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章:男儿膝下有黄金,天地亦不跪!

流光村虽是一个村庄,却是极为的贫穷。整个村子里就只有十多户的人家,这些人家里大多都是一些老人跟半大的孩子。

轩辕天音因为身上伤势的原因,已经在这个村子里待了近半个月。这半个多月的时间也让她了解了不少关于极地魔渊的事情。

简陋的院子里,轩辕天音坐在一处树墩上,抬头看着紫蒙蒙的天际,脑子里却在想着这段时日她发现的一些事情。

魔族似乎依然存在半封印的状态中,在轩辕天音能自行下床走动时,她便发觉自己体内的灵力似乎被什么力量给压制住了,就连最普通的术法她都没法使出来。

四周都是看不见的魔气在空气中流动,随着轩辕天音的伤势一天天的恢复,她发觉在这里动用驱魔龙族一脉的术法极为吃力,或许是因为天道的力量在这里极为衰弱的原因,也或许是因为这里是魔族的老巢,空气中几乎都是蕴含的魔气,天道之力却极为的弱小……

总而言之一句话,便是她似乎在这里只能使用武技,想要动用术法却是非常的困难,除非她有什么办法将那股压制她体内灵力的力量给反压制住,否则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定身咒,她若是想要使出来,就必须得花费以前两到三倍的灵力才行。

叹了一口气,轩辕天音有些郁闷地收回看着天际的目光,轻声嘀咕道:“天道说我这一路太顺风顺水,所以便将我给扔到这里来了吗…。压制了我的灵力,这不是等于砍掉了我的一双手吗…”双手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脸蛋,郁闷道:“看来这一次的魔族之行,我只怕是有得辛苦了啊。”

“天音姐姐,我们回来了……”就在轩辕天音暗自苦恼的时候,院子外面传来了玉儿欢快的声音。

抬眸越过院子里的竹栅栏,轩辕天音正好瞧见玉儿跟着一群村子里的村民从外面回来。

轩辕天音展颜一笑,看着背上背了一个小竹篓的玉儿问道:“今天收获怎么样?”

流光村的村民每天都会早出晚归地去魔荡山脚下的小河里挖魔石,在魔族中,魔石就相当于人族地盘上的通用货币,只不过人族地盘上的通用货币是金银之物,而魔族的魔石却是一种极其古怪的墨色玉石,玉石里面似乎蕴含了一股极其纯净的魔气。

在魔族中,不管是做什么都是用魔石去交易。不过这些魔石一般都是在极为特殊的矿脉中所孕育,而魔石矿脉大多都是被三大魔主所掌控,像流光村的村民这般在河中挖魔石,通常都只是靠运气。运气好的话,或许一个月里能在河里挖到两三块,而一块魔石便能够养活一家人一个月的样子。

“天音姐姐,玉儿今日的运气不错哦,我有挖到两块魔石呢。”玉儿挥别了村民,一路小跑进了院子,将竹篓里的两块婴儿拳头大小的魔石如邀功般拿给轩辕天音,欢快道:“姐姐你瞧,有了这两块魔石,哥哥便可以去城里买好多粮食回来了呢。”

魔族的土地贫乏,想要种出粮食极为困难,而且适合种植的土地也非常的少。是以在魔族中,粮食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如玉儿他们这种流光村的贫民来说,一年里有半年能吃到粮食,是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玉儿真棒。”轩辕天音含笑揉了揉玉儿的小脑袋,目光看向远处暗紫天幕下的魔荡山,笑着道:“你哥哥差不多也该回来了,等你哥哥回来后,姐姐给你弄个好吃的。”一边说着,轩辕天音一边在心里思忖着她的轩辕心锁中似乎还有留下不少食材,待玉儿的哥哥灵珑自山中打猎回来,似乎正好可以煮一锅火锅。

“好吃的?”玉儿一双杏眼儿一亮,到底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对于好吃的东西总是很向往。将目光同样看向魔荡山的方向,玉儿心中倒是越加期待自己哥哥赶快回来了。

魔族的天色比不得外界,白日里的天色一直都是一种暗紫色,期初轩辕天音还不是很习惯,不过时间一久,倒是觉得这种颜色的天色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就在二人看着魔荡山的时候,村口处隐隐一道人影便走了进来。当瞧得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后,玉儿脸上再次欣喜一笑,朝着那人影边挥手边欢快地喊道:“哥哥……”

