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2】自作孽不可活

审案官眼睛一亮,“快搜搜。”

仵作仔细的搜了一下,忽然在秦湘的香囊袋里抽出一张纸,递了上来。

审案官一看,眼睛迅速瞟了一圈。

凌凤半眯狭眸。

纸递给了泓帝,泓帝脸色一变,冷冷的看着凌凤,“这是你的笔迹,你写给秦湘的情诗。”

凌凤噗嗤笑了,他这下懂了,为何沉欢如此聪明,原来秦府的人都那么无耻,可不就逼着她要聪明吗?否则,岂不是死路一条。

睿亲王和燕权慎呆住了。

任谁都不会信的,可偏偏秦松涛就能将这样的弥天大谎,摊开了让你们看着,我就是说谎,你奈我何!

他是狂妄还是为了逼死凌凤不顾一切了?

泓帝微蹙眉,冷扫了一眼秦松涛,面如寒铁,“大理寺如何决断。”

审案官刚才还兴奋,找到了依据,可回头一想,这个信站不住脚啊,凌凤是什么秉性?天下人不尽知,他怎么会看得上秦湘?何况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

他默了下,起身道:“此案既然目击证人,双方又各执一词,既然如此。那就得等仵作房仔细验过尸体,以及让人去查过凶案现场才能决定了。而在之前,还得烦请凌公子在大理寺呆上几日。”

凌凤是作为疑犯来到大理寺的,在事情查明之明,按例都得在大理寺呆着。

睿亲王和燕权慎俱都往皇帝看来,暂且关押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凌凤要是被关起来,那就等于给晋漕中他们太多机会了。他们可不会忘记在大理寺里还有包括陈达在内的一些人!眼下除了皇帝,再也没有可以阻止的人了!

“父皇。”

忽然,一声平和的声音传来。

大家看去,竟然是太子凌朝凰。

多日不见他,都以为他在养病,可看他神采奕奕,不像是病了的人。

泓帝看着他,“你为何来了?”

凌朝凰微微一笑,“此等大事,儿臣怎能不来。儿臣许久没有为皇上分忧了,正想尽一份力。”

泓帝点头,“你有何建议?”

“由儿臣亲自看守凌凤。儿臣带来了宁逸宏的五十羽林卫,将他看管起来。”

凌朝凰的话让大家一怔。

睿亲王和燕权慎他们就放心了,凌朝凰在,他们谁敢动手,就算是,他们也不敢公然将两人都杀了。何况50个羽林卫再加上宁逸宏,那就不是那么好杀的了。

泓帝想了想,“好吧。”

晋漕中和秦松涛脸色一沉。

沉欢看着吕氏抖抖索索的写完信,看过后,满意的将信封好递给云裳,“你让秋盈交给秦松涛,就说是我让人送给他的,若是他不看,他这辈子就完了。”

云裳点头。

沉欢冷冷看着露出一脸讨好的吕氏,微微勾唇淡笑,“来人。”

“拔了她的舌头,砸断手脚。对了,别忘了撒止血散,将外面的血迹弄干净,血太多了,看得让人心惊肉跳的。我胆子小,看着心难受。”

吕氏闻言顿时吓晕过去。

“塞住她的嘴,让她清醒的慢慢享受。”沉欢含笑吐出冷冷的话。

虽然没有人知道沉欢如今做的就是吕氏前世对秦钰做的,可没有人觉得她残忍,只觉得解气,姑娘忍到如今才动手,算是好心了。

吕氏惨痛的一次又一次的晕过去,一次一次被打醒,到了最后,她已经无力动弹,双脚双手截断,舌头没了,说不出话来,被塞了一块烂布,满口的血腥出不来。

痛不欲生,生不如死,轮到她了!

“把老夫人原封不动的送回去,记得盖好被子,天凉了,别让老夫人凉到了。”

秦松涛皱着眉头,背剪着手,脑子里正想着对策,要如何能拒绝凌朝凰陪着凌凤。外面有衙役来说他府中有人来寻他有重要的事情。

秦松涛皱的眉头更深了,家里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竟然弄到了大理寺?

担心皇帝觉得他家事都处理不好,赶紧告了罪,得了泓帝认可,匆忙走出去。

竟然是秋盈站在门外。

“你怎么回事!”秦松涛第一次那么生气,怒吼道。

秋盈抬眸看了他一眼,将袖子里的信抽了出来,“这是四姑娘吩咐送来的。”

秦松涛冷笑,“我不看,赶紧滚回去!”

沉欢狡猾如狐,不论她写什么,他都一定不中计!

“可是,这是老夫人亲笔信。”

刚转身的秦松涛猛然转身,“什么?”

