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4章 天眼撕真龙!金凤独尊!

“咦?”云芷汐的声音疑惑而出,她的双目却在瞬间变得深幽非常。只是下意识的,她就开启了天眼神通。

云芷汐能清晰的感受到,这道裂缝里散出的幽森死寂之气,而五大金龙似乎源生于此,那么在她看来,用天眼来对付这种“幽灵”,应该是错不了的。

也就是这一念之间,无形中却开启了,云芷汐所不知道的,一种玄妙大气运!

当她的天眼开启后,她的意识开始顺着天眼看去,她的眼前景象却发生了,一种非常奇妙的变幻。她的精神力,忽然自主的倾泻在天眼之上,她的意识开始深入而去。

在那一刻,云芷汐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在一瞬间脱离了她的身体,直接飞向了浩淼星空,飞上了九重天阙,飞进了无垠的宇宙。

她的眼界,一层层的开阔上去,一层层的步入更高处。

然后,她达到了一个神秘的高度。

接着,她俯视到了五条金龙,她的意识体如神灵般,漠然的鸟瞰着五条狰狞金龙。

“嗯?”送云芷汐等人而来,此时也在封皇台不远处的容煌,清晰的感受到了源自云芷汐身上发出的,那种很玄妙不凡的变化。

紧接着,容煌的墨目变得深邃无垠。

好一阵子之后,他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他抬眸看着即将消失的人儿,墨目中潋出了一层暖意:“小东西,我期待你来……”

彼时。

在中域某处不知名之地,一座散发着玄妙气息的高塔顶端,云集着一批身穿道袍的人。而在这群人的最前方,站着一名同样身穿道袍的高大老者。

在高大老者的肩膀上,站着一只肥硕的,模样跟伏和的天机喵一样的老猫,都是浑身白猫,唯独在眉心处有一枚八卦印。

老者的面容并没有遍布皱纹,但却给人一种历经沧海桑田,看破世间万物的苍古睿智之感。尤其是他那一双苍老浑浊的眼,便如同看不透的混沌,却仿佛有着无尽的智慧在衍生。

随着老者念念有词的,以双手勾勒出一座玄阵,他身后四十九名道者,按照着玄阵的排布,有条不紊的落座而下。

随后,这四十九名道者的身上,齐齐散出了一层润泽的白芒。白芒顺着玄阵汇集而起,衍生到了老者身前的天幕之中。

与此同时,老者肩上那只,大约有三巴掌大的“肥猫”,已经腾空而出。只听一道清越的“喵”叫声起,它的嘴中就吐出了五枚古钱,古钱腾空掠上,与老者的阵法交相辉映,散发出古朴的莹光。

“尊者,此番古战场之门,开启了五条金龙,可是说此番封皇榜上,将出现五大真龙骄子?”四十九名道者中,站在最前方的一名中年男子,尊敬的询问道。

但在中年男子话音落定之际,道者中忽然有人发出惊呼声:“快看!那是……那是什么?!”

“什么?啊——”

道者们纷纷惊呼而起,就连老者肩上的肥猫,也瞪大了一双碧莹莹的眼珠子,错愕的盯着天空中的景象。

那时候,在老者阵法中的天幕里,五大金龙的上方,出现了一双凤目!

这双凤目精致如画,带着漠然的,仿佛神明般的神色,淡淡的鸟瞰着,下方五条盘踞翱翔的金龙。

高塔上的所有道者,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内心中油然而生出一种畏惧之心。

紧接着,更让人惊心的一幕出现了!

但见五大金龙在凤目的俯视下,纷纷凝滞的一缩,竟在缓缓的散去?!

下一刻,让所有人眼前一亮的是——

一头栩栩翱翔的金凤,崔璨高贵的铺展在了,五大金龙的中央!金凤以强势的峥嵘,挤散了这五条金龙!

不多时,金龙之光全数散去,金凤得天独厚,睥睨四方的伫立着!

金龙散去,金凤独尊!

“尊者……”中年男子大惊失色,他是完全看不懂这天象了。难道说中域之中,将有一名更强者,要撕裂五大真龙骄子,踏上独霸至尊的峰顶之座?