灵珑似乎没想到自己一进村子便自己的妹妹瞧见了,神色微微一愣之后,脸上带起一抹柔和的笑意,将手中提着的几只野兔紧了紧,便快步朝着自己的茅草屋走去。

‘哒哒哒哒——’

就在灵珑快要走近时,村口外面却是突然传来一阵轰隆的马蹄声。

“流光村的人听着,赶紧出来交供奉,若是迟了一步,可别怪爷爷们没提醒你们……”

猖狂的大笑声由远至近,流光村的所有村民在听到这一喊声后,皆是一脸惊慌的跑了出来。

玉儿小脸一白,顿时吓得躲到了轩辕天音的身后,轩辕天音安抚地拍了拍玉儿的头,眉心微蹙地看向村口,此时一队人马已经骑着角马横冲直撞地进了流光村。

“他们是什么人?”

灵珑脸色阴沉,看着这一群如强盗般闯进来的人,沉声道:“是拓苍城城主的走狗,我们这一带都是拓苍城所掌管,他们每个月都会来这里收取供奉,若是交不出,便会将我们赶出这里。”

而就在灵珑为轩辕天音解释的时候,那群人也下了马,目光带着戏谑般的狞笑看着村中已经惊慌站好的村民,一个领头人模样的大汉手中挥舞着马鞭,看着村民道:“很好,算你们识趣,赶紧去将魔石拿出来,一家两块魔石,供奉收齐了,大爷们就走,不要耽误大爷们的时间。”

“各位大爷…半…半个月前不是刚收过一次吗?怎…怎的又收供奉了?”

瞧得村民们的疑惑,那大汉横眉一竖,嗤了一口,道:“老东西,大爷说到时候了就是到时候,赶紧将魔石交出来,否则爷让你尝尝爷手中马鞭的滋味。”

村民都是一些老人,被这大汉的话给一说,顿时吓得脸色惨白起来。

“可是…可是…大爷,我们…我们现在实在是交不出那么多的魔石了啊……”

“交不出…交不出就滚出这里。”听得村民们的话,那大汉眼中闪过一抹凶煞之气,抬手便是想要一把马鞭抽在那老村民的身上。

那带着呼呼劲风的声音,让得其他村民都是惊叫出声。若这一鞭子抽实在了,只怕那老村民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住手!”

瞧得那大汉的举动,灵珑脸色更是一沉,想也没想便推开院子的门,冲了出去。

“你这一鞭子抽下去,靳老爹会没命的!”将老村民护在身后,灵珑一手挡住大汉的鞭子,一边怒声道。

“哟呵,小子行啊,连大爷的鞭子的都快挡?”瞧得灵珑挡住了自己的鞭子,大汉挑眉一笑,不过那眼中的凶煞之气更是浓郁了不少,“你想要充英雄,做好汉也行,既然这老家伙交不出供奉,那么就你来替他交,只要交齐了你们该交的魔石,爷爷们便饶了这老东西。”

听得大汉的话后,他身后的其他人也是大笑了起来。

灵珑目光一怒,看着大笑的人,怒声道:“我们该交的供奉在半个月前便已经交了,哪里有一个月交两次的道理,更何况我们流光村本就不富裕,哪里来的魔石再交第二次!”

“小子,你是在怀疑城主的决定吗?”

听得灵珑的话后,那带头的大汉神色一沉,目光森然地看着灵珑,手中的马鞭也是再次一挥。

“哥哥……”

似乎瞧得那大汉想要打灵珑,轩辕天音身后的玉儿也是脸色一白,立刻自轩辕天音的身后冲了出去。

“不要打我哥哥!”

玉儿小小的身子护在灵珑身前,然后将自己今日刚挖到的两块魔石捧在手里,害怕地道:“魔石,给你们魔石…不要打我哥哥。”

“玉儿!”而灵珑却在玉儿冲出来后,脸色也是一变,一把将自己的妹妹护在身后,并同时警惕地盯着对面的大汉。

“哟,刚刚还说没有魔石呢,现在就拿了出来,你们这群贱民就是皮痒。”那大汉在瞧见玉儿手中的魔石后,顿时一笑,只不过那看着玉儿的目光却是有些莫名的淫秽。“这小丫头倒是涨的水灵,这样吧…你们若是交不出魔石也不是不行……”

听得大汉的话,灵珑却并没有多高兴,反而心中却是渐渐沉了下来。

“将这个小丫头让大爷我带走,你们这个月的供奉就可以免了。”那大汉一双淫秽的目光死死盯着灵珑身后的玉儿,吓得玉儿小脸惨白,立刻缩在了哥哥身后。

而灵珑在听见大汉的话后,却是瞳孔猛地一缩,原本一张充满了怒气的脸庞却是平静了下来,然而这平静之下却是令人心中发寒。

“你找死!”阴冷满含杀气的话自灵珑口中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灵珑整个人都如同换了一个般。

这样的灵珑让得那些猖狂大笑的男人们顿时心中一惊,然而在察觉到灵珑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魔气波动时,随之都是再次一怒。

一个一点实力都没有的小子居然敢骂他们?