“四姑娘将老夫人请去了他们府里,老夫人便写了这封信让赶紧带给老爷,老夫人带了口信,若是老爷不管,老爷的前程便完了。”

秦松涛死死盯着她手中的信。

沉欢让云裳告诉他,必定要让秦松涛生不如死,而秋盈已经怀了他的孩子,如果秋盈站在沉欢这边,她就答应将秦松涛名下的产业给她一半傍身,养大孩子,过自由自在的日子。否则,她一定会受到连累。

秋盈很清楚,秦松涛看不上她,她再温柔,再漂亮,对他来说,她的身份注定不会得到他的青睐,除了腹中的儿子外,他不会怜惜她一点。

沉欢的手段,她也看到了。一个小丫头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秦松涛已经很难说能保证能胜了,她似乎只有一条路。

所以,来的一路上,她已经下了决心,选择沉欢。

秋盈深吸口气,将信塞在他手里,低声道,“四姑娘不是心地善良的人,何况,凌凤是四姑娘的心上人,她怎么可能不出手呢?哦,对了,四姑娘说她复制了一个副本,留在她哪里一份。四姑娘还说,如果今天老爷不放过凌公子,她就直接拿着老夫人的亲笔信并带着老夫人上堂击鼓。”

说罢,不管秦松涛什么表情,转身上了马车,扬尘而去。

秦松涛脑子被狠狠的敲了一榔头,他低头盯着手中的信,就像烫手的洛铁,他不敢看,他居然不敢看!

良久,他打开信,倏然,目光充满了恐惧!

信中,吕氏告诉他,她是罪臣之后,嫁给他父亲是为了家族报仇,潜入到秦家,是因为秦功勋一心当官,以她的身份嫁给官员是不可能的,只有嫁给秦功勋这样的商人,才有机会崭露头角,生下的孩子如果能入朝为大官,便可以伺机谋反。

谋反!

秦松涛如五雷轰顶。

这就是他的母亲?他的母亲是这种身份,他怎么一点不知道!

万一……万一这个信落到别人手里,这可是灭九族的事情!

不对,字迹不对。

他再打开细看,对,不是他母亲的字迹,是秦沉欢的!

完了,秦沉欢留下了他母亲的亲笔信吗?

“松涛。”

秦松涛吓得猛然将信收在背后,脚下不稳,差点跌落在楼梯下,被沈奎一把抓住,“你怎么了?如此魂不守舍。”

秦松涛忙站直,脑海里飞快的想着对策。

沈奎见他脸色煞白,“你究竟怎么了?皇上都有些不高兴了,你赶紧进去啊。”

秦松涛木讷的跟着沈奎进去。

众人看着他,一向注重仪容的他,现在仿若七魂丢了六魄。尤其是在皇上面前如此失仪,这真是太奇怪了。

“秦大人!”晋漕中有些温怒。

秦松涛缓缓抬头,忽然掀袍跪在地上,冲着泓帝长附在地,“皇上,请赎微臣的罪。”

泓帝微蹙眉,“何罪之有?”

凌凤和凌朝凰对视一眼,不知道这个家伙又玩什么花招。

秦松涛强忍着心里的愤怒,努力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微臣惶恐,刚才府中有人来报,已经找到杀死秦湘的人,那人是微臣以前得罪下的人,他借故凌公子的队伍路过,借刀杀人。是微臣失察,险些害了凌公子。”

他的一番话让在场的人一片哗然,众人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合适了。

晋漕中豁然大怒,“秦松涛!你敢欺君?这是杀头的罪!”

秦松涛身子一抖,“晋阁老,是微臣失察,请皇上,大人责罚。”

泓帝冷笑,“秦大人可是晋阁老的爱徒啊。这次倒是展示了你的才华,将一堂之人戏弄于鼓掌之间!”

说罢,拂袖而去。

凌凤和凌朝凰对视一眼,再和睿亲王和燕权慎交换了眼神,也不想再多事,立刻离开。

晋漕中气得脸色铁青瞪着秦松涛。

“你被鬼附身了吗!”

秦松涛自有苦无处说,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故作委屈道,“学生实在是糊涂,刚才下人来说凌凤的人抓到了凶手,学生恐被反利用,不得不这样说。”

晋漕中瞪大眼睛,“凌凤抓到了人?”

秦松涛点头,“不过大人不用担心,属下一定会解决的。”

晋漕中站起来,冷冷的看着他,“你最好擦干净屁股,否则,你的前途就完了!”

“学生明白。”

等人走走光,秦松涛全身的力气仿佛被瞬间抽空,徒然靠在漆红柱子上,两眼通红,用力咬牙。

秦松涛的马车在僻静的半路拦住,掀开帘子一看,没想到是一辆华贵的马车,马车的俨然是品级宫眷的标准。

他微皱眉,却见一个窈窕玲珑的身影款款走了下来。

秦沉欢!

秦松涛恨不得冲上去将她撕了!

“欢儿!。”

一骑黑马飞驰而来,黑色如风身影瞬间落在沉欢边上。

凌凤一把留住沉欢,将她隐在身后,冷冷的盯着像头困兽一般的秦松涛,“秦大人。”

秦松涛冷笑,“秦沉欢,你以为污蔑我母亲就可以得逞吗?”

沉欢轻轻的捏了捏凌凤的手腕,微微笑着站前一步,“污蔑还是真的,你心里清楚得很。若不是你母亲亲口承认,她的前夫留下的踪迹,我恐怕还真找不到这个真相。如果你不怕,你大可去朝上说我污蔑你。”

“我是你叔叔!你竟然如此歹毒!”

