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两百四十八章

“阿桥是我从青阳城里头请回来的厨子,厨艺我和阿蓉也试过了,是个顶用的。”萧易一边说这话一边去看崔乐文的神色,“哥你也知道,咱们现在厨房里头算上你再算上之前的胖师傅,也就两个厨子,帮工也就只有两个,厨房里头到底也还是少了点人,要是生意不好也就算了,要是生意好的时候基本上怕是要不够用的。

“我当是啥事儿呢,就这么点小事儿啊,这也正常的很,我还能瞎想个啥,老实说,就我这点水平,开个快餐铺子那倒是够了,到底也还是咱们卖的便宜的缘故,要是真开个小酒楼,这点水平到底也还是不够的开酒楼的,而且说实在话,胖师傅的手艺虽说也还算成,可真的要是和那些个大厨比起来到底也还算是差了几分手艺的。”崔乐文那也是一个十分有自知之明的人,可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而生出了不好的想法,原本不就是在想着要是有机会的话就会请一个比较本事的厨子,可他们平安镇就这么点大小,想要请个不错的大厨也是个问题,现在萧易和自家妹子从青阳城里头带了人回来,他还有啥意见的不成?

“对了,你们和人是咋说的啊?人家就舍得从青阳城那么好的地方到咱们这个小地方来了?”崔乐文也觉得奇怪呢,现在听到萧易说人是个厨子,虽说是年轻了一些,他也不至于到那么小心眼的程度,再说了,这对于酒楼也是十分重要的,难不成因为自己不欢喜就不让这些个厨子进了门不成?那可不是要把铺子给搅黄了么,他能干得出来这种事情的?

“……”

萧易原本已经做好了对面对一个生气的大舅子的准备,可现在这情况倒是一下子叫他愣神了,不过也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始回答大舅子的问题。

“阿桥他娘病了,病的还是挺重的,阿桥就想着就近能够照顾自己的阿娘,所以就愿意跟着我们到平安镇上来了,阿蓉也已经给宋婶看过病了,不是那种会过了病气的,就是早年虚空了身子骨,现在想要将养回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崔乐文一听就明白了,也难怪会让他们给捡来了这么一个大漏子,家里头要是有个病人的情况下,那还真的是要付出不少的精力来照应着的,但是给别人干活的哪有那么多的空闲,也难怪就是在平安镇这个小镇子上也是愿意来了。

“就是原本说好了要把这个小院子给阿哥你住的……”萧易对于这事儿也是不好意思极了,你想啊,这事情原本就已经敲定了也都已经和人透过气了,现在说还给别人住就给别人住了,这心里头指不定就是有疙瘩在的,要是想得多了那感情可就不一样了,指不定还得以为他们是故意涮了人一样。

“嘿,这算是个什么事儿呢!”崔乐文也算是知道自己这妹夫之前不好意思在哪里了,原来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儿在这里纠结着呢,“前头那铺子后头还不是有给人睡的地方的,再说了,就是那头不睡了,咱们这儿不也还是有几间房间的么,以前也不是没住过的,我还能够好意思和人抢的?再说了,我也没那么弄不灵清的不是?”

崔乐文也能够理解阿桥,带着一个生病的寡母那一间小院是要合适一点了,他一个大老爷们的就一个人住哪里不是住的,何必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儿让自家妹夫为难的,说出去他还觉得不好意思呢,给别人晓得还不得说他这人不像是个样子么?

“阿易你就把你那一颗心放回到肚子里头去就好了,别想这些个有的没的事情,你说在你眼里头难不成我这个当大舅子的就是这么一个小气吧啦的人不成?”崔乐文爽快地道,“而且酒楼里头现在住了人也好,现在铺子里头还在整修,我要是过不来的时候还能够让阿桥帮着看看,别让人随便糊弄了去也好的。这人我看着也是个老实模样的,能够这样照应着自己的阿娘的人我看也不是什么坏心眼的人,时间处的长了指不定到时候还能够当了兄弟了。”

崔乐文自认为自己也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只要对方不是那种让他各种厌恶的,那还是能好好相处下去的。

“你不是说人家那厨艺可正经不错的么,那回头指不定还能够跟着人学学,毕竟这活到老学到老,我这本事也不算好哩,也还是要好好学学才成的。”崔乐文对于厨房里头的那一档子事情也还是十分热衷的,要是有个正经手艺不错的人在一旁,自己肯定也是乐的讨教讨教的,这对自己也有好处,这样的事情他干啥非要往着外头推呢。

“你和阿蓉也别瞎想,我也不是那种会瞎想的人,再说了,你们两口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么,你们也别瞎想了,压根不算个什么事儿!我就是怕你们两口子又是个心肠软的人,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才是真的。”