但在此时,天幕中消散的金龙,似乎又重新汇聚,然后盘踞在金凤四周,看起来十分的和谐。

这么看着,又好像是五大金龙并未消失。但是也像是,五龙已被撕碎,这又是重新凝聚的五大真龙。

“原来如此。”老者轻轻一笑,双手一收之间,天幕尽数散去。

“喵喵。”肥猫发出两声抗议,似乎还没有看够。

“尊者,金凤所代表的是机子辅佐之人么?”沉稳的中年男子,忍不住询问道。

然而老者一言不发,已经疲倦的合上了双眸。

……

丹城,封皇台上。

古战场之门,已经消散而去。

十名老者,宛若泄了气的皮球,纷纷“跌落”在凤凰台上,他们快速的进行调息恢复。

半晌之后,十名老者都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满头虚汗的他们,看起来状态很渣,显然要在这个古战场之门中,打开出一条裂缝,是消耗相当大的一件事。

“大人,刚才那是?”一名半帝忍不住的,询问着那名至尊老者。他们刚才虽然尽心在开拓门缝,但也都有注意到了,那最后的异象变化。

而和这个异象变化相比,云芷汐这个走后门的,就显得不值一提了,所以直接被自动忽略了过去。

他们并不知道,也完全想象不到,这样不凡的异象变化,会是一个看起来没什么出奇的,甚至感觉相当“不成器”的小丫头所引起的。

毕竟修为和地位到了至尊老者这一步的顶峰强者,要整一两个走后门的,进去古战场历练一番,也不是没有的。谁也不会去说他,因为他的拳头大嘛!

再说谁家没些个不成器的后辈,为免参加正规考核时,会丢了他们的“牛掰”老脸,却又想让孩子得到历练,将来也许能有所改变,那最好的安排就是用这种“办法”了。

届时如果试炼成绩好,名扬出来自然是好,主办方会很醒目的,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如果试炼成绩不好,偷偷摸摸的就此揭过,完全没丢到他们的老脸,那更好不过了。

不过古战场非常危险,顶峰大佬们若非实在恨其不争,是不会将“纨绔后辈”弄进去“送死”的。

且通常走这种后门的人,都是低调的混在人群里的,像云芷汐这样,“高调”登场的还真没有。

若是往常,这些老家伙可能会忍不住去探究一二。但今天这个异象的出现,引起了他们太多的关注,这些大佬们就直接将云芷汐忽略不计了。

“一年后,当我等重聚时,想来就会见分晓。”至尊老者淡淡的说了一句,起身便消失在了这方封皇台上。

其余九名半帝,在踟蹰了一下后,也纷纷离开了封皇台。但方才看到的那一幕,却在他们心头经久不散。

唯独远去的至尊老者,在回程中苦笑一声:“丹老头,我真是欠了你的。也不知道这女娃,到底跟你什么关系,莫非是你为老不尊搞出的私生女?”

想到红衣少女那带着小兽宠,又拉拔着两大俊俏青年的阵仗,至尊老者怎么看都有一种,那分明是个纨绔少女的感觉。

否则,试问谁进古战场,会带这样的阵容?而且那两个俊男,一个还是中阶玄皇,但却是最好看的,也是让人无语凝噎。

“可要真是私生女,只怕是舍不得才对……搞不懂……”至尊老头摇头叹气,决定抛诸脑后不想了。

不过和至尊老者一样,此时也在无语凝噎的,还有此时仍在封皇台外围静伫着的,那个白衣胜雪的美男子。

“一年……”目送完云芷汐,容煌清彻优雅的声音,难得的露出很复杂的情绪。

谁也没听到,就在云芷汐要钻进古战场前,她还冲着容煌传音了一嗓子:“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一年后我出来,咱们生个小儿子。”

“为什么要生呢?”容煌揉了揉修长的剑眉,实在觉得没必要生个碍事的小家伙啊。可是……

“不以生娃为目的的房事,都是耍流氓!你去睡地上……”这是云芷汐对他的威胁,不得不承认,这招非常的有用。他在忍了一天后,还是“屈服”了。

“公子殿下。”不想此时,却有一道黑影施施然飘出,正虔诚的跪拜在容煌面前道。

“找到人了?”容煌的声音不闻起伏,但一双墨目很深邃,显得非常的高深莫测。他现在的心情很不美丽,因为他不仅要跟媳妇分开一年,媳妇临走时还专门提醒他,一年后回来要生娃。

而在这种时候,居然有人好死不死的,来光荣的撞枪口……呃,此君真是好胆魄!

