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3】提亲

事情如戏曲般急速变化,秦松涛被带进大理寺。

泓帝已经被大理寺报来秦松涛的行为弄得震惊无比,震怒下,要立刻将他法办。

晋漕中立在一边看着他的脸色,犹豫的低声道,“恐怕他有苦衷。秦松涛一向品行端正,他怎么可能那么残忍将他自己的亲生母亲杀死呢?”

泓帝睨他,“苦衷就可以弑母?”

晋漕中拱手道:“臣斗胆,恳请皇上给秦松涛一个辩解的机会。”

泓帝冷笑,“你既然求,朕就给你个面子。如若他的理由不足以服众,按律法办!”

晋漕中忙点头,“那是自然。”

秦松涛被带上偏殿,匍匐在地上,面如枯槁,看上去整个人落了形。

“臣有罪,请皇上降罪于臣。”秦松涛哽咽地说。

泓帝冷睨他,“那要治你何罪?弑母罪大恶极,当凌迟!”

秦松涛用力将额头磕在地上,“皇上就罚臣凌迟之行吧。”

泓帝半眯眸,见过求死的,没有见过求凌迟极刑的。

秦松涛抬起头,额头已经流血,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哭着道,“皇上,臣的母亲……身份会危害皇上,臣不得已杀了她,不杀她,臣和臣女都无法安眠,为皇上的安全担惊受怕,臣为了皇上安全,宁愿背上弑母的罪名,宁愿当众被凌迟,以示臣的忠心啊!”

泓帝蹙眉,“有话快说!”

秦松涛抹了眼泪,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太监。

泓帝一看,脸色顿变。

“皇上,这件事秦松涛也刚刚才知道,他也是害怕他母亲真的联合前朝罪部暗害皇上,才不得已大义灭亲的。”晋漕中道。

秦松涛立刻接道:“这封信是家母亲自写给我的,可我回到府中时,她已经被人挑断手脚筋,不省人事了。质问她,她无法说话,臣以为她依旧怀着害皇上的心,于是臣就忍痛杀了她!母亲生下臣,臣本该尽孝,可臣也是为皇上效忠而生,臣还有满腔抱负,要为民出力,为大沥繁荣昌盛出力呢。皇上……”

他趴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他不想解释为何吕氏手脚断了,解释也解释不清,索性只抓住重点。

晋漕中举起袖子抹了眼角,“秦松涛的忠心真是让微臣感动啊。自古忠孝两难全啊。”

泓帝盯着秦松涛,良久,“即便如此,你也难逃罪责,否则,天下人岂不认为朕是个没有孝义之人!”

晋漕中忙道,“自然是的。秦松涛犯下滔天罪行,死罪本难逃,可,皇上,他是个忠臣,才华横溢,不如让他将功赎罪,剥夺他三品官职,贬为衙门站堂。”

衙门站堂?

秦松涛低着头,掩去眼中冷意。

泓帝哼了一声,“你处理吧!”

待泓帝离去,晋漕中松了口气,看着趴在地上的秦松涛,“快起来吧。幸好,留了一条命。”

秦松涛缓缓爬起来。

他跪了,哭了,额头磕出了血,可晋漕中还让他成为衙役站堂!

他是多么清高之人,晋漕中不是不知道。竟然用这样的方式羞辱他,和秦沉欢如此害他有什么区别!

他越是恨,面容越是平静,只是点了点头,“谢晋阁老。”

晋漕中摆了摆手,“罢了。你也不要多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过这次……”他看着秦松涛,无奈叹息道,“你难爬起来了。不过,你还有女儿在宫里,万一你女儿再次被皇上宠爱,你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秦松涛微微低头,谦卑地道:“是,学生受教。”

凌凤一直在沉欢府邸陪着她,毕竟这次事情闹得很大。

沉欢托着下巴,看着他,“你觉得秦松涛的下场会如何?”

