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5】:阴谋

秦婉见到沉欢高兴坏了,一连说哥哥婚礼去不了难过极了。

沉欢忙着安慰姐姐,姐妹两想着哥哥终于结婚了,又娶了那么好的妻子,还是非常安慰的。

一番婚礼细节的描述后,沉欢将秦松涛的事情告诉了姐姐。

秦婉脸一沉,“太过分了!”

沉欢笑着说,“他不过分就不叫秦松涛了。”

“那你预备如何?”秦婉问道。

沉欢握住姐姐的手,“正式脱离秦府,另立门户。”

秦婉闻言微怔,这件事滋体大。

“我想过了,不彻底分离出来,我们都会有损伤。”

秦婉点头,“是,有秦松涛这家人在,我们颜面也同样受损。”

“正是。”

沉欢看着秦婉微凸的肚子,微笑道,“再过几个月我就当小姑姑了。”

秦婉笑着看她,“等明年,你也嫁人了。我和哥哥啊要好好的操办操办。”

沉欢脸微红,“姐姐。”

“你还会害羞啊?”秦婉见她难得脸红,不由笑了。

沉欢出府的时候,迎面遇见宁逸宏。

这时候她心里无比坦荡了,一直误以为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如今想来放下心里一块石头。

宁逸宏看着她上前对他行了礼,便笑着说,“第一次这么近的看你。”

沉欢笑着点头,“大公子往日可是连女子一眼都不看。”

宁逸宏静静的看着她,好一会才朗然一笑,“我都是远远的看着你。”

沉欢一愣,不明白他的话的意思。

宁逸宏笑着说,“我一直在给你和凌凤当传信使,其实对你早就熟悉了。祝你幸福。”

沉欢笑着福了福,“多谢大公子。”

一日后,以秦钰为名发布了正式脱离秦府祖籍的告示,言明因秦府人有愧于忠孝行为,他们长房为正秦府名声,与三房正式完全脱离关系,成为独立的秦氏,祖上只遵从他们的父亲秦安和母亲。

虽然这样做有些惊世骇俗,大沥皇朝还没有人这样做过。可他们破例也不是第一次了。

对于秦府这个长房的大胆行为,众人已经习惯了,何况他们做的事情都无可挑剔,换成别人也一样希望脱离秦府。

秦松涛闻讯只是冷冷的笑了笑。

曹玉笑着回房,“小姑真是厉害得很啊。”

秦钰站起来拉她坐下,“我说的没错吧?这件事沉欢有办法的、”

曹玉含笑道:“果然是像夫君这么说的。小姑胸中甚有主见。”

“那当然。”秦钰笑道:“要不然凌凤怎么会磨了我半宿,求着要我把她嫁给他?”

那日睿亲王来提亲的事她也听说了,没想到她的小姑居然会是凌凤的妻子。

曹玉好奇地抬起头来,“是凌公子亲自来跟你求过的?”

“他不来求,我怎么会随便答应把欢儿嫁出去?”他笑道,然后坐起来,“你可别把这事跟欢儿说了。我再告诉你,那天夜里我一开始是不肯的,后来把他急得都冒汗了,然后发誓他是真心喜欢她,而且他只会有欢儿一个女人,我才答应的。”

曹玉听完,笑起来:“果然是段好姻缘。”

秦钰笑了笑,心下又有点涩然。他守了这么多年的妹妹,果然就要被狼叼走了么?

他这里满心不是滋味,曹玉不觉他的心思,只顺手拿起衣服来叠。秦钰目光无意间落到她盘起的乌发下露出的半截粉颈,胸内忽然就热烫起来,一张脸也红了。

“天色不早了,要传热水来洗漱么?”

曹玉走到床边,手搭着帐钩信口问道。

秦钰伸手勾住她的腰,将她拉到床上来,轻覆上她的身子道:“等会儿再传……”

满城将睿亲王嫡出之子订了位平民女子为妻的消息议得如滚水沸腾,沉欢府邸周围也日渐热闹了,慕名前来观瞻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甚至原先买糖炒栗子的老婆婆附近临时又新开了好些货摊。

消息会大肆散播出去这都在每个人意料之中,因为这本来就是凌凤的目的,而泓帝这日终于也听到消息了,他火速把睿亲王召进宫,问道:“听说;凌凤订亲了,订的是个平民女子,而且还是你去提的亲?”

