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0章 我们生个小煌煌吧。

云芷汐:“……”她才刚觉得,这个师父有点靠谱的心,顿时就消散了。没办法,这牛皮也吹得忒大了!

虽然云芷汐是乡巴佬没错,但是她也非常清楚的知道,封皇榜是由中域二十四大势力,共同组建起来的超级选拔赛!

就算是最牛叉的丹盟,恐怕也没有这种,随便搞人进古战场的资格。那么既然连丹盟都不可以,一个老头就可以?

但是……等等!

丹盟……丹皇……

嗯?难道这里面还有点联系?

可还不等云芷汐回答,丹皇已看着她认真道:“所以这件事你完全不必挂心,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你只要全副心神的投入到,为师教给你的炼药术中即可。为师也只有这半年的时间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闻言,云芷汐眼皮跳了跳,因为丹皇的炼药术确实很强大,她才刚联想到,丹皇跟丹盟可能有某种很深的渊源,如果他不是吹牛的话!

那她这回可能真的是好运爆棚,踩了“狗屎”了!

结果就听到这消息,顿时她就吃惊道:“啥?师父您……这要仙逝了?!这也忒天妒英才了!”

“扑哧……哈哈哈!”一旁在吃葡萄,听他们师徒聊天的风流青年,当场就笑喷了!

丹皇顿时没好气的瞪了云芷汐道:“你这小丫头怎么说话呢?为师的意思是,为师只能在中域再多呆半年了,半年后就必须重返天域。”

云芷汐灿灿的笑了笑,“这不是您没说清楚吗?不过……重返天域?难道天域是可以往返自如,其实去了也可以过一阵子就回来探亲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也不必一直担心容煌离开了,因为他可以随时回来啊!

然而丹皇的回答,直接灭绝了她的希望。

只见丹皇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想得美!而且为师还提醒你,就你男人这样的,去了天域之后,绝对没有任何回来的机会。”

“为……为什么?”云芷汐拉紧容煌的手问道。

“哼!长得跟朵花似的,上去就被各大老女人啃了,还能剩下一根骨头给你?你想都别想了,他要是飞走了,你就别指望还能拽回来。”丹皇*裸的说道。

云芷汐听得是一阵枯叶飘落,脑海中自动脑补了,容煌被一群肥脂红唇,满面皱纹的老女人群抱的画面……

喵咪!

云芷汐一阵恶寒的抖了抖,而在她身边的容煌,清俊的脸明显刷上了三层冰霜,显然也被恶寒到了。

“别以为你有三俩下,在中域无人能敌,在天域就能所向披靡。你们看我很厉害吧?可就我这样的,中域一抓也是一把。我为何千方百计回来中域找徒儿?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杀死,然后一身的炼药术就此失传。”丹皇扫了容煌说道。

“师父,不是传说至尊就是武道终极了么?难道您去了上面,难道还低人一等?而且您不是封号药尊的炼药师么?八级巅峰的炼药师,在天域还会被人杀?”云芷汐不解的问道。

“天真!”对于云芷汐的话,丹皇只给出两个字做评。

“那……”云芷汐正想多问些。

却被丹皇打断道:“好了,你现在境界太弱,根本不是知道这些的时候。你们且休息一下,我准备一些东西,过两天就开始教你我的炼药术。”

说罢,丹皇起身就要走。

“等等……”

“至于你那些小伙伴,我和小邪回去带他们过来。”丹皇很周全的说道。

可云芷汐一听,就觉得有些不太安心了。她毕竟还不能完全信任丹皇,而如果只有她和容煌的话,他们至少还有保命的底牌。

但如果梁敏他们……

然而还不等云芷汐再多说,丹皇已经说风就是雨的,扯了那位风流青年闪人了!

这……搞毛啊!

不过和云芷汐不一样,容煌的眼神却微深的,看向丹皇他们离开的方向。

要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容煌想带云芷汐走,那么在这个界内,可是没有任何可疑阻碍他的存在。

丹皇如果真的是去“抓人”,大可以自己去,留下那个风流青年;或者吩咐后者去,而丹皇自己留下来,这样才是最合理的安排不是么?

