。

三少……那个人,竟然真的是三少!

程磊只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明明,明明亲眼看过尸体的,虽然被刀子划的面目全非,可终究还是能看出是三少的眉眼……

可,他跟着三少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会看错呢?

这人,若非是鬼,那么就定然是死而复生的三少了。

“林先生,我们先进去,里面,也或许不一定……”

梁孝恒低低说了一句,林漠那死灰一般的眼瞳里,仿佛又有了活气,他迈开腿向前走,却在抬脚的那一刻,脚步跌撞了一下,梁孝恒伸手扶住他,他却轻轻推开了。

梁冰捂着胸口,直到鲜血把她的衣服都湿透了,她还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身上的血,回不过神来。

程灵徽,这个在她眼里娇弱,懦弱,无用的女人,竟然会对着她开枪!

她似乎是反应迟钝了,许久才感觉出疼来,嘴里满是铁锈味,歪头吐出一口,却全都是血沫子。

梁冰想,她是要死了吧,不过无所谓,程灵徽也会死,黄泉路上有人做伴,不寂寞了。

她抬起眼眸,却怔愣了一下。

倒在地上的,是满身血污的阿寻,枪响的那一刻,他从后面抱住了灵徽。

子弹,从背后射穿了他的心脏。

灵徽跪坐在地上,抱着他,他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

只是沾染了血污的手指紧紧的抓着灵徽的手。

“阿寻。”

灵徽哭不出来,却对着阿寻笑,她记得阿寻说过,他最喜欢看她笑了。

“我,我也要死了……”

阿寻的嘴角,缓缓的淌出血来,他身上渐渐也变凉了,抓着灵徽的手指,渐渐没了力气。

灵徽就紧紧抓着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阿寻不会死,阿寻说了要和我生很多小宝宝的……”

阿寻的目光有些散乱了,唇角却仿佛翘了一下,“我死了,阿徽,阿徽……也会记住我,一辈子,是不是?”

像记住那个她深爱又怨恨的男人一样,她也会记住他一辈子的,是不是?

灵徽的笑,再也挂不住,她哆嗦着,眼泪不停的往外涌,拼命的摇头:“不,阿寻死了,我会立刻忘记阿寻的,阿寻不能死,阿寻死了我怎么办?念希怎么办?阿寻不能死,不能死……”

阿寻却再也没有力气说话,他想要伸手给她擦眼泪,可手指却已经抬不起来了——

题外话——一万字更新完毕……猪哥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刀枪不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