凌凤剥了一粒葡萄塞进她的嘴巴,平静地说,“虽然此次他被整得很惨,但,未必他会死。”

沉欢点头,“我就是有这个预感。秦松涛这个人心思很深,这次疯狂的杀了吕氏,反而将他骨子里的毒辣给掀开,说不定他反而不再带着一副正人君子的面具了。如果破釜沉舟,很有可能拼出一条生路。”

凌凤看着她,“原来你有心理准备了啊。”

沉欢缓缓摇头,“不是我有心理准备,而是,我发现秦松涛这种禽兽什么做不出来?”

凌凤忽然握住她的手,“对不起,欢儿。”

沉欢抬眸看他,“什么对不起?你哪里对不起我了?”

“因为我的不小心,让你不得不将最后压制秦松涛最有利的棋给弃了。”

沉欢为微微一笑,“秦松涛什么时候都可以整治,可你万一出事,我可少了个同盟。”

凌凤笑着勾起她的下巴,“只是同盟?”

沉欢脸微红,撇开脸,“那还有什么?”

凌凤见她俏皮了,索性将她一拽,沉欢坐不住,一下被揪起来,再被他一拉,整个人坐在他的大腿上。

周边的丫鬟赶紧转过脸。

沉欢脸顿时羞得通红,狠狠的在他胸肌上一掐。

凌凤假装痛得张大嘴要叫,吓得沉欢伸手握住他的嘴,低声道,“闭嘴!”

凌凤立刻捉住她的手,轻轻的将唇放在她温暖的手掌中,眼睛看着她羞涩难当,他的心满满的都是幸福。

“欢儿,我好想将你一下拔高,让你赶紧及笄,我好娶你。”

沉欢温柔的看着他,低声道,“放心。我不会嫁给任何人的。”

凌凤欣喜的看着她,“好,一言为定!”

沉欢忽然抽回手,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将他板正,认真的说,“但是,要娶我有条件的。”

凌凤索性搂住她的小蛮腰,认真的点头,“你说,一百个都行。”

沉欢哼了一声,“别说得好听。”

难得见她露出小女孩的神情,笑着在她鼻子上滑了一沟,“那我先说好听的,你要是觉得不过就补充。”

凌凤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柔声道:“我,凌凤,这辈子只会娶你一个女子。你是我唯一的妻子。”

沉欢一怔。

这话是她要说的,可,他是睿亲王府的公子,就算如今世子位被除,可睿王位置始终都是他的,他可以只娶她一人吗?

这个问题在她心里徘徊了很久,她知道自己无法接受与其他女人共同分享她的爱,可她不能不站在他的立场上想问题。

凌凤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你的小脑瓜子总是在胡思乱想。我凌凤发誓,今生只爱过你一个女子,也只会爱你一个女子。”

沉欢心被震撼,情不自禁的靠进他的怀里,低声道,“我信。”

“姑娘,凌公子。”云裳在台阶下轻唤。

沉欢立刻坐直身子,“怎么了?”

“司马懿大人在外求见,说是有要事求见公子和姑娘。”

“快请。”沉欢和凌凤对视一眼,两人忙站起来。

司马懿速度非常快,几步就奔到了跟前,面色严肃道:“宫内传出消息,秦松涛居然自己讲吕氏是罪臣之后的事情禀报皇上了。”

“什么?”凌凤蹙眉,看了一眼沉欢。

沉欢也是沉着脸,“这才是秦松涛真正的面孔!我就猜他不会轻易认输。”

凌凤冷笑,“其实也不必担心,就算他这样,皇上也不会再信任他。”

“何以见得?”

“我这个表兄,我太了解他。”凌凤道,“他向来疑心重,就算秦松涛将罪过转给他母亲,可他这样的人,皇上怎么会留他身边重用呢?”

沉欢点头,“我想晋漕中也要从心里放弃他了。这样被皇帝不信任,在世人眼中弑母的人,怎么扶都不可能再有多大的建树。”

凌凤捏了捏她的手,“放心,我回府和父亲商量下。”他心疼的将她面颊的落发扶到耳后,柔声道,“你今天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想了。秦松涛一定不会成为你的障碍的。”

沉欢点头,“知道了。”

时间飞逝,很快便到了秦钰大婚之日。

午宴只开了四五桌,而到了午后,人客就渐渐多起来了,孙氏显然是为给秦钰捧场,特地把已经许了亲的几个侄女也带了过来,两个舅舅一家自然都在,两位舅母忙前忙后,充当着孩子的家长。

