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46章 他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和她在一起的岁月。

灵徽死灰一般的眼瞳倏然一亮,可不过一瞬,却又黯淡下来,她苦笑一声:“这些事,自有他的妻子去做,又何曾轮得到我,至于孩子,林漠他,不是早已舍弃了吗?”

“少爷是曾舍弃了您和孩子,可是在少爷的心里,一直到死,惦记着的也是你们。”

灵徽只是苍白无神的坐着:“是么,惦记着我们,却要我们母子分离,惦记着我们,却一次一次背弃我们,与其这样惦记着,不如我和他早已陌路的好。”

“程小姐,您不知道,那时候三少想送您去国外,小少爷,三少也预备好了随后送过去与您团聚,可是您不愿意,一个人悄没声息的走了,您走了以后,小少爷一直都跟着少爷的,没吃过苦头……”

“他……”

灵徽死灰一般的眼瞳里,到底还是溢出夺目的光彩来:“现在在哪里?好不好?我能不能见他……”

“小少爷现在在国外治疗,他很好,比从前好了很多了,只是您现在还不能见他,等事情平息了,我会送您去和小少爷团聚。鳏”

灵徽未料到还有这样一天,可是,已经四年了,那孩子如今什么模样?又可曾怨恨过她这个母亲呢?

“程小姐,林叔病着,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三少的后事,真的很不像样子,您回来就好,也好帮我一把……”

灵徽听得他这般平静的说着,过了许久,方才抬起一双凄惶泪眼:“程磊,他真的死了,是吗?”

程磊只觉得喉咙都堵死了,好半天,他方才哽咽着‘嗯’了一声。

灵徽的泪立时连片的落了下来:“好,他走了,我和他之间所有的恩怨,就都一笔勾销了,我会把他的身后事处理好……”

灵徽想过很多她和林漠的未来,譬如他娶妻生子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譬如她就留在云南和阿寻做一对寻常夫妻,或许还会再生几个孩子。

也或许,他们会见面,可那时候,想必早已是萍水陌路。

只是她怎么都料不到,他会这么早离开这个世界,又是这样凄惨的方式。

“我想去看看他……”

程磊的眸子里,立时满是沉痛:“程小姐,三少他走的很不妥当,您不要看了……”

他看到三少那一张支离破碎的脸,都觉得受不了,更何况是她呢?

就算伤口被缝合了起来,又做了清洗和整理,却也瞧着依旧渗人,何苦,何苦要她再添一层痛苦呢?

“是梁家人?”

“是梁冰。”

她怎么会这般心狠?

灵徽无法想像一个女人该多恨一个曾经深爱过的男人,才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来。

可这事发生在梁冰身上,却又仿佛是顺理成章的。

她的手段,又有哪一次不是狠辣的让人发指呢?

“梁自庸死了,梁冰得以回国来,她左右逢源,又投那些妄图分一杯羹的梁家旁枝们所好,把梁自庸的私生子逼的几乎没有站脚之地,若非如此,三少也不会遭此不幸,那梁孝恒,本来是有心想要和三少修好的。”

程磊将这些事一一说给灵徽听,如今三少不在了,可林家却不能倒,二少伤的厉害,整个人已经半废了,却至少林家还算有个主心骨在,总要再将林家撑起来。

“如此说来,想要对付梁冰,就得和那个梁孝恒联手了。”

程磊微微颔首:“正是这个意思,之前,三少也是这般想法的。”

“这些事,我也不懂,程磊,你怎么打算的,只管去做,你跟着他这么久,最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我如今,只把他的后事料理妥当,我也没有心思,再去想太多……”

“也好,三少的丧事这边,就先拜托您……”

“她……林四小姐呢?”

到底,还是唤不出那一声林太太。

却到底,还是忍不住要问起,为什么那个本该在这里做这一切的女人,却不在。

“四小姐,早已被三少送出国了。”

“前儿四小姐也有电话打回来,她不日就会回来祭拜三少。”

磊看她一直那样安静坐着,眸子宛若是深潭,寂静的毫无波澜,他想了想,若是三少在,也总会告诉她这一切的,那么如今三少不在了,他更是再没有隐瞒的必要。

“四小姐出国前,三少已经和四小姐把事情都说清楚了,三少和四小姐办了那一场婚礼,一则,是为了当年的诺言,二则,却是因为三少自己也不知道他能活多久,甚至,是不是连仇都未曾得报,就被梁自庸给杀了,他又怕,您会因为他,再受到梁家的暗害,所以,三少才会让您离开,又答应娶了四小姐,只是,三少未曾和四小姐办结婚证,而送四小姐走的时候,三少也和四小姐说了,他自始至终,都不曾爱过四小姐,他心里只有一个人,再没变过。”

程磊看着她渐渐握紧了手,那黑白分明的瞳仁里,无数的眼泪聚出来,又纷乱的往下掉,他从不知一个人竟会有这样多的眼泪,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止一样。

她却哭不出声音,只是不停的掉泪。

挺直了脊背,可整个人却都是颤栗的,程磊递了纸巾给她,她机械的接过去,却不知道去擦眼泪,只是抓在手心里,抓的紧紧的。

“三少这一生太苦了,他这十几年,从未曾为自己活过一天,我跟着三少这么久,也只见过他和您在一起的时候,笑的开怀,现在想来,他真正开心的时光,大约也只是和您在一起的那一段时间。”

她不说话,程磊却依旧絮絮的说着,仿佛是追忆,也仿佛是替那人将所有的苦衷和痛惜,一一说给他想要说给她听的那个人。

“我知道,站在您的立场,三少终究是辜负了您,可是程小姐,如今三少去了,我只希望您能原谅他,不要再恨他,您不在的这些日子,他比您更难过,也许,您永远都不会知道,要放弃自己在意的那个人,要伤害自己放在心里的人,是多难的一件事,三少心里苦,他真的太苦了,可这些苦,却又找不到人去说……”

程磊眼眶红了起来:“我这几年,一直都盼着事情赶紧了结,三少去找您回来,你们和好如初,三少也能多些笑脸,您不知道,我看着他整日工作或者沉浸在酒精里麻痹自己的样子,我真的难受的很……”

“你说,他因为要报仇,因为不知自己能活多久,因为怕我受伤害,所以就这样把我赶走?”

“三少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那他怎么从来都不问我,问我怕不怕被他连累,问我怕不怕那些伤害,问我是想要和他生死在一起,还是一个人苟活于世?”

她哭的红肿的双眼,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锐利,程磊整个人一震,旋即心中却是更多的哀痛袭来。

若这些话,三少还能亲耳听到,该有多好?

程小姐她,自始至终都是挂怀着三少的吧,若不然,怎么会千里迢迢赶来,只为送三少最后一程,再若不然,又怎么会说出这样一席话?

“您也许不知道,三少大约是宁愿您恨他一辈子,也想让您好好的活着……”

“好好的活着,程磊,你说,一个人的心都死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若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一天也是一生,若不能相守,这一生,和一天又有什么区别?往后的每一日,不过都是重复着之前麻木的日子,这样的活着,换做是你,你愿意吗?”

程磊说不出话,可他知道,他也是不愿的。

“程小姐,若是您呢,若是您知道您会牵累到心爱的人有生死威胁,您又会选择放手,还是要他和您一起死呢?”

灵徽一怔,忽而却又笑了出来:“我大约,会和他做出一样的选择吧。”

“只是……”

灵徽的笑到最后,已经是雾气一样的单薄和苍白:“这些我懂,我能理解,我也可以释怀,可是,为了林家,为了林灵慧,他连孩子的性命,也不顾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