睿亲王眼观鼻鼻观心说道:“皇上的消息没错。是这样的。”

泓帝死瞪着他:“谁出的主意?”

睿亲王道:“他自己。”

泓帝凝眉不语,沉默下来。

他本来打算将秦沉欢指婚给宁逸宏,却没想到凌凤抢了先。

凌凤越发不受控制了。他沉着脸看着睿亲王,这一家子都不受控了。

凌凤订亲后来过两回府中,睿亲王妃将他叫到跟前,无奈的叹气。

“你这个孩子,婚姻大事自己拿了主意,这也算了,要不和母亲说清楚,你还当我是你母亲吗?”

凌凤忙笑着道,“哪有。只是孩儿怕母亲操心罢了。”

睿亲王妃白了他一眼:“木已成舟,我还能如何?婚事议得怎么样了?打算什么时候成亲?”

凌凤道:“已经换了庚帖,下个月过大礼,司马毅已经看好了日子,说是明年十月间最好。”

睿亲王妃点点头:“这姑娘,你是认真的?”

凌凤笑道:“那是自然。凤儿不敢拿终身大事开玩笑。”然后又正色道:“我很喜欢她,真的很喜欢。”

睿亲王妃看着他,顿了半刻,探口气:“你想清楚了就好。”

曹玉办完认亲宴的次日,沉欢便把手上的帐目全都清理好移交到了她手上,这次秦钰成亲周正宇正在跑着外地没回来,因为运河沿线的生意已经做起来了。眼下就只剩下些手尾没处理,估摸着年底前周正宇就能回到盛京总铺坐镇。

曹玉也是知书达理的人,在娘家时也帮着母亲管家务,因而上手很快,尽管还有些不熟悉,但只要再花上两三个月,应该也能差不多。

正要坐下,前面忽然来人说,凌公子来了。

周琴就看着沉欢直笑。曹玉忙道:“好了好了,我去看看,反正我也熟悉他。”

秦钰也在家,曹玉到前头招待了下就回来了。回到屋里见着周琴已经被赵氏唤回屋去了。而沉欢一脸沉静地坐在桌畔,也忍不住赞叹道:“果然只有凌公子这种非寻常人物才配得上我们欢儿!”

沉欢脸红了红,拿起面前帐薄推过去,“这是上个季度丫鬟们的例钱簿子。”

说完便就出了门。

回了房又有些无聊,这算怎么回事呢?即使订了亲,他不也还是他么?怎么就非得这样尴尴尬尬地。这么一想,心里倒是又空爽了些,见了屋里没人,便就又出来。一个人顺着庑廊闲逛,进了后园子,见着通往后巷的那道角门,又不知不觉走了过去。

开了门到了门槛上坐下,巷子里依然静谧无人,像极了那个下晌。

“就知道你会来这里。”

夹巷里顶上有一线天的光,光线微微地投下来,将面前的凌凤五官照射得明暗分明。

沉欢倒是有些意外,站起来。

相对于她的意外,凌凤却显得很自然,“我是偷偷过来的,别让大哥知道。”

他冲她笑了笑,口里的大哥叫得比她还自然。

沉欢看见这样的他,也笑了笑。她很喜欢这样很自在地跟他说话,原先还害怕多了层关系会有些不同,没想到了并没有因此有所改变。

心情一回复正常,语气自然也就轻松回来了,她仍然在门槛上坐下,抱着双膝,望着地下,说道:“为什么要提亲也不提亲跟我说一声?弄得这样人尽皆知,有必要么?”说到这里又抬起头,半开玩笑地道:“其实你直接跟我说,我也不见得就会拒绝你。”

如果一定要有场婚姻,实在也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

“其实我不是怕你拒绝我才这样。”凌凤半蹲在她面前,说道:“而且,那天夜里在码头,我不是就说过要娶你了么?而且你也没有拒绝。”

说到码头那夜,沉欢还是有点脸热。

凌凤低下身子一些,平视着她,“其实,我要谢你。对于我这样一个时刻都可能存在着危险,有可能给你带来灭顶之灾的人,你还冒险下嫁,我真要谢你。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也还是想娶你,你不要怪我自私。”

自私?她倒从来没想过。

难道不是她自私么?因为松岗上那一面之缘,她是这样地想要留住他。

即使当时只把他当成比自己小上许多的不懂事的孩子,可是经过这近年的接触来往,那种不以为然的感觉已经早不存在了,现在有的,竟然是一种即使他仍与她差着一辈子的年纪和阅历,也仍然可以与她平等对话的奇妙感觉。

她就是怕自己出于自私想要留住他,所以才会有些某些担忧。

“危险我不怕。”她说道。“即使没有你,我也不见得安全。只是凌凤,你的目标是什么?是要站稳朝堂,在朝堂里拼出片江山?”

