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47章 丢尽了脸面的梁冰

灵徽的笑到最后,已经是雾气一样的单薄和苍白:“这些我懂,我能理解,我也可以释怀,可是,为了林家,为了林灵慧,他连孩子的性命,也不顾了吗?”

灵徽站起身,转而面对着林漠的遗像,“就算林漠他活过来,站在我的面前,我也要问他这一句,我程灵徽的命不值钱,那么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也活该做别人活命的棋子吗?”

程磊一时说不出话来,灵徽这些话说的对,站在她的角度,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还有什么,能比孩子的安危更重要呢?

三少他,有时候,真的太过执着了一些。

若不是因此,他和灵徽,又怎么会渐行渐远,有了一个或许一生都解不开的心结呢。

“你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是不是?因为,这样的事情,根本不在你的想象了,你也永远做不出来对不对?”

程磊无言以对,也许他这一生都不会像三少这样重情义,他没有办法,用自己孩子的命去换恩人的女儿的命鳏。

可三少若非如此,就也不是三少了。

程磊自己都矛盾,三少若不是这般,他们这些人也不会如此的忠心耿耿。

可他这般,却又待灵徽实在太不公平。

也难怪,她当初会走的那么义无反顾,然后,在云南,又嫁人生女。

“他如今死了,我连找他问一问的可能都没有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过不舍和心痛没有,他后悔了没有。”

灵徽只是望着照片上的他,和他生时,一模一样的他,一样的眉眼,一样的笑,却再也不是那个鲜活的他了。

“程小姐……”

“逝者已矣,这些话,我今后,再也不会说了。”

程磊听她如此说,那些无用的,想要劝慰的话,却也是再说不出口。

灵徽是第一次主持这样的事,虽然并非尽善尽美,却也比之前一团乱麻的境况好了太多。

过了头七,择了日子,就要下葬。

梁冰在报纸上看到那则消息,笑的冷蔑,媒体如今倒是对程灵徽盛赞不已,只夸她仁厚,她却觉得好笑,林漠这一死,程灵徽倒是得了一个好名声,只是不知道,若他们得知,这‘仁厚’的人儿,远在云南早已结婚生女了,脸上的表情又会多精彩呢。

“去,这样精彩的事儿,总得让正主知道啊。”

梁冰挥挥手,自有人慌不迭的出去,直飞云南了。

梁冰让佣人把报纸收下去,复又询问梁孝恒:“他伤的怎么样了?若是落下残疾可不好了,这才20出头,还没给爸爸生个大胖孙子呢。”

佣人头压的低低的,嗫嗫嚅嚅的答道:“少爷已经出院了,听说恢复的还是不错的。”

梁冰就把脸一沉:“出院了,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他人呢!”

佣人脸都吓的发白了:“少爷前几日都已经回去公司了……”

梁冰瞬间脸色难看至极。

她虽然现在得势,却都是虚的,父亲临走前,将梁家的一切都交给了梁孝恒,她纵然蹦达的厉害,可梁家的产业还是实实在在捏在梁孝恒手里的,公司里董事会那些老东西,可没有梁家这些亲戚好糊弄,这段时间,各种办法敷衍着她,拖延着要等到梁孝恒出院再议。

梁冰想一想就恨得咬牙,当年她得宠的时候,这些人的嘴脸,她可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备车。”

梁冰立时站起身来,她现下就要过去公司会一会梁孝恒,她倒是要看看,他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可梁孝恒却直接没见她,他那个秘书,四十来岁,白面无须,圆圆胖胖的,笑的一脸和蔼,却话里滴水不漏,翻来覆去就是那一句,老爷子如今不在了,公司这些杂事自有少爷操心着,哪里能劳动她这个千金大小姐呢。

反正福利分红,又少不了她一分,正该做个甩手掌柜,逍遥自在的好。

梁冰气的一下就摔了杯子,可那人却仍是笑眯眯站着,脸色都没变。

梁冰干脆厚着脸皮等,可梁孝恒开完董事会就出去应酬了,一直到晚上下班都没回来。

梁冰临走前扔了一句话:“我明

天还来,梁孝恒不见我,我就等到他见我为止。”

第二日梁孝恒倒是见了她,只是一见面,他就面无表情的来了一句:“如今父亲的丧事了了,大仇长姐也给报了,那么长姐什么时候回去法国?”