萧易一听也就放心了,自己大舅子不是个小心眼的人,既然已经说出这种话来了那证明他是不会多想的人。

“不过这事儿吧,回头还是得和胖师傅也说上一声,要不这突然之间多了一个厨子人家心里面还不知道是要咋想呢,毕竟现在能够在镇子上找一份活计也不容易,胖师傅的心肠还算是不错的了,咱们也不能让人心里面有啥多想的事情你说是不是?”崔乐文想了一想之后觉得这事儿还是得和胖师傅那边透个气的,要不到时候阿桥在厨房里头忙活的时候他们自是不会给人啥脸色看的,可厨房里头不是还有那些个帮厨的么,到时候指定还是要找一些个洗碗的,现在这些个人那都是人精,要是不先说清楚了,往后还不知道是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那这厨房里头往后都是要交给阿桥么?”崔乐文又问了一声,他有这样的想法那也是自然的,毕竟在厨房里头最大的那个就是总厨子,既是人作为大厨过来的,为了能够给人相应的地位,一般厨房里头的事情多半也还是会交给人的。

“不不不,”萧易一听自家大舅子这话就有些着急了,“我们的意思还是阿桥在厨房里头就是厨子,总的还是得哥你来看管着,你得多少看着后厨里头一些,要是有啥事儿的你该管的时候还是要管的,要不到时候肯定是要出了乱子的,阿桥你就给帮着看看,只要让人在厨房里头过的好些别叫人欺负了去就成了,他这人也好说话的很,估计也就是个会埋头干活的人,其余的要是起了啥不好心思的,咱们该怎么办还是应该要怎么办的没得叫人都当咱是好欺负的,可说一家人的话,咱们才算是一家人不是?”

崔乐文一听萧易这话,也算是彻底明白了萧易的意思了,对于这个妹夫那也是更加看好了。

“我们就是怕突然领了个人过来你会多心,旁的其实也没啥意思在,你也甭多想别的。”萧易道,刚刚那厨房里头的事情要给阿桥管着的话那说出去还不得他们要被人说死的,这才刚带回来的一个人就要安排抢了自家大舅子的活计,说出去还真的是有些亲疏不分的,再者,阿桥也是一个刚来的人,厨房里头的那些人都还没一个认识的呢,这外来的人要想融入进去本身就是有难度的,他要是真这么干了,指不定后头就要成了一盘散沙了,这不是成了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么,这样的蠢事儿要是干出来了,说出去还不得笑掉了旁人的大牙不可。

“行了行了,我这也不是不相信你!没的事儿,回头我会帮你看着的,那你们在这里等一会,我回铺子里头收拾收拾,你们回去的时候一并把我给捎上。”崔乐文道,他心里面的那点疑惑也已经彻底解开了,也就没有什么别的疑问了,自然地也就没啥想要说的了。

“唉,成的!”萧易也急忙应了一声,“大哥你先去,回头我把这里交代给阿桥,让他给看着点。”

崔乐文摆了摆手就出了门去了,不一会,崔乐蓉也从里头出来了,那小院原本就粗略地打扫了一回,不算太乱,所以崔乐蓉就是帮着宋婶母子两人给收拾收拾,倒也不算费事儿。

临走的时候还给宋婶号了一个脉搏,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也该是给宋婶号脉的时候了,她又重新给宋婶开了一张方子,让阿桥明天就按着这个方子去抓药,等到再过三天的时候她肯定是会上镇上来再给号脉的。

阿桥把自己老娘给安置妥当了之后就送了崔乐蓉出来了,那眼神里头也尽是感激。

“东家,我这都不知道要说啥好了。”阿桥激动不已,那么好的一个小院子安置了他们母子两人,这怎么能不让阿桥感动的,那小院子可好了,比起他们家之前的那个下雨漏雨,下雪天还得时不时扫雪就怕一个不留神就能够把屋子给压垮了地方好了不知道有多少。

“那就啥也不说了,现在酒楼里头还在整修呢,我们乡下还有田地,怕是过一段时日还有的忙,你就帮着看着点那些个装修的,你们要是想自己做饭,家伙什也是有的,你们就自己去买点米和菜一类的,要是不乐意自己做了,我那大舅子也是在镇子上开了一间快餐的店,早饭是不做的,但午饭和晚饭都是有的,你们要的话我们就去说一声,等到饭点的时候你去打两份回来就成,现在店铺里头整修的那些个师傅中午那一顿我们也是包的,到时候也有人送。”萧易道,现在酒楼里头白天还好说点,要是到了晚上的时候那还真是有些静悄悄的,现在安置了人也还能够帮着看着点,那也挺好的。

“不用那么麻烦,我阿娘有些东西要忌口,我反正也闲着没事儿干,给做点也成。师傅那边有啥要帮忙的,我也能帮得上。”阿桥急忙地说道,他也是知道现在酒楼里头还在装修的,他也不好意思每天就这么看着,虽说他对于工匠的活计是不怎么熟悉,可那些需要力气的活计倒也还是能干的。