说到这里,凌凤也沉默下来。

“现在说目标有些太早。可是欢儿,现在我可以向你发誓,不管我站在什么样的位置,你永远都是与我平等的。从我决定提亲的那刻开始,我就已经做出了选择。所以你不要担心什么,我大沥皇朝没了我一样昌盛,而如果我没了你,谁会随我一道深夜探敌,去同闯龙潭虎穴?”

沉欢看着他,眼眶忽然就有点涩了,低低笑道,“知道了。”

一切似乎都风平浪静了。

就在这时,宫里传出秦嫣怀孕了。

沉欢和秦钰对视良久,真是太意外了。

宫内已经多年没有嫔妃有孕了,如今秦嫣忽然有孕,就算秦松涛让皇帝不喜欢,可对于女人和皇嗣对皇帝来说是不在乎她的身份的。于是秦嫣又被送回了原来的寝宫,皇帝也时常去看她,她的恩宠似乎又回来了。

沉欢为了这事想了许久,但,宫内的事情她还没法插手。但只要秦松涛没法再崛起,秦嫣就算是宠妃,没有像勋国公这个后台,她也难掀起大浪。索性她先丢开这件事,着重将家族的生意做扎实了。

哥哥结婚,她将名下几处最赚钱的产业交给了哥哥。本来秦钰坚持不要,可沉欢说哥哥是她的后盾,在哥哥名下不就是保护她吗?秦钰最后商量了妥协办法,产业虽然在他名下,却依旧由沉欢占股。秦钰自己也学着打理产业,曹玉也是个读书出身的女子,没有闺秀那样娇滴滴的,也常随着秦钰出面照看生意。

这一来,沉欢倒是更加闲了。

一道圣旨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平静。

沉欢被泓帝宣入殿中。

泓帝看着台阶下的沉欢,深思良久,忽然道,“秦沉欢,你究竟有多大的力量,要将这世搅浑。”

沉欢闻言有些讶然,“臣女不明,请皇上明示。”

泓帝皱着眉将一封信递给首领太监,“你自己看下吧。”

沉欢接过太监递来的信,展开一看,竟然是摩延的挑战书!

“摩延不是娶了公主,立誓归顺了吗?”沉欢奇怪的问。只是她更加不明白,为何这种事泓帝要宣她入殿,这不是该和朝堂大臣们商议的吗?

泓帝沉着眼看着她,“因为摩延差人带来了口信,如果你愿意出使回纥,他就可以收回挑战书,友好商议和谈条件。”

沉欢脸一沉,这个摩延,没有见一年,竟然还是这般狂妄!

她忽一笑,抬眸道,“这与臣女无关,我只不过是个弱小女子,若是两国出了外交的问题,皇上派小女子出使回纥,岂不是显得大沥无人能用了?”

泓帝没有生气沉欢的强硬语气,平静道:“让女子去,是为了麻痹回纥,让他放下戒心。而且,你是大沥最聪明的女子,这个使者非你莫属。何况,摩延说了,对你最为信任,其他人去,他不相信。沉欢,你作为大沥子民,难道不该承担起国家安危的责任吗?”

沉欢心里不由冷笑。

她开始瞧不起泓帝,这个利用每个人为保他皇位的人!就连自己女儿都能放弃的人,他还有谁不能放弃?

泓帝抚着胡须,微微一笑,“本来,朕要给你和宁逸宏赐婚的,可宁逸宏说你心有所属,拒绝了朕。朕听闻睿亲王亲自登门向你提亲,那朕就给你一个恩典,等你做完使臣凯旋而归,朕就让凌凤恢复世子之位,到时候你就是世子妃。你觉得这个条件如何?”

沉欢抬眸看他,这个人真是喜欢将他们的权益玩弄于股掌之中!

她知道,她现在还没有力量颠覆皇权,她不担心他是不是恢复凌凤的世子之位,而是担心他会毁了哥哥和凌凤!

“好,我答应。”

泓帝闻言大喜,“好,不愧为巾帼英雄,朕亲自授予权杖,封你为正五品尚仪女官。”

沉欢从宫里回府,凌凤已经在府里等她。

按理议亲的男女双方不能见面,才见过一面,他又来了。

可凌凤才不管这些,见她脸色不好,一把拉住她就往屋里走。

“怎么回事?”