“臭小子,老子看你才是找死。”那带头的大汉此时也是回过了神来,似乎刚刚被灵珑给惊吓住让得他十分难堪般,顿时一脚便是踢向灵珑,将灵珑给踢飞出去。

“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爷敢跟大爷叫板,看老子今日不杀了你!”

将灵珑给踹飞,大汉一脸凶煞地朝着灵珑再次大步走去,明显是动了杀意。

“哥哥!”玉儿吓的大叫一声,在看见那大汉朝灵珑走去后,顿时心中慌,想也不想便是喊道:“姐姐,天音姐姐……”

而也玉儿的话音还未落下时,轩辕天音也是一脸阴沉地走了出来。

“住手!”

话音刚刚一起,便见灵珑的身前突然出现一道人影,众人只见眼前一晃,那朝着灵珑走去的大汉便是神色惊骇的倒飞了出去。

‘嘭——’

一声闷响,大汉倒飞而出,直直擦着地面带出一道深深的裂痕砸向不远处,同时也让得这个村中空地上的所有人都是噤了声。

轩辕天音目光阴沉地看向那一群不请自来的人,声音如同腊月寒冬般的冰冷,缓缓道:“连老人跟孩子都动手,果然是一群杂碎。”

这突来的一幕让得这群强盗般的家伙们顿时神色一变,那倒飞出去的大汉可是他们这群人的队长,同时实力也是最强的一个人。连队长都悄无声息的被这个女人给一脚踢飞了出去,那么他们这些人的下场就更不好说了。

目光惊恐地看向这突然出现的红衣女子,虽然这女人长得漂亮,可是此时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都不敢再去看美人了。

“你…你是什么人?我们可是拓苍城城主的亲卫队,你…你敢对我们出手,难道不怕城主大人发怒,灭了你们流光村?”

瞧见轩辕天音一身冷冽的气息,这群城主亲卫队的人都是害怕地不自觉往后面退了退。

然而听到他们的话后,轩辕天音的神色不变,只是那目光中的冷色更是浓了几分,“拓苍城城主?既为城主那为何不为自己的百姓着想,反而鱼肉百姓?这样的城主还不如直接杀了算了。”

听得轩辕天音的话后,城主亲卫队的人皆是神色再次一变,这女人好大的口气,居然扬言说要杀城主?

“你…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居然敢说要…要杀城主!”众人心中颤了颤,要知道能作为城主的人,那一身的实力可是这片地域中最强的人才能胜任。“我们青玄城主可是魔王大圆满境的强者,你以为是你想杀便能杀的?”

魔族的规矩跟人族有些不同,虽然魔族地域贫乏,然而城镇却不少。每个城的城主都是在当地实在最强的人中选拔出来的,然后有魔君统一任命。但是比较有趣的是,这城主随时都可以换,只要你的实力能战胜现任城主,在你杀了城主时,你便会成为这座城市的城主。

魔族是一个比任何地域和种族都要崇尚实力的一个种族,强者为尊这句话,在魔族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而如今拓苍城的城主青玄便是在魔王大圆满境,在整个炎火域的数十个城主中也算是排在中上游的实力。

这个女人张口便是要杀了城主,她以为她是谁啊?!

而轩辕天音却在听见那句‘魔王大圆满境’的几个字后,眉梢却是挑了挑。

若是她没记错的话,魔族实力等级的排位是这样的:

魔士(前期、后期、大圆满)——魔灵(前期、后期、大圆满)——魔王(前期、后期、大圆满)——大魔王(前期、后期、大圆满)——魔君(前期、后期、大圆满)——大魔君(前期、后期、大圆满)——魔主(前期、后期、大圆满)——魔帝(前期、后期、大圆满)。

这些等级正好对应了人仙境、地仙境、仙君境、上仙境、神君境、神王境、神帝境、和上神境。

若是按轩辕天音此时的上仙境的实力,似乎正好对应了他们的大魔王境,当然…轩辕天音的实战实力却是要再跳一个阶别的,若是按照她能越级挑战的实力,或许她的真实实力应该是算在魔君境。

所以,一个魔王大圆满境的城主,轩辕天音可还没怎么放在眼里。

瞧得轩辕天音突然沉默不语,那些城主亲卫队的人以为她是害怕了,顿时再次张狂起来。目光不屑又带着一丝丝惊怕的神色看着轩辕天音,一抬下颚道:“女人,我们可警告你,你若是惹恼了青玄城主,别说是你…你们这里所有人都得死!”

