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30章 柔情!

转眼之间,宋家的小公主到了满月之日。

这天,为了庆贺,宋家很低调的在某星级酒店里举办了一场小型宴会,受邀人士皆是至亲好友,并不对外开放。

陆吉祥好不容易坐完了月子,这会儿正高兴的在更衣间里试着各类精美华服。

只是,她刚脱了一件裙子,正弯腰放衣服,门口那里便传来了动静。

起初,她以为是佣人。

至少,对方会敲门啊。

可哪料,竟是宋锦丞,这男人根本就是直接推门走进来的。

“啊!”

陆吉祥大叫,赶紧拿手掩胸,惊呼道:“你怎么不敲门啊!”

“为什么要敲门?”

宋锦丞反应镇定,他毫不避讳的打量着女孩儿的身材,更衣室里的灯光明亮,她肌肤白洁似雪,惊恐不安的眼神儿,更是让她看起来跟小白兔似的无辜可怜,让人忍不住的想去蹂躏。

他正一步一步的走向她。

“站住,你给我站住!”

陆吉祥看见了他眼底的邪色,见他要靠近自己,连忙就往后退,一边扯过旁边的衣服,试图遮挡自己的身体。

可惜,来不及了。

男人长手一伸,她根本就反应不及,整个人便已经跌进了他的怀里。

她小脸通红,乌黑的美眸瞪得浑圆。

宋锦丞低着头,笑着缓缓吻上她的唇,目光看着她的眼,轻唤出声:“长大了不少!”

陆吉祥不理他的话,咿呀挣扎,拿手推他的胸膛,却根本就挣不过他的力气。

真要命!

迷迷糊糊的,两人就滚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宋锦丞吻得很重,早已禁欲许久的他,光是接吻根本就不能满足。

陆吉祥轻颤,费力的溢出声:“待会儿……待会儿要、要见人……你别唔唔……”

‘咚咚咚……’

门外,火急火燎。

“少夫人,孩子在哭,您快出来看看!”

门内,活色生香。

“唔有……人……”

陆吉祥拼命挣扎。

宋锦丞叹气,犹豫了下,终是缓缓的松开了她。

他抵在她的唇角,声音深沉迷人,有着浓浓的*:“最后半个月!”

陆吉祥都快哭了。

“宋锦丞,你要吓死我了!”

她开始还以为,今天逃不过呢。

男人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抚着她的光滑后背,又是心疼,又是无奈的。

“要听医生的话,我也不想你以后的身体难过。”

陆吉祥撅起嘴巴,很憋屈的看着他。

男人凑近在她唇上一啄,继而将她抱到镜子前站好,亲自给她挑了件红色斜肩拖地礼服。

“太红了!”

陆吉祥见了,却并不喜欢。

宋锦丞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今天是你女儿的满月宴,你这当妈的理当要穿得喜庆些,听我的,就这件!”

陆吉祥反驳不了。

“好嘛。”

她将衣服接到手中,先是瞥了他一眼,这才慢吞吞的转过了身,背对着他开始换衣服。

宋锦丞站在旁边,安静观看。

隔了会儿,陆吉祥才轻轻出声:“好了!”

宋锦丞上前,将她的头发拢了拢,笑道:“要做头发吗?”

“散着吧。”

陆吉祥答了句,并不是很在意。

宋锦丞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正脸转了过来,半开玩笑般的:“连妆也不上,真是愈发的懒了!”

陆吉祥拿眼睛瞪他。

“明明就是你不让我化妆的!”

“是么?”宋锦丞失笑,在她脸颊一吻,继续道:“走吧,我们一起出去。”

“嗯。”

陆吉祥点头,伸手挽住男人的臂弯,随着他一同走出了更衣室。

保姆正在外面,看见这俩夫妻出来以后,连连就出声道:“宾客们都到齐了,孩子哭闹得厉害,少夫人,您快去看看吧。”

陆吉祥挺郁闷的。

“那丫头又不喜欢我!”

说来也奇怪。

宋家的小公主很安静,可一旦哭闹起来,却也是惊天动地的。

但偏偏在整个宋家里,唯独宋锦丞才能哄住这个小丫头,别人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这话还真没说错。

只是,陆吉祥有些吃味了。

她辛苦怀胎十月生下孩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那小丫头怎么就不粘她呢?

这让她很受伤。

……

进了宴客厅里时,女儿正哭声响亮。

宋顾抱着孩子在哄,可惜收效甚微。

宋锦丞走上前,很熟练的接过孩子抱在怀里轻微摇着,看着襁褓中的粉嫩小婴儿,他的心都柔了。

这是他和陆吉祥之间的骨肉,永远的纽带。

吃饭时,宋顾将红包拿给陆吉祥,始终温和如初:“这是给你和孩子的。”

陆吉祥很是意外。

“我也有份?”

