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6】启程(二卷终)

秦钰听说沉欢要出使回纥,顿时惊呆了。

“怎么可能?你是女子!”

沉欢倒是无所谓,“有什么不可能。古有女使者冯嫽,当年汉宣帝令文武百僚在城郊迎接。京畿百姓闻讯,争睹女使者的风采,人山人海,道路堵塞。当日,汉宣帝在宫中召见,并封她为正使,谒者竺次、期门甘延寿为副使,当她再次出使乌孙,乘坐驷马锦车,手持汉节,何等的威风。她能做到,为何我不能?”

秦钰瞪大眼睛。

凌凤侧目看她,没想到她有如此胸襟!

如此与众不同的女子才是他凌凤值得深爱的女子!

赵氏急了,“你怎么和她比啊,她是被逼无奈,随着和亲公主出塞。你呢?他们明明是故意的!可不能中他们的计!”

沉欢安慰的拍了拍赵氏的手,“舅母,放心。其实我是想去边疆看看。以前就有这个想法,听说那边的香丝和熏香都是非常好的。如果我们的生意可以互通,那就做的大了。”

“胡说!”秦钰板着脸,“我们生意已经够大了,还需要冒着险吗?”

凌凤微蹙眉,没有吭声。

沉欢看了一圈,知道亲人们都担心自己,轻松的笑了笑,“真的没事。凌凤他们不还跟着吗?就当出去游玩一圈,哥哥,你可得放我走啊,这些年我都累死了。”

秦钰瞪她,“放松可以,凌公子带着你去游山玩水我没意见,去回纥我不同意!谁不知道摩延那个家伙当时对你另有所图……”话出了口,忙打住,看了一眼凌凤。

凌凤倒是不在意,只是点头道:“只是,沉欢不能抗旨。”

他的一句话堵了全部人的嘴。

是啊,再强悍,再有钱,也不能抗旨!

秦钰气恼的一拳头击打在墙上,沉欢心痛的拉住他,拳头溢出了一些血。丫鬟们赶紧取了药箱过来。

曹玉亲自给他上药,“你这样反而小姑不好受。我们要自己保护自己,让小姑不要担心才对。”

秦钰眼圈红了,“我是怪我自己,不够强大,不至于保护欢儿。”

“哥哥。就算你是一品大员,圣旨也是不可违的。何况,我都没觉得有啥,你何必自责呢?说不定还是好事呢。”

秦钰看着自己最心疼的妹妹,知道她在安慰自己,强忍着怒气,点头,“玉儿说得对,有凌凤保护你,我也放心。所以,你也放心,家里和你姐姐,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的。”

沉欢笑着点头,“这才对呢。”

曹玉帮秦钰包扎完,拉着沉欢的手,“我家也是武将出身,一般人也奈何不了我们。只是你一定要保重自己。我们还等着你们回来给你们操办盛大的婚礼呢。”

沉欢忙瞟了一眼凌凤,见他一双含笑眼睛凝视着她,耳根微红,“嫂子。”

秦钰忙接口,“对对,你们两个,一定要毫发无损的回来。”

“哥哥放心。”沉欢笑笑。

沉欢送凌凤出门,凌凤时不时看着她的脸,月光下映着她的脸雪一般的白皙。

“你可以不去的。大不了我率兵教训他们一下。回纥再强能强到哪里去!”凌凤忽然站住,“西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征服的。天气恶劣,地域荒芜,你一个女孩子家,很辛苦的。”

沉欢抬头看他,如果她去了西域回来,凌凤就不费摧毁之力得回世子之位,也未必不是个好差事。

“摩延敢如此提条件,说明凌麟不受宠。如果我们能将这条线拉过来,未尝不是好事。”

凌凤凝视着她良久,握住她的双肩,“你心太大,可太冒险。不过,只要你想,我陪着你。”

沉欢心底一暖,“好。”

两人走到门口,忽一骑飞驰而来,见他们即可下马,在两人面前鞠躬行礼,“凌公子,秦姑娘,太子殿下有请。”

沉欢和凌凤对视一眼。

“好,我们马上过去。”凌凤拉起沉欢的手,“走,我们骑马过去。”

两人骑马走了半个时辰到了太子府。太子府坐落在在宫外东面的栖霞山下,背靠大山,府前有道护府河,过了桥便进了太子府邸。

两人被人一路引着往里走。

沉欢好奇的左右看,“太子府邸很不错啊。”

凌凤低声道,“他这座府邸暗里另有乾坤。”

沉欢讶然,想想也是,凌朝凰那样的人,怎么可能默默无闻。只是他一直没有参与过多的朝政,近两年来又称病,鲜少露面,以至于人们早就忽略这位还没生下来就成为太子的人。

凌朝凰正在练字,见到二人进来,放下毛笔,走到案前,“请坐。”

沉欢依礼福了福,“沉欢见过太子殿下。”

凌朝凰忙虚扶一把,“沉欢以后试下见我不用行那么大礼。”

沉欢笑着点头,也不矫情,“本来我这个人就不大将礼数,如此甚好。”

凌凤大笑起来,“欢儿,你也不用和他客气,论资排辈我还是他小叔叔,而你可是他未来的婶子呢。”

沉欢脸刷的红了,戳了戳凌凤的手臂,“你这个家伙,胡说什么呢?”