“呵呵……”

就在那人话音一落,沉默不语的轩辕天音却是突然轻笑出声,狭长的双眸淡淡扫过这一群人,随后转向那被自己踹飞到现在都还没爬起来的亲卫队队长,轻声道:“是吗?那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城主能让我如何死!”话音一落,只见轩辕天音突然原地消失,当她再次出现时,却是一手紧紧捏着那队长的脖子,一把将他自地上给提了起来。

“你们说说,你们的城主会如何让我死?”轩辕天音目光冷冽地看向他们,然后右手微微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原本在她手中挣扎的大汉顿时双眼一突,然后整个脑袋便无力地垂了下去。

“可是像这样?”

轩辕天音一手捏碎了那大汉的喉骨,然后如同扔垃圾般,‘嘭’地一声将大汉的尸体给扔到了那群亲卫队的脚下,挑眉问道。

她…。她…她杀了队长!?

瞧得自己等人脚边已经气绝的亲卫队队长,这群人彻底的恐慌了起来。

“你…你居然杀了队长…城主…城主不会放过你们的。”瞧见轩辕天音一步一步朝着他们走来,众人顿时惊恐地后退,此时他们看着轩辕天音的目光,就如同看着一个什么可怕的魔鬼般。

“别…别过来……”惊慌的众人一步一步的后退,然而轩辕天音却是连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神色淡漠地朝着他们走去。

大概这群人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不过是来流光村收收供奉而已,怎么这流光村中居然还有这么一尊女杀神在。似乎被轩辕天音狠戾的手段给吓得不轻,他们一边退,一双眼珠子却是在四处看,想要寻好路线逃出这个村子。

“别过来!”惊慌的人群中突然猛地窜出一道身影,然后便听见玉儿的一声惊叫声,只见一个男子一脸惊恐地看着轩辕天音,右手却死死抓着玉儿挡在自己的身前。

他居然趁着众人都震慑在轩辕天音突然出手的空档中,把一旁的玉儿给抓在了手中。

“放开她!”

瞧见玉儿被抓,灵珑的脸色顿时铁青了下来,一双凤眸中蓝光隐隐有破出的迹象。

轩辕天音脚步一顿,目光阴沉地看向那抓住玉儿的男人,沉声道:“放了她!”

“你…你先放我们离开,否则我便杀了她。”男人惊慌地摇摇头,将手中的玉儿再次一紧,威胁道。

“你放了她,我让你们离开。”轩辕天音目光扫了一眼那男人紧紧掐着玉儿脖子的手,她毫不怀疑若是这男人一用力,玉儿很有可能便会被他捏碎喉骨。

该死的!

轩辕天音心中低咒一声,她倒是忘记了这些家伙们会狗急跳墙抓了玉儿。如今玉儿在他们手中,想要硬抢绝对是不可能,若是自己一动,他们很有可能来个鱼死网破。

“你以为我们傻吗?”那男人似乎有了人质在手,胆子也壮了不少,嗤笑一声,看着轩辕天音道:“若是我们放了这个小丫头,就真没活路了。”将手中的玉儿提了提,厉声道:“都给我让开,否则我立刻掐死她!”

瞧得玉儿一张害怕的小脸,轩辕天音微微往后退了几步,体内的灵力却在暗暗转动,似乎是想要动用灵力,将这群家伙用定身咒给定住。

虽然灵力被压制住了,不过轩辕天音如今还能使出一二。而就在轩辕天音想要动手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却是发生了。

“杂碎,你们都该死!”

一直脸色铁青的灵珑身上突然爆发出一束耀眼蓝光,只见他的脚底突然出现一个神秘的蓝色图腾,然后‘轰’地一声,水柱冲天而起,那水柱犹如咆哮的巨龙般,直直冲着那群亲卫队猛冲了过去。

“啊——!”