梁冰气的几乎倒仰,反倒是冷笑一声:“梁孝恒,你还真把自己当梁家的大少爷了?我还就偏不回去了!”

梁孝恒根本不理会她,直接吩咐秘书:“父亲生前吩咐过,律师那里也有协议,长姐若是不回法国,那么就冻结长姐名下所有的户头,还有长姐手里的股份,也要一并收回。”

“梁孝恒,你好大的狗胆!你敢!”

梁冰蹭地站起身:“父亲是不在了,可梁家也不是没人了,我想留在哪里,想做什么,还轮不到你这个私生子发话!”

“长姐慎言,父亲生前已经给我上了族谱,我如今姓梁呢。”

梁孝恒淡淡一笑,站起身来,对秘书道:“长姐若要回法国,就好生替我送回去,若不走,我也不好违背父亲的遗愿,自然是要冻结账户收回股份的,只是长姐到底和我是亲姐弟,总不好要长姐手头不宽裕,就这样吧,每个月从我名下划给长姐十万块,虽不多,可长姐若是不乱挥霍,也尽够了。”

秘书就笑道:“咱们少爷可真是仁义,再没见过其他人家,弟弟还要给大姐生活费的。”

这两人一唱一和,几乎没把梁冰给生生气晕过去,她再要开口嚷嚷什么,梁孝恒直接抬脚走了。

梁冰只以为梁孝恒不敢,毕竟梁家这么多长辈都站在她这边,他若是敢翻天,就给他逐出梁家,看他今后还敢不敢挂着梁家少爷的名头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可第二日,梁冰再买东西,却发现账户果然被冻结了,她立时大怒,一个电话打给梁孝恒,却又是秘书接的,只一句:“有什么问题,大小姐只管去找老爷子的律师,老爷子的吩咐,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着呢。”

梁冰正要破口大骂,那秘书却直接挂了电话。

梁冰再打,却发现那电话也打不通了,她立时叫了堂伯父一起去公司,可到了门禁就被拦了下来。

“董事长吩咐了,一应外人,没有预约,都不许入内。”

“外人?我在梁家董事会的时候,你们董事长还不知道在哪里尿裤子呢!开门!”

梁冰气焰嚣张,堂伯父也跟着嚷嚷:“就是,快让孝恒出来见我们!哪里有这样的道理,把长辈拒之门外!还真是翅膀硬了!”

“少爷,要不要把人赶走?”

秘书在梁孝恒身后,低低问了一句,他是梁自庸留下来的人,自然一心跟着梁孝恒。

而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少爷,却是在车祸之后变了性子。

也是,既然退让有礼,换来的只是更被人看轻不放在眼里,那不如就干脆不给他们脸面。

“赶走干什么?”

梁孝恒淡淡一笑:“上门闹事,该找警察,我们可是正正经经的纳税人。”

秘书闻言也笑了起来:“还是少爷明白。”

梁冰和堂伯父看到警察过来的时候,二人真是气的要笑了,这梁孝恒,还真是连脸都不要了,怎么,要昭告天下了,私生子掌了权,连正房的姑娘都容不下了?

梁冰也不闹,直接转身走了,第二日却请了一堆媒体记者召开记者会。

她哭的委屈不行,舆.论正要倾向她的时候,梁孝恒直接让人把梁自庸留下的那些协议尽数带了过来。

媒体议论纷纷,梁冰却顾不得哭了,立时就要找梁孝恒当面对质,可他派来的人却只说了一句话:“大小姐口口声声骂少爷不孝,少爷请我问一句,连父亲的遗愿都要违背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说一个孝字?”——

题外话——梁孝恒这孩子不错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