而这个时候,云芷汐也反应过来这个问题了,正是寻思着“这老头到底什么意思?欲擒故纵?还是……”

此时,容煌的眼神已落回身边人儿的身上,见她一脸憋闷不爽,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他性感的薄唇不自禁的轻扬起。

容煌知道,云芷汐舍不得丢了那么好的炼药术,但是她心中的疑虑还在。

既然如此……

容煌直接取出了,一枚黑色的晶石。

“这是什么?”云芷汐正是问道。

“公子殿下!”晶石上却传出一道激动的声音!

云芷汐懒眸闪了闪,就听到容煌开口道:“你可知丹皇?”

“蛋黄?属下知道,可以吃!”对方迅速的给出答案,快速而利索,顺溜而果决!

“扑哧……哈哈哈哈——”云芷汐瞬间笑抽了!

蛋黄……

哈哈哈哈!

可不是!

丹皇?蛋黄!

然而晶石那边,因为听到云芷汐“清脆动人”的声音,顿时傻了眼了,好像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又瞬间感觉到一种浓浓的尴尬,好像……

蛋黄?

难道不是这个蛋黄?难道……

“我问的是一个叫丹皇的老头,你可知道此人?他炼丹有一手。”容煌揉了揉眉心,优雅雍容的语气中,多了一丝的不耐烦。

“对不起!是属下愚笨!”察觉到容煌的不耐烦,对方明显就变得小心翼翼,同时十分认真的在沉吟,“丹皇……丹皇……炼丹……”

“莫非是他!”那声音惊呼而起!

“何人?”容煌问道。

那声音抽了一口亮起后,才流畅而惊叹的回道:“启禀公子殿下,如果您说的,是一个银短发老头,那么此人属下不知。”

“不知?”容煌的口气微沉了一下。

“不错,这个人非常神秘,属下确实不太清楚。但是属下却知道,另外一个关于他的事情。”

那晶石上的声音顿了顿,才接着说道:“在大约数千上万年前的中域之中,曾经出现四位传奇人物,他们分别是魔王狂刀,剑痴明尊,风流邪君,毒霸天下!关于这四个人的传说,随便一份文卷记载,都能让人看上三天三夜。”

“传说他们曾经在海域上一战过,当时战斗的风云,持续了三天三夜!直接将当时海域的海兽被震杀殆尽,海岛尽数齑粉消失,海水几乎要倾覆西域!说什么惊天地泣鬼神,都已经是无法形容。当时各大势力高层纷纷前往观战,都被那一战的声势,惊得无地自容!

可就在天下势力,都在为那巅峰一战叫绝时,所有人却看到这四个可怕的家伙,被一个银发老头一把火全烧了屁股!”

“而这个老头,正是丹盟的传奇炼药师——丹皇!之后,四大传奇作为丹皇客卿一说,被天下人广知。丹盟本就无上的地位,顿时被推上了九重天,成为了更非凡的存在。可惜的是自那之后不久,就传出了四大传奇,以及那位丹皇离奇失踪的说法。”

“不过据推测,这五人应该是去了天域。当然也有说,这五人找了另外的地方打了一架,然后双双陨灭了,具体如何属下也就知道这么多而已。”

“他可是有成名绝技,炼丹一次能成丹百枚?”容煌犀利问道。

“不错,这是丹皇的传奇炼药术,别无分号。”晶石上传来回答道。

“好。”容煌说罢,直接将黑色晶石收起。

“公……”晶石上的声音明显发急,可却被无情的断掉了。

收了黑色晶石,容煌正要跟云芷汐谈说事情。可体内一股紊乱的力量骤然而起!直接就让他压制不住的脸色一白。

这时候,云芷汐正好看向他,准备等他说说这是什么情况。一见他这样,她连忙就开启心灵之眼,结果她立即捕捉到了这么一个瞬间!

那就是——容煌的经脉在断碎!

而且——

而且……

是他自主的……

是他自主的。

云芷汐怔住了,她是真的完全怔住了。眼神怔住了,呼吸怔住了,动作怔住了,唯独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心酸,痛楚从她心底,一层一层啊,就像是喷泉一样,虽不浩大却势不可挡的爆发而出。

一阵阵的酸意,一阵阵的堵意,一阵阵的麻意,就这样层层叠叠的涌出,让她措手不及,让她慌乱了分寸。

这时候的容煌,这时候他脸上的这一抹苍白,仿佛他身上胜雪白衣般的苍白,一下子就撕开了云芷汐的心。

让她清楚的看到,她是多么的自私!