“呃……属下无能。”此君老老实实的回答,还在不知死活的腹诽着:只有两张画像,还不让大张旗鼓的找,只能偷偷摸摸的暗访,哪里有那么容易找到人啊!

“公子殿下,您是不知道,中域人太多了,一个个排查这是不可能的,这……”此君为了表示,他是有在认真完成任务的,还想非常认真的做解释,可惜他搞错了对象。

“不能一一排查?”容煌音调依然平稳,可是身上已经散出了,一层可怕的上位者尊压!一下子就让那人的话,全都卡在了脖子里,再也说不出来半个字!

此君冷汗如雨下,直接跪趴在了地上,只差没哭出来了……他知道错了。

……

古战场。

云芷汐三人压轴落地时,其余人全然没有察觉。因为众人的心神,全部被眼前的景象所震骇住了!

千里荒凉,万里残骸,看整一片疆域,惟余森凉。如此景象,直接把一众都是第一次,进入到古战场的青年们,给完全震慑住了。

众人无论多么仔细的看过去,看到的都只有骷髅,兽骨,残兵,废器……整片整片的覆盖叠加着,让人完全看不到任何的土地,更别说可以看到一棵草什么的了。

这!就是古战场,如此惨烈!

最让人感到震骇的是,这些骷髅全部都是有颜色的!也就是说他们生前的修为,都至少在玄皇以上。

娘的!

如此一大片铺展出去的骷髅,是要有多少万的玄皇死去,才能铺出这么壮观的一幕啊!

壮观到。

“仙境装不下了。”云芷汐忧愁的兴叹道,她自来是有“捡垃圾”的习惯。

容煌以前还鄙视过她的,但自从她捡到了镇天石,他就再也不能“鄙视”她了,于是她自然要把这优良传统发扬光大。

可是……

这里的皇骨太特喵的多了!她就算有一个仙境,也完全装不下啊!算了,还是看看先捡别的吧。

再说了,她如今的眼界也是高了一点的。哼哼……

“雾艹!我们这种玄皇修为,在当时这个战场,他娘的全都是小兵啊!”

“可不是,这就是上古时期的战场啊,当时的玄皇完全是用牛毛来算的吧……这还是上古后人类时期的战场,要是上古大魔神时代,恐怕还更可怕!”

“也未必吧,这只是外围战场,就已经这么可怕了。里面的……我都不敢想了。”

“这种消亡实在太可怕了,难怪这一战之后,巅峰的上古修炼时代就没落了,看来许多强者都来不及传承衣钵,就陨落在此了啊。”

“……”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感叹着上古时期的昌盛辉煌。

因为年代久远,人们已经无从得知,当年上古这最后一役,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只知道上古的很多大能,全部都陨落在了这里。

与此同时,就在众人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奇异的景观!

众人纷纷看到了,一座座绿茫茫的苍古高山,长着大好灵草的丰茂平原……陡然间,景象却是一变,就有无数的人在互相厮杀!

万万众的玄皇们,纷纷施展着各自的强大属性攻击,疯狂的对轰互撕,一个个都杀红了眼,显得十分的癫狂!其中还有无数强大的灵兽,在玄皇们的驱使下,加入在这场玩命的大战之中。

一时间血流成河,残肢满天飞!无数可怕的,惨烈的,恶心的……厮杀场面,就这么真实的,毫无障碍的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不仅如此!这些真实的场面,还配合着生动的音效!那些人和兽绝望的惨叫,癫狂的嘶吼,就像是看三D电影效果似的,直接呈现在了身边。

