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章:借力打力的主要因素

夕阳西下,整个大地都被笼罩了一层朦胧的紫色,如同给四周蒙了一层紫色薄纱般,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简陋的院子里,隐隐有股香气缓缓溢出,这股香气哪怕就是这么闻上一闻,便让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食指大动。

玉儿一双杏眼儿一眨不眨地瞧着轩辕天音,特别是在她轻轻搅动那锅里一锅红彤彤的汤时,眼眸顿时又亮了不少。而轩辕天音瞧得她那副馋样儿,也不由地笑了笑。孩子就是孩子,只要有什么新鲜的事物出现,立刻就将之前的害怕什么的给抛在了脑后。

灵珑将清理好的野兔肉和一大篮子野菜放在轩辕天音身边,目光也是好奇地盯着那一锅沸腾的红汤,忍不住出声问道:“老师,这是什么吃的?我还是第一次看着这种吃食呢。”

自轩辕天音答应帮助灵珑后,灵珑便尊称轩辕天音为老师,因为轩辕天音说她只能教灵珑她所能教的东西,但是灵珑却无法成为她的传承者,所以并不能算是灵珑的师父,所以便叫她老师就好。

虽然轩辕天音如此说,不过灵珑依然在心中将轩辕天音当成了师父。

瞧得灵珑因为退下防备后而越发俊秀漂亮的脸庞,轩辕天音眸光柔和了不少,暗自点头道:少年人就应该有个少年人的样子,这个样子的灵珑少了一份老成,却多出一丝灵动,终于是有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了。

“这叫火锅。”轩辕天音看着已经烧得沸腾起来的汤锅,用竹筷夹了一些野菜放进锅内涮了涮,抬头笑道:“喏,就是这样吃,你们来试试,味道不错哦。”

将涮好的菜夹入早已馋得不行的玉儿碗中,后者立刻甜甜地说了一声谢谢后,也不怕烫便迫不及待地往那张小嘴里送。

一边嘶嘶地哈着气,一边道:“唔…真好吃,就是…就是有点辣……”

闻言,轩辕天音笑看了小馋猫一样的玉儿一眼,“火锅嘛,自然是越辣才越有味道。”说着朝一旁的灵珑招招手,道:“灵珑别愣着了,过来吃饭。”将一旁空着的碗筷递给他,又道:“吃完饭后咱们还有事要做呢,别发呆了。”

灵珑闻言点点头,接过轩辕天音递来的碗筷,然后疑惑地看着轩辕天音,问道:“老师,饭后我们还有什么事情要做?”

“自然是去拓苍城里一趟。”轩辕天音挑眉看着他,“那拓苍城主死了一队亲卫队在咱们这里,你以为他们不会查吗?”

灵珑的手一顿,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庞顿时有点僵硬起来。不仅是他,连一旁吃得开心的玉儿都是唰地一下变了脸色,一张小脸上带着惊慌害怕的神色看着轩辕天音,颤着声音小声儿地道:“天音姐姐…那些人…那些人都好可怕,我们真的要去拓苍城吗?”

轩辕天音点点头,然后伸手拍了拍玉儿的头以作安抚,道:“自然要去,若是不将这件事情解决了,流光村的村民只怕都活不成,即便是逃离了这里,那什么拓苍城主都不会如此轻易的算了。”以之前那一段什么城主亲卫队的品性来看,那拓苍城的城主便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若是不将后面的事情解决了,轩辕天音毫不怀疑一旦那城主得知了这件事后,首先便会迁怒整个流光村。

她不可能一直在这个村子里待下去,而她答应了灵珑教导他,便自然也会将灵珑两兄妹带在身边。他们是可以一走了之,可是当他们一走,流光村的村民的命运便可想而知。

若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让得流云村的村民丧命,那么就是她轩辕天音的业报了,她自然不会不管。

