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82 帝王签

仙雾袅袅,人影寂寂。

当生气浓雾缓缓散去,剩下的就只有满殿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的一众风水师。

而他们再看向那为首蒲团的位置,哪里还有刚才震惊满座的人影,余留的,只有淡淡退散的生气,证明他们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并不是幻觉。

元家家主……元晞……

轰然雷动。

京城哗然。

元晞踩着悠闲的步伐往外走的时候,心情很愉快。

她无意与那些人过多交谈,只要冒出头,让他们知道元家还在,元家家主还在就行了,她今天的目的也只有如此,倒不必过多耽搁。就像是一头深居浅出的巨龙,若不偶尔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让那些人知道自己还在,那可就真的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了。

此时的龙泉寺,受到刚才元晞出手的影响,明媚的阳光下,寺中却始终漂浮着淡淡的岚雾,犹如轻纱,轻轻袅袅。

元晞一眼便看到那棵大榕树下站着的人。

他的背影是最深沉的黑,线条无一不尊贵而精致,就如同黑洞吸纳着周身的所有光芒,霸道而高调地宣扬着自己的存在,但气场又自成一方天地,无人可以侵扰。

元晞脸上矜傲的表情随之褪去,她抬起下巴:“阿鹤!”

席景鹤瞬间回头,看到元晞刚好走到自己身边,便伸出手,将她递过来的小手握在掌心,温暖的体温煨热了此刻元晞手上的冰凉。

“很开心?”

元晞的嘴角微挑,眼底带着浅浅笑意,他一眼便看出来,她此刻心情很好。

看来刚才的一切都进行得很不错,而他担心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元晞点头。

“嗯,很开心。”

“那就好。”席景鹤也没有多问。

他也明白,暴风雨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元晞要面临的更多,但他却相信,她看似瘦弱的肩膀,足以撑起一切。而他只要静静看着,为她骄傲,就行了。

弘延大师晚了几步过来。

其实元晞刚才在偏殿的时候,他也一直在,听闻目睹了所有。

元晞,比他预料之中的,还要优秀强大。

他带着一抹温和微笑:“现在寺庆大典还没有正式开始,两位要不要去前殿抽个签,姻缘签。”眼神意味深长。

“好。”元晞一口答应。

席景鹤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他更是期待会有什么样的签文。

“大概是天定姻缘吧。”席景鹤煞有介事地说道。

元晞忍不住笑了:“那就如席大师所言了!”

席景鹤悠然自在地点点头。

三人朝着前殿而去的时候,并没有发觉,就在远处,站着一白发老者,穿着一身粗犷麻衣,相貌奇古,有高人风范,此时却望着三人的背影,露出古怪的眼神。

不少片刻,他便决定跟了上去。

因为还没有到吉时,寺庆大典也还没有正式开始,前殿此刻还是空荡荡的,香客们都暂时被拦在了门外,仅有几位僧人走来走去,见到弘延大师,纷纷行礼。

这会儿整个龙泉寺都非常忙碌,弘延大师也没有去请专门的解签人过来,要说的话,他解签的水平,比什么解签人都要高。

在抽签前,席景鹤和元晞,在弘延大师的木鱼声中,静静跪拜了佛祖。

弘延大师递过来一个签筒。

“既然求姻缘,那便一起摇吧。”弘延大师笑道。

席景鹤和元晞两人握着签筒,心中虔诚默念,然后轻轻摇动签筒。

片刻之后,一根签掉了下来。

“嗯?”

弘延大师弯腰捡了起来,原本笑眯眯的脸,却在看到了木签的瞬间,便变了脸色。

“怎么了?”席景鹤扶着元晞站起来之后,看向弘延大师手中那木签,原本期待着签文结果的他,却看到了弘延大师并不算好看的脸色,“结果不好?”

他的神色随之凝重起来。

元晞恰好这时抬头看去。

她忽然觉得眼睛一片刺痛,眼睛一眨,泪水瞬间而下,眼前也瞬间变成一片明黄色,煌煌龙气,尊贵无双。

“怎么了?”席景鹤一把扶住了险些跌倒的元晞,握着她的肩膀,立即慌张起来,也顾不得什么签文不签文了,此刻他紧张的只是元晞。

元晞的脑袋原本晕乎乎的,但随着眼前那刺亮的明黄色光芒渐渐褪去,她视线中的一切,也慢慢恢复了正常,脑袋也不晕了。

“晞晞!”