凌凤听说她被泓帝叫进宫里,除了首领太监其他人都被屏退在殿外,所以他打听不出什么事情,只是直觉觉得一定有大事。

沉欢坐在椅子上,凌凤忙给她倒了杯茶,“没事,有什么事都由我担着。”

沉欢看他一眼,不知道这件事要从何说起。

“你快说啊!”凌凤急了,扶住她的肩膀,蹲下来抬头看她,“欢儿,不论如何,我都会和你一起扛着,你现在有我,不要自己扛着。”

沉欢闻言,心底一暖,点头道:“我知道。只是这件事,你扛不了。”

“有什么我扛不了的!”凌凤更加着急了。

沉欢想了想,“摩延发出挑战书,要我出使和谈。”

“什么!”凌凤怒了,“何谈?你一个女子何谈什么!”

“他说如果我不去,他就率军杀进边关来。我想这一年多,他也有了喘息的机会,他为何这么胆大,可能我们要想想。”

“不管他如何,他敢挑衅,我就杀去,又不是没打过!”凌凤噌的站起来,转身就冲出,飞身上马往宫里疾驰。进了宫门也不下马,吓得守城的军士欲拦又被他的煞气吓得不敢拦,眼睁睁的看着他直冲宫内。

泓帝没有离开正殿,见到杀气腾腾而来的凌凤毫不意外,平静的道,“你怎么如此冲动?难道认为朕不敢治你的罪吗?”

凌凤正色道:“朝堂之上那么多男人,为何要一个弱女子去何谈?皇上,认为妥吗?”

“为了这件事啊。凌凤,你不是不知道最近几年我朝连年战事不断,国库空虚,能不打的就不打了。为了大沥,朕舍弃了自己的爱女,你不能舍弃自己的妻子一段时间吗?何况,妻子没有了还可以娶,国没有了,还有你凌凤的威风吗?”

凌凤气极反笑,“舍弃?难道皇上让欢儿去回纥就是打定了舍弃的主意吗?”

泓帝被抢白有些温怒,沉了脸道:“你认为,摩延要她去真是和谈吗?你不是不知道曾经摩延要娶的是秦沉欢!”

“那她更加不该去!”凌凤大怒,明明知道自己已经向沉欢提了亲,皇帝居然还要她去送上门给蛮族男人!

“凌凤!你敢藐视皇威!”泓帝怒喝道。

凌凤冷笑,“皇威?如果国没有了,还要皇威何在!”

泓帝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和欢儿一起去,否则,我就率兵去打!”凌凤撂下话,甩手转身而去。

泓帝瞪着眼睛,咬牙切齿,却说不出话来。

沉欢听凌凤说要和她一起去,有些急了,“这怎么行?”

她很清楚摩延要她去的目的,如果凌凤去了,恐怕很危险。

凌凤将她一把揽入怀中,“你别忘了,你带着我送你的手镯,你是我的媳妇,没有你,我还有何意义?所以,欢儿,你去哪我去哪,你休想离开我!”

沉欢不禁紧紧的搂住他的腰,“好,我们一起去。”

内宫中,褚贵妃靠在贵妃椅上,看着坐在一旁的秦嫣。

“怎么样?本宫将他们都调走了,下一步你预备怎么做?”

秦嫣微微弯了弯腰,“多谢贵妃娘娘成全。贵妃娘娘想要的,臣妾明白。只要秦沉欢和凌凤离开盛京,我们就可以一点点的除掉荣亲王,再下一步就是睿亲王,只有如此,娘娘的愿望才会实现。”

褚贵妃微微一笑,“秦嫣,你太过自傲了。如今的你没有什么力量了。本宫是看在你怀孕的份上帮你一把,没有你,难道我褚家没有办法将我皇儿推上皇位吗?”

秦嫣站起来,跪在地上,“贵妃娘娘言重了。臣妾哪里敢说自己有力量,臣妾不过是了解秦婉和沉欢,而这两个人如今就是我们开刀的口。臣妾感激娘娘给臣妾怀孕的机会,一定会报答娘娘的。”

褚贵妃点头,“好,你识趣便好。惠妃哪里你要多留心,我可没有时间去处置她。”

秦嫣点头,“是,这个女人,由臣妾来处置。娘娘不必费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