灵珑本就心思细腻,自然也知道轩辕天音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少年脸庞上有一抹沉稳和淡定,点点头道:“老师说的对,既然祸是我们自己闯的,就该我们去解决,否则连累了这些村民,便是我们作孽了。”说完,灵珑埋下头认真地吃着碗里东西,之前脸庞上的僵硬之色已经消失不见。

轩辕天音看着灵珑的反应,微微点点头,这孩子的心性真的不错。心思敏捷又重情重义,虽然还需要经过打磨,然而性子却沉稳内敛,而且还很有担当,比起当年澈儿那小子来,这孩子显然要成熟很多。

“老师…”就在轩辕天音在心里暗暗嘀咕的时候,埋头吃饭的灵珑却又突然抬头看着她,一双内敛淡然的凤眸中却有一抹淡淡的担忧,“那拓苍城主是整个拓苍城的最强者,老师若是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还是…能退则退吧。”

轩辕天音闻言惊讶地看着灵珑,在瞧见灵珑眼中那抹淡淡的担忧后,便立刻明白了他心中所想的是什么,这小子是在担心自己不敌那拓苍城城主呢。

“哦?那老师若是退了,流光村的村民怎么办?”轩辕天音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岂料灵珑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地认真道:“到时候还请老师将玉儿带走,那些亲卫队是我杀的,那拓苍城主想要泄愤,只要找到杀人的人便应该不会再追究其他的人。”想了想,又道:“而我至少还是水……他应该还没那个胆子擅自处决我。”

半晌,只见轩辕天音也不说话,就这么沉默地看着灵珑,将后者给看得心里顿时有点发虚,呐呐地道:“老师……”

话音刚刚一落,便见轩辕天音抬手弹了灵珑脑门一下,将灵珑给弹得有些愣怔后,才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灵珑啊……老师究竟有哪里让你觉得我会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拓苍城主,还得让你说出如此悲观的话来?嗯?”

瞧得灵珑微微怔愣的模样,轩辕天音却是极其愉悦地轻笑出声,显然此时她的心情是异常的好。

“虽然老师没有本事让你在整个魔族横着走,不过至少这小小的拓苍城内,你若要横着走,老师还是有那个能力的,所以……”再次弹了一下灵珑的脑门,看着灵珑微微错愕的神色,愉悦地道:“所以你小子不用这么急着交代后事,懂吗?”

轩辕天音的一番话说得愉悦加轻松,然而听在灵珑的耳朵里却是让得他心中微微起了波澜,瞧得轩辕天音笑得一脸欢快的模样,虽然她没有明说什么,然而她的一番话却是在告诉自己,她的实力可不是拓苍城主那个魔王境大圆满的强者可以比拟的。

灵珑心中震动,老师连魔王境大圆满实力的强者都不放在眼中,那么老师的实力究竟在哪一步?

难道是大魔王境?

灵珑能从轩辕天音的面容和一些举动便能看出来,其实她的年纪并不大,然而如此年纪的大魔王境强者,即便是水魔域中被所有人称赞为天赋异禀的他的天才大哥都是还没到达这种境界,而他那位大哥的年纪已经有千岁……

他的这位老师的年纪,即便他不清楚,但却也知道她的年纪肯定没有满千岁之龄。

瞧得灵珑那微微错愕的神色,轩辕天音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但若是她知道此时灵珑在心中猜测的她的年纪到底有几百岁的话,只怕轩辕天音便是笑不出来了吧。

毕竟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被人误以为几百岁,想来也不是件太愉快的事情。

“傻了?”轩辕天音抬手在灵珑眼前晃了晃,将灵珑的神智给拉了回来,道:“既然没傻就赶紧吃,吃完了趁着天还没黑之前进城去。”

“哦……”灵珑回过神,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眼角余光看到了一旁的玉儿,突然神色一正,道:“老师,我们去城里就好,玉儿就留在家中吧,若是她跟着我们,只怕……”

“不要!”而灵珑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玉儿立刻不满地反对出声,小脸带着可怜兮兮地表情看向轩辕天音,道:“天音姐姐,不要将玉儿一个人留在家中,玉儿怕。”

