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1】

庞龙飞驰而去,赶到睿亲王府,天已经大亮。

下马就冲进门,门房吓了一跳,见往日里威风凛凛的庞龙脸色煞白,疯了似的夺路狂奔,吓得避开一条路。

睿亲王正穿戴整齐由韩侧妃送着出来准备上朝,见到庞龙这幅模样,心里咯噔一声。

“王爷,赶紧救公子。”庞龙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睿亲王大惊,“怎么回事,快说!”

等听完庞龙的话,面色一沉,这段时间他已经吩咐凌凤当心,几次和晋漕中过招,凌凤他们都赢了,勋国公一党怎么会咽下这口气。可是防天防地居然没防着晋漕中他们用上这么丧尽天良的一招。

立即回了家门,进到正院,唤来睿王妃:“凌儿出了事,你即刻入宫告诉惠妃,让她想办法稳住皇上!一定要快,迟了则恐晋漕中先行上宫里让皇上先入为主了!”

睿王妃顾不上哭,赶紧换上全服宫装,赶进宫里。

睿亲王亲自赶到大理寺,另一面让人通知了燕权慎。两人其实都非常担心,如今刑部尚书是陈达,虽然上次凌凤利用了他,谁能保证他这次不借机踩凌凤。

燕权慎闻言,立刻就赶往大理寺。

朝堂上,泓帝一见众人都不见人影,心里便不爽。其他人不知道情况,自然不便说。

晋漕中忽然道,“皇上,老臣听闻秦松涛的侄女今早在进香途中被一军营中的把总杀了。兵部属于睿亲王管辖,就连燕权慎都去那边陪审去了。”

泓帝听到总把头,目光一寒,能将睿亲王和燕权慎都牵动的总把头还能有谁?

他盯着晋漕中,晋漕中见状,道:“正是凌凤。”

顿时,全身一片哗然。

“你说什么!”泓帝眯着眼睛看着下方,“凌凤杀了秦松涛的侄女?”

“皇上!如今人已经都在大理寺了,尸体也摆在大理寺公堂上,秦松涛乃朝廷命官,一向又奉公守法,慎言慎行,如果没有证据,他又怎么会诬陷凌凤呢?”

殿堂里忽然静默下来。

凌凤已经杀死过皇子,暴虐狭隘的形象已经有人觉得是真的,如今眼目下杀死官眷的罪名如若成立,那他这辈子不死也要在牢里呆上一辈子了!而且,名声也臭了。

泓帝盯着晋漕中好半响,缓缓的站起来,“启驾,去大理寺!”

大理寺已经审上了。

秦松涛不顾庭罚,让人击了登闻鼓。

秦松涛先已将经过说明了一遍,最后道:“当时只有在下的侄女的车驾与凌凤一行人,我等本该是一道前往寺庙的,在下侄女因为半路略有耽搁,所以落了后,哪料到我等在寺内静等她的时候,竟传出来她的死讯!如今死者胸口插着他们的剑,还有好抵赖么?”

不出意外的一套完整说辞。

凌凤一言不发的打量着秦松涛。

从进入大理寺起,秦松涛就不急不躁,条理分明,字字句句直指向他,如今站在两边的衙役都投向他看饿狼的眼神。

这个罪名一旦成立,他就是世人眼中十恶不赦的恶徒,任凭他如何使劲都无法再洗脱这个名声。而大理寺、吏部掌握在晋漕中的手中。只要将他关进牢房里,有了上次的教训,晋漕中一定不会那么轻易让他逃出去。更加不可能轻易的让睿亲王府的人进来。

而他被打败,意味着睿亲王府的名声也被打败!

秦松涛和晋漕中他们看似很简单的一招,却是杀人不见血而极其有效的一招。

“秦大人你要控告人,也该知道人证物证缺一不可。光只你说的这些个理由,难道就要定凌凤的杀人之罪?若这么说来,改日我杀个人丢到你的府中,那回头我也可以指证你是杀人凶手了?既然如此,那又还要官府衙门做什么?!”

