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2章 天下第一城!生崽与吃肉。

原来丹皇这个大坑货,居然将云芷汐和容煌,给直接拖进了丹城之内!还就放在城楼门上空!丹皇修为超级横,进来了自然也没人能察觉他,可是丹皇这一走,云芷汐和容煌就悲剧了。

而坐镇丹城西城门楼,掌控西城区一切的,西城管老大席英,乃是丹盟麾下一名圣阶长老!因修为强横,又镇守西门,人称西门神!

席英原本正在打着小盹,神游着感悟自己的境界,没想到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居然有不长眼的硬闯他西城门!

须知正常入城门的,可都是有气息记录的!而此刻出现的两股气息,明显都是没有经过核证的黑户气息!

他娘的!

简直是找死!

席英想也不想,横空一出间,就拖着他那一柄上品巅峰帝兵——偃月霸王刀,直砍向擅闯之人!

管你什么身份,擅闯丹城就是死路一条!

偃月霸王刀,上品金系帝兵,拥有可怕的攻击杀伤力,一刀横出之间,带有撕裂山河般的劲魄,将整一坐丹城都震动了!

“哗哗——”

丹城内之人,纷纷飞出来围观!

一时间有万人跃空,大有群鸟翔飞而出的声势,且这些人的修为赫然都是皇阶以上,更有为数过半的大帝强者!

丹城!

天下第一城!

果然光是这些围观群众,都特喵的比别的地方高大上!

“竟然有人擅闯丹城,这是活腻了,想找死自己下不了手吧?”

“可不是,还专闯西城门,看来是想要被碎尸万段的节奏。”

“嗷——多少年没看见西门神动手了,他这刀势愈发超凡了!”

“……”

西门神席英在丹城拥有很高的名气,大家对于擅闯者,都明确的认定那绝对是死的,倒是对西门神的刀技,有着很浓厚的兴趣。

随着席英大刀攻势落下,众人可看见,在遥远的高空中有一红一白,隐约是一男一女的身影随之而动,但是!

所有人都超级惊讶的看到,那名白衣男子,竟然在西门神超强的刀势中飘然翻身,抱着他怀中的红衣女子,轻轻一踏的,静伫在了偃月霸王刀之上!

如此轻描淡写!

如此风轻云淡!

“哥儿好身法!”

“那男人一定很帅啊!”

“居然不是来找死的?”

“……”

围观群众各有着重的看点,但都无一例外的被惊讶到了。

“混账!”然而面对这样的场面,西门神就愤怒了!他的刀被踩了啊!作为一名嗜刀如命的武者来说,西门神的刀就是他的脸面!

“且慢,我们有牌,有牌的……”云芷汐可不想因为一场乌龙,就跟人打架打得气喘,连忙是摸出一块散发闪闪金光的玉牌道!

玉牌在云芷汐玄劲的催动下,朝天空中映射出一道大气磅礴的“丹”字!

“丹盟金字玉牌?!”有人惊呼而出!

“是丹盟嫡系弟子?”

“昂?不是吧,那不是摆乌龙了。西门神居然连丹盟嫡系弟子,都不认识?”

“他估计光记着修炼了,哪有空理会这些。”

“……”

“金字玉牌,你是何人?”西门神的大刀,在这道金色“丹”字下,还真是凝滞住了。虽然他心中非常不甘,毕竟“脸”被踩了,可是他从属丹盟,而丹盟的金字玉牌,只有丹盟嫡系的弟子,才可能拥有!

而丹盟嫡系弟子,无一不是天域中,最出类拔萃的炼丹天才!是丹盟中最天资绰约的一批青年,背后都有着超强的丹盟嫡系长老撑腰,全部都是不可以得罪的对象。

最重要的是,丹盟对他席英有栽培之恩。所以席英最终还是按捺下了不甘,但他有些奇怪的是,他从未在丹盟中见过对方。

“呵呵……抱歉了抱歉了,师父刚把我带到丹城,他自己就走了。但是师父他老人家说了,如果不能拿下丹比第一,不要说他的名号,不然要打死我的。”云芷汐开口解释道。

闻言,全场围观群众恍然大悟!一个个都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却没有半点怀疑的。

就是西门神席英本人听着,也十分认同的明白,若是丹盟里那些老怪物,有这种奇葩的脾气很正常。

再说丹盟的“金字玉牌”,非是可以伪造的存在,因为玉牌散出的气息,是与丹城护城阵法交相辉映的。

席英可以感受到,西城区的护城阵法,与方才的“丹”字气息是融合的,所以他能确定这块玉牌,比真金还真,否则他也不会那么轻易就罢手了。

与此同时,云芷汐已经拉着容煌,近距离的落在了席英的身边。

席英近距离的看到云芷汐手上的玉牌,当下朝她躬身一拜道:“属下见过小姐。”