“玉儿。”灵珑淡淡皱眉,虽然他此时的确是不担心轩辕天音的实力问题了,但是去拓苍城却依然还是需要谨慎行事,若是带上玉儿,一旦发生什么意外,轩辕天音便要分心照顾两个人,这样实在太过危险了。“玉儿听话,乖乖留在家里,等哥哥把事情办完,就会尽快赶回来的。”

玉儿虽然一直被灵珑从小宠着,但却也知道自己哥哥一旦决定的事情便不容易更改,顿时一双杏眼儿里立马包了一包的眼泪,要掉不掉的看着二人。

瞧得玉儿那小模样,轩辕天音只觉咻地一下,被什么射在了她的心尖儿上了般,顿时给萌化了。要知道咱们这位驱魔龙族的传人也就是看着冷漠而已,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更何况还是一个极度的妹控跟弟控。想当初她家中的那一对儿龙凤胎弟妹,她可是从小给宠到了心尖尖上,轩辕家的人都知道,惹了轩辕天音或许还好说,若是惹了轩辕家的小四跟小五,这一位可是会真的操刀跟你玩命的。

遥想当年因为轩辕天音的过度宠爱,将两个刚刚满三岁的轩辕天澈跟轩辕天心给喂成了两个肉团子,害得俩小在幼儿园被小朋友嘲笑是肉球,让得俩小一路哭回了轩辕家的大宅,也同时让得五岁才刚刚继承轩辕家的新一代传人轩辕天音大怒,一夜之间耗光自己原本就不多的灵力,将嘲笑了俩小的幼儿园小朋友都给变成了更为臃肿的胖球,惹得那几家的孩子的父母以为自己家的孩子生了什么奇怪的疾病,跑遍了整个帝都的大型医院……

如此之类的事情简直多不胜数,真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也鉴于轩辕天音这一特性,在不久的将来,某位帝尊大人也因为自家的两个小萌物而吃尽了苦头,导致英明神武的帝尊大人不止一次的懊悔不该如此早的要孩子,有了孩子后,孩子他娘就只要孩子而不要孩子他爹了。

当然,这只是后话,咱们还是言归正传……

被玉儿给萌化了轩辕天音顿时神色一软,立刻丢了碗筷安抚道:“没事儿,玉儿若是想跟着便跟着吧,一旦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姐姐就将你放进姐姐的私人空间里,那个空间里还有一只小宠物可以陪玉儿玩哦。”

轩辕天音嘴里的小宠物自然是某一只倒霉催被遗忘的彻底的小狻猊了,当初在流云宗大战的时候,虽然封神碑空间里的众人被轩辕天音给放了出来,却唯独留下了狻猊在里面,从而也导致轩辕天音虽然跟其他人失去了联系,而狻猊却还安安稳稳地待在了她的身边。

见轩辕天音同意,玉儿一张可爱的小脸立刻放晴,还得意地看了自己哥哥一眼,哼了哼。

灵珑瞧得玉儿的神色,顿时哭笑不得。而既然轩辕天音都如此说了,他自然也不会再反对。

三人一边闲聊着一边吃完了饭,在天色将将暗下来后,轩辕天音便带着兄妹二人踏着夜色出了流光村朝着拓苍城走去。

魔族的城镇并没有什么门禁,也没有什么一到点就关城门的规矩,毕竟是魔族,天性里都带着喜欢夜色的习惯。在魔族中,夜晚才是真正一天的开始,而魔族的夜生活也是比人族城镇要丰富得多。

流光村距离拓苍城最多不过四五里的路程,不过半个时辰的样子,轩辕天音三人便已经站在了拓苍城门口。

城门口的守城士兵只是淡淡看了三人一眼便将三人给放进了城中,或许在他们看来,一个女人加两个孩子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

一进城,玉儿便被繁华而喧闹的夜市给弄花了眼,轩辕天音也不反对,带着玉儿跟灵珑就真的如一个长姐带着自家的弟妹出来逛夜市的般,每个摊子都会好奇地凑过去瞧上两眼,若不是她身上没有一块魔石,只怕此时三人的手中已经买了不少的东西了。

