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51章 阿寻,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愚蠢,是在连累我?(二更)

有叩门声轻轻传来,许久,那背影方才回应一声:“进来。”

“先生,少爷明日要过来。”

那人点点头,“知道了。砦”

微微有些暗沉的嗓音,透出一些死灰一样的疲惫和落寞,佣人不敢打扰他,安静退了出去鳏。

直到天地之间最后一丝光影被黑夜吞没,院子里亮起了灯来,那人方才试着抬了一下毫无知觉的右手臂——可那条手臂仿若不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般,依旧一动不动的垂着,再也不能随着他的意愿做出任何的回应。

他初时脸上还是漠然的神色,可不过片刻之后,忽然整个人就躁动了起来,左手握住毫无知觉的右手臂狠狠就往墙上砸去,那么重的力道,他却丝毫疼痛都感觉不到。

他已经是半个废人了,握惯了刀和枪,拿惯了书和笔的一只手,如今在身上却是多余的负累,什么都做不得了。

门外的人听到动静,急的连声轻唤,却又不敢进来,待到屋子里再没有了动静,门外守着的人,方才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那一夜,屋子里也没有亮起灯光来,没人知道他入睡没有。

灵徽早晨醒来的时候,烧已经退了,可整个人却还是绵软无力,佣人下楼去端了清淡的粥和小菜上来,灵徽也只是吃了几口,就搁下了筷子。

“程小姐,有电话找您。”

佣人刚撤走了碗筷,又来敲门,灵徽觉得头还有些疼,就半躺在床上接了电话。

听筒里只传来一声惊喜的低唤:“阿徽……”

灵徽一惊之下,几乎连听筒都要握不住:“阿寻?”

可听筒里的声音已经换了一道陌生的男声:“程小姐,你丈夫现在在我们这里做客呢。”

灵徽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的砰砰的,瞬时间身上的衣服就被冷汗给浸湿透了,她掌心里湿黏的一片,听筒几乎都要滑落下来,她抓紧了冰凉的听筒,死死的贴在耳边,妄图能再听到阿寻的声音。

可方才那一声低低的‘阿徽’,就像是幻梦中才有的声音,周遭是静的,深入骨髓一样的静,可灵徽的心却一个劲儿的直往下沉。

她这段时间,全部心力都放在了林漠的葬礼上,身体疲累,心里更是又累又痛,甚少和阿寻联络,甚至连念希都顾不上了。

他走的不安稳,她希望他去天堂的路,可以走的更顺遂一些,这,到底也是她的私心。

“你们是谁,阿寻为什么会在你们那里?你们想要做什么?”

“程小姐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我们想要做的是什么,想见你丈夫的话,今天下午五点之前,按这个地址过来,记住,是你一个人过来,也别想着报警,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别想活!”

那人说完,又报了一串地址:“程小姐,记住了吗?”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阿寻,阿寻他现在怎么样?”

“嘟——嘟——”

耳边传来的,却是电话挂断的声音。

灵徽怔怔的瘫坐在床上,阿寻,这是落到了什么人的手里?

她知道等着她的,不会是什么好事,可是,让她对阿寻的生死置之不理吗?

她根本做不到。

灵徽强撑着起床,顾不得梳洗就换了衣服下楼去。

程磊听得她要出去,立时追了过来:“程小姐,你去哪里,我送你吧?”

灵徽想到阿寻如今的处境,她一个人,正是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程磊一问之下,她当即没能忍住,眼眶里立时就含了泪。

“程小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您说出来,我总能给您想办法的。”

“阿寻出事了。”

灵徽想到那个待她真心实意又关爱备至的阿寻,她如今的丈夫,心里更是难受的不行。

她为了林漠,千里奔波,女儿也留给了阿寻来照顾,她,全了自己的心愿,可又怎么对得起阿寻呢?

程磊怔愣了一下,方才明白过来她口里的阿寻是谁。

是啊,程小姐她,已经嫁人了,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她在上海为三少的事忙前忙后,他几乎都要忘记了远在云南,她还有丈夫和家。

“出了什么事?阿寻,不是在云南老家吗?”

灵徽含着泪摇头:“阿寻,大约是一直没有等到我的电话,他放心不下我,来上海找我了,可不知道怎么会落到那些人的手里,他们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下午五点前一个人过去,不然阿寻就会有危险。”

“你不能去。”程磊立刻就下了决断:“依我看,控制阿寻的那些人极有可能和梁冰有关。”

梁冰就算被梁孝恒收拾的没了继承权,可却终究还是梁自庸的女儿,还是梁家的人,梁孝恒能做的,也只有按照梁自庸的遗嘱,不给她一分钱,可除此之外,梁冰要做什么,却有她的自由。

她如今攀上了陈忠谦,他和梁孝恒等人也只能暂时隐忍不动,可隐忍,不代表就要放弃,程磊和梁孝恒这段时间一直有来往,两人也达成了共识,不可能放任梁冰继续这样作威作福下去。

却没想到,这女人还真是一分钟都不肯消停。

“我知道我不能去,可我必须要去,阿寻是我的丈夫,我不能不管他。”

灵徽擦了眼泪,狠狠咬了一下嘴唇,她知道,前面就算是火坑,她也只能闭着眼跳下去,要她不顾阿寻的生死,那么她和畜生还有什么分别?