“别……别客气。”云芷汐懵了一下,丹皇之前给她这块玉牌时,其实只说这东西能让她进古战场。她刚才只是情急之下,急中生智拿出来的,没想到居然这么有用!看来真的能靠它进古战场。

“小姐这是要返回盟中?”席英老目如炬,一眼看出了在他面前的两人,都是非常年轻的后生,但是修为却十分不俗!

尤其是这个白衣青年!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竟然是一名圣境强者!虽然看起来半点气息都没有,但是席英相信,能够接下他一刀的人,修为绝对至少在圣阶!

“这小子看起来是真年轻,绝对不超过三十岁,难道是曾经吞服了什么驻颜健骨的丹药,所以几百年过去了,依然保持住了三十岁上下的体质?”席英实在是不解,因为就算如此,一个几百岁的老头,怎么也会流露出那种岁月的痕迹啊!

可是……

这小哥没有!

“不,不是。我先在城里逛逛,你们随意,不要打扰我们就是。”云芷汐摆摆手道,她可不想去什么丹盟里,人多碍事她嫌烦。

“是,小姐。”席英也不废话,对于奉承嫡系弟子,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客气些也就罢了。

“行了,都散了。”知道摆了乌龙,席英立即朝那些围观群众吼道,自去做气息存档不在话下。

大家一看没热闹围观,自然都纷纷散去,也有几个好事的,还想围观着云芷汐和容煌,似乎想要看清楚他们的模样。

不过云芷汐和容煌很快离去,他们的到来就像是两道龙卷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却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一时间,丹城之内迅速的传出了,丹盟又有超级妖孽的弟子出世,如何强大如何神奇的谈资。

但让人感到稍微奇怪的是,身为议论中心的丹盟,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如此的沉默,就像是默认了一般,令得云芷汐和容煌的身份,变得扑朔高贵,引人遐想万分。

可在西城楼短暂的交锋里,大家都没看清楚云芷汐和容煌的模样,至于去问席英?人家西门神是那么平易近人的?再说了,人家都宣布闭关了。

而彼时,被“高调”入城的云芷汐和容煌,已经进入了丹城。

入目的,就是高耸入云端的琼楼,自由翱翔的灵鸟飞兽,往来无寻常百姓,尽数都是修炼者。

更有不少商铺,开在了楼层顶端,其内进出的客人,全部飞来飘去,大有一众仙人云集的声势。

“丹城,果然不一样啊。”看着繁华异常,往来如飞仙的人流,云芷汐忍不住感叹道。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城市规格是这样的城池。

这样放纵强者、强兽恣意往来,也唯有丹盟坐镇的丹城,可以办到吧。否则其余的势力这样做,只怕要乱象百生了。

“走,陪我逛逛。”看到这么新鲜的商品街,云芷汐也是兴致大起,拉着容煌就往城内最繁华的,那一条空中商铺而去。

“等等。”不料容煌却伸手一拉,将她搂入怀里,旋即飘身闪开,隐没在街道的角落之中。

云芷汐正是不解间,就看见在他们离开之地,出现了两名穿着黑斗篷的人。他们现身后,在原地四处张望了一下,接着又快速的离开了。

等到那两人走远之后,云芷汐才开口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将我当成魔皇子的人。”容煌回应道,只是他修长的剑眉,却轻轻的拧了拧。因为按理来说,这帮人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你上次传讯给的那人之流?”云芷汐想起问道,感觉那就是个逗比,丹皇、“蛋黄”,丹皇如果知道他这个外号,一定会捏死那个人吧。

“不错。”容煌点了点头,微微迟疑了一下后,他却说道,“汐儿。”

“嗯?”云芷汐正琢磨完“蛋黄”,听到容煌叫她,下意识抬头看去,却见他一双墨目正十分深沉的盯着她看。

“怎么了?”云芷汐不解的问道。

容煌俯身在她额上落了一个微凉的吻,将她抱紧在怀里道:“你就真不担心,我真是个大魔王?”