“……我没事,只是突然晕了一下。”元晞下意识看向弘延大师手上的那根木签,神色凝重,“大师,这木签到底是……”

弘延大师也不知道该是苦笑还是无奈,将手中的木签递到元晞面前:“这是,帝王签。”

帝王签,代表真龙天子。

这根帝王签,本来在最后一个王朝没落,最后一个皇帝也没有了之后,就已经由方丈大师收起来很久了,这帝王签,大概寺中的人都不知道放到什么地方去了。可现在,偏偏出现在了签筒中,还被席景鹤和元晞两人摇了出来!

元晞皱眉,直觉这帝王签奇怪,却又不知道到底奇怪在哪里。

弘延大师将帝王签收了起来,也抛却了刚才那一瞬间并不靠谱的猜测。

真龙天子什么的……

他转而提议道:“这根签一定是哪个小沙弥不小心放错了,或者,你们再重新摇一次吧。”

不过两人到底没有再摇第二次,因为元晞刚才那瞬间的不适,让席景鹤怎么也不放心,执意让她找个禅房休息一会儿才行。

弘延大师也让元晞去休息一下,便唤来一僧人,引着两人往禅房而去。

“老友!”不远处,突然有人喊道。

弘延大师一抬头,意外看见许久未见的一位熟人:“咦?老友怎的在这儿。”

此人一身粗犷麻衣,相貌奇古,正是刚才跟了元晞席景鹤过来的那白发老者。

“龙泉寺寺庆,专门给我发了请柬,我又怎么能不来。”那老者大笑着走了过来,又别有意味地看了一眼弘延大师僧袍的袍袖,“老友,你袖中的那物,莫非是?”

“哦。”弘延大师连忙从袖中掏出刚才收起的那根帝王签,递到老者面前,“刚刚那两位小友摇出了这么一支帝王签,让老衲失神许久,不过想来,应该是寺中的小沙弥粗心,不知怎的把这根木签放进去了,应当是,巧合吧。”

他说着,不甚在意地笑了起来,大概也是觉得自己刚刚有些太过于大惊小怪了些。

可麻衣老者却脸色微变,低低叹道:“果然……”

“什么?”弘延大师没有听清楚。

“帝王签。”麻衣老者从弘延大师的手中接过这根木签,凝目许久,才深深吸了口气。

“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些事情,等我打个电话,再来与老友相见。”

“好。”

弘延大师看着麻衣老者匆匆离去的背影,不由得笑道:“也不知道是何等急事,竟然让堂堂麻衣神相,都急成了这幅模样。”

他摇摇头,又被以僧人给叫过去了。

麻衣老者何许人也?

麻衣门当代门主,一代麻衣神相姜海川,是也。

姜海川寻了一空阔幽静的地儿,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人接起,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懒洋洋的,带着一股子让人着急死的漫不经心,尤其是在姜海川此刻心情焦急的情况下。

“元老头,你现在还能舒心得下去?我告诉你,出大事了!”

电话那头的人正是元礼。

元礼的声音仍然没有丝毫波澜,大概也没有把姜海川的话放在心上:“能有什么大事?我知道,我家元晞今天在龙泉寺寺庆上冒头了吧,又是哪家不长眼的,想要掺一脚?”

元晞要来今天的龙泉寺寺庆,并且表露自己元家家主的身份——这件事情是元晞决定之后,便立刻告诉了自家外公,毕竟这也是一件大事。

元礼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只是让元晞自己斟酌。

现在也是如此,元晞相信,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继承人,不至于连这点担当都没有,若是连京城这一汪浑水都镇不住,以后又怎么说能够面对整个风水界,面对重重困难,重振元家名声?

所以,他并不着急。

可是姜海川说的哪里是这事儿!

他压了压气儿:“方才,元晞与一人,在龙泉寺的大殿上摇签,摇出来的签文结果,你知道是什么?”

“什么?哪儿来的野小子在打我家晞晞主意!”元礼一下子炸了,几乎可以想象他原本懒洋洋躺着,却突然跳起来的模样。

元晞能与另外一人一起摇签,除了求姻缘还能是什么?

元礼瞪大眼睛,恨不得立刻穿过电话,把那个野小子抓到面前来似的怒火冲冲。

“这不是重点。”姜海川的声音冷静了些许,“重点是,他们摇出的,是帝王签。”

元礼浑身一震。

可是之后,他反而平静了,甚至显得镇定得有点过分了。

“看来,倒是应了你所说的卦象了。”元礼镇静道。

姜海川语气无奈:“谁能想到,这当今天下,还真能出个真龙天子!”

元礼眯起眼睛,目光幽然——

“看来,我要到京城来走一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