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1章 一方域之力!天道VS公子!

那力量浩渺而下!带着一股漠然清高的森冷,毫无征兆的“抓”向了容煌!就像是天地化作了,一双无形的手,直取域内的生灵!

此力可裁决天下!

此力可玩弄万物!

“一域之力……竟然是一域之力!”此力一出,丹皇明显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一张老脸瞬间僵成了向日葵,纹风不动一丝不苟的。

可是!

这……

这不科学啊!

一般来说,修炼者的力量就算超越了此域,那也应该只是冥冥之中,感受到了天道召唤之力而已。

至于会被驱逐的,都是天道感受到了威胁,才会做出的反应!简而言之,就是此人的存在,让玄天大陆的天道觉得,如果此人不走,它会受到伤害,它才会“出手”强行驱逐。

而天道驱逐修炼强者,通常都只需要轻描淡写的一挥即可。

然而面对容煌!玄天大陆的天道,居然使出了整一域的力量,来将他驱逐!这……这……这一域之力之强,绝对可顶百个至尊!

“果然是魔神之子么?”丹皇唯一想到的,就是容煌的力量,必然是觉醒自上古的魔神一族,才能引起这么可怕的驱逐之力!

一来就是这么强!

还来得这么突兀!

甚至容煌都没想到,这股力量居然来得这么快,不然他也不会自残了。否则面对这股占尽一切优势的力量,他不是失去了很多赢面么。

那时丹皇的念想只在瞬闪之间,可怕的一域之力已经莅临!面对如此可怕的力量,就是丹皇也根本无能为力。

更不要说云芷汐等一众弱鸡,他们直接就被这股力量静止了!就像是被“冻结”住了生机,连带着灵魂与思想都“失去”!

在这股力量下,能够保持住清醒的,赫然只有丹皇,以及刚尾随丹皇进来的风流青年。再有就是被“驱”的容煌!

不!

不是被驱!

因为这股可怕的力量,在降临的瞬间,并不是用“扇”的方式,而是用“啪”的方式!它不是在驱逐,它是在——灭杀!

丹皇双目一瞪,简直不可相信!虽然天道无情,可是按照他们的经历,天道并不会随意出手杀人!

但这又是为什么?!

然而更让丹皇和风流青年呆若木鸡的是!

容煌的身影,在这一刻居然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消融而去!消融而去!躲开了一域之力的第一击!这……

这……

天啊!

这到底是什么妖孽!

中域之中,玄天大陆的天道之力,便是这个世界的规则,这个世界最巅峰的裁决之力!可是……可是这样的力量,居然被躲开了!

怎么躲?!

本来应该无处可躲的!

因为这就是天在出手啊!

天网恢恢,如何能有漏?!

可是!

容煌躲开了!

他躲开了啊!

雾艹!

这种人简直不能用妖孽来形容了,难怪天道倾尽所有,都要来“对付”他!这还是他没有在巅峰的时候!

雾艹!

丹皇整个人都不好了。

风流青年已经疯掉了。

与此同时,消融的容煌,已经恢复在了天地之间。他一袭胜雪白衣微微拂动,清俊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

不见震惊,不见恐慌,更不见害怕……

从容淡然,风华优雅,仿佛面对的,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力量!

可是……

那是天道召集的,整整一域之力啊!

容煌神色淡漠的,凝聚着体内的力量,虽然还不是时候,但既然来了,他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面对容煌这样的做派,天道之力明显一颤,整一个域内!所有皇阶以上的强者,都在此时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武者自皇阶起,就开始感悟天道,从返璞归真的道古力量,到感悟自然之力,再到操控自然之力等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愈发趋近的,去揭开天道的神秘面纱!

等到至尊之上,武者已经感悟了,属于自己的终极武道,便能冥冥之中,感受到天道召引的力量。

而天赋悟性更好的,其感悟的终极武道之力,可能会对玄天大陆的天道有威胁,因此会被毫不友善的强行驱逐!

至于被碾杀的又是什么缘由?

那自然是,天道感受到了被毁灭的预示!

而此时的天道,也发现自己的预示,并没有出错!这个人,竟然能在它的道力范围内,躲开它的裁决!

这种挑衅,于天道来说,不可忍受!

轰!

天下颤动!

天道纠集的一域之力变得尖锐起来!它显然被激怒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

就在天道欲一举灭掉,这个出现在它道力不可控范围内的异数时,云芷汐动了!她居然动了!

在天道之力散出时,就算是九婴这等圣阶都被“冻结”,何况云芷汐这种皇阶小弱鸡。然而她此时却动了,她竟然能动了!