战场的血腥,战场的惨烈,战场的恐声势……

直接让不少玄皇被吓得面色发白,冷汗直流,双唇哆嗦;甚至有一些人,已经忍受不住恶心的的在呕吐;更有一些心智不坚者,直接被吓得晕过去了。

只有少数几个心智特别坚定者,能够完全无视眼前的场景,甚至借此淬炼自己的心智。

这是一场心性的较量,这群人是骡子是马,这么一溜溜就基本一清二楚了。

等到挨过这场海市蜃楼,不少人连忙坐下来调息,平整一下心态和精神,方才能接着往下走。

但也有一些个牛掰人士,已经是先行而去。

云芷汐净立在纳兰云浮和梁敏身边,并没有将他们叫醒,而是让他们去身临其境的,感受着这一场可怕的战斗声势。

这是极好的心智历练,对于纳兰云浮和梁敏都很有用,尤其对梁敏来说,绝对是一场仿佛身临其境的可贵经历。

因为梁敏长得不错,实力又算比较弱的,所以云芷汐将她扮成男装。以她的神医之术出手,连那个至尊老者,在没有细看之下,都无法察觉梁敏是个女的,可见她的手艺高超。

“太可怕了……”好半晌之后,纳兰云浮稍微恢复过来了,但却依然双腿打颤的说道,而梁敏还双腿发软的瘫倒在地上。

“战场厮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分残忍,只求最快最节省体力的杀敌。甚至到了最后,只是凭借着本能在杀敌,人的本能总是无穷无尽的。”云芷汐平静的说道。

梁敏听了若有所思……

“老大,你见过这样的战场?”纳兰云浮有些奇怪的问道,在他看来,云芷汐比她还小,怎么面对这样的场面,她怎么能如此平静呢?

“类似吧。”云芷汐低垂下眼眸,在现代武器战争时代,新型导弹,各类高科技武器等等的杀伤力,绝对不会比玄皇弱。甚至一旦核弹爆破,恐怕至尊也不过如此。

人类的大脑,不管在任何时空,都是在无休止的“修炼进化”的。为了掌控一些东西,总要让“弱小”的自己,能够操控更强大的力量!

现代人类虽然不能修炼,但各种武器,呵呵……

“我这里还有些破幻灵丹,在这里应该用得上,你们看着用。”云芷汐说着,已经掏出了瓷瓶。

“破幻灵丹?!据说这种丹药需要的药材不好找啊。”纳兰云浮惊喜道,这东西在东域拍卖场,也是稀罕的东西呢。

有了这丹药,纳兰云浮和梁敏,必然可以躲开不少危险了。

“这里的危险程度,比我想象的还要高。增速的灵器,增加防御的护甲……”云芷汐搜罗着,又给两人提供了一些保命手段。虽然进古战场之前,她已经给出了不少。

纳兰云浮和梁敏也没有拒绝,他们都知道云芷汐大方,且在这古战场里,还真的要多一些好东西傍身才好。

“神棍说了,我们的机缘不同,进来之后要分开行动。一年之后,我希望能看到活着的你们,可别让我哭鼻子啊。”云芷汐拍着两人的肩膀道。

“放心吧老大,我还想追随你共建超强势力呢!”纳兰云浮豪气的应道。

若说他最初追随云芷汐,只是为了替妹妹履行承诺,甚至在他无察觉之下,还有一丝的非分之想在作怪。那么如今的纳兰云浮,却是发自心底的,将云芷汐当成他的老大。

不说别的,光说他离开纳兰分家这才多久?不到三年吧。他就从一名中阶玄王,晋阶成了一名高阶玄皇!比他老爹都要高了两个级别!

这种进阶速度,这种实力长进的幅度,简直是纳兰云浮以前从不敢想的!可是,他这位老大,就是能让他办到了!

如果……如果当初不是跟了她,他现在还在苦苦挣扎着,不知道如何晋阶玄皇吧!这等天渊之别,如何能不让他死心塌地的,跟着云芷汐走到黑?!

“师妹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梁敏则是郑重的点头道,她暗暗的下着决心,这一次之后,她一定要成为强者!

“好,那我们就此别过,一年后封皇台再见。”云芷汐最后说道。

纳兰云浮和梁敏点点头,三人正是要各走各的,不想这时候,却有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

“云芷汐,你果然有来,我等你很久了!”这声音落下间,烈娇以及几个玄皇,就出现在了云芷汐等人跟前。

烈娇十分仇恨的盯着云芷汐,她早在丹城时,就见到了这个小*。但在丹城之中,她不好动手。不过她想过了,这段时间云芷汐会出现在丹城,多半是会参加最后的封皇榜决赛的。

虽然不知道云芷汐是怎么办到的,但烈娇就是有着这么强烈的直觉,结果她还真没算错,云芷汐确实来参加决赛了!

