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81 我姓元

此时寂静,落针可闻。

一部分是因为气氛奇怪而安静下来的,一部分却是瞬间感受到了来自骨子深处的寒气。

元家。

仅仅两个字,却如同石子投入了平静的湖水中,涟漪不止,风浪再起。

就算那个家族已经消失了上百年,可它的名字再度出现的时候,仍然让人心情复杂,说不出到底是高兴,还是嫉妒,或者悲哀。

“元家?风水界还有这么一个家族?”有人意识到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不凡,便忍不住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

知道的人,都几乎不愿意提及。

那个时代,当初的那个时代。

风水术鼎盛,风水师地位很高,被世家大族尊为客卿,而一代王朝的龙脉,也掌握在那高高在上犹如神人般的国师身上,连帝王都态度尊敬。

只是,国师这个职位,几乎是被那个元家,所垄断了。

那是风水师最辉煌的时代,也是元家最辉煌的时代。

那个元家,好似贯穿了整个风水史的起落,随它而兴,随它而衰。

但是,对于当初生活在庞大元家阴影之下,那个所谓的风水界第一世家的阴影之下的林立家族来说,元家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没有人能够挣脱那强大的名声,除了俯首称臣,再无他发。

又哪来的如今这般,百花齐放。

沉寂了片刻,一汪死水重新流动鲜活起来。

没有人再谈论刚才提及的元家,纷纷说起了其他的话题,就算是不知道缘由的,也很自然地没有去追问这个话题。

元家,再次被遗忘。

可是在他们的心中,是不可能真正遗忘的。

那个曾经如太阳般存在的辉煌而耀眼的家族啊,后来又像是彗星一样坠落于野,再也不见踪迹。

只是,这些人都不知道,仅仅一门之隔,有一个人,将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弘延大师不由得转头去看她。

那透过格子木门的阳光,落在她身上成了一块块光斑,明明暗暗,模糊了她的表情,却掩饰不了她唇边一抹清淡至极的笑容。

元晞置于膝上的手缓缓收紧,在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时候,指甲深深陷入她的手心软肉中。

既然你们百般期待,我又怎能让你们期望落空?

原本跪坐的元晞,慢悠悠起身,衣袂风流,舒舒扬扬。

“我去了。”

她轻轻说着,清泠的声音带着些许冷冽。

弘延大师的目光随她而去的时候,她已经推开门,大步往外,那素白的背影,一纵即逝。

他收回眼神,捏着佛珠,低低宣了一声佛号。

满座风水师的偏殿,原本各自交谈,纷纷嘈杂的,可是一个身影突兀地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却瞬间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或者说,那个身影,原本就格外耀眼,天生就是要吸引所有目光的——

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儿,看年纪不过二十出头,却穿着一袭素净大气的禅衣,浅色的棉麻质地柔软而舒适,细腻的手工剪裁,下摆开阔大气而飘逸随性,脖间和手腕上都套着一串质地纯净如雪的玉珠。

此刻,就算她是个女孩儿,但是她的气质却让人联想到了魏晋时代的名士,一样的洒脱随性,一样的大气苍茫。

若要套上一个形容词,那“云鹤”,必然是合适的。

她的黑发很长,很柔,足足达到腰际,却没有丝毫干枯毛躁,柔顺得不可思议,就好像在苍茫大气之余,每一个细节也是精致到了极点的,甚至蔓延到了每一根发梢。

她的模样很细致漂亮,就算是在她周身那不容忽视如太阳耀眼的气场下,她的模样也依旧让人惊艳,眉眼间那份淡看云卷云舒的开阔,让人心生钦佩不说,又能从中发掘一丝仙气,正如那庄子中的姑射神人,美妙不可言,清冽如初雪。

就在她出现的那一刻,她背后那漫漫青天与朗朗明日的光芒,仿佛通通为之摄去,在她周身黯然失色。

在场众人无一不感觉惊讶——竟然还能够在一个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身上,感受到一种难以见到的,只有最顶尖的风水大师身上才有的那种,压倒一切的气场。

“抱歉,各位,我来迟了。”她开口,声音一如猜测般,犹泉水般冷冽清泠。

众人怔愣了片刻。

有人皱眉,隐含不悦:“小姑娘,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随随便便闯进来。”

今天是龙泉寺百年寺庆,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开口的这个人也只当元晞是无意中闯进来的罢了。

没有人会以为她是同道中人。

只要看看这宽敞的偏殿中,连一个女性都不见,便知道缘由了。

元晞歪了歪头,发丝从她的肩头滑落,随意的动作做来,也是一派从容幽静。

“是吗?这里不是,风水师别会?”她说罢,抬脚跨了进来,“我正是为此而来。”

有人便问:“风水师?你是哪家的子弟?”