凌凤笑着假装躲开,“太子,你说对不对?”

凌朝凰微微一笑,“自然是的,等你们成婚了,我便要称你婶子了。”

沉欢红着脸,没吭声。

“叫你们来是问下出使回纥的事情。”凌朝凰将话题拉开。

凌凤恢复正经模样,“这件事有蹊跷。”

凌朝凰看着他,“你也猜到了?”

“自然。回纥就算不想和大沥联盟,也不至于让沉欢一个女子去和谈。就算是,沉欢和谈如果成功,回纥的颜面何在?摩延那个家伙狂傲得很,哪怕是大沥保护了他不受匈奴的欺负,他也表现出他的骄傲。就从上次谈和亲的事情就知道了。”

沉欢皱眉,“你们是猜不是摩延下的挑战书吗?”

凌朝凰没有言语。

凌凤沉静地说,“有可能。”

“难道是凌麟假冒的?”沉欢说出的可能其实早就在凌凤和凌朝凰心里产生过。

“也有可能。如今主要问题是,你不能抗旨。”

沉欢听凌朝凰如此说,点头,笑道,“也没有什么。反正我什么都经历过了,就是没有当过史臣。”

凌凤看着凌朝凰,“太子叫我们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吩咐?”

“不是吩咐,是想告诉你们,你们的家人我会守护!”凌朝凰含笑却语气坚定。

沉欢一怔,抬头看他。

第一次见他,也是如此笑如星辰,淡然面对一切危险,仿若天下尽在掌中。

可他为何一直如此低调呢?任由褚贵妃一党那样放肆。

凌凤感激的点头,“就等你这一句话了!我父亲年迈,近年身体抱恙。府中……也有人不安分,其实我本是有些担心。另外沉欢家中还未在朝堂上站稳脚跟,恐被人陷害。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

凌朝凰微微一笑,“放心。”他从怀中取出一枚木雕图腾递给凌凤,“这个图腾在你去西域的路上远途客栈可出示,有人认得这个图腾的就会告诉你,到时候你希望得到什么帮助就可以对他们说。他们会帮你们的。”

凌凤惊讶的结果图腾,低声道,“你早就做了布局吗?”

凌朝凰看了他们一眼,没有隐瞒,“是。西域诸国将来便是我的力量。你在征战边关时,我就已经跟随着你们的脚步布下了接应站。征战总归是暂时的,我需要强大的情报网,让我能注意到边关的一举一动。”

沉欢接过凌凤递来的图腾,仔细的看着。

“但是凌麟也不是等闲之辈,她嫁到回纥后,我居然收不到回纥的消息。所以,我很难琢磨这次究竟是凌麟布下的局还是摩延布下的局。但是摩延不是个轻易被人掌控的人,我的人也没有传来消息摩延有佯。所以,一切还需要你们到那边仔细些。”

沉欢沉着的点了点头,“没关系。其实,这也是一次机会,我既然有皇赐的节仗,也就代表了大沥,若是他们敢动,我们也有理由教训他们!”

“不用担心,边疆我虽然离开了一年多,可那边的军将全都是我的兄弟,大部分都是我家将提拔的,忠心耿耿,如果摩延敢动,我也不客气!”

凌朝凰点头,“万事小心。”

从太子府出来,沉欢方问,“你刚才说太子府另有乾坤是指的什么?”

凌凤笑道,“他一直暗中培养着自己的人。”

“他是太子,就算明着培养也没人敢说不字啊。”

凌凤摇头,“若是他早早暴露自己的能力,恐怕早就没有命活在这个世上了。”

沉欢默然,他说的是实事。

“幸好你只是亲王的儿子。”

凌凤闻言笑着侧头看她,“你害怕我三宫六院不成?”

沉欢白了一眼,“你敢!”说着,双脚一夹,马儿顿时欢快的跑了起来。

凌凤大笑着,也扬鞭。

依照皇帝的旨意,沉欢三日后便要启程。

凌凤调拨了三十个精干的黑甲队,由胡彪、庞龙领队,十二暗卫分散相随。而沉欢带着赤冰、甘珠和傲古,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盛京往西域去。

天下,也因此行而突卷风云。

此卷终……

------题外话------

转折点,卡死了,汗

上一章
当前最后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