在各个摊子和人群中穿梭不仅可以饱饱眼福,同样也可以听到不少的事情,以轩辕天音的实力,若是她愿意,只怕这条街上所发生的事情,都是瞒过她的耳力。

“唉…这拓苍城是越发待不下去了啊,城主征税一年比一年高,咱们这小摊贩所挣得钱都快全部拿去交税了。”一茶摊子上的老板突然叹气道。

在茶摊子老板话音一落后,旁边一个小摊子老板模样的男人也是立刻低声附和道:“是啊,听说前段日子城主大人为了给他的爱姬修建一座能看水看山的宅子,这几日到处派人征税,城中有好些生意人都收拾了东西离开了拓苍城。”

“谁说不是呢,若不是舍不得我家里那点薄地,只怕我也要举家离开拓苍城了。”似乎有人回应了自己,茶摊子老板的神色更是写满了无奈。

二人的谈论声虽然低,不过此时茶摊子内还有几人坐在那里喝茶闲聊,在听见二人的话后,立刻有客人低声提醒道:“嘘…小点声儿,你们不要命了啊?上次对街那卖糖人的老汉的事情你忘了?就因为说了两句城主大人的不是,被城主大人知道后给活活用角马拖死在城中,前车之鉴都还在,你们还敢议论城主大人的事情……”

闻此一言,那两个摊贩老板皆是神色齐齐一变,然后惊慌地住了口。虽然这一点小动静并没有引起人来人往的人群注意,然而对面街边正陪着玉儿在看捏泥人的轩辕天音却是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

冷艳的小脸上划过一抹淡淡的寒意,显然那拓苍城城主的所作所为让得轩辕天音心中的杀意越发浓郁了几分。

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依旧盯着捏泥人的玉儿和一旁皱着眉头警惕看着四周的灵珑,轩辕天音红唇勾起一抹冷冽的幅度,然后拍了拍二人,道:“走吧,先找一家拍卖行。”

玉儿闻言乖乖地收回了目光然后紧紧牵着轩辕天音的手,显然是轩辕天音说什么便是什么的模样。而灵珑却是不解地看着轩辕天音,道:“老师…我们去找拍卖行干什么?”

淡淡一挑眉,轩辕天音斜睨着灵珑,问道:“去拍卖行自然是要去卖东西换点魔石在手中,难道你身上有魔石?”

灵珑嘴角扯了扯,他身上有是有魔石,不过也才四块魔石而已,这四块魔石还是算上了今日玉儿在河里刚挖到的那两块。

轩辕天音既然需要魔石,那肯定不只是四块的,所以灵珑直觉地点点头,便带着轩辕天音朝着城中最大的拍卖行走去。

拓苍城中只有一家拍卖行,同时也是整个极地魔渊最出名的一家——万古商会。

万古商会的总部在魔都,而每个魔域的城镇中都是有着一家万古商会的分会所在。要说起这万古商会,那可不得了。据说万古商会的背后有着一尊极大的势力在撑腰,即便是当今的三位魔主殿下掌管着整个魔族,都是对万古商会要客气三分,单凭这一点便可以看出来,这万古商会只怕是不简单。

一路上听着灵珑说着这万古商会的事情,轩辕天音的神色倒是有些若有所思,不知不觉间,三人便已经站在了万古商会金碧辉煌的大门口。

打量着这装饰得极其奢华的阁楼,轩辕天音挑了挑眉,这只怕是城主府都没有这里看起来奢华了吧。

虽然商会门口人来人往,然而三人的到来却依然引起了大门口侍者的注意。

模样交好的年轻侍者含笑地看着轩辕天音,虽然三人中有两人都是年纪不大的孩子,且衣着看上去极为俭朴,然而这位侍者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不屑和鄙视,倒是笑得一脸从容的看着轩辕天音,问道:“姑娘可是需要什么?或许我可以为姑娘介绍一二。”