而许中梁带着一家老小都来了。吕青已经怀上第二个孩子,沉欢见了也觉得欣慰。

吕青拉着沉欢还没等她说话,便抢着说,“沉欢,你是我这辈子的贵人和恩人。”

沉欢拉着她,“有些事,我只能做。”

“我知道,就是我知道,我才先说。你不要顾虑,我和那家人已经恩断义绝。”

沉欢拍了拍她的手,“好。你懂就行。”

与秦钰同科的几位同窗在盛京的,也都过了来。再就是这些日子跟随在魏彬身边所结识的同僚和官职不高的年轻文官,渐渐都陆续赶到。

府里便渐渐忙起来了,也怕忙中出错,周鼎便叮嘱了小黑和静能、静悟他们仔细着巡视。幸好没有吕氏和秦松涛一群人搅局,大家也都松快些。但因为最近的变故,弄得大家颇为紧张。

大伙的慎重也带起了秦钰的紧张,有些坐立不安。

燕齐和卤大、周励手忙脚乱的跟他说话,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但是大家都是没成过亲的,所以说来说去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

沉欢和周琴进到院子里来时,秦钰正在探头探脑往外张望。

沉欢道:“哥哥在看什么?”

秦钰口里说着没什么,目光却是又不免往外头望去,口里还叽咕:“怎么还不来?”

沉欢愈加疑惑。周琴笑道:“表哥一定是在盼新娘子呢!”

秦钰闹了个大红脸。周励不耐烦地挥手:“哪里新娘子自己上门来的道理?小丫头不懂就一边儿去!”

周琴瞪他,“你又多大?不过比我大一岁。”

周励敲她脑门,“没大没小,我是你哥哥。”

“大爷,姑娘……”烟翠飞跑进来。

沉欢瞪她,“毛毛躁躁的,这是大喜之日,不懂规矩。”

烟翠忙站好,可神色依旧是急的,“外面……有人向姑娘提亲。”

一屋子人愕然。

沉欢忽然有些脸红,问,“谁。”

秦钰恍然大悟,“凌凤,好样的!”

众人都笑了。

燕齐神色不自然,偷偷瞟了一眼沉欢。

“不是啊。”烟翠跺脚,“是吴公子。”

“哪个吴公子?”秦钰糊涂了,想了半天,没想起哪个吴公子会忽然向沉欢提亲。

沉欢微皱眉。

“吴飞扬啊。”烟翠的话让众人都是一愣。

沉欢脸一沉。秦钰瞪大眼睛,“胡闹!我去看下。”

那边凌凤正积极的准备赴宴。

司马懿看着他研究了足有大半个月的聘礼单子,还有一大叠贺喜的礼单,外加一对被绑了翅膀的大雁,说道:“主子,您真的打算自己去提亲吗?”

凌凤认真的核对着手上的礼单,说道:“有何不可?”

司马懿额头冒汗,“没有自己跑上门提亲的道理。”

凌凤抬眸,凉凉地看着他:“那你觉得睿亲王府会替我跑这么一趟吗?”

司马懿无语凝噎。

凌凤把单子收起来,说道:“你们准备准备,等会儿我们就过去。”起了身他又回过头来,指着那对大雁说道:“好生侍候着!别饿着它们了。”

司马懿脑门上飞起一行黑烟,正要扶着门框退下去,庞龙忽然快步走进来,“主子!不好了,主子以前的情敌来了。”

“胡说,什么情敌。”司马懿呵斥道。

庞龙站定,“是的,是吴飞扬。赤焰回来禀报时就是这样称呼他的。”

凌凤脸色一沉。

为了今日这个事,他把最精干的十二个暗卫由赤焰率领调去打埋伏,眼下这会儿有可疑目标物出现,他当然要第一时间回来禀报。

凌凤皱眉:“欢儿给吴家下了帖子?”