宋顾微笑点头,道:“你也辛苦了。”

陆吉祥笑得腼腆,开开心心的接过红包,脆声就道:“谢谢爸。”

宋顾没说什么,示意秘书将东西呈上来。

“这是给孩子的名字。”

宋顾说道,将一本红色的折子递给宋锦丞。

陆吉祥好奇的凑了过去,眼睁睁的看着宋锦丞将折子打开以后,霎时一愣。

众人都等着呢。

宋锦丞先是转头看了眼身边的女孩儿,才笑着出声:“宋念亲!”

陆吉祥眼眶微红:“这是……思念亲人的意思吗?”

“乖!”

宋锦丞没说什么,将女孩儿揽入怀里。

千言万语,都在这个拥抱之中。

陆吉祥泛了泪花,她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如果当初的一切都不曾发生,那该有多好啊。

“咿咿呀呀……”

而在襁褓中,小公主正挥舞着双手,两眼亮晶晶的看着自己的父母,笑得甜甜的。

宋锦丞低头,将吻落在陆吉祥的额角,满眼的怜惜:“吉祥,不管将来如何,你都有我和孩子,我们永远在一起,嗯?”

“好!”

陆吉祥抽噎了一下,两手抱着男人的腰身,很感动,真的很感动。

……

几日后,陆吉祥收到了来自好友周潇潇送来的礼物。

对于没能够亲自参加到宋家小公主的满月宴,周潇潇深感歉意。

“对不起啊,大吉祥,那天我有事耽误了,所以就没能来参加宴会,这是我送给干女儿的礼物,祝她永远都平平安安的。”周潇潇一边说着话,一边将自己的礼物递到陆吉祥的面前。

陆吉祥笑,佯装客气道:“没来就没来吧,还送什么礼物呀!”

周潇潇翻白眼。

“得了吧,你心里早就乐开花了!”

陆吉祥:“……”

真有这么明显?

周潇潇翻白眼:“你脸上就差写上我很开心这几个字了,大吉祥,你真的是一点都不适合撒谎!”

“哈哈哈哈……”陆吉祥终于大笑起来,直接道:“知我者潇潇也,还是你了解我,算了,我就不和你客气了,这是什么啊?”

说着,她将礼物盒子打开。

霎时之间,一对精美绝伦的玉镯子便出现在她的眼前。

陆吉祥很意外:“好可爱的小镯子啊!”

周潇潇解释道:“我也不知道送这个合不合适,当时看到这对玉镯子很漂亮小巧,所以就买了下来。呃,你怎么没有把干女儿带出来啊?”

此时此刻,她俩正在后海的一处星巴克里坐着。

陆吉祥撇嘴巴。

“家里不让带,怕我照顾不好。”

周潇潇挑眉:“就这么对你没信心?”

陆吉祥叹气,先是喝了口果汁,才继续说道:“宋锦丞说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那就更不可能把孩子照顾好了,而且那小丫头压根儿就不粘我,她喜欢她爸,整天都要他抱,不给抱还哭,整死个人了!”

周潇潇抿着唇笑。

她面带狡黠:“我怎么觉得你在吃你女儿的醋?”

陆吉祥汗。

“你多想了,我对宋锦丞绝对没有任何觊觎之心,所以,这也就不存在吃醋一说。不过说真的,那个小丫头真的是太伤我的心了,上次我抱她的时候,她居然当场就哭了,哎哟喂,那眼泪流得跟水龙头似的,连爸爸见了都心疼,还说了我几句,搞得我里外不是人!”

周潇潇做思考状。

过了会儿,她才说道:“我觉得吧,你女儿肯定是随你。”

“此话怎讲?”陆吉祥看着她。

周潇潇解释道:“色女呗!”

陆吉祥叹气,决定以沉默来结束这个话题,她低下了脑袋,小心的将盒子里的玉镯子取了出来,左右看了看,又道:“这对镯子好像有些大了,我女儿现在还戴不了,估计要等她长大了一点以后才行。”

周潇潇‘嗯’了一声,低头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

陆吉祥瞥她一眼,又道:“你怀着孩子呢,还喝咖啡啊?”

周潇潇闻言,不禁敛了下眉,才淡淡的开口:“我只是偶尔喝一点,再说了,从我们坐下来到现在,我只喝过一口而已,你担心个什么劲儿?”

“切!”

陆吉祥不屑,说道:“我是在替翟耀感到担心,小心被他逮着,你吃不了兜着走!”

周潇潇狂翻白眼。

“放心吧,他逮不着我的,最近太忙了,我都有好久没见着他了。”

扑哧!

陆吉祥笑出声,抬手指着周潇潇,就说道:“潇潇,我怎么觉得你好像闺中怨妇啊?”

周潇潇大惊。

“很像吗?”

“是啊!”

陆吉祥点头,接着说道:“我刚才在说话的时候,你也不知道低着脑袋在想些什么,一个劲儿的往咖啡里加糖,你都连续加了四袋糖了,你没发现吗?”