瞧得这名侍者的态度和举止,轩辕天音便在心中为万古商会给打了一个不错的印象分。

“我们是来卖东西的。”对于笑脸迎人的人,轩辕天音自然也不会冷着一张脸。

听闻轩辕天音三人是来卖东西的,那名侍者却是微微有些诧异,不过这诧异也只是一瞬,便被他极快的敛了下去,点点头,侧身一请,便跟在轩辕天音身旁为三人带路,一边询问道:“姑娘三人请,不知道姑娘是要卖什么东西?若是姑娘能告诉我,或许我能为姑娘估个合宜的价格。”

“我要卖的东西,或许…你做不了主。”轩辕天音闻言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么侍者,只见她话音一落,那侍者的脸上却是微微一愣,随即认真地看着轩辕天音,半晌后,语气却是更加诚恳地道:“虽然姑娘如此说,不过在下至少也得知道姑娘要卖的是何物,也好为姑娘找来更为适合做主的人来。”

大堂中人来人往,轩辕天音却是注意到,虽然这名侍者是在询问自己,不过原本想要带路的方向却是一变,而这次带自己三人去的方向明显是环境更好的包厢。

对于这名侍者的应变能力,不得不说…轩辕天音给了他一个满分,连一个小小的侍者都有如此能力,可见这万古商会却是能人辈出了。

被侍者恭敬地请进厢房后,轩辕天音一改之前的笑眯眯的模样,往那软榻上一靠,整个人的气息也是陡然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瞧着轩辕天音的这一变化,那年轻的侍者顿时眼神一变,不过态度越发的恭敬起来。

“将你们的管事给叫来吧,就告诉他……”轩辕天音把玩着一只精致小巧的墨玉杯,脸上带着一丝慵懒的笑意,狭长的双眸带着一抹异样的风情似笑非笑地看着让,漫不经心地道:“就告诉他,我要卖的东西是丹药……”

“珍品宝丹……”

当珍品宝丹四个字缓缓自轩辕天音的红唇中吐出后,那侍者的顿时双眼一瞪,要知道珍品宝丹在魔族可是比任何东西都要来的珍贵。

魔族众人虽然善战,但是炼丹师却极为的稀有,所以成形的丹药更是稀少,更别说是珍品宝丹了。

这若真的是珍品宝丹出世,只怕两三大魔域中的三位魔君都是要给惊动了。

瞧得轩辕天音的慵懒带着笑意的模样,侍者立刻神色一正,恭敬道:“请大人稍等片刻,在下立刻将主管大人请来。”

待侍者匆忙退下后,轩辕天音轻笑一声,一双狭长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幽光,这般模样只要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此时心中定然又在算计着什么了。

目光一转,看向神色呆滞的灵珑,轩辕天音挑了挑眉,道:“傻了?若是没傻就坐一边好好学着去,今儿老师教教你,什么叫借力打力,什么叫做计谋。”

灵珑双眸一亮,看着轩辕天音虚心求教,“老师,什么叫借力打力?”

“借力打力的意思便是自己不费一丝一毫的力气,便可以借助别人的力量达到自己的敌人。”轩辕天音把玩着手里的杯子,笑眯眯地道。

灵珑的双眸再次亮了几分,不耻下问地道:“那要如何才能借力打力?”

闻言,轩辕天音目光诡异地看着灵珑,半晌后,才听得她毫无愧色地道:“首先第一点便是…够无耻,够不要脸!”

灵珑:“……”

玉儿:“……”

兄妹二人嘴角抽搐,神色呆滞地看着清冷出尘的轩辕天音,显然如法接受从这样的人儿嘴中居然说出这种的话来,而且说话的人还一脸理所当然毫无羞耻感。

别说是灵珑兄妹二人了,即便是熟悉轩辕天音的人都只怕会被她这句话给雷的不轻,即便那些人也同样无耻不要脸,却也无法做到如轩辕天音这般简单直白说出来的地步。

而且,作为一个老师,这样教弟子真的合适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