元晞轻轻笑着,脚步缓慢而优雅:“我?方才几位才谈到了我,不曾想这么快便忘记了。”

她越过众人,翩然转身,骤然在正中首位落座。

“刚才提到你……小姑娘!今日就算不责怪你贸然闯入之罪,那位置也不是你随便坐得的,还不快点退下!”开口的这人面目煞黑,隐含怒杀,瞪起的双眼好似带着金戈之气,实在是慑人,不像是风水师,倒像是个大将。

元晞瞥了他一眼,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敲击:“没有想到,刚才还提起的人,转头便忘。我不正是你们刚才说的,那个姓元的小姑娘,那个女风水师吗?”

她眯起眼睛,神色矜傲。

她并不比妄自菲薄,她乃已至望气术第二境界,堪称风水大师了,在座的这些人,无论论身份还是论修为,都无人能及,她又何必摆出小辈态度呢。

更何况,元家家主,在什么地方,都不会是小辈!

“姓元?”

“姓元!”

不同的惊呼,代表不同的含义。

疑问,与震撼。

谁也不曾料到,那个家族,那个姓氏,真的会再度重出江湖。

元晞在一片慌乱无措中,再度投入一颗重磅炸弹——

“在下,元晞,元家第六十九代家主。”

她极为平静的一句话,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在场众人中,知晓当年旧事的,无一不是愣愣地看着元晞。

那个家族,不是说已经被屠杀至尽,连旁系都没有落下吗?

现在,又从哪儿冒出来的元家家主!

此刻,已经有人按捺不住跳起来,又气又怒地瞪着元晞:“哪来的黄毛丫头,以为挂个元姓,就能够自称是元家家主了?”

“就是,小姑娘,险些被你给唬住了,你哪儿来的证据,证明你的身份!”

“元家当年好歹执掌风水正统,乃是风水界第一世家,这般浩浩威名,岂是小姑娘你随随便便一说,便能够冒名的?”

执掌风水正统?

这个说话的老者,大概是对当年的元家抱有几分敬意的,话语间也不见虚伪,他开口的时候,元晞的目光扫过他,也迅速记住了他的相貌。

只是,老者的话,却让其余不知真相的风水师,面面相觑起来。

古往今来,能够称为执掌风水正统的,仅有帝君所封的王朝国师,牵动一朝气运,执掌风水牛耳。

他们怎么不知道,还有一个家族,竟然敢妄称执掌风水正统?

可是看那些老世家出身的风水师,和前辈们,脸上的表情,又不似作假。

没错,对元家一无所知的,无一不是散修风水师出身,或者说,是一些最近一百年才兴起的风水世家,并未经历见证过那个风水术昌盛,风水师尊贵,以及元家辉煌的年代。

或者说,在元家败落之后,便有人,有意无意地开始掩盖当年的历史,以至于让元家这个名字,成为了尘封的历史,记得的只有老一辈,和一些老牌风水世家出身的人了。

只是,面对对方质疑,元晞轻轻嗤笑,神色讽刺。

“证据?”

她忽的抬起手,往地上一拍。

在场所有人,面色大变!

他们都能够感觉到,这龙泉寺的地脉,也随着她的一拍而一震,浓郁如雾的生气凝结成实质,在这偏殿中弥漫聚集,影影绰绰遮住了人的身影,颇似人间仙境。

元晞这一手,如此出神入化,但是身为风水师的他们都知道,这是对生气的感应,对地脉的了然于心,到了何等的地步,才能拍手便震动地脉,催发生气。

古来的寺庙,贯来都是修建在人杰地灵的地方,历史上的很多高僧,也都是风水师,对一些风水之道,甚至还有独特的见解。就如这龙泉寺,百年灵寺,修建所在的地方,自然也是生气旺盛的大好福地。

元晞这一拍,才能够达到这般震撼的效果。

毫无疑问,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元晞这一手,已经有风水大师的风范了。

风水大师?这是什么概念!

一个年纪不过二十岁的风水大师,而且还是女风水师!

更重要的是,他们刚才都清清楚楚地听见,这位有大风水师水平的人,自称元家家主!

龙泉寺百年寺庆,元晞盘腿而坐,淡淡微笑。

彼时,她素手一探,彻底搅动京城风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