“扑哧。”云芷汐乐了,连声音都笑眯眯道,“其实我还是挺担心的。”

容煌抱着她的手臂一紧,就听到她凝重的说道:“万一你变成牛面人身,狮身人面,蛇身人面……那我们生娃怎么办?”

容煌:“……”这不是重点吧。

“而且你要是变丑了,我可能会不习惯。”云芷汐十分忧心的说道,她还是喜欢现在的容煌啊,倾国倾城风华绝代,怎么看都是这么美。

容煌凝了凝神,语气很认真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外貌不变,你就完全不担心?”

“还是会担心。”云芷汐绷着脸,还是严肃的点点头道。

容煌墨目轻轻一眯,眼神里有某些暗光浮动。

“你嫌弃我怎么办?修为跟不上,于你来说没有半点用处,只是个拖油瓶。”云芷汐反问道。

自从听了丹皇的话,云芷汐的心里不可能没有压力。虽然丹皇也有说,他这一次的封印很成功,多半能帮容煌压制五年的时间。

但就算是五年的话,按照丹皇给她讲解的那些,在现在的她听来,根本就是完全不懂的武道,她真的能用五年的时间,去完全解开、领悟么?

越了解,才越知道差距。

越了解,才越知道艰难。

云芷汐如今回想之前自己定下的,“三年”绝对可以追上的决心,都觉得真是天真得很了。

容煌听着明显怔了一下,大约是没想到,他这个无所畏惧的人儿,会忽然问出这样没志气的话来。

那时两人的眼神之底,都有着对未知的一丝惶然。不是担心闯不过去,而是担心身边的人会在意,会……

可是。

两人在同一时间,福灵心至的相视而笑了。

怎么会?

她不会。

他亦不会。

他们都有着一样的心意,那就是只要能携手在一起,其余的还有什么所谓。

“小东西。”容煌宽大的手掌,紧握着人儿的后颈,清俊的脸亲密的紧贴在她的脸上。虽然求亲时,她给出的答案很明确。可那时候事情毕竟都还没遇到,如今却稍微有些不一样了,他也有些决策要做。

“不过呢,我还是有些担心呢。所以为了让我安心,我觉得我们还是抓紧生个儿子吧。你想想啊,儿子继承了你的血脉和我的血脉,这不是又将咱们绑得更死么?还是生一个吧。”云芷汐却懒眸一闪,忽然机智的提出道。

容煌一怔,脑袋就埋进人儿的颈窝里,闷闷的传出声音道:“不生。”

云芷汐:“……”她是自从之前提起这事之后,每次越是跟他在一起,越是浓烈的想要生个儿子。

可是这家伙呢?如果第一次是震惊,所以第一反应是不想生的话,可大半年都过去了,怎么脑筋还没转过来?

“煌……”云芷汐张口正想再说什么。

容煌已经从她颈上挪出脸来,手掌自然的落下,修长的五指缠住她的纤手道:“不是说逛一逛么?走吧,时间不早了。”

“容煌。”云芷汐反手拉住他,非常不满他再次的岔开话题。他这思想非常不对劲,需要好好教育。

“你之前不是说要开医馆么,丹城还不错,不如我们看看地皮。”容煌扯着不肯走的人儿走,话题绕得更远了。

“我……”

“九婴他们呢?你可知道情况?”容煌接着又道。

“嗯?”这个问题,倒是真提醒了云芷汐。她知道九婴几个,是被风流青年“照看”了,照丹皇的说法,那青年是他的小弟之一邪君,叫他“邪师叔”就好。

“都快到进古战场的时间了,他们也该到了吧?”容煌趁机再说到,务必要将人儿的思想转移到别处。

云芷汐点点头,给九婴主魂传了讯,得知他们一行人也抵达丹城了,此时下榻在天运客栈。

“他们都出去玩了,我没什么兴趣,自己在客栈修炼。”九婴表示它很乖,但它其实正在往丹城赶回去。

他娘的!小弱鸡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它才刚开荤嘤……好久没吃到新鲜的人肉了,真要变成绵人了!

该死的邪君,管三管四的!要不是……要不是修为稍微高了那么一点,它非吃了他不可,嘤嘤!

