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83 生死劫

元礼一言,姜海川虽然吃惊了一番,但到底没有太过于意外。

毕竟,是元礼的外孙女儿,也是元家唯一的继承人,元晞的生死大问题。

想当初,元礼请姜海川这位多年相交老友,为自家孙女儿批命,明明抱的是一种随意试试的态度,结果却出乎意料。

生死劫。

元礼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那再优秀不过的孙女儿,居然会有一个活不过二十二岁的命劫。

姜海川为此喷出一口精血,且折寿三年,元礼不敢不信。

对姜海川,他也是极为感激的,事后专门去寻了不少补寿的灵药,甚至把自家祖传的一件东西也送给了姜海川,却都比不过老友的一番心意。

只是,当初姜海川得出的卦象,并不只有元礼告诉元晞的那一部分,还有一句——

真龙入命,紫薇星起。但为此灭,但为此生。

这句话有些模糊,但前面一句,无论是“真龙命”还是“紫薇星”,都意指真龙天子。

何为真龙天子?

古时认为君权神授,便以真龙比喻帝王,意思是帝王乃真龙下凡,代天管理人间。

只是,在最后一个王朝没落之后,早就不是那个天下江山尽属一人的霸权时代,又哪儿来的真龙天子?

而姜海川的卦象中,元晞的生死劫,很明显是与这个真龙天子有关。

原本元礼虽然担心元晞的生死劫,却始终抱着一种侥幸心理。

只要没有这个真龙天子的出现,那元晞是不是会相安无事?再说了,这世间几百年都没有的真龙天子,又怎么会偏偏出现在如今?

有着这样的想法,元礼到底没有太过于担心。

可是,姜海川今天的一个电话,打乱了他的心思。

出乎意料的,在得知了真龙天子出现之后,元礼并没有想象中的慌张无措,反而太过于镇定,镇定到冷静了。

姜海川听到电话那头的一片沉默,便问他:“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来京城?”

“不急,年底之前我会到京城的,在此之前,我需要去拜访几个老朋友。”元礼从不做无把握的事情,所以,他需要有人帮他!

姜海川疑惑皱眉,又瞬间明白过来:“你是说!那几个老家伙?”

元礼挑挑眉:“知道你跟那几个有些不对盘,但到底都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了,趁着大家都还没死,不如在京城聚聚头?”

姜海川哼哼两声:“随你!我能改变你的想法吗?那几个老家伙闲云野鹤,都不知道栽到哪个山野之地了,有得你找!”

姜海川虽然嘴硬,可他的心里,想到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在临死之前,能够久别重逢一回,到底还是觉得很开心的。

元礼笑笑:“我总有办法找到他们,虽然花费的时间要多一些。”

只是,曾经名震天下的几位风水大师,再度于京城聚头的时候,原本就已经波涛汹涌的风水界,又会是怎样的一副局面?

这方暂且不提,元晞也还不知道,过不了几个月,外公就要到京城来了。

在龙泉寺百年寺庆的惊鸿一瞥之后,元晞就恢复了学校与家,两点一线的简单生活,戴上一副框架眼镜,披散着一头青丝,看起来就是一个温雅的书香美人儿。

元晞现在,几乎完全重归了正常的学习生活。

只是偶尔在课余的时候,处理了一些江州方面递过来的小风水案子,都是一些家居风水,办公室风水,她几乎不用到当地,便可以简单处理的,偏生手段过人,让元楼中神秘风水师的神奇名头,迅速盖过了元楼神奇之处的名头,一时之间,在江州的风头无俩。

而京城中,因为元晞这个名字,也是一番波涛汹涌、风浪不止。

京城乃是风水界的中心,京城的风水界知道了,也就相当于整个风水界都知道了。

元家再现,元家家主出现。

仅仅凭借这几个字,就足以搅得各方风水师人仰马翻。

元家执掌风水正统——这可不是元家自封的,而是整个风水界都承认的事情,伴随着元家无上荣耀的,是风水界与风水师的繁荣鼎盛。

在元家之后,再也没有一个家族,一个门派,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

现在元家出现了,那个曾经传说被满门屠尽的元家出现了,而且新任的那位元家家主,还非常年轻,却已经有大师风范,就算风水界最耀眼的天才,都不及这位元家家主半分。

这又不禁让人猜测到,难道元家的血统就是要独特些,天才都太过于普通了,非要出个仙才,震撼一下大家的眼球才行?

