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442章 他这一生,没有一日是为自己而活。

阿寻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年轻英俊的脸上,双瞳里却炙热无比,盯着她,不肯错开一眼:“阿徽,我昨夜第一次没和你在一起,想你想了一整夜……砦”

灵徽整个人倏然一颤,只觉那握着自己的手指根根滚烫,仿若是灼烧的烙铁,快要将她的皮肉烫破。

可更热的却是他的双瞳,那是烧化了琉璃一样的热度,又深又浓的情愫都蕴藏在里面,要人的一颗心,仿佛也随着这热,渐渐的消融了。

“阿徽……”

阿寻的嗓音有些沙哑,握着她的手,却是忽然更紧了。

这些日子多难熬,再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鳏。

伙伴们都羡慕他抱得美人归,可是同处一室,他除却她手脸之外,其余地方一眼都未曾看到过,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怎么会没有一些旖旎心思?

灵徽也是知道的,有时候夜里,阿寻一晚上要起来三四次去冲凉,明明现在天气,根本一点都不热。

她有不忍,可更多的,却是惶恐和害怕。

正不知该如何开口,阿寻却已经瞧出了她眼底的异样。

“阿徽,对不起……”

阿寻却是愧疚的,他说过不会逼迫她,可这一次,却是他太心急了。

“我不会逼你的,阿徽我等着你,多久我都能等。”

他越是这般,灵徽只会越难过,越愧疚。

是她耽误了阿寻,她的心还没有定下来,她是不该答应和他成婚的,可如果现在再说这样的话,却更是戳他的心窝子。

灵徽万般的苦楚不能说出口,甚至生出了想要悄然离开的念头。

她不知道林漠还会不会回来,也不知道,他还会做出怎样残忍的事,她一个人无所谓,却不愿女儿受伤害,也不愿意牵连到无辜的阿寻。

可是,若真的就这样一走了之,阿寻又该多么伤心?

灵徽这一夜都没能睡的踏实,她睡的不好,阿寻当然也睡不好,还以为是他吓到了她,心里越发愧疚起来,只是也不说,只在心中暗暗起誓,今后再不对她有丝毫的逾距,再也不会,生出这般肮脏的念头来。

可让灵徽提心吊胆的一切,都未曾再发生过。

林漠就像是根本未曾来过那一遭一样,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音讯。

边陲小镇,仿佛是与世隔绝的桃花源,太阳一日一日的照常升起,烟火人间的点点滴滴,都平和而又安谧,这曾是灵徽向往已久的生活,只是,曾经期待共度的那个人,却不再是他了。

阿寻自始至终都待她极好,哪怕他们成婚已经将近两年,哪怕他一直都恪守着那一道防线,他对她,也从未大声说过一句话,从未曾红过一次脸。

只是阿娘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话里话外好多次都提起,想要抱孙子。

阿寻不愿让灵徽为难,数次挡了下来,可这话,到底还是传到了灵徽的耳中。

那一晚,阿寻从山里回来,洗完澡出来,灵徽叫住了他,她安静坐着,双瞳里也染了水汽,她是不愿意开这样的口的,可再这样下去,只会让阿娘一次次的失望。

“阿寻。”

灵徽念他的名字,阿寻就眉开眼笑起来,在她身畔坐着,却是规规矩矩的,连她的手都不曾握一下。

灵徽心里却更难过,她低了头,手指头绞紧,短暂的沉默之后,到底还是开了口:“阿寻,不如你另娶一个吧……”

“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么说?”阿寻一下就急了,蹭地就站了起来要往外冲:“是不是阿娘对你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我去告诉阿娘,是我不想要孩子的……”

灵徽的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她站起来,急急从后拉住他的手臂:“阿寻你不要去,不怪阿娘,是我不好,是我的心结解不开,阿寻,是我耽搁了你,两年了……我不想再拖累你了……”

阿寻不善言辞,只急的脸都通红了,死命摇头:“阿徽你没有耽搁我,我喜欢你,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你解不开,我就等着你,多久都等,一辈子都等……”

