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六章:新任城主元天音!

登天台——魔族的每个城市中都会有这么一个地方,虽然魔族好斗,不过每个城市中的规矩还是很森严的,凡是要在城市中比试打斗的人,都必须在登天台上解决。除去登天台,城中任何地方都不可以发生动手争斗,否则一旦违背了这个规矩,那么不管动手的是谁,是什么身份,都会遭到城中守护者的抹杀。

如今万古商会向外散布了拍卖会的消息虽然才过去一天的时间,不过拓苍城中已经聚集了不少其他的势力中的人。城市上空的登天台毫无预兆的发出了光芒,这让得城中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将目光看了上去。

“咦?登天台上的防御阵开启了?难道说有人要比斗?”观望的人群中发出哗然声,让得原本就喧闹的大街上更是嘈杂了不少。

“这个时候上登天台会是什么人?走…看看去。”

各个街道上的人群齐齐朝着城中中央的天幕广场而去,在那里,一道巨大的光幕闪烁着黑紫光芒,光芒闪烁间,隐隐有画片渐渐出现。

登天台的防御阵开启后,城中广场的上光幕便会自动开启,同时也可以让得城中的人们将登天台上所发生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咚——’

古老的战鼓突然响起,沉闷而厚重的声音缓缓在拓苍城中传开,万古商会顶楼的一间精致厢房内,原本靠在软榻上睡觉的红衣俊美男子却是猛地一下睁开了起来。深邃的凤眸中有红光一闪而过,侧头朝着窗外看去,似乎能透过紧闭的门窗看向外面一般。

良久,只见他勾唇张扬一笑,“有意思,果然有意思,这才多久呢,居然就闹到登天台去了。”

‘嗡嗡嗡——’

话音还未落下,便见靠在软榻上的红衣男子整个人变得虚幻起来,然后房间内的空间猛地一荡后,软榻上的人早已消失不见。

“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我呢,我得早点去占个好位置看戏……”

……

……

天幕广场中的巨大光幕渐渐变得清晰,也同时让这些好奇前来观看的人群眼前一亮。

不过当瞧见那登天台上二人中其中一名黑衣男人后,人群中却是再次爆发出惊呼声。

“青玄城主?”

“天啦,怎么会是咱们拓苍城的城主大人?难道是有人想要挑战城主之位?”

人们惊讶的目光渐渐从青玄的身上移开,转向他对面的人,当瞧见挑战青玄的人是一名年轻的漂亮女人后,不少人再次惊呼出声,但这次的惊呼声中还夹杂着不少口哨声。

“居然是个女人?”

“不错嘛,还是个大美人呢……”

“嘿嘿嘿嘿,不知道这次青玄城主在对战这么一个大美人的时候会不会怜香惜玉一点,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大美人,打坏了可是会心疼的啊。”

调笑声不断在人群中响起,谁也没有注意到,拥挤的人群中,一个少年紧紧抱着一个小女孩,二人正用绝对算得上凶狠的目光,狠狠瞪着那些嘴里说着猥琐话的男人们。

“哥哥,这些家伙是坏蛋。”玉儿一张小脸上满是愤怒,然后担忧地望向光幕中的红衣女子,小声儿地道:“哥哥,天音姐姐真的会没事吗?”

灵珑紧紧抱着玉儿,一边抵抗着拥挤的人群,一边目光看向光幕,安慰道:“放心,老师说过她的实力可不是城主能比的,我们只要安安静静地等在这里观看就好。”

兄妹二人目光同时看向光幕,别看灵珑怀中还抱着个玉儿,兄妹二人在这拥挤的人群中,还愣是牢牢的占据着最前面的位置,一点都没有被后面的人给挤出去。

登天台已经开启有一会儿,然而台上的二人似乎都没有准备动手的打算,这让得广场上观看的人群微微有些诧异起来,但是这诧异不过片刻,便瞧见光幕旁突然出现了一道苍老的身影。

“咦?这不是万古商会的骨幽长老吗?”