她这一动,却让天道僵掉了!它的力量不知为何,在这一瞬间就凝滞住了!仿佛是……类似于人的目瞪口呆状态?

“快走!”便在此时,丹皇忽然出手,他一手抓住了容煌和云芷汐,便以最快的速度撕空而去!口中更是厉喝一声,“爆!”

与此同时,风流青年也出手了,他抓的是伏和等人!

嘣!

一股弦断般的崩鸣声,在云芷汐的耳边响起,在他们的身后便爆发出了,一场可怕的崩塌之力!

这种力量云芷汐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早年在青城县之外的秘境时,秘境崩塌那会的坍塌声势,跟这个原理一样,但声势却完全比不上!

轰!

不等云芷汐感受什么,迎面翻腾的海水,就冲着她的脸,铺天盖地的打下来!可就在她想要做出抵御时,丹皇严厉的声音已经落下:“不许用任何力量,最好把玄劲也藏匿起来!神识更不要动!随着海水走,散了没关系,为师会来找你们。”

轰!

浪潮一波接着一波,轰轰烈烈,滔滔不绝!从云芷汐的七窍,灌注到她的体内,那种感觉!酸爽到爆!

可是就算如此,云芷汐都没有想要躲进仙境里,她努力的藏匿自己的气息,更努力的想要摸索到容煌。

尽管她知道,他们是被丹皇抛进了海里。

尽管她知道,她可能已经在浪潮中,与容煌分开了很远。

尽管她知道,她这样做除了吞海水,也许并没有意义。

海水既辛且苦,一冲一冲的,刷进了云芷汐的五脏六腑,她感觉她真个人都被灌满了海水,浮浮沉沉中她只能靠肉身的力量,去尽全力的主宰自己的处境。

可是大约因为丹皇将他开创的世界引爆,坍塌的力量太过庞大,整个海域的翻滚也太过可怕,所以无论云芷汐怎么努力,她都很难维持住身体的“平衡”。

再这样下去,她很可能会窒息的!除非她去仙境透气。可是……

云芷汐很清楚的明白一点,她刚才在那股浩渺的力量下,之所以能动,完全是因为仙境颤抖了一下!

而那股力量的凝滞,很显然是因为仙境的这一动!那么她如果进了仙境,就最好不要出来!否则肯定会带出一丝丝的仙境气息,那只怕就中招了!

与此同时,云芷汐的身体,被暗涌狠狠的摔在了一片海底山峰上!摔得她五脏六腑都被颠覆了,差点被爆掉!

如果不是修炼了金凰神功第三重,肉身的淬炼已经是在淬脏阶段了,她的脏腑已经达到一定的坚韧度,她可能就被摔死了……那可真是冤枉死了。

但不等云芷汐庆幸,崩塌的海底山峰,与可怕的海潮暗涌,就不要钱似的“轰”出,朝她猛砸下来!

如果云芷汐可以动用修为,那这一切自然算不得什么,可是她现在不能啊!她只能——硬抗下来。

“来吧。”咬咬牙,云芷汐已经打算承受了。

下一刻!

“咦?”预料中的轰流,倒是正常的来的,可是痛感呢?她怎么感觉被撞得挺舒服的?而且这感觉还有点熟悉?

轰!

潮水凶猛,一层层叠加,一层层翻滚,云芷汐感觉她已经头昏眼花了,别说再去感受其他了。

暗涌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云芷汐保持着意识,身体却已经“随波逐流”,因为感觉并不难受,所以她没做无谓的挣扎。

可是问题来了,一口气憋到这个时候,也是到极限了。云芷汐缓缓的吐出一串水泡,在比较不动荡的海潮中,打算恢复一下肢体行动,往海面上争取。

可她这一动,她就僵掉了。因为她被“困住”了,因为她看到了,困住她的容煌。

此时的容煌,未免阻碍她的呼吸,只将她不轻不重的圈在怀里,但一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臂,以防她“被”滑开。

见她在吐水泡泡,容煌知道她的气憋得差不多了,他那握在她手臂上的手,便抬落在她的下颚上,微凉的薄唇也随之而落。

绵长温柔的,带着他独有清雅梵香的气息,缓缓的流淌进云芷汐的四肢百骸里,她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肩颈,一双修长的腿也缠了上去。