她不许他离开,却不知道他需要承受的,是什么样的痛苦。

难怪他修为会飘忽不定……

难怪他就算飘忽不定,可在她需要得到强有力的帮助时,他又能及时的出手。

难怪他有时候会奇怪的,躲避开她一阵子。

难怪……

其实,有很多的不对劲。

可是,她只顾着自己的修炼,只顾着死死的抓住他,却不知道他真正在经历什么。她一无所知……

一无所知。

云芷汐沉默了下来,很沉默。

容煌刚才根本来不及遮掩,他知道他被看到了。他快速的压下了乱起的力量,才伸手将人儿拉入怀里。

“不碍事的,这也是一种修炼,重重再生之后,经脉等一切都会变得更强韧。”容煌轻声的说明道。

“你走吧。”不想,云芷汐却说了这么一句。

容煌墨目一沉,抱着她的力道就紧了下来。

“你……”云芷汐想劝说,她……

“闭嘴!”可容煌却低低的吼了一声,声音里第一次充满了怒意!很深的怒意!

云芷汐浑身一僵,眼眶差一点就涌上了红潮,但却被她极力的隐忍了下去。她知道他为什么怒,可是她何尝舍得?可是她更心疼他这样做。

所以……

就算他很生气,她也不能退缩。

“你听我……”云芷汐还想说。

“唔……”容煌冰冷的薄唇,却在瞬间堵住了她的话。他的唇很冷,非常的冷!那种冷意,就算是她拥有冰魄寒灵珠,都无法承受得起。

彻骨。蚀魂。

仿佛不仅能将她的身体冰冻,也能将她的灵魂冰封,从此她将堕入永寂,再无任何意思温暖可受用。

“媳妇在哪儿,为夫在哪儿。”容煌冰冷的唇,在离开她的唇时,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的声音依然优雅清彻,可那抹不容置疑,那抹雍容独断的霸道,却容不得云芷汐再说一个,与他的意思背道的字眼。

那时候,云芷汐的下颚依然被容煌紧紧的扣着,她必须清晰的面对,他那双墨目里鼎盛的气势。

那一刻,云芷汐已经被盯得无法思考,她甚至有一种,她的整个人都被他吸进了他身体里,被他完全嚼碎了吞掉似的感觉。

她深深的吸着气,她……

她张了张嘴,张了张嘴之后,就说了一句话:“我们生个小小煌吧。”

容煌:“……”全部的气场,瞬间就崩溃掉了,崩溃掉了……这都是多么跳跃的思维啊,他说的跟这个是一回事么?

“生吧。”然而云芷汐却执着的再道。

“怎么说这个?”容煌揉了揉修长的剑眉,难道他刚才表决心,给表出了什么错不成?这又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然而云芷汐给出的回答,让容煌更为无语凝噎。

隔了好一会,容煌才算是有些反应过来的问道:“你是怕我离开,你至少身边有个孩子?”按照他看过的某些书卷所说,好像有些女人,在没有安全感的时候,会做出这种决定。

“你不是说不离开么?”云芷汐疑惑的反问。

“嗯。”容煌搂紧人儿应着,“所以你不用想着生孩子,我不要。”

“你……你不要我生的孩子?”云芷汐脸色瞬间不太好。

容煌俯身贴近她的脸,在她的耳垂边亲了亲道:“我不会让你生,我不要忽然多了一个东西。”

容煌压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生娃,在他看来,他有云芷汐一个就够了,其余的他都不想要。

“东西?”云芷汐眼角抽了抽,她可是很清晰的听得出,容煌是真的将“儿子”,归类为“东西”的种类,而是当人看待,更不是什么昵称。

“嗯,不要。”容煌再说了一句,还特别说明道,“又小又弱又烦,折腾你又没有意义,我们不要这种东西。”

“你真不要?”云芷汐伸手抱住男人的蜂腰,声音竟也出奇的平静。仿佛容煌会拒绝孩子,并不在她的意料之外。

但其实,云芷汐是真很意外,她本来是以为,容煌会很喜欢他们的孩子的。因为他这样喜欢她,爱护她,纵容她……

她在刚才那一瞬间,在他说完那句话时,她就有一种强烈的,想要与他生个孩子的*。之前她并没有想过,毕竟他们都还年轻,也还有很多的事没处理好。

可是……

她忽然就好想好想,好想生一个他们的孩子。她希望是个儿子,就像是以前会他的眉心里出来,还会从她手镯里蹦跶出来的小小的容煌那样。

当然,他们的孩子肯定要大很多,可是刚生出来应该也只有大猫儿那么大吧。

那么小,精致如画,啧啧……简直萌化了好么!每天戳他的小脸儿玩,小家伙还会吧嗒吧嗒的流口水吧,那么天真可爱的表情……啧啧……

“生吧生吧!”云芷汐是越想就越觉得,好想生个儿子!