骨幽一出现,让得广场上的人群皆是发出惊疑声,要知道以骨幽的身份和在万古商会的地位只怕这里的人还没有一个人是不认识他的。

“诸位,老夫今日只是为了给登天台上的那二位做个见证。”骨幽也不啰嗦,一出现便对着所有人解释道:“青玄城主以拓苍城城主之位为赌注跟这位珍品宝丹的拥有者元姑娘比试,若是青玄城主赢了,元姑娘放在我万古商会进行拍卖的珍品宝丹便是属于青玄城主的,而若是输了,那么拓苍城的下一任城主便是元姑娘。”

骨幽的话音一落,人群中顿时再次哗然出声,不少为了珍品宝丹而来的人也是为之眼神一变。

“既然赌局以开,那么就请诸位跟老夫一起来做这个见证。”这些人眼中的变化自然瞒不过骨幽,只不过骨幽直接当做没看见,笑呵呵地转头看向身后的巨大光幕,大声宣布道:“下面…老夫宣布…比试开始,且生死不论!”

生死不论?

这最后的一句话就有点令人兴味了。

虽然上了登天台比斗的人基本都是要分出生死的,且还是争城主之位,不过这台上的二人不过是为了打一个赌而已,其实只要分出输赢即可,根本不用斗个你死我活。然而骨幽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直接再说,这赌约是可以将人往死里揍的意思吗?

接受着众人古怪的目光,骨幽无奈地摸了摸鼻尖,其实这最后一句生死不论可不是他的意思,而是那位元姑娘让他加上去的啊,被这么都的古怪目光给盯着,骨幽觉得他好无辜……

广场中的人群因为骨幽的话而神色古怪,登天台上的青玄同样目光是变了变,自然也是听到了骨幽那最后的一句生死不论的话。

若是到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发现什么问题,那么他这拓苍城的城主就白当了。

他这明显是被万古商会或者说被对面那个女人给摆了一道!

青玄目光紧紧盯着对面的轩辕天音,冷笑一声,道:“姑娘果然好谋算,不过姑娘就这么自信能赢了本城主?”

“能不能赢只有打过才知道啊。”轩辕天音笑眯眯地回答。她的这幅模样,让得青玄的神色更是冷了几分,但却也让得青玄有些好奇,“本城主确信是第一次见到姑娘,为何姑娘会对本城主有这么大的敌意?”

可不就是敌意嘛,青玄可不相信他们第一次见面,人家就起了要杀他的心思。

闻言,轩辕天音眼儿微微一眯,笑容可掬地诚实道:“青玄城主,其实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要知道昨天在城外,我可是杀了你一队的亲卫队,为了避免你的报复,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呀。”

看着被逼无奈的轩辕天音用一点也没有无奈的表情说着这番话,青玄只觉得又是一口老血梗在了嗓子眼儿里。感情自己屁颠颠的跑去万古商会找她,还正好撞进了人家的手里啊。

青玄的气息有些不稳,显然是被气着了。

阴骘的目光渐渐变得森冷,朝着轩辕天音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说出来的话却说阴冷无比,“先下手为强?本城主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可以对我下手的!”

‘轰——’

随着青玄话音一落,一股阴寒的气息瞬间自他体内爆发,随着这股气息的出现,青玄的四周顿时慢慢起了一层白茫茫的寒雾,地面也开始迅速结冰。

轩辕天音眉梢微微一挑,看着那快速朝着自己蔓延过来的寒冰,心中也是有些诧异。

这家伙修的是冰属性功法?

“本城主的寒冰冻可不是普通的寒冰,哪怕是一些大魔王境的强者都是栽在了这上面。”瞧得轩辕天音那不以为然的模样,青玄目光一沉,冷笑提醒道。

而轩辕天音闻言却是淡淡一笑,用寒冰对付她真的可以吗?即便这寒冰和雾气中蕴含了毒气,不过魔王境就是魔王境,再厉害的功法也越不过大魔王境的。

当自己是他以前遇见的那些废物吗?

轩辕天音双眸微微一眯,对着青玄将唇角勾出一抹冷冽的幅度,慢悠悠地道:“哦?是吗?”