因为憋着的气已经到了极限,可容煌体内却仿佛有许多的气息,味道清雅甘美,如琼林之玉露,引得云芷汐如干渴的河鱼,拼命的往他嘴里吸。

容煌被她如此掠夺,墨目里微微起了一层雾泽,扣着她下颚的手,已经自然的顺着她的颈往下轻抚轻揉……

海中鸳鸯戏,痴缠共呼吸……

绵绵的炙缠,持续了许久许久,一直到他们钻出海面,被海浪荡涤着随波而流时,两人才缓缓松了唇去,却也是藕断丝连的暧昧着。而两人面上的红云,更是艳胜三月的春桃花。

云芷汐钻进容煌的颈窝里,胸口起伏极大的喘着气,那柔软的波动,让本就心猿意马的容煌,有些忍不了了。

“好汐儿。”容煌宽大的手掌,细细的轻抚着人儿细滑的颈,微温的呼吸已经缠绵在她的耳边,细碎的吻已经再度缠落。

云芷汐微微一颤的往他怀里躲,他的手却放肆的往下一拉……

云芷汐脸爆红,抬头瞪着容煌,“这里不好。”

容煌的手掌已经落在她滑润的肩上,他的手心掌握着这边滑腻,气息已经有些紊乱道,薄唇轻落在她的比鼻尖上,声音既沙哑又魅惑:“好汐儿……”

他但凡这么叫她,一般都是十分动情之际,何况之前又那般热烈的缠吻过,他能忍得住就怪了。可是……

云芷汐云抱紧他的脸,不让他撩人的唇再乱来,他们现在可是在海上!万一遇到一头什么海兽,那不能用修为的他们,对付都来不及,哪里还有闲心干别的。

然而容煌也想“静一静”啊,可是浪潮一涌,他怀里的人儿一涌,鼻血……火热啊。他痛苦的捏紧了人儿的肩,他又不能动用修为降火……

“找到了!”可这时候,丹皇的嗓音已划入而来。

容煌大手一抓,赶紧把人儿的肩膀包密实了。

紧接着,两人总算脱离了“苦海”的,被丹皇带到了附近的一座海岛上。

将云芷汐两人一脱手,丹皇立即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的气息萎靡了不少。他一面吞服丹药,一面还说道,“其余人没事,你们都还先别动修为。”

说罢,丹皇顾不得其他的,赶紧盘坐下来疗伤,可见伤势很重。

容煌趁此时机,也好“恢复恢复”,但在没有修为的帮助下,他的“恢复”还是比较艰辛的。

“噗——”等丹皇吐出一口淤血,容煌才算是平顺了下来。

“他娘的,差点要了老命。”丹皇稀松了一口气,脸色虽还有些苍白,但精神已经恢复过来了。

“师父……”云芷汐一直不敢招惹容煌,这时候才开口要问。

丹皇却摆摆手道:“先别说其他的,我先将他的力量封印才是正经,否则很难说他不会被发现。”

丹皇真是怕死了,再来一次的话,别说他无能为力了,就算他还有气力,也没有任何地利可用,也绝无那样好的运起。

紧接着,丹皇顾不得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就开始给容煌封印力量。

只见丹皇取出了一副半截银色,半截黑色的针具。而此针具一出,倒是让容煌微微动容道:“生死神针。”

闻言,丹皇惊讶了一下道:“你小子倒是识货,这确实是生死神针。你解衣躺下来,我将你的修为,压制稳落在玄圣境。”

容煌点头,已伸手去解开衣带。但他修长的手指,才刚放在衣带上时,已经被云芷汐接手了。

她将他还有些湿气的衣服解下,然后挂在篝火边上,行为自然而流畅,倒是让容煌微微一怔。他抬眸间,看到她已微垂着温软的眉眼,正在询问丹皇可有需要她帮忙的。

“为师这是最后一次施展生死神针,你在一旁看好了,将来它就是你的了。”丹皇沉凝说道。

“师父?”云芷汐讶然摇头,“这不行,徒儿怎么能夺师父之爱?”

如果说在之前,云芷汐对丹皇还有疑虑,对他的东西自然也打着多得夺取的想法。那么现在的话,她对眼前这位老者,已经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她不需要去询问,在刚才的时间里,丹皇做了什么。她就能知道,他必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如果丹皇不是真心将她当徒儿,他又何须这么做?甚至就算他真心将她当徒儿,作为师父的,他本也没义务,来帮助他们“对抗”天道。

丹皇……

云芷汐有些惭愧的揉了揉鼻子,认真的在摇头。

“长者赠,不可却。”可丹皇却说道,并且在一面动用生死神针时,一面说道,“你那天给你的人疗伤,我是看见的,你针术医能造诣都不低,生死银针在你手上,也许比在为师手中还要有用。”

“可是……”云芷汐还想推拒,可丹皇已经全神贯注的开始施阵,她的目光顿时被丹皇手中的生死神针所吸引!