“程磊。”

可灵徽舍不得的,也只有不到四岁的女儿。

“如果……我有了什么意外,我的女儿……”

“程小姐,您不会有任何意外的,我答应过三少,无论如何,都要护着您周全。”

程磊紧紧倏了一下眉:“阿寻那边,我来想办法……”

“可是他们说了,如果我下午五点前不过去,或者是报警的话,阿寻立刻就会没命。”

灵徽摇了摇头:“程磊,你让我去吧,不去,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我和你一起去。”

“你去那里,总要坐车过去,我就扮作司机。”

程磊终究还是下了决心,无论如何,就算真的有生命危险,他也要尽了本分。

“程磊……”

灵徽是个心善的人,程磊本来没有搅合进来她和梁冰之间的恩怨,可如今却要为了她,以身犯险,灵徽不愿意要他去,可程磊却铁了心:“如果您不让我陪同,那么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您出去的。”

灵徽实在太挂念阿寻,加之程磊的身手确实十分了得,只得应了下来。

按照电话里那人所说的地址赶到那处宅子的时候,不过刚到中午。

灵徽下了车,程磊心知他此刻是进不去的,他也不愿硬闯,惹了这些人的眼,不如就留在车上,暗中找机会行事。

灵徽下车的时候,回头看了程磊一眼,却是不由自主的捏了一下自己的包包。

包包里装了一只精致的小手枪,是程磊给她的,林漠生前用过的一把。

来之前,程磊教了她怎么开枪,灵徽这还是第一次拿枪,紧张的几乎手指头都在打绊,一路走,一路默念程磊教给她的开枪要领,竟是连害怕也给忘记了。

“时隔四年,程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梁冰坐在沙发上,看到从和煦阳光中缓缓走进来的年轻女人,心底蛰伏着的嫉妒的毒蛇,又开始蠢蠢欲动。

她有哪一点比得过她?可却偏偏是这个普通的小家碧玉,抢走了林漠的心。

灵徽在她面前站定,素白的一张脸上,纤细的眉眼依旧是一如当年的秀美和宁静,只是她整个人的脸上,多了昔日不曾有的坚毅和沉稳。

四年的时光,改变的并非只是梁冰一个人,灵徽做了母亲,为母则刚,她也变了,那些娇弱褪去了,身上,也有了凌厉的锋芒。

“是啊,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灵徽缓缓的在椅子上坐下来:“梁小姐,你我之间的恩怨,不必要牵连外人,放了阿寻,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

“当然,我和你丈夫之间,没有丁点的恩怨,我带他来,为的也不过是要你来而已,既然你来了,自然就立刻会放了他。”

梁冰一抬手,就有人带了阿寻出来。

他被胶带封住了口鼻,不能说话,只是拼命挣扎着,看到灵徽,他整个人立时双瞳一亮,挣动的却是更厉害起来,口中‘呜呜’个不住,灵徽一下掐住了掌心,通红的眼眸中眼泪就要掉下来,却死命的忍住了,她收回目光,再不看阿寻:“我要看着阿寻出去,确保他安全。”

梁冰才不把一个阿寻放在眼里,她的目标本来就是灵徽一人。

如今的她,活着不过也像是死人一样,从林漠死在她手里之后,她就已经做了这个决定,杀了程灵徽,她也不会继续苟活下去。

余生要靠这陈忠谦,李忠谦这样的男人得以衣食无忧的过下去,还不如立刻死了的好。

可是死了,她也要让程灵徽陪葬,她抢走了她最爱的人,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

“放他出去。”

梁冰说了一句,阿寻立刻就被那两个人架着向外走,可阿寻却不肯,发了疯一样拼命的挣扎,推搡间,甚至那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都治不住他,灵徽急了,再这样下去,他们俩,一个都别想活。

“阿寻!”

灵徽一下站了起来,她眸子冰冷,又透出了几分的疏离和嫌恶:“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被你连累的还不够?”

阿寻一下安静了下来,他通红着一双眼看着面前的女人,她娇小的个子才到他的胸口,可他却素来是怕她的,怕她难过,怕她伤心,怕她的眼泪。

他把她捧在手心里疼,可她爱的却是别的男人。

阿寻来了上海,他知道了,他也难过,可他不想在意,他记住的只是,她答应过他的,她会回来,因为女儿和他还在家里等着她。

可是如今她说什么?她说是他连累了她。

是啊,如果不是他愚蠢的被人骗来上海,如果不是他这么傻的一意担心她的安危,又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留在这里想干什么?你又能干什么?这里这么多人,你打得过吗?如果不是你实在太蠢,怎么会被人给抓住?我说了让你在家里等着我,你跑来上海干什么?”

“你走,现在就给我回去,回你的老家去!”

灵徽推着他向外走,阿寻那样高大结实,方才两个保镖都要按不住他,可现在,灵徽却推着他像是推着一个小孩子——

题外话——第二更,我可怜的小阿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