“那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让我栽在这上面!”声音猛地一沉,只见轩辕天音朝着脚下已经结冰的地面狠狠一跺脚,只听‘咔嚓咔嚓’一阵清脆的冰层碎裂声响起,在她脚下的冰层就如同蜘蛛网般开始朝着四周碎裂开去。

‘唰——’

抬手抽出腰间上的天离火神鞭,大片的烈火冲天而起,而她身上的气息也毫无保留的彻底释放了出来。

“大魔王境!”青玄在察觉到这股强悍的气息后,双瞳猛地一缩,阴柔的脸庞上的神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难怪你敢挑战本城主,你居然隐藏了实力!”

轩辕天音将手中的天离火神鞭朝着一旁狠狠一挥,只听一声鞭响,大片的火海顿时将整个登天台给笼罩,同时也让的四周的寒冰层跟寒气也被蒸发了干净,“青玄城主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可没有隐藏实力,是你自己没察觉到而已。”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神色阴沉的青玄,只不过那手中的血色长鞭却是毫不客气地朝着他抽了过去。

看着那犹如灵蛇般袭来的长鞭,青玄顿时目光一凝,他可不认为挨上这么一鞭子后他会安然无恙,单看那鞭子带起的呼呼风声就知道那鞭子上到底蕴含了多么强大的力量,而且那鞭子抽来的位置极其的刁钻,但凡是个男人估摸都不愿意挨上这么一鞭子。

右掌抬起在虚空狠狠一抓,青玄神色凝重地大喝一声,“寒冰爪!”

‘嘭——’

一声巨响,青玄直接一爪抓上了轩辕天音抽来的天离火神鞭,然而不过一瞬,所有人便见到青玄突然喷出一口逆血,整个人却是倒飞了出去,然后狠狠砸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

轩辕天音挑眉不厚道地一笑,轻声嘀咕道:“白痴,居然敢用手直接去接天离火神鞭,别说是你,即便是大魔王境大圆满的人都是不敢硬接这一鞭子,更何况你!”

众人瞧着吐血倒飞出去的青玄后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我的乖乖,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瞧见他们的城主大人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

“咦?好厉害的鞭子。”

在无人注意的一棵大树上,原本懒洋洋的躺在粗壮的树枝上的红衣俊美男子却是突然坐了起来,一双凤眸闪烁地看着光幕中那持鞭而立的红衣女子,深幽的目光渐渐凝重,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通体血红的长鞭。

“那鞭子上的气息波动可不寻常呢,这是什么级别的灵宝?或者说是…神器?”

而吐血倒飞出去的青玄此时却是神色极其的难看,目光凶煞地盯着轩辕天音,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那鞭子上的那股莫名的力量给抽飞。

此时右手掌心中传出的灼烧疼痛感让得青玄的右手微微颤了颤,虽然他这动作很小,不过却依然被对面的轩辕天音给眼尖的瞧见了。

“青玄城主你还好吧?我这鞭子上的火可不是普通的火哟,要是被这火给灼伤后,只怕得休息几个月才能将伤势给养好呢。”

听着轩辕天音这毫无诚意的提醒,青玄脸皮抖了抖,紧紧咬着牙,沉声道:“不过是仗着一件神兵宝贝而已,你未免也得意的太早。”

只见青玄话音一落,轩辕天音顿时用古怪的目光看着他,而青玄同样被这古怪的目光给盯得微微有些尴尬。

这不是说废话吗?

你管人家用的什么宝贝来当辅助,比斗之前又没有规定人家不许用,你若有神兵利器你同样可以拿出来用。

知道自己刚刚那句话着实有点可笑,青玄嘴角抽了抽,目光阴沉的看着轩辕天音,此时他可不会再小看这个女人了,否则他就等着被人家给赶下城主宝座吧。

“我承认你的确很厉害,不过想凭借这个就想打败本城主,未免也太小瞧了我青玄。”青玄冷哼一声,周身气息顿时再次暴涨几分,原本一双阴骘的双眸此时被黑色完全覆盖,磅礴的黑色魔气顿时将他整个人给笼罩。

魔化!

还是彻底的魔化!

