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43章 生死与共

捉住了林家的老二,这可真是上天都在帮他们,最好将这林奕鹏和林漠一网打尽,然后把林家给吞了,众人都吃个脑满肥肠,这才叫好!

程磊心里多少话想要说出来?明知是陷阱,明知前面等着的是刀山和火海,可三少却连犹豫都不曾犹豫一下砦。

有时候他也忍不住想,这世上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吗?

他甚至巴不得林漠也和那和伪君子一样,只是做戏,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

可林漠不是,他就如同古时候那些一诺千金的君子一般,为别人滴水恩情,就算是葬送了性命,也不会有片刻的迟疑。

程磊感觉这初春的风实在是太冷了,吹的人眼睛也生疼起来,他别过身去,却正看到花白了头发的林叔含着泪对他摇摇头鳏。

是啊,谁都知道,劝不得,若是真格能劝住三少,他们大约也不会这样掏心掏肺的跟着他,头也不回了。

他待人这样一片赤诚,身边的人,又怎么会不动容?

“程磊,林叔年纪大了,不可以再这样跟着我奔波,你后日,送林叔回去他老家……”

“三少我不去!老头子活到这样一把年纪,没什么可怕的了。”

“这一次,你们得听我的。”

林漠看一眼哭的老泪纵横的林叔,复又开口道:“我总归还是林家的当家人,我说的话,你们难道不想听?”

林叔却只是摇头:“三少,就算要涉险,也让我这个黄土埋了半截身子的人去……”

“可他们等着的是我。”

林漠心平气和,甚至还安抚的对林叔笑了笑,抬手按住他的肩:“你先回去,等事情了了,我还要去你那里找林婶蹭饭吃呢。”

林叔哭的哽咽,这一走,谁知道还有没有以后呢?

可林漠的脾气,他们最是清楚。

“我不用程磊送,让他跟着你。”

林叔也执拗起来,程磊也是这般想,闻言立时连连点头附和:“对,我跟着三少您,您去哪,我就去哪。”

“你们都走。”

林漠望向程磊:“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可如今不是论这个的时候。”

他说着,忽而就云淡风轻的一笑:“我若是真格送了命,你还得为我报仇呢。”

“三少!您别说这样的话!”

程磊这样的性子,也忍不住鼻腔酸了起来。

“程磊,若是我真的……你哪一日见到她……”

林漠却又忽然提起灵徽来,程磊等着他说下去,可等了一会儿,林漠却又摇了头:“算了,要她永远都不知道的好。”

永远都不知道,她就可以永远继续过她平静的生活。

又何苦,打乱了她向往的平静呢。

她不知道,才好。

最好,活到头发白了,儿孙满堂闭了眼去的时候,都不知道她那么恨着的那个人,早就死了。

“三少……为了程小姐,您也总得,总得……”

程磊想劝他不要以身涉险,可却又知道,这话说了没有用。

为了林家的人,为了那些恩情和视若亲子的情分,三少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呢?

林漠孤身一人,开车去了位于上海郊外的梁家别院。

那院子灯火辉煌,宛若海上仙境,可林漠知道,这金堂玉瓦全都是虚幻,他踏进去,就是一只脚先进了地狱。

林漠一路往院子的最尽头走。

他一个人,却似身后跟着千军万马的气定神闲,一个人,连死都不害怕了,那么反而让这世上的人害怕起来。

院子里那么多梁家的人,可那些人看着林漠却还心里发怵。

他实在太平静,仿佛他不是走在黄泉路上一般。

“放了我二哥,你们想要什么,想怎样,都随你们。”

林漠进门,开口说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三少还是和从前一样呢。”

梁冰从楼上款款下来

,有些骄矜的对楼下端坐的梁家长辈微微颔首,算是招呼。

林漠并不理会她这话里的嘲讽:“我要先见我二哥一面。”

梁冰一抬下颌,“让他去,看看我们到底骗没骗他。”