“应该没有!”庞龙摇头道:“赤焰说姑娘不喜欢吴公子,可吴公子总是死缠烂打。”

凌凤眉头紧锁,摸着下巴沉吟起来。

沉欢和一身红装的秦钰走出正院,见到一排十个木箱子放着,站在前面的一个朗如明月的公子哥,见到他们扬起温和的笑容。

“飞扬闻得喜讯,特意赶来向秦兄弟道贺。”吴飞扬的目光移向沉欢。

多年没见,她出落得沉鱼落雁般的容貌。

他的心底狠狠的一痛。

他就知道,沉欢长大后会美艳无双。

自从父亲接到晋漕中密令,在十日前悄然赶回了盛京,他就一直让人打听着沉欢的情况。当他听说凌凤和沉欢的事情,心痛如绞。

虽然如今的沉欢和秦钰地位非比寻常,可他如今已经任了南海上府司吏。加上父亲这次回来是接任二品京官的。他吴家将再次扬眉吐气,他必须来,必须来告诉沉欢,他没有忘记她。

凌凤,他不怕。

皇族的婚姻向来是皇上赐婚,只要皇上没赐婚,他就有机会!凌凤,再强悍也不敢抗旨!

沉欢微微蹙眉。

秦钰碍着颜面,拱手笑笑,“多谢吴公子前来道贺,请前面喝茶。”

吴飞扬笑着回礼,“新郎的茶一定要喝,我来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我来向欢儿提亲。”

秦钰笑容僵在脸上,收起笑容道,“吴飞扬,如果你是昔日旧时来祝贺,我欢迎。如果我是来捣乱的,恕不奉陪!”

吴飞扬无所谓的一笑,“我和欢儿自幼定亲,我怎么回来捣乱,只不过,我是来拿回属于我的欢儿罢了。”

秦钰温怒道:“我们欢儿不可能和你,这门亲事早就废了!”

吴飞扬定定的看着沉欢,“我不管,废了也可以重提。”

沉欢忍不住冷笑,“就凭你?”

吴飞扬被她冰冷无情的话刺痛了心底,强装的笑僵了僵,自嘲的道,“是,我很渺小。比起凌凤来说,我是不如。”

他抬起眼睛,死死看着她,“但我会争,谁赢谁输还说不好呢。沉欢,你等着我。”

沉欢无语的看着他的背影。

秦钰气笑了,“神经病!”

燕齐紧握拳头,“我去揍他一顿。”他看着很不爽!

“不用理他!今天是哥哥大婚,等下宾客全都来了。我们都不要为无为的人费神。今天要闹到晚上了,都赶紧去吃午饭,等会新娘来了还得招呼呢。”沉欢快速的吩咐道,“吴飞扬的礼物全部送回去。”

秦钰看她一眼。

到了晌午,吉时快到了。

秦钰冲着大门探头张望,嘟囔着,“怎么搞的,还不来。”

沉欢这下觉得奇怪了,“你究竟在等谁啊。”

秦钰扬眉,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个栗子,“等下你就知道了。”

沉欢很无语,进去清点等下行礼的东西。

吴斌的夫人吴夫人和吴飞扬坐在正堂上,和夫人们聊天。

吴夫人面色平静,不像以前那般傲慢。

吴飞扬知道在前厅是见不到沉欢的,可他可以等。

燕夫人孙氏是不知道刚才吴飞扬那一幕,更不知道吴家和沉欢的纠葛,自然当她是品级命妇招待着。

“燕夫人,睿亲王来了。”这里一夫人中只有孙氏品阶最高,府中的丫鬟就先来禀报给她。

孙氏大惊,睿亲王居然亲自大驾光临,忙让人通知周志、周鼎父子出去迎接。

这里沉欢正等着送哥哥出门迎亲的时刻到来,听说睿亲王到府,顿时也愕住。

------题外话------

上章一共四千多字。订阅的时候3000字的亲记得去看下,有新内容。

最近几天加了好多新的书粉,大家只要看到标题是未完的,那就是这章会增加很多内容,提前订阅的后面的字是赠送的。

谢谢亲爱的?lucy8225、kyy0201送度度月票。

推荐度度完结文《拒嫁督军》是520小说精品馆第一批推荐的文,霸道督军制服聪明绝顶的女猪脚,督军比凌凤还要霸道哦。喜欢看宅斗督军文的亲可以看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