“没啥,你就每天过去看看就成,你要是一个劲地去帮忙人家还不得把你当做帮忙的小工么,到时候说不定还怎么使唤着你呢!”萧易笑了起来道,那些个工匠那可也是有不少的气性的,你真要是一天到晚地去人面前晃荡的,有些厉害点的就能够把那些个最累的活计丢来给旁人干的,到时候吃亏都没法说。他自己以前那也是吃过这样的暗亏的,现在见阿桥这么的实诚,又一副要急着报答他们的模样,到时候还真有可能吃亏被人使唤呢,他就有些不忍心了。

阿桥听到萧易这么一说也能够明白其中的那些个弯弯绕绕的,他也不啥,厨房里头勾心斗角也不少,他也是知道这种容易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的。

“那我就去给干点轻便的活,肯定不能让人光拿工钱不干活的。”阿桥腼腆地说道。

“这个就随你。”萧易也不勉强着阿桥,“那回头要是缺点啥你就去置办点东西,钱还够的吧?”

“够的够的,”阿桥急忙道,前两天萧易给的银子他也没有乱花,就是给自己阿娘买了点药和吃食一类的,现在手上还剩下不少呢,他哪里还好意思再问东家要了银子,真的要是这么干了可不得没脸没皮死了么,他是断然做不出来的。

“那我们要是不在镇子上的时候,你要是有啥急事的,就上知味观里头寻了那里头的东家,那是我家大舅子一家人,往后也是要在厨房里头做事的,就刚刚那男的你还有印象吧?”萧易说道。

阿桥点了点头,表示自然是知道的刚刚到的时候就有一个人在这里候着呢,阿桥对着那人也是有看几眼,自然也是知道长得什么模样的。

“那就是我大舅子,人挺好的,往后相处的时间一长你就知道了。”萧易道,“你有啥事儿要是我们没在你就只管着去寻了人去就成,今天怕是不成了,我们一家子得回去一下,改明儿就成,这个时候怕是没啥东西卖了,一会你跟着我们走,我大舅子哪儿有没做的素菜,晚点的时候听人说有猎户会摆个小摊卖点猎到的小野味,有山鸡野兔什么的,镇子上的人都知道在哪儿,你一会要是不知道就出门寻个人问问,我们平安镇上还算是安宁的。”

阿桥把萧易所说的话都仔仔细细地记下,等到萧易他们收拾妥当了之后就跟着他们的马车一同朝着知味观而去,阿桥也认认真真地把路给记下了,平安镇原本就不能算是一个太大的小镇,所以路也没有多少复杂的,这对于在青阳城里头呆了那么多年的阿桥来说记这么点路压根就不算什么。

崔乐文也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就等着萧易他们来了,看到阿桥的时候还流露出了一个笑意来,听到萧易带着阿桥来的意思,他就急忙地把蔬菜拿了一些出来,分量算不上特别多,但好在都是新鲜的很的。

阿桥也在收到了之后就道了一声谢,等到他们一家人走远了之后这才去了之前所说的被提起过说是不错的药房里头按着之前给留下来的方子给自己阿娘抓了三天的药。

阿桥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也越发地觉得这个小镇子虽说比不得青阳城里头热闹,却是比青阳城里头多了几分的安宁,这也让阿桥觉得挺好的,在这样的地方住的时间长了,他阿娘的病那肯定是能够养好的。

既然是打定了主意要办个酒席的,那崔乐蓉和萧易就决定先回家一趟,把自己阿娘和妹子带上,牛车就先让崔乐文先赶回去,他们则是先收拾收拾东西,等收拾完了东西自己去了村上就成。

崔乐文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这样的事情自己阿娘也应该早早地就在家里面做了准备才好。

牛车回了杨树村的时候村子里头不少人都看到了,朝着萧易和崔乐蓉两口子热热闹闹地打了招呼,这两人那可真的是离开好些天了,要不是村子里头那房子还有崔家丈母娘在住着,旁人都是要认为这两个人是不打算回来了呢,现在看到人回来了,到底也还是高兴的,毕竟临时有个头疼脑热的时候还是觉得村子上有个懂医术的人会更好一点。

“你们两口子可算是回来了啊,这都好些天没见你们回来了,听说是陪阿蓉娘家弟弟上城里头考学去了?”

“也不能算是专门陪着的,就是原本就想着上城里头一趟,又赶上考学的时候就一起去了而已!”崔乐蓉是这样对着好奇的人说的。

“那挺好的啊,你家弟弟考得咋样了啊?”

“考上了童生了!”萧易笑着回答了人的话,眼眸里头也是有些骄傲,“考上了童生之后往后就能够考秀才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