“可是阿寻你总要有孩子的,阿娘多想抱孙子啊……”

阿寻的眼底,到底还是有了失落和难过,可

不过转瞬,他已经把她轻轻抱在了怀中:“我也想,我也想要一个和阿徽的孩子,可却更不想让阿徽为难和伤心,所以,只要阿徽高兴了,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阿寻,你怎么这么傻……”

灵徽再也忍不住,伏在他肩上失声痛哭,她觉得自己真是该死,为什么要伤害阿寻这样好的人,她当初根本不该来这里,也根本不该和阿寻成亲……

灵徽终是下定了决心。

寨子里的姐妹们约好了一起去县城玩,灵徽也要带念希去的。

念希已经快三岁半了,还没有出过镇子。

灵徽决定带了念希从县城回来之后,就不再让阿寻睡在竹榻上了。

只是这个决定,她并没有告诉阿寻知道,她想,到时候再给他一个突然的惊喜,阿寻一定开心的疯掉了。

那是云南的三月,春暖明媚,阳光好的让人心醉。

可上海的三月,却依旧是冷的。

林漠穿了黑色大衣,一路行来,步履匆匆,他面上神色极为的凝重,甚至,隐约能看到他眼底那让人不敢置信的惊惶。

谁能想到,叱咤上海,将梁自庸都斗死了的林漠,会有一天,会露出这样的神色来。

他快步走到来人跟前,伸手就攥了那人的衣领:“真的是二哥,你看清楚了,没有看错?”

他整个人都在抖,几乎没有办法相信这忽如而来的一切。

一个失踪了快十五年的人,忽然就回来了,林漠感觉整个人仿佛都踩在云端一样,几乎要站不住。

“我没看错,三少我发誓我没看错,我在林家半辈子了,我怎么会把二少爷给看错呢?梁家那些人,真的抓住了二少爷了……”

林漠一下子松开手,整个人怔怔的往后退了几步,若非程磊眼疾手快扶住他,他几乎都要站不住脚了。

“三少,您得稳住,先不说这事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梁家人的用心毒着呢,他们是想用二少引您上钩,您可千万别冲动……”

程磊苦劝,心里却知道不妙,三少的性子,他怎么会不清楚呢?

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比他更重情义的人了。

为了养父,为了林家,他耗尽了心血,割舍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一切,他这一生,又何曾有一日是为了自己而活?

“就算我知道梁家准备好了刀山火海候着我,我也得去。”

林漠将程磊缓缓推开,他说完这一句,就剧烈的咳嗽了一阵。

当年去云南途中挨的那一刀,因为伤情耽搁,反复发作,到底还是落下了病根。

天一冷,吹点冷风,就肋下作痛,咳个不住,程磊和林叔不知道找了多少高明的医生,甚至美国的专家也请了来,却还是没用。

后来还是林叔费尽心思找了一个早已隐退的老中医,千辛万苦求了几个方子,林漠才算稍稍好了一些,这整个冬日咳嗽的,比起前两年,真是少了一大半了。

程磊听他咳厉害,赶紧拿出了早就备好放在身上的药丸子,这也是老中医给的方子,中草药熬出来的汤汁,搓成药丸子,咳嗽的时候就含上一粒,虽然不能除根,却是会缓解咳嗽的。

林漠接过那沁凉的药丸含在口中,好一会儿,苦涩的药汁在口中化开又滑入肚中,果然就感觉好受了许多。

程磊这才松口气,又小心的劝:“人总是要想办法救的,就是总要绸缪一番,不好这样贸贸然的去……”

“程磊,二哥还能等得吗?”

梁家如今,简直是丧心病狂了,也不知道梁冰对梁家那些老东西说了什么又许诺了什么,他们简直是疯了一样想要他林漠的命,想要这如今林家的一切。

捉住了林家的老二,这可真是上天都在帮他们,最好将这林奕鹏和林漠一网打尽,然后把林家给吞了,众人都吃个脑满肥肠,这才叫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