惨叫声响起,轩辕天音也在一惊之后,脚下一闪,快速掠至那挟持了玉儿的男人身边,然后抬手一掌,再将玉儿快速扯入自己的怀中,抬脚便是一踹。

‘嘭——’

男人惨叫一声,整个人如一颗炮弹般,狠狠地倒飞了出去,然后砸在了不远处。

待到轩辕天音救下玉儿后,转头看向其他人,便见到那些亲卫队员们此时已经被齐齐冻成了一尊尊冰雕。

包裹在冰层里的他们,脸上依然还带着惊恐之色。

“灵珑……”轩辕天音皱眉看向一旁的灵珑,似乎刚刚那一爆发,耗尽了灵珑所有的力气,此时他脸色惨白,跪坐在地上,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看着已经恢复正常的灵珑,轩辕天音的眸光微微一闪,刚刚那股力量是什么?还有之前灵珑脚下的神秘图腾……

“哥哥……”

玉儿小脸上依然挂着一抹害怕,不过在瞧见自己哥哥的模样后,却是快速地跑了过去。

轩辕天音将眸中神色一收,看了一眼凌乱的四周和被这突然的一幕给吓到的村民,缓缓地道:“没事儿了,大家都先回去吧。”

村民们虽然都是一些老人,不过却也不是没有眼力的人,在听见轩辕天音的话后,皆是带着自己家的孩子,快速地回了家,只不过这些人的眼中都是隐隐有着一抹担忧之色。

杀了城主亲卫队的人,他们流光村以后的日子,只怕是不会太平了啊……

待到这些村民都走了后,轩辕天音才抬步走向两兄妹,看着神色依然苍白的灵珑,皱眉道:“灵珑,你没事吧?”

“没事。”灵珑摇摇头,然后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轩辕天音,最后只是转头看向玉儿,柔声道:“玉儿先回家等着好不好?哥哥跟姐姐将村子里的这些人处理好了后就回去。”

“好。”玉儿虽然小,不过却也知道哥哥有话要跟天音姐姐说,咬了咬唇,便乖乖地朝着自家的茅草屋走去。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这股力量吗?”待玉儿走后,灵珑看向轩辕天音,突然问道。

“我一向不爱八卦。”轩辕天音挑了挑眉,抬手将灵珑给拉了起来,“不过你若想告诉我,我也可以听一听。”

灵珑闻言似乎笑了笑,随后目光一沉,道:“我不叫灵珑,准确的说…我的名字叫水灵珑。”

轩辕天音挑眉看着他。水灵珑?

灵珑点点头,苦涩一笑,道:“是啊,我叫水灵珑,水雍魔君的水……”

水雍魔君的水?

“你跟玉儿是?”轩辕天音诧异地看向灵珑,水雍魔君?便是那掌管水魔域的魔君?

“是。”灵珑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跟玉儿是水雍魔君的子女,可是因为我们的母亲是人类,所以我们并不受自己父亲的喜爱。”

“在水魔宫中我们兄妹二人时常被其他兄弟姐妹欺负,所以我便带着玉儿离开了水魔域。”灵珑目光闪烁,在提起水魔域的时候,轩辕天音明显能感觉到他心中强烈的恨意。

“我带着玉儿离开水魔域的时候便在心里发过誓,将来我一定会再回水魔域,他们不是瞧不起我跟玉儿体内的人族血脉吗?那我一定会用我一半魔族一半人族的身份,坐上水魔宫那个最高的位置上。”

“所以呢?”轩辕天音目光直直地看着灵珑,她并不认为灵珑会无故在自己前面说起这个。

灵珑目光复杂地看向轩辕天音,然后在轩辕天音诧异的目光中,朝着她单膝跪下,沉声道:“我请求你能帮助我,我不想自己再被人欺凌,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无法保护我唯一的妹妹。我的能力有限,可是我相信你。”

破旧的小村庄里,暗紫的天幕下,俊秀的少年的认真的恳求,让得轩辕天音神色有一瞬间的动容。

保护唯一的妹妹,唯一的亲人……

这个少年的话,让轩辕天音无法拒绝。

良久,就在灵珑快要失望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轩辕天音突然看着他,淡声道:“灵珑,我教你的第一件事就是…男儿膝下有黄金,除了父母外,天地都不跪!”

灵珑心尖猛地一颤,抬头看向轩辕天音,而后者的目光让得灵珑的神色顿时激动了起来。

“是,灵珑谨遵教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