在催动了生死之气的生死神针,其上散发着一种翻手可生,覆手可死的神秘气息。这套神针在这一刻,仿佛化身成了决断生死的阎王爷,正要施展他裁定生死的权利。

丹皇在准备施阵时,还是以传音询问了容煌:“你可确定?你如今已暴露了气息,就算封印了那些力量,也不能保证不会被寻觅道。毕竟,它是天道。”

“无妨。”容煌应道。

“你其实……能毁灭它吧。”丹皇忽然问道,虽然问出口时,他自己都觉得惊悚。但若是这小子没有这种潜力,天道又为何要针对他?

“不可以毁。”容煌却回答。

他这回答,让丹皇微微一怔。不是“不能”,而是“不可以”,因为天道一毁,玄天大陆上的生灵,只怕都会湮没!

这玄天大陆,有他和云芷汐的家,他不可能去毁掉。但这种情感,天道不懂,它只知道,容煌这个人的存在,能毁灭它,那么它就要先下手为强。

被施了生死神针的容煌,进入了为期三天的休眠期,而等他苏醒之后,他那些暗禁的力量,超越这个世界的修为,都将被封印在他的身体深处。

“师父,跟我说说天域,说说至尊之上吧。”面对着海浪,感受着海风,云芷汐目光澄净的看向了丹皇道。

丹皇沉吟了半晌,终究一叹道:“也罢,我就跟你说说。”

丹皇想着,一个能在天道镇压下,还能苏醒过来的小妖孽,应该不至于被更高的境界吓退。

“武者修炼,从玄徒、玄士、大玄师、玄王、玄皇、玄帝、玄圣一路晋阶,直到所谓的终极——至尊境,这是你们所了解的全部境界吧。”

“嗯嗯。”云芷汐点点头。

“可这并不全面,在天域之中,其实至尊境分为下尊和上尊两境,我们刚进入至尊境的,都是属于下尊武者。别看下尊和上尊,似乎只有一字之差,但他们的实力,却相差十万八千里。而在至尊之上,又有封神境!据说封神境也分有下神和上神,至于后面还有没有更高修为者,为师便不知了。毕竟武道永无止境,谁也不好说。”丹皇幽幽的说道。

“不过,只要坚持不懈,再有足够的天赋和悟性,有朝一日总会有登顶的时候。为师最大的心愿,是成为超越九级药神的炼药师,神境之上必还有更为不凡的炼药术,等待着为师去揭开面纱。”丹皇气冲星河的豪迈说道。

而此时,云芷汐却没体悟丹皇的豪迈,她处于一种颠覆的震撼之中。

因为容煌的关系,云芷汐隐约能知道,在至尊之上应该还有境界。可是她并肯定,就是问容煌,他似乎也答得不透彻,因为他的修炼之道,跟任何人都不同……

云芷汐完全没想到,至尊分上下尊就罢了,在之后居然还有封神境!封神的力量,恐怕就是真正的神祇了!

下尊、上尊、封下神,封上神。这四个听着都高大上的境界,让云芷汐感到了无比的沉重。

她现在只是高阶玄皇,还有帝、圣两阶没迈入,距离这四大阶更是遥远得很。可是容煌呢,他至少在下尊的巅峰了吧。

此外,也难怪连作为八级炼药师,至尊境强者的丹皇,会千方百计回来中域找传人,就因为担心被杀,衣钵无人继承。

下尊在天域,真是普通的小人物吧。下尊的实力,恐怕无法保护八级炼药师的尊严吧。一旦丹皇的炼药术被天赋的大势力知道,在没有根基和绝对实力时,他只怕会沦为炼丹机器吧。

“小徒儿,你要追上他,基本是不可能的。不过小女娃的,也不必那么要强,你只要不落后他太远,能伴在他身边就好。人要有自知之明,不可强求太多,做好当下的本分,尽了全力就好了。”丹皇“跟踪”云芷汐时日不短,多少知道这对小夫妻感情很好。

云芷汐沉沉的点了点头,她知道丹皇的意思,他是想安慰她,让她尽心在当下就好。有些事一旦太强求,反而会适得其反。

“好了,你也别沮丧。你现在才二十几岁,就已经是六级炼药师,若是能好好钻研下去,将来必能超越为师,说不定会比为师更早的踏入,那神境之上的炼药境。”丹皇很看到他的小徒儿。

“嗯,徒儿一定好好学,不负师父期望。”云芷汐认真的点头,她很清楚她将来在炼药术上的造诣肯定不会弱,因为她继承了仙境的医术天赋仙丹!