看来青玄也是准备拼命了啊。

“想要本城主的命,本城主便先要了你的命,不仅是你命,连同那珍品宝丹也是属于本城主的。”

魔光冲天而起,将整个登天台都给笼罩在一片黑雾当中,轩辕天音挑眉看着此时已经完全魔化后的青玄,突然轻声一笑,道:“我倒是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自信可以取我的性命。”轻轻摇了摇头,似乎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般,轩辕天音持鞭的右手却是突然爆发出一束血色红芒,然后左手伸出,在闪烁的血色红芒中狠狠一握,低声喝道:“离火神弓!”

‘嗡嗡嗡嗡——’

红芒大绽,长鞭渐渐变得虚幻然后快速凝重,一把血色重弓在闪烁的光芒中凭空出现。

当瞧见这把血色重弓后,那树上的红衣男子却是猛地一惊,“化弓?鞭子能化弓的神器似乎在天下间只有一个……”凤眸微微瞪大,目光不可思议地瞧着光幕中的红衣女子,震惊道:“莫非那是天离火神鞭?!”

而却在他震惊的同时,登天台上的轩辕天音却是左手狠狠将血色重弓一握,右手快速扣弦一拉,红光闪烁间,一支红色光箭顿时凝形,箭尖直指被魔气笼罩的青玄。

“青玄城主,你若能接下我这一箭,珍品九转还魂丹我拱手送上,再加我的一条命。你若接不住,拓苍城城主之位便是我的了,而你的命也同样是我的。”轩辕天音朝着神色剧变的青玄大笑一声,随后双眸中顿时划过一抹凌厉的杀意,那紧扣弓弦的手指顿时一松。

‘嗡——’

利箭破空,带出一阵细微的空间震动声,化作一道红芒直直射向青玄。

当瞧见这一箭而来后,青玄顿时想都没想便是挥出魔气准备抵抗,而他的人也开始朝着后面迅速闪退。

那一箭的威力即便是隔着这么远都能让他心中惊惧,更如何去硬接那一箭,他又不是傻子。

不过即便他不傻,更是快速地躲了开去,然而那由利箭化作的红芒却如同有灵识般,居然在半空生生拐了一个弯,再次朝着青玄直射而去。

而这一幕也让的青玄顿时大惊,想都没想脚下再次一闪。

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看着被灭神箭追的满场跑的青玄,神情极其的愉悦。而下方广场中的人群似乎也是被这突然的一幕给弄的有点无语,似乎怎么也没想到这比试的最后结果居然是这般。

看着那被利箭追着满场狼狈逃窜的人,拓苍城百姓的心中一致大呼过瘾,却又同时在心中暗叹:那真是他们的城主大人,第一次瞧见城主大人被追着打啊。

但是不得不说,这画面看得真的是心中暗爽啊。

拓苍城百姓的心中是暗爽了,可是此时的青玄心中却是要郁闷得吐血了,登天台一旦开启,除非一方认输,否则四周的防御阵是不会再次打开的。

他被追得满场跑,却始终是跑不出登天台的范围,可是认输吧,他怎么可能会认输……

认输就意味着失去城主之位,失去城主之位是小,他会连同他的命也一起失去的啊,他可没忘记之前骨幽所说的生死不论那四个字。

“青玄城主,你好歹也是一方强者,认个输有那么难吗?”一旁的轩辕天音似乎觉得还没够般,再次笑眯眯出声说着一些挑衅青玄的话,“说实话,我若是你啊,就会痛痛快快的认输,总比被追得跟狗似的满场跑要好看得多。”

青玄心尖一抽,忍不住在心中大骂:你他妈说得轻松,老子认输是小,可是认输后你能保证不要我的命吗!

不过很显然,轩辕天音是不可能不要他的命的。

见青玄狼狈地逃窜却打死不开口认输,轩辕天音状似无奈地摇摇头,叹息道:“何必呢?就算你死撑着不认输,难道你认为你能逃过一劫?”