周潇潇低下头,往桌上一看,果然有四个被撕开的糖袋。

“你有些心不在焉!”

最后,陆吉祥下出了这个评价。

周潇潇长舒了一口气,坐直身子以后往后靠去,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回事,老是爱胡思乱想的,有的时候,我会想到过去的一些事情。以前在大学里的时候,虽然老是挂科,但是过得很惬意,没人管着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日子才算好!”

陆吉祥深有感触。

“对对对,还是那时候好,你记得不?有段时间我俩迷上了网游,天天晚上去网吧里刷副本,那时候谁也管不着我们,真的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美好!”

周潇潇点头,陷入了过去的美好回忆里。

这时,又听陆吉祥继续说道:“哪像现在啊,出个门还要向老公汇报行程,每时每刻都要管着你,烦都烦死了!”

周潇潇斜眼睨着她。

“你知道你这样的行为叫什么不?”

“什么?”陆吉祥不解。

周潇潇道:“得了便宜还卖乖!宋教授那么好的男人,既然都被你得到手了,你就好好珍惜吧,还嫌人家爱管着你,真不要脸!”

“啊呸!”

陆吉祥听了这话,没多想的就道:“翟耀也好啊,长得帅,又有权,你珍惜了么?”

只是,这话一出,她又后悔了。

周潇潇脸上的笑意敛了不少。

她淡淡的:“我和你不一样,大吉祥,你当初和宋教授在一起的时候,你们双方都是基于平等自愿的条件下,况且宋教授是真心待你的。而我和翟耀……你也知道,我当初并不愿意,他的脾气不好,一般人根本就忍受不了,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还有啊,你别以为我怀了他的孩子,以后就必须和他在一起,不会的,真的,大吉祥,这些话我从来都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从我的内心里来说,我一点都不想和翟耀过一辈子!”

陆吉祥闻言,连忙就从座位里站了起来,改为坐到周潇潇的身边。

她拉住她的手,很是担忧:“潇潇,你这些话都是真的?”

“是!”

周潇潇点头。

陆吉祥想了想,又道:“如果你不想和翟耀在一起,那你干嘛要给他生孩子?”

“这是我欠他的。”周潇潇苦笑,低头抚着自己尚还平坦的肚子,缓缓说道:“我和他之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翟耀,我现在或许就是一个劳改犯,而我的奶奶早已化成了骨灰。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是他帮助了我,给了我奋斗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

“所以,你是在感恩吗?”

陆吉祥看着她。

“可以这么说!”

周潇潇点头承认。

陆吉祥见了,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她原以为,周潇潇和翟耀是两情相悦的。

虽然,翟耀有些暴力倾向,但是周潇潇不是说,他已经改好了吗?

所以……可是,两情相悦怎么又变成了感恩?

“如今,走一步算一步吧,我无所谓了。”

周潇潇长叹了一口气,脸上浮现的落寞表情,完全与她的年纪不符。

陆吉祥咬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走吧,我们去看衣服。”

周潇潇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拖着陆吉祥也跟着站了起来。

她很豁然:“以前翟耀给了我一张卡,因为很多原因,我一直都不肯用他的钱,大概是为了挽留住最后的尊严吧。但是现在,我又想明白了,因为他,我吃了这么多的苦,为什么我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呢?”

陆吉祥挑起眉。

周潇潇勾着她的手,笑得灿烂:“今天我刷卡,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统统都包了!”

“好啊!”

陆吉祥闻言,不禁喜逐颜开。

周潇潇拿手点她的额头,恨铁不成钢:“你家宋教授难道就没有给你零用钱啊,瞧你这点出息!”

陆吉祥很认真:“我这是在给女儿攒嫁妆钱呢!”

两个小丫头嘻嘻闹闹的,很快去了商场。

正巧,商场里似乎在举行什么活动,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不少的人。

“前边在干什么?”

陆吉祥好奇的踮着脚尖往前探望。

周潇潇指着左面的巨大宣传横幅,道:“有什么明星来开演唱会吧,Erebus?妖精?这谁啊?”

陆吉祥恍然大悟,连道:“我知道了,他是国外的一个超级巨星,一夜成名呐,听说很厉害的,千金难买一票!”

“切!”

周潇潇不信,拖着她往前边走,一边说道:“什么千金难买一票,我今天就非要买了试试看,我要买最贵的票,我就不信了,有钱还不能让鬼推磨!”

陆吉祥:“……”

这话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言以对。

结果,周潇潇还真就拿钱买到了两张贵宾票,就在第一排。

两个丫头都愣了。

周潇潇捏着手里的演唱会门票,呆呆的:“怎么办?”

陆吉祥嘴角抽搐:“还能怎么办,去看看呗,我还没坐过前排呢!”

周潇潇想了想,点点头:“我也是!”

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有的时候,某些事情,那是冥冥之中就早已注定好了的,谁也改变不了!

是的,改不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