睿亲王岂能容忍再次污蔑他的儿子,气势如虹,指着秦松涛大声道。

秦松涛不避不闪,平静道:“假若睿亲王投到我府上的尸体中的也是能够证明我身份的凶器。当然我会有重大嫌疑。如果说凌凤本人在场,死者尸首上明明插着他们惯常所使的兵器,还要抵赖,那岂非就是把全天下人当傻子了?

“在下的侄女自幼随在家母身边,家母进京之后亦跟随一道而来。在下视她如同亲生,今日她横死街头,在下不管杀她之人是王子还是庶民,便是上街跪求万言书也要替她讨个公道!”

秦松涛神情激愤指着门外,全身都透着一股劲,一股定要置凌凤于死地的劲。

睿亲王气怒无言,纵然他在朝堂尔虞我诈之中也算饱经沧桑。兵法战术也算运用得炉火纯青,但这种考验即时思维并且打嘴仗的功夫,他着实比不上这些文官,更不可能想象得到人可以如此无耻。

燕权慎冷静的看了片刻,道:“秦大人就是要请万言书,也要先清楚大理寺职责所在。凌凤是中军营的将官,兵马司自有自己的断事官。按理,凌凤该移交兵部与兵马司负责审理。既然秦大人这般慷慨激昂要讨还公道,那就请睿亲王将嫌犯凌凤带回军营断事处,严加审理。”

到底相生相克,燕权慎这番话一出来,睿亲王脸色就畅快多了。

没错!凌凤是自己的儿子,也是他手下的人,就是犯了事也该由军部断事处审办,而他居然情急之下忘了这层!只要人到了他们手里,自然黑的也要让他给洗成白的!

“燕阁老此言甚是,凌凤便由我带回军营断事处审问!”

说着他朝上方审官揖了揖首,作势告辞。

大理寺虽然是晋漕中的,可百官也不敢阻拦睿亲王。

门外却传来晋漕中的声音,“睿亲王这是要护短吗?秦大人既然击了大理寺的登闻鼓,自然就由大理寺受理。凌凤虽是将官,但被杀之人却是百姓,按你们的说法既可以提交军部断事处处理,自然也可以让大理寺来断这案。”

晋漕中话音刚落,便有太监尖叫着通报:“皇上驾到……”

众人立刻附身高呼万岁。

泓帝唤了声平身,自己坐在通判位置上,“皇叔请坐。朕只是来旁听,你们继续。”

睿亲王无奈,只好坐下,和燕权慎对视一眼。

他心里忽然冒起一股寒意。凌凤和他为大沥立下汗马功劳,几十万大军都在他们父子手里,按理来说,功高盖主不是什么好事,何况自己是皇叔,凌凤比他还小十几岁,难道皇帝不担心吗?

万一,泓帝私心起,一心要拔除他这个最能干的儿子,以此镇压他的能力呢?

以前,他将他推上皇位,是因为他觉得地位一定要嫡出正统血脉继承才是正道,才能让天下百姓信服,所以,他宁愿杀了自己的那些欲意夺位的兄弟,也要护着他登上宝座。

可这些年来,从宁逸飞的事情后,他就开始怀疑,这个皇侄的心是否非常毒辣?

他自己也生于皇家,皇家惯于取舍,不为亲情二字所羁绊,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他们会不吝于表现表现仁爱。可是当关乎于大局,这份仁爱不再存在了,他开始防着他的皇族们,防着有朝一日谁会反扑逼宫!

这边审案,那边沉欢收到了消息。

凌凤给她报过信,说是他到了军营值班,让她早些睡。她也就安心睡了。谁知道小黑冲了进来,用力拍门,“姑娘,凌公子出大事了。”

沉欢被惊得跳起来,比睡在外屋值夜的烟翠跑得更快,一把拉开门。

“怎么了?”

小黑急得满脸是汗,将事情说完,沉欢心往下沉。

大家听到也都吓了一跳。

沉欢努力稳着心问,“如今如何了?都有谁去大理寺了?”