而且还是三人前来!

可是凭什么?!

凭什么她烈娇历经千辛万苦,才走到这最后一步。而对方分明后面的赛事都没有参加,又只是贫贱东域来的小*,却也可以直接进来这古战场?!

所以虽然早有直觉,但当真的看到云芷汐等人,出现在古战场时,烈娇的心简直要被嫉恨的怒火焚化了!

这让她根本无暇去想,云芷汐身后是否有强大的后台?更忘却了当日之后,烈焰宗老祖告诫她的,以后决不可再招惹云芷汐!

烈娇现在只有一个念想,杀掉这个小*!

因为愤怒和仇恨,烈娇的声音不小,这么一找茬,周边不少人都听到了。

“是芷汐。”因为领队的风九太懒散,风家人也都还没有离去。此时闻声,他们的人中就发出了一道惊喜的了然之声。

这时候的风从,早已循声看了过去,然后他就都看到了,那一抹再熟悉不过的艳红身影。依旧那么窈窕,依旧那么耀眼。

风从二话不说,立即就要飞掠过去,不想却被风九截住道:“小十七这么着急,莫非那是你的红颜知己?”

闻言,风从身影一顿,脸上立即飘起了一抹,他完全控制不住的淡粉。但他却已伪装而起的,着急掩饰道,“那是我妹妹。”

不想风九听着,直接朗笑道:“行了行了,知道是你情妹妹。”

一众风家男子轰然笑了起来,不过这却让附近不少姑娘满心不爽,甚至略带嫉妒的看向了云芷汐。

“十七你别急,我们先看看怎么回事嘛。”一旁的风十三见过云芷汐,知道那是个不简单的姑娘,已经是按住风十七道。

风从眉头皱了皱,还是想要去帮忙,毕竟他看到有丹盟的人也去了。但是风九却也按住了他,还笑眯眯的说道,“先别急,就算要英雄救美,你也要在最危急的时刻出手。”

“九哥,你好像很有经验昂!怎么没看见你娶个九嫂回来?”风十三闻言就打趣道。

“臭小子,没大没小。”风九敲了风十三的额头一把。

而此时,只听云芷汐的嗓音十分惊诧道:“咦,你是烈娇?你怎么还没死,你不会是蟑螂传世吧?”

别怪云芷汐惊讶,她一早以为烈娇和救她的老家伙,已经被丹皇一巴掌轰死了。结果……居然还活着。

这命格,绝对是蟑螂转世啊!

“哼!小*,你杀我妹妹,不将你碎尸万段,我怎么可能会死!今日,你休想再逃!”烈娇恶毒的说道。

她当日在烈焰宗老祖和夸父猎日弓的爆炸中,已经失去了神智,所以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烈焰宗老祖也没多说,烈娇就自然而然的认定,云芷汐之前是在夸父猎日弓的帮助下,给侥幸逃走了。

而这一次,烈娇寻得了强大的帮手而来。她就不信,云芷汐还能再逃!

------题外话------

26号了!月票快投吧!好心疼那些过月跟本座说,月票忘投了的……票……嘤嘤嘤。

感谢:sally2326【2月票1五星】、eunicetian【1月票】、autumn123456【1月票】、谁把谁当眞、谁为谁心疼/【1五星188币币】、清歌秋韵【3月票】、

落叶の星辰【1月票】、13819363396【3月票】、sky123456789【1五星】、852789【2月票】、dcl0206春【2月票】、leafxi【1月票】、波奇卡【4月票】、LIYIJUNN【1五星】、yuwenhongmgh【2月票】、

慵懶の貓咪【4月票】、18641685095【3月票】、81030800【1月票】、原乡人001【1月票】、素依素依【3月票】、孤单心事123【1月票】、紫色迷情梦【3月票7花花】、xiaojun0506【4月票】、myan0321【1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