“吃了一百多个人,回去揍一百多下,你准备好。”云芷汐幽幽的说道。

“就十八个!”九婴脱口而出!

云芷汐脸色一黑,声音不善道:“你等着,我非揍你一百八十下!”她一听邪君将他们送回来了,在没有人看管之下,她知道九婴绝对狗改不了吃屎,结果果然是这样。

“啥?!”九婴在风中凌乱,它忽然发觉刚才云芷汐的话,其实是一个坑,它本来只需要一口咬定没吃人就对了。结果……

嘤嘤嘤……

嘤嘤嘤……

镇天石揍起来还是很痛的,他娘的!它就说它早该跑了,大不了不要那主魂就是了,就算变成小弱鸡重新恢复都好。

可是九婴舍不得,而且它觉得,虽然跟在云芷汐身边规矩多,但是它的恢复却比以前,它自己“单打独斗”快多了。

于是在天运客栈里,很快就爆出一片凄厉的惨叫。但因为屏音障的关系,所以外界的人并没有听到。

等伏和、纳兰云浮、梁敏和蛇王子归来时,九婴已经鼻青脸肿满头包。

云芷汐看着众人,发现半年不见,大家的修为虽没怎么涨,但都明显凝实精益了许多。看来这大半年了,大家的收获都不少。

“怎么样?过去半年过得如何?”云芷汐舒服的抿着,容煌泡的清茶,微眯着双眼询问道。

闻言,众人脸色都青了青的摇摇头,显然过得都很不美好。随后大家纷纷诉苦,云芷汐才知道,他们这大半年都被邪君当沙包了。

沙包……

邪君的沙包,那结果真是……噩梦!

“对了,邪君大人说,安排好云浮和梁敏进古战场了,让到时候跟着你进去即可?”伏和向云芷汐确认道。

“你不进去?”云芷汐听罢却反问,毕竟按照丹皇所说,他们应该有超级后门可以走吧。既然如此的话,她的意思是将伏和也带进去。

“我就不去了,我的机缘不在古战场中,强求跟进去,只会平白丢掉性命而已。倒是云浮可以去争一争,但也要考虑清楚,毕竟你的吞灵诀弱点很大,若是不能弥补过来,只怕要命丧古战场。”伏和给天机喵顺着毛发道。

“喵……”天机喵舒服的叫了一声,它的眼神还看向了,如今跟小灵成为好朋友,一直跟小灵玩耍的小白喵身上。

因为跟小灵玩得好,小白喵这大半年里,都是跟在蛇王子身边的。他一个异域性感美男子,身上挂着两只“萌宠”,简直就是少女杀手!

“先生,你说的我也明白。邪君大人也是这么说的,可是让我脑子笨,根本无法自行修缮吞灵诀。”纳兰云浮也很苦恼,他还将希望的目光看向了云芷汐和容煌。

“我一直没空。”云芷汐抱歉说道,她过去大半年一直在研究炼丹术,还要听丹皇那么多的修炼心得,实在是分不开半点心神。

“我忘了。”容煌更绝,他是真的忘却了。

纳兰云浮颓丧了脸,可怜的看着伏和。

伏和摇头轻叹道:“吞灵诀本就是你们家族的福缘,它是否能完善,自然还是要看你的机缘。古战场中,曾陨落诸多大能者,你和你们纳兰分家的兴旺之机,都在此一行之中。但其中的凶险也极大,你若进去,必是九死之境,所以我让你考虑清楚。”

“我去!”不想纳兰云浮却坚定道,“男儿若不能在武道上进步,就算死在古战场,那我也无怨无悔。”

伏和闻言,赞赏的点点头,便不再多言的看向了梁敏道:“梁姑娘这里,其实我的意见是,你不要进去。”

梁敏一怔道:“为……为什么?”

“你很清楚,若是参加常规选拔,你早被淘汰下来了。你去古战场,乃是十死之境,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所以我建议你不去。”伏和解释道。

“难道就没有半分机缘?”梁敏僵住了。

“大祸自有大福,只怕你挺不过祸事。”伏和告诫道。

“我想去。”梁敏却坚持的回答,并且目光坚定的看向了云芷汐。如果将来不能变强,如果只能一直当最弱的那一个,她宁愿死在古战场!