“到时候一家三口的多温馨,你看我爹我娘和我,你看多好是不是。你看别人家的,也很多一家……”

“不生。”容煌却打断云芷汐的话道,语气还很烦闷,“我不想养多一个,我只养你就够了。”

云芷汐:“……”这话听着,怎么如此奇怪?这……这能一样么?

容煌完全不想纠结这个问题,当即就转移话题道,“这个叫丹皇的,应该真的是想要收你为徒。”

“你转移话题太明显了,我们现在不说这个。”云芷汐卯足了劲,一定要说服容煌。

容煌轻抚着怀里人儿的背道,“乖,你还要参加封皇榜,哪有时间生孩子。我们先说说,这个老头的问题。”

“那就说你自残的问题,还有你离……”云芷汐不忿,可她刚提一个“离”字,容煌那双墨目里飘着的黑云,就让她瞬间噤声。

“我心中有数。”容煌知道云芷汐心里存着的,还是想要让他“自然”离开,而她将来追上来的想法。

“如果我是你,你处于我现在的状态,你会怎么做?”云芷汐抬眸反问,她承认面对他的坚定,她真的找不到任何的语言,去“驱”他走。她开不了那个口,可是她也无法忍受,他这样一直在自残的行为。

“你能不闻不问么?你不会心疼么?”云芷汐接着反问道。

容煌:“……”他发现他被绕进去了,这才是她说生孩子之前,其实想要说的问题吧。这个小东西,能不能不要这么机智……这个问题……

“煌。”云芷汐直起身,半跪在男人的怀里,她不愿意他再这样下去。

面对云芷汐澄净的眼神,容煌轻轻一叹的,伸手轻抚着她的脸儿道:“你放心,我已经想到彻底解决的办法,只是还有一丝不确定,我想再推演一次。”

“哼,小子!你能有什么办法,别忽悠我小徒弟。”可就在此时,丹皇的声音却横插而入。

紧接着,丹皇已经带着伏和等人,出现在了云芷汐、容煌的跟前,他半点没有偷听人家小俩口谈话,有什么不妥的觉悟。

“师父,莫非您有办法?”云芷汐闻言眼神一睿,也没去计较丹皇偷听的问题。

丹皇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容煌,然后点点头道:“这是自然,看在你小子宁愿自残,也想要留在我徒儿身边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一次。”

“不过……”丹皇语气一顿。

云芷汐神色一紧,就听到丹皇说道:“你拥有的那些,超越这个世界的力量,全部都要封印起来,而且我只能让你停留住三到五年的时间,届时你将全面爆发,必会被驱出中域,没有任何缓冲的时间。”

“可以。”可容煌闻言,却全无犹豫的,直接应了一句。三年……够了,足够他破解任何阻碍,到那时候,无论什么力量,都将无法撼动他的意愿。

“可以!”此时的云芷汐,却也斩钉绝铁的说道。三年……够了,三年的时间里,她拼尽一切,也要赶上可以跟他一起离开的脚步!

就算不够,也一定要够!

可是真的够么?

如果离开中域的实力,是要至尊境的话,那她现在仅仅是皇阶,她就算赌上一切手段,只怕都无法达到!她……

可就在此时,一道可怕的动荡力量,忽然震入这一方世界!而那力量的中心,直指容煌而去!

------题外话------

今天更新比较少,实在是受不了了,有事+亲戚造访=好累,写到两点只能写这么多,所以今天先这么多吧,好累……睡觉了=_=

感谢榜推迟在明天一起写,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么么!【本来很想请假,真心好累,可不更新觉得对不起乃们的票票昂!写吧写吧,喝了咖啡一直在努力写!雾艹,真佩服自己这么敬业,233333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