只是,关于这位元家家主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的事实,却没有随着龙泉寺百年寺庆的结束而流传出来,毕竟在场的那些风水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尚且说不出,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镇住了的话。

虽然偶尔有言论流出,但大部分人都闭口不谈,知道的人也不多,便有了元家家主乃是一个气质卓然的三十岁年轻人的说法。

没错,三十岁的年纪,在满目都是老头子的风水界来看,已经算是非常年轻并且天才了。

大概也是这个缘故,才让元晞安安心心地在学校呆了一个月的时间,却没有人因为她的名字,而查到她的身上。

在没有见过她之前,没有一个风水师会相信,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姑娘会是什么风水师。

只是,元晞虽然深居浅出,并没有急着张扬风头,可有的是人为她造势。

比如袁家。

比如盛家。

无论是袁家的香火情,还是盛家的人命情,都是大过天的人情,在刻意关注了一下风水界的动静之后,这两家不可能无动于衷。

他们也不需要做太多,只需要表个态,偶尔谈起自家大恩人便行了。

世界上从来没有不透风的秘密,哪怕袁家和盛家,只是把事情告诉给了几个人,但很快,全天下都会知道这个事情。

元晞还在校园里面优哉游哉上课的时候。

整个京城乃至整个风水界,却因为她那大名头的如日中天,而一片混乱。

而这个时候,隐藏在黑暗中的几只手,到底没忍住,开始蠢蠢欲动了。

……

元晞这一个月,除了上课,也没有闲着,还去考了驾照。

席景鹤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她正好开着自己的新车,去机场接了机。

席景鹤没要杜和等一干秘书助理的陪同,直接上了元晞的车。

他靠在椅背上,笑吟吟地看着元晞:“今天不会是你第一次正式上路吧?”

“你怎么知道?”元晞瞪圆眼睛。

席景鹤瞥着元晞淡定随意的表情,可实际上,她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背都不曾贴在椅背上,而且目光不断地看着后视镜——

“你的眼神很高手,但是你的姿势,却很菜鸟。”席景鹤逗她。

元晞懒得和他多说,慢悠悠踩下油门。

她的车原本是辆大气的宝蓝色路虎越野,却被她开成了畏畏缩缩的小猫咪,跟在后面的那辆秘书车都快要急死了,恨不得撇开这位小祖宗,自己来!

上了机场高速,走了一段儿之后,元晞总算是放松了些许。

“刚才机场那里,车子太多了。”她后知后觉地解释着。

席景鹤翻看着手上的IPAD,戏谑的笑容始终不曾淡去:“嗯,车是有点多。”

“你想开车?”元晞瞟了他一眼。

席景鹤眼见不对,立马收起IPAD,正襟危坐:“我来帮你看着车,你慢慢开,不要着急。”

元晞这才满意地收回目光。

其实她学东西很快,记忆力好,上手也都快,她的驾照考试,基本上都是满分通过的。

只是上了路,天雷地动都不怕的元大师,却有些心里发憷了。

“对了,去哪儿?”要下高速了,元晞才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哦,我新买了一套房子,最近应该装修好了,去那儿吧。”席景鹤一个月前挑选的时候,三班倒装修了一个月,这次从国外回来,刚好可以搬进去出。