林漠随着梁家的人向前走去,到了关着林奕鹏的房间外,已先嗅到了浓重血腥气。

房门推开,林漠一眼看到了那亮的灼人的灯光下,几乎不成人形的那个人。

那张脸,满是血污,却依旧带着些他记忆里熟悉的桀骜不驯,大哥是温文尔雅的典型,可二哥却是完全继承了养父身上的江湖气。

林漠还记得,小时候刚来林家,第一次见面,二哥直接就把他扛在肩上丢到了荷花池子里去。

他冻的瑟瑟发抖,却咬着牙不哭,二哥挨了一顿责罚,却也彻底接纳了这个非亲非故的小兄弟。

他们整日在一起,形影不离,林漠这一辈子所有的叛逆,几乎都是和林奕鹏在一起。

“高了,壮了。”林奕鹏睁开血糊糊的眼,十五年了,他却一眼就认出那个昔日瘦瘦小小的萝卜头来。

“不错,父亲果然没看错人,阿漠,你做的很好,你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你把林家给扛起来了。”

林奕鹏嘶哑的说着,不住点头。

林漠眼眶里灼烧的泪,一下就滚了出来。

“可我只希望永远都轮不到我来扛起林家,我只希望我和从前一样,活在父亲和哥哥们的羽翼下。”

“傻!”

林奕鹏不在乎的一笑,吐出一口血沫子:“你如今这般成材,父亲高兴还来不及,难道要娘们儿一样,让哥哥们罩你一辈子不成!”

“那又怎样?我宁愿我是个废物,让你们罩着我一辈子,我也不想家破人亡!我宁愿我是个蠢材,我也只想让父亲和大哥活过来,让灵慧的手好好的,让二哥你不用这样躲躲藏藏十几年!”

林漠第一次,卸掉了他无坚不摧的面具,像是昔日那个被人娇宠着的孩子一样,任性的大喊出声。

林奕鹏有片刻的失神,可却也只是片刻,他又笑起来,笑着又摇头,他脸上满是血污,看不出他的情绪,只知道他眼睛特别的亮。

“真是和从前一样,一点都没变。”

“二哥,你为什么回来不找我,为什么会被梁家的人给抓住……”

林奕鹏听得他问,一时倒是说不出话来。

最初是东躲西藏,想了无数的门路想查出来仇人是谁为父亲报仇,却一直苦苦没有结果,后来听得林漠弄死了姓梁的,报了仇了,他却又没脸回来了。

他是父亲的亲生儿子,那杀父之仇,却是无血缘的人报得的。

他自小就心高气傲,这躲躲藏藏的十几年,又娶了老婆生了孩子,想到一家人只剩下他这一个,却偏生是个无用的,更是不愿回来。

而这一次会被梁家的人捉住,却是因为母亲当年遗留下的那一大笔价值连城的珠宝。

林奕鹏也是因为在黑市上看到了那些流通的珠宝,方才知晓母亲留给兄妹们的遗物,也落到了梁家人的手中。

他怎会甘心让那些人脏了母亲的东西?

他为人子女,报不得父仇兄仇,却也不想这一辈子就这样度过,什么都不为父母去做。

知晓了这些东西如今都在梁冰手中,林奕鹏就动了杀念。

他向来不如大哥深谋远虑,自来都是想什么就去做什么的暴躁性子,以为一个女人好对付,却没想到梁冰身边这般多的人。

他折进去,无所谓,反正已经多活了这十几年了,正好往地下去陪父亲和大哥。

却没想到这冒傻气的蠢小子,竟为了他命都不顾了。

“你想办法赶紧走,我反正人已经废了,你别管我,老子多活了十几年,算赚了!”

林奕鹏交代林漠,林漠却只是摇头,他性子上来,比常人固执了百倍。

林奕鹏发了狠,扑上去重重打他一耳光,林漠也只是血红着一双眼睛,咬了牙不肯退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