“为师现在就开始教你《丹皇白丹术》,还有一些我晋阶的感悟,我希望在半年内,你摒除一切杂念,认认真真的跟我学,毕竟为师时间不多了。”丹皇恨不得一股脑儿将自己的衣钵,全都交给新收的小徒弟,可是他也知道这不现实。

“师父放心。”云芷汐能体会到,丹皇渴望教授的心愿,她也很愿意去学。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云芷汐所有的时间,都被丹皇“剥削”了。至于伏和他们,她也完全不再挂心,她知道丹皇会安排好的,她要做的只是完成他的心愿,继承他的绝学即可。

光阴如箭,转眼半年的时间就过去,丹皇离开中域在即。

“小徒儿,为师该教的都教了,虽然时间还短,你尚不能将百丹术融会贯通,但半年内已可一次成丹五十枚,为师很欣慰了。相信来日,你必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丹皇在过去的半年里,对云芷汐是倾囊相授,不仅将他的炼药术毫无私藏的掏出,更是将他一路修炼的心得,都传给了云芷汐。

虽然每个人修炼的道不一样,但总有一些性质是相同的。丹皇给云芷汐说的,都是武者一生中最无价的瑰宝,多少玄晶都拍不来的无形财富。

云芷汐很感激丹皇的教导,在听到他即将离开时,已跪地重重的给丹皇磕了三个头道:“汐儿多谢师父教诲,来日必不弱了您丹皇的名号。”

“好……好,这是我的生命玉简,等将来你们来天域,我们师徒若还有缘,你可凭借这枚玉简感应到我之所在。”丹皇将一枚玉简交给了云芷汐说道。

“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很快去看望您的。”云芷汐郑重的收下玉简道。

“还有几天的时间,我想去一些地方看看,顺便将你们带去丹城。到时候你们都要从丹城进古战场,虽说为师是炼丹的,可修为也从不拉下,当年也是‘第一皇’出声,你可别将这称号拱手让人,给师父蒙羞啊。”丹皇多有交代。

“是,师父。”云芷汐谨遵教诲。

“封皇榜之后不久,就是丹比大会。为师最想看到的,其实还是你在丹比大会上大放神光,毕竟我们是炼药师。可惜……为师没有时间了。”

丹皇心中不免有遗憾,他一手带着丹盟走向了最辉煌。他当然很想看看,在丹盟主办的丹比大会上,他丹皇的徒儿,能够用精湛的炼药术,用他丹皇传承的衣钵之术,拿到那一份第一天才炼丹师的殊荣。

“师父不必遗憾,我到时候用记录晶石,将徒儿拿下丹比第一的场面刻录下来,将来去到中域给您看,必然能让师父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云芷汐认真的说道。

“好……好,为师可等着这么一日,在得丹比第一之前,你可别说是我丹皇的徒儿。等拿到了,你再说不迟,免得丢了为师的脸面。”丹皇很是神气的说道。

“是是是。”云芷汐笑应道。

“好了,我带你们去吧。”丹皇该交代的交代完,伸手就扯上云芷汐和容煌,直接离开了这座小岛。

云芷汐甚至没来得及回看一眼,就已经被拖入了,另外的一片天地里!

离别在即,丹皇伸手摸了摸云芷汐的脑袋,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道:“好了,为师这就走了。记住,要么不出头,要出头的话,我丹皇的弟子,必须是最强的!”

说罢,丹皇也不等云芷汐回答,他就直接消失而去了。

天地间,余留一丝隐隐的波动,彰显着丹皇离开的痕迹。

云芷汐看着丹皇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回神。虽然才相处了半年,可云芷汐对这个可爱可敬的老头,已经是真心当师父敬重。此时离别,自然心有不舍。

“我们很快能再见他。”容煌轻揽着人儿的腰肢柔声安慰道,其实恨不得这老头早点走,他都已经吃素大半年了!

“嗯。”云芷汐轻靠在容煌的怀里,心中的不舍和感慨,随之慢慢化作了坚定的信念,“师父一定要保重,等着我来天域看您。”

“何人胆大妄为!竟敢硬闯入丹城!给我速速死下来!”可就在此时,一道咆哮冲空而起,一片叱咤的力量,直接朝着云芷汐和容煌爆轰下来!

------题外话------

嗷呜!求月票啦啦啦!公子不走不走啦啦啦啦!

ps:两天的感谢榜,一起发在留言区置顶回复中,此处写不下昂~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支持,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