元晞之前可没听他说起过什么新买的房子,不过席景鹤的房产很多,这里一套那里一套的,她也没有多问,按照GPS上的,一路开过去。

这个楼盘是高层电梯公寓楼,不过不是普通公寓,而是高级公寓,楼下绿化如同公园,还配备有网球场、游泳馆、健身馆、超市、医院等等一系列的配套设施。

公寓是插卡上楼,一层楼仅有两家住户,基本上是一家一个电梯的使用状况。而每一套房子,能够达到三百多近四百平米的面积。

当然,这样的地点,这样的条件,价格也不会便宜。只是这是京城,这样的高级公寓,从来不愁买家。

元晞的车停在楼下之后,按照席景鹤指示,杜和几人,已经提前将席景鹤的行李送上楼了,这会儿人都已经离开了。

“这里,环境不错。”元晞环顾一下周围,给了一个评价。

能够得元大师首肯的,这里的风水,的确算是不错了。

只是这种高层电梯楼,虽然楼层的不同,对风水会有一定的影响,可分散到户,风水能够影响到的,也始终有限了。

到家之后,元晞看到室内装潢,也忍不住心喜。

一水儿的现代中式风格,深木色的家具,却又不会显得太过于沉重,反而年轻化且设计感极强,布局空间也很合理,只是偌大的公寓,只有两个房间,每个房间都十分的宽敞,尤其是主卧,面积便有将近八十平米。

大气、雕琢、富有灵气。

又大概是符眼缘,元晞一眼看了便喜欢。

席景鹤见她神情愉悦,便看似玩笑实则认真地问她:“喜欢这里吗?要不要搬进来?”

他尽量用一种随意的口吻问的。

因为他知道,元晞几乎是不可能答应的。

谁知道——

“好啊。”元晞仿佛只是答应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席景鹤有些震惊:“你是说……好?你答应了?”

元晞回过头,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嗯,我说好。”

她是真心的。

都开始暑假半个月了,吴清影回了家,准备接受家中长辈的安排,毕竟现在她和计白算是两情相悦,父母之命,也就从一开始的抗拒,变成了现在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苏萌最近心情不好,也回江州去了,听说她要跟她爸妈到马尔代夫去度假一个月,回来都是下个月的事情了。

元晞倒是也想回江州,偏偏爸妈给她打了电话,说张家那边来找过他们很多次,令他们不胜其烦。与其忍受下去,不如眼不见为净。趁着江州天气炎热,就找个凉快点的地方避暑去了。回来,又不知道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至于方易,他回来也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元晞思来想去,干脆留在了京城,偶尔还能跟吴清影见个面。

以前在山中的时候,她一个人住上好几个月一年都不会觉得冷清寂寞。倒是现在,总是朋友相伴,热热闹闹的,一个人呆着,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而现在,住在席景鹤这里也不错,顺便给秦四哥放个假,这段时间为了她在京城东奔西跑的,也是劳苦了一番,没有福利可不行。

只是,元晞的回应,对于席景鹤来说,却是如此意外。

席景鹤冰雕般冷厉的脸瞬间浮现出真切又暖暖的笑容,犹冰山融化,犹融冬暖春。

他一把抱起元晞,将她的脑袋压在怀中,忍不住在她的发间落了个吻:“晞晞,我很高兴。”

元晞环住他的腰,眯起眼睛。

“我饿了。”她突然说道。

席景鹤好笑地放下她,揉揉她的头发:“你去看电视吧,我去厨房。”

元晞当然是好,转头进了客厅,窝在了沙发上。

席景鹤却是捋起袖子,套上与他形象气质格外不符合的碎花围裙,一副标准的家庭煮夫的模样,打开冰箱,拿出吩咐助理早就买好的蔬菜肉类,动手开始处理。

“咚咚咚咚。”菜刀切在菜板上的声音都是轻快愉悦的,而随后想起的锅碗瓢盆的声音,就好似一曲壮丽的交响乐,激昂,且愉快。

席景鹤想,如果自己和元晞能够就这样一辈子,似乎也不错。

而为她做饭,他也甘之若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