云芷汐放下茶盏,目光凝视了梁敏好一阵,最终她点头道:“好,那云浮和梁师姐,就随我一起参加封皇榜最后的角逐。”

作为决策者,云芷汐的话,自然没有人反对。

封皇榜之事定下来,伏和等人就识趣的滚蛋了。

毕竟接下来一旦云芷汐进了古战场,那么就意味着要和容煌小别。如此一来,他们自然要识趣的,不去打扰公子这几天的时光。

此时云芷汐伸了伸懒腰,看天色虽有点晚,但想着应该有夜市逛,就缠着容煌上街去了。容煌因为晚些时候想“吃肉”,此时也是有求必应。

夫妻俩出了客栈,就看到繁华的丹城,已经亮起了万家灯火。往来飞行的人兽,在空中散着各自独有的属性之光,显得丹城的天空,是如此的美丽而梦幻。

“在这么繁华的地方,若是经营些生意,必然是赚翻了。”云芷汐艳羡的说道,看着那些飞来飞去的人,就像是看到玄晶满天飞似的。

看她一脸的财迷样,容煌轻笑出声道:“小东西,你又不缺钱,天天看东西都看成钱又是为何?”

“哎,你是不知道中域的物价。我保证咱们的身家,去了丹城拍卖场,只需要一场的功夫,就全部败光了。这些拍卖场可黑了,我将来开个医馆,一定要立个规矩,没有一千属性玄晶,不出诊!”云芷汐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你开的不是医馆,是玄晶馆。”容煌莞尔接话道,只当是个玩笑罢了。

“我是神医!要价不高,那不是掉身价嘛?一千属性玄晶是正常的。回头你再帮我蒸包子,咱们一个卖一千上品玄晶,一天就卖一百个,多了咱们不卖。”云芷汐已经盘算起了生意经,毕竟将来要在中域发展,光靠打劫肯定是不行的,她总不能天天灭人宗派不是?

“好,卖包子。”容煌轻笑的将身边的人儿拢得更新,完全没当一回事。毕竟在他看来,一百个包子的最终结局,一定是在云芷汐的肚子里,她绝对忍不住的。

咻!

砰!

这时候,丹城的天空上,忽然绽放出一朵绚丽的烟火!烟火崔璨夺目,绽放时宛若金雀开屏,好看极了。

“快看!丹城十年一度的烟火节开启了,真美啊!”

“太漂亮了,据说这些烟火散开后,还会有一些丹药随之而散,落在有机缘的人身上呢!好希望掉一颗给我啊!”

“好漂亮,如果能和心爱之人一起看,那就完美了……”

“……”

十年一烟火,迎庆君封皇。

云芷汐抬头看着满天的烟火,听着热闹的人声,随着人潮而涌动,她侧头看向了身边人。她侧目而去,他正低头看她。

烟火铺展,映得他玉容灼灼,愈发的风华绝代,看得云芷汐微微失了神。

咻咻……

砰砰……

连串的烟火绽放,两人却已无暇再看。

那时的七彩火光,仿佛一朵朵琉璃的花,开在了云芷汐那潋潋的秋水双眸里,看得容煌已是挪不开眼。

“居然是她!”而在距离两人不太远的,一处城阙之中,一名粉衣女子失声叫道,她正不可置信的,死死的盯着云芷汐!

“娇娇,你认识她?”与此同时,身在粉衣女子身边的,是一名锦衣光鲜的青年。青年的目光,此时正落在不远处,那长得比烟火还引人瞩目的美人身上。

“她怎么没死……”眼看容煌和云芷汐,已携手要走,粉衣女子急急的掠出跟上,但她却又是一顿。

“娇娇,怎么了?”那时锦衣青年询问道。

“我要你帮我杀个人。”

------题外话------

调点小温馨,求点小月票,2333!【转折章节,一章从早十点,写到晚十二点,也是醉了……】

感谢:小怪兽扑倒奥特曼【3月票1五星】、13726127758【3月票】、wf0727【1月票】、wmlyw0915【1五星】、861189055【1月票】、wmlyw0915【4月票】、qutao【5月票】、clf6800【1月票】、

鱼鱼的柰【2月票】、v烂人【2月票】、13433331916【1月票】、方瑞横塘【1月票2五星】、13684467210【1月票】、18682759220【1月票】、emmakan【1月票】、bihua999【4月票】、wuyc2011【1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