“睿亲王和燕大人都去了。他们明摆着就是栽赃!”小黑气呼呼的。

“秦湘死了?”沉欢拧着眉,事情太突然了,而且,她万万没有想到秦松涛毒辣至此。

“是啊,如今尸体就躺在大理寺,凌公子被秦松涛指控杀人,已经也在衙门候审了!”

沉欢扶着桌子角,好半天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当然是坚信凌凤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杀秦湘的!对他半点好处都没有。何况他们眼下正在查吕氏的底细,他一定不会还没有确切证据前,打草惊蛇,何况秦湘是什么东西,才不值得他动手。

但是眼下她不能冒动,首先大理寺不是她想进便可以进的,再者她就是这样冲去了也不能有什么用处。

她凝眉想了想,忽然道:“小黑,老太婆在哪里?”

“被送回秦府了,听说是晕过去了。”

沉欢冷笑,“云裳,现在是用秋盈的时候了!小黑,云裳,你们和甘珠、赤冰一起,去将老太婆给我偷回来!要神不知鬼不觉!一定不能让秦府人知道!”

小黑和云裳也不想为何,姑娘一向聪明绝顶,他们只要照做就行了。

有赤冰和甘珠,再加上小黑,偷一个人一定没有问题,何况还有内应。

“烟翠,你让赵熏去出事的地方打听,说不定能找到目击证人。再让静能、静悟两兄弟去监视着大理寺,每隔半个时辰来禀报一次情形。”

堂上的审官无奈,只好继续审案,道:“凌公子,你有什么可以申辩的?”

凌凤从事发地点到这里一直都没有说话,这时候,他转过身,指着地上秦湘的尸体,“大理寺的仵作请出来。”

他明明是个嫌犯,可是面对着来势汹汹的指控却不慌不忙,仿佛眼下他才是那个决定此案胜败的人。于是仵作也不觉地听话的走出列,顺从地到了他跟前。

“你看看这伤口,是在什么情况下形成的?”

仵作把剑从秦湘胸口拔出来,拿在手上反复细看。

尸体伤口因剑被拔而带出些残血,仵作弯腰拿着布巾与药水仔细地擦洗检验,片刻后道:“回皇上,回大人,伤口创面整齐利落,应该是在极快速和极大劲道推动下造成的。”

凌凤闻言笑着看秦松涛,道,“我知道你肯定会说这也是我蓄意杀人所以派人守着背后动刀,那么我问你,你在看到我的时候,我离她有多远?”

秦松涛微凛了一下,说道:“一丈远。”

“你看到她的时候,她是什么状态?”凌凤又问。

秦松涛看着他:“刚刚中剑。而且,我还看到你的手停在半空,就像刚刚还握着剑一样。”

凌凤点点头,“照你这么说,那么我在杀她的时候顶多就是在一丈之内下的手,如果是这么近的距离,以我的能力,让我这样极速地将剑对准一个人穿过去,这剑便是不穿透整个人也要穿透大半个胸膛。可是你看这剑尖,虽然伤口极为整齐利落,但没入的长度却只有两寸。何况还是背后中剑,你这个说法岂不是太荒唐了?”

他转头面向仵作,“你来告诉秦大人,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造成这样的伤口?当着皇上,不许妄言!”

仵作立即凛然:“通常只有在十丈以外的远处使足够大的力气奋力刺过来,才会造成这样的伤口。”

凌凤再看向秦松涛,“你听到了?”

秦松涛挺了挺胸,“你有那么多暗卫,就是他们得了你的命令在远处射杀也不是不可能。你纵凶杀人,也逃不过罪责!”

“我知道你会否认的。”凌凤提起手上这把剑,再道:“这把剑与我身边护卫们的剑如出一辙,而且,真凶还费心地将之表面做旧了,看起来我的确没办法否认。可是,你忘了陈述一点,我与她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杀她?”