“哈哈哈哈。”沉欢忍不住大笑起来,通红的眼睛里,满是讽刺,她用手一指,对着秦松涛的鼻子道,“叔叔?你母亲和你的大哥密谋有杀害我父母、你的妻子密谋侮辱我姐姐的清白,你的亲血缘侄女雇凶寓意夺我清白,我在秦府受过的种种数都数不完,你却说你是我叔叔?”

秦松涛死死的盯着她,冷笑道,“原来,你早就恨透了我们,一直都在布局,就是要将我们全部灭了。”

沉欢微微一笑,“我说你太抬高自己了。你这等人,自作孽不可活,我出手灭你,脏了我的手。我今天在这里等你,就是要告诉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你的母亲就是你的污点,她在,你的把柄就在我手里,休想逃掉!”

“我们走!”沉欢转身,凌凤拉住她,“和我一起骑马。”

沉欢看着他,点了点头。

他是担心自己坐车再被什么人暗害。

凌凤将她抱上马,自己一跃而上,将她揽在怀中,傲睨着秦松涛,勾唇一笑,“秦松涛,你太高估自己,就算沉欢不出手,你就真的能奈我何吗?你安排的杀手和暗中勾结漕帮的另一伙人是同一批人,你以为如果让勋国公知道你和其他人联合,他会放过你吗?沉欢的话太对了,自作孽不可活,你自己一步一步给自己挖坑,那就埋了你自己吧!”

凌凤纵马而去,沉欢被他抱在怀里,浑身暖暖的,不由往后靠着他的怀里。

感觉倒她的动作,凌凤心动,单手拦住她的腰,温柔的道,“坐稳了。”

沉欢扭头看他,他也底下头,两人相视一笑。

原来,并不是一个人硬扛着才是好的。

有时候有人分担,一起扛着天下事,也是一种幸福。

秦松涛咬着唇,不知觉鲜血流了出来,竟然没有一丝感觉。

天很灰暗,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直到快天黑了,秦府的门房才远远的见到失魂落魄的秦松涛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前走着,马车跟在后面,赶紧吩咐人进去告诉夫人。

秦松涛猛然抬头,“老夫人呢?”

门房道,“一直在房中休息啊,我们以为老夫人病了呢,可秋盈姨娘说老夫人只是困,要睡觉,小的们都不敢打扰。”

秦松涛满心怒火蹭蹭的窜上来,一把推开门房,疾步往里冲。

直到吕氏住的小院,他冲着下人怒吼,“都给我滚出去,谁也不能靠近!”

下人们吓得顿做鸟山,还有谁会管吕氏的死活。

秦松涛推开门,吕氏的卧室没有点灯,依稀可见床上躺着一个人。

他将门关上,死死的盯着床上,走近后,咬牙问,“母亲,你怎能如此害儿子!”

床上窸窸窣窣的响着,吕氏似乎没睡。

秦松涛更加愤怒,往前走一步,“你是什么人,与我无关,你是贱民还是罪臣之后都与我无关,可是,我努力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到了如今的地步,你为何联合秦沉欢那个贱丫头害我!”

他越说越激动,几乎吼了起来。

吕氏依旧无言。

“你说话,你为何不说话!我再也没法爬到我想要的高位,都是你!都是你这个低贱的寡妇!”

秦松涛忽然疯了似冲过去,一把掐住吕氏的脖子,嘶声力竭的吼着,“你活着干什么!你活着就是害我的!你去死!你给我去死!”

吕氏瞪大了眼睛,恐惧的看着自己最引以为豪的儿子。

他居然亲手要杀死自己啊!她可是他的亲生母亲啊!

可她叫不出声来,舌头没了,牙齿没了,脖子还被秦松涛掐得脖子骨咯吱咯吱的响,知道她再也无法呼吸,软软的瘫倒。

忽然,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一阵嘈杂的呵斥声迅速充斥着院子。

还没等秦松涛反应过来,门已经被人一脚踹开,涌进来一大群羽林卫,首当其冲的竟然是凌凤、宁逸宏和沉欢。

沉欢看着秦松涛手下的吕氏,冷冷一笑,“秦松涛,你居然杀了我的祖母。”

秦松涛呆呆的看着她。

恶魔,她就是恶魔,他的克星!

凌凤看着如此残忍的亲手杀死自己母亲的秦松涛,他忽然感觉后怕。

这个人内心如此变态、疯狂、残忍,沉欢和他在一个府邸里过了那么多年,多可怕。

众人见状都惊住了。

吕氏手脚皆断,门牙被敲掉,舌头被拔掉,还被活活掐死。

死得的确很惨。

可秦松涛的残忍,让人觉得他疯了,若不是疯了怎么会做出此等禽兽的事情。

------题外话------

上一章是5000多字,订阅时是3000字的亲回去看下,有新内容。今天这章未完,大家早些订阅,会多送字的。

感谢亲爱的amywu16888、19710518、ds130711、王843691736投了2张月票、grace21c、aman520小说投了1张,xiaobing819819投了一张五分评价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