将左手中的血色重弓再次狠狠一握,只见那重弓顿时再次变得扭曲,然后慢慢变回了长鞭的模样。

灭神箭已出,天离火神鞭也不必再维持离火神弓的模样。轩辕天音朝着那狼狈逃窜的青玄莫名一笑,只是但凡瞧见她这个笑容的人,都是忍不住背脊一凉。

“青玄城主,你这么死撑着不认输可真是有些浪费时间啊,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你浪费,所以…只要对不住了啊。”轩辕天音双眸一眯,抬手便是一鞭子抽了过去,随着鞭子抽出,顿时带出一大片的血色火海。

而正在逃窜的青玄被这突然冒出的大片火海给一惊,同时也本能的在火边一顿。

‘嘭——’

就是这么一顿,后面紧追在他身后的灭神箭却是突然红芒一闪,然后猛地提速,在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是直直对着青玄穿心而过。

‘噗——’

一口血喷出,青玄目光僵硬地看向不远处笑得灿烂的轩辕天音,“你……”

然而刚刚才吐出一个字,便见他身体上顿时爆发出一股诡异的红芒,然后整个人突然爆炸开来。

‘嘶——’

瞧着青玄突然爆体炸成了一片血雾,广场中的人群顿时倒抽一口凉气,那看向轩辕天音的目光中齐齐掠上了一抹深深的忌惮之色。

‘嗡嗡嗡嗡——’

随着青玄身死,登天台上的防御大阵也是突然发出一阵颤动后被缓缓打开。

轩辕天音将天离火神鞭再次缠绕在腰间,然后身形一掠,自登天台上掠了下来。

笑眯眯地看向身边的骨幽长老,道:“骨幽长老,可以宣布结果了。”

骨幽笑呵呵地看了掠至自己身边的轩辕天音一眼,老眼缓缓扫过四周的人群,大声宣布道:“这次比斗,元姑娘胜。”说完,朝着轩辕天音拱手一礼,道:“恭喜元姑娘成为拓苍城的新任城主大人。”

“哦…城主,城主!”

“城主大人万岁!”

随着骨幽的话音一落,人群中也顿时爆发出欢呼声,其实谁来当拓苍城城主他们并不在意,只要这位新城主不像之前那位青玄城主般手段残暴就好。

不过目前来看,这位新城主似乎并不是性情残暴嗜血好杀之人,他们怎么能不高兴呢。

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看着四周欢闹的人群,然后右手微微一抬,随着她的动作,四周喧闹的人群顿时渐渐安静下来。

“既然我成为了新任城主,那么我宣布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城中的所有百姓和拓苍城所管辖的村镇三年内都不用再向城主府上交税收。”

“三年后,所有税收减半,且一年只交一次!”

减税?

拓苍城中的百姓目光中闪过一抹惊喜,随后比之刚刚更大的欢呼声顿时再次响起。

“城主万岁!”

“城主大人仁义!”

瞧得百姓激动欣喜的神色,轩辕天音眸光微微一闪,然后突然转头看向广场边的一棵大树上,朗声道:“不知道炎渺魔君此时是否有空,若是有空的话,不如就在这里受封如何?”

‘哗——’

炎渺魔君?

喧闹的人群顿时再次安静下来,一双双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轩辕天音盯住的那颗大树上。

炎魔域中的最高统领炎渺魔君居然也这里?

轩辕天音红唇微微一勾,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毫无动静的大树上。而也就在这时,只见一道红色身影自大树中缓步踏空而出,当瞧见那熟悉的张扬俊美容颜后,轩辕天音顿时再次一扬眉头。

颜隽……

颜隽二字翻译过来便是炎君,炎魔君……

颜隽也就是炎渺朝着轩辕天音挑眉一笑,道:“天音妹子是何时猜出我的身份的?”

“你猜呢?”轩辕天音淡淡一笑,她才不会告诉他是他昨天自己说漏了嘴。

张扬俊美的脸庞带起一抹愉悦的笑意,炎渺目光轻轻扫过四周的人群,那魔君大圆满境的威压顿时缓缓蔓延开去。

当这股威压出现后,所有人都是神色一变,哪怕是那些怀疑的目光都是齐齐变成了惊愕。

还真的是炎魔君炎渺!

“本君现在宣布,拓苍城新一任掌管者便是…元天音!”

淡淡的话语随着那磅礴的威压顿时在拓苍城中缓缓传开,也同时肯定了轩辕天音成为拓苍城新任城主的消息。

------题外话------

睡了两天后终于感觉自己好点了,这生病的日子果然是太难过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