秦松涛冷冷地扬起唇角:“案发当时我并不在当场,如何知道你为什么杀她?兴许是暴虐成性,兴许是见色起义,都不好说。”

“放肆!”睿亲王怒拍桌子,“你这是谣言诽谤!凌凤是谁?他赤胆忠心,战功赫赫,正人君子,岂是见色起意的登徒子!”

这里吕氏很快被抓了回来,沉欢盯着她打量。

吕氏迷迷糊糊的,可她看清面前的是沉欢时,人整个人跳起来,阴鸷眼神恶狠狠的瞪着沉欢,“你这个贱丫头,你想干什么?你居然敢绑架你的祖母!”

沉欢冷笑,“免她咬舌自尽,将她的牙齿都拔了!”

吕氏闻言吓得脸色铁青,刚要叫,小黑直接抓起一个榔头冲来,卡住她的脖子,逼着她张开嘴,对着牙齿就是粗鲁的一敲。

吕氏惨叫着,捂着满嘴鲜血,卷缩在地上。

等她哭够了,沉欢示意小黑,小黑上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逼着她仰着头面对沉欢。

沉欢冷笑着,玩弄着手里的纸扇,“你来盛京不就是要我和玩玩吗?今天我就陪着你玩个够。秦松涛杀了他的亲侄女,下一个就是你,我在想,秦松涛会怎么对待你呢?”

吕氏恐惧的摇头,满口的血,不断的涌出。

“我对你太仁慈了些。其实,你是直到我的,我这个人要就不狠,狠起来,要人命。何况,我秦沉欢遗传了秦家老太爷的冷漠,也被你教导出了狠毒。如今我就拿你练练手。”

吕氏快吓死了。

沉欢冷笑一下,“我准备了一根绳子,我这里有医术极好的大夫,我要是让他把这绳儿串进你的整条肠子里,他完全可以做到。”

吕氏死瞪着死鱼眼。

沉欢又接着道:“到时候我再让他把绳子的一头从你喉中伸出来,动不动就扯一扯,你觉得,这滋味比起凌迟来如何?”

吕氏脸色变得灰白,人要吓晕过去,小黑用力一扇,把她拍醒。

沉欢招手,一个男子捧着个装着各类医用刀具的盘子走出来。

“救命!救命!”吕氏吓尿了。

沉欢皱眉,“恶心,真是没教养!”

吕氏顾不上嘴巴疼了,用力在一滩尿上磕头,“放了我吧,求求你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

沉欢冷冷的睨着她,她的父母惨死这笔账还没算够呢!

她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凌迟之痛!

“想让我饶了你?可以,你给秦松涛写封信,按我说的写。”

吕氏满脸的血尿,忙鸡琢米的点头,“我写我写我写。”

衙门大堂上,依旧对峙着。

“睿亲王息怒!”晋漕中这时站出来冲上首道:“凌凤是否见色起意,我等不敢断言。不过君子不欺暗室,今早那里只有凌公子带着自己属下与秦湘在是事实。既然人不是凌公子杀的,那难不成是秦湘自杀?”

睿亲王面对秦松涛的反诘,一张脸憋得青紫。恨不能一拳过去直接将他摧毁!

凌凤和他是皇亲国戚,他是护着皇帝登基的大功臣,唯一的皇叔,晋漕中和秦松涛竟然藐视皇威到了如此地步,这已经不仅仅是在陷害凌凤了,而是在威胁整个朝堂!他竟然不知道他们已然胆大到如此地步。今日他若是皇帝,就是冒着被人指着鼻子骂护短的风险也要争下这口气来!

泓帝的脸色也不好看。他往秦松涛脸上扫了眼,又看向凌凤。

秦松涛忽然拱手道,“要有更多的证据,可以搜下秦湘的身,看她是否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凌公子约见她的。”

凌凤差点要笑出来了,这个人真够无耻的,当面都可以如此捏造!

------题外话------

未完……(今天要虐恨)

谢谢亲爱的沈惠红投了三张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