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29章 风雨欲来(下)

到了第七日,依旧没有翟耀的任何消息。

周潇潇表现得很平静,每日按时吃按时睡,过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好。

管家虽然不说,但是周潇潇却看得出来,他很着急,以至于连她每日都爱喝的酸梅汁都被他打翻了一杯。

她有些哭笑不得。

“管家,你不觉得最近家里很和谐吗?”

“和谐?”

管家皱起眉,并不能理解她的话:“什么和谐?”

周潇潇叹息,解释道:“这几天以来,大家都过得很轻松,没有了那种压迫感,每个人都很快活,你没发现吗?”

“周小姐……”

管家很无奈的看着她。

他当然明白周潇潇的话中意。

只是,管家到底是从翟家出来的人,这心自然是永远都向着翟耀的。

周潇潇笑了笑,继续说道:“放心吧,先生不会有事的。”

“您怎么知道?”

管家很诧异于她的镇定。

周潇潇稍微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这么多年以来,先生经历过很多事情,他很强大,管家你应该相信他的能力!”

管家点点头。

顿了顿,他又忽然神秘的笑起来:“原来在周小姐的心里,先生是个很厉害的人!”

周潇潇一窘。

“这话你别说给他听。”

“我知道。”管家说道,他看着女孩儿,似是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没能忍得住:“您最近有给先生打过电话吗?”

周潇潇撇了下嘴,没吭声。

她躲都来不及,怎么会主动去联系他?

管家看着她的反应,唉声叹气的:“周小姐,您怎么就不肯听劝呢?先生现在遇到这种事情,最需要的就是您的鼓励和支持,只要您肯主动的给他打电话,您们之间的关系”

话刚说到这里,周潇潇却忽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管家连连住了口,目光惊诧的看着她:“周小姐?”

周潇潇转身往里走,一边出声:“我想出门去逛逛,你帮我喊一下司机吧。”

“周小姐想去哪里?”

管家追问。

周潇潇忽然停住脚步。

她转过身,目光盯着管家,没什么过多的表情:“先生没说过要限制我的自由!”

管家微微屏息。

“好,我即刻去为您备车。”

他退了下去。

周潇潇盯着管家的背影,暗暗叹气。

她知道管家是好意,只是,她实在是做不到去主动的恭维翟耀!

这是她的底线!

不消十分钟的时间,司机便已将车备好。

周潇潇还是穿得很厚,脖子上围着针织毛巾,头上戴着同款毛线帽,整张脸几乎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管家见了,哭笑不得。

“周小姐,今儿天气很好,您这样穿,怕是会热啊……”

周潇潇摇脑袋。

“不会,我不怕热,最怕冷!”

如此一来,管家无话可说。

他送着女孩儿走出了屋子,上前替她拉开了车门,小心的说道:“周小姐,不论您要去那里,请您一定要让司机跟着,您现在身子不方便,司机会帮你打点好一切的。”

这话,说起来好听。

可实际上,就是变相的监视。

周潇潇岂会不明白?

她也不戳破,淡淡的应下来以后,低身转进了车里。

很快,司机启动引擎上路。

周潇潇扭头望着窗外,发了一会儿的楞,直到快要抵达市中心了,她才悠悠的说了句:“去帝锦吧。”

帝锦可谓是整个首都里最大的购物商场了。

“好的。”

司机依言改变行驶方向,朝着帝锦而去。

下了车时,时间已经将近三点,周潇潇琢磨着可以买一件玉器,比如什么小玉镯子之类的,正好可以送给陆吉祥的女儿当做见面礼。

进了商场,一路畅通,司机老实本分的跟在周潇潇的身后。

周潇潇鲜少来帝锦,记忆中的几次都是她和陆吉祥来这里吃饭,都是径直乘电梯去的楼顶,这里有家卖螃蟹的海鲜店,特别的好吃,以往她俩来这里时,往往要吃很多!

寻了很久,她终于看到一家玉器店。

“欢迎光临!”

店员很热情。

周潇潇打从进店里开始,视线便定格在展示柜里的一对精致小玉镯子上。

店员倒是眼尖,立马就笑着介绍道:“这对玉镯子是给小孩戴的,材料选用的是上好紫罗兰翡翠玉,您看,玉身通体晶莹泛紫,浑然天成,没有丝毫杂色,特别的难得!”

周潇潇有些心动。

她出声:“拿出来我看看。”

“好的,您请这边坐!”

店员将她引到旁边的贵宾区,看着她落座以后,才去将那对玉镯子给取了来。

周潇潇小心翼翼的接来放在手心里,左右看了看,如此精巧可爱的小物什,自然是让人越看越欢喜。

“这个用来送给小婴儿,合适吗?”

她问道。

店员闻言,连连点头:“当然合适了,翡翠手镯的寓意就是保佑平安,而且还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如果送给小孩子的话,还能给它祈福,保佑她有个远大的前程,特别的好!”

“听起来是挺好的。”

周潇潇笑了笑,两指捏着玉镯子,仰头迎着灯光观看。

店员站在旁边,继续说道:“您看,她是不是通体无暇?您相信我吧,这对玉镯子绝对是上好的,还有专家给出的鉴定证书,不唬人的。”

周潇潇考虑了一下。

最后,她还是点了头:“给我包起来吧。”

“好的好的。”

店员喜笑颜开的双手接过玉镯子,连忙去给她包好。

司机走了过去,负责结账和拎东西。

周潇潇在沙发上坐了会儿,直到司机走过来。

“好了么?”

她问。

司机点头。

“走吧。”

周潇潇起了身,提步往外走。

无意之间,她又看到了对面的金店,脑子里忽然就想起了那日她所购买的情侣对戒,当时她是把对戒寄存给别人的,过后也没和那人联系过,完全不知对方是否收到。

正低头想着,冷不丁的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人。

“哎!”

司机连忙伸手拉她。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周潇潇跌进了一堵带着淡淡烟味的男性怀里,对方有力的双臂就贴在她的腰上,将她紧紧桎梏于怀里。

“呃?”

她仰头,两眼惊恐的看着对方。

男人有着一张东方面孔,却更为深邃,湛蓝色的眼眸里,正倒映着她此刻的模样。

“又见面了。”

舜微笑。

周潇潇浑身一抖,连忙从他的怀里离开,有些结结巴巴的:“怎、怎么是、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舜保持着微笑,很绅士的扶着她的手臂,见她站稳以后,又优雅的收了回来,笑得很迷人:“潇潇,你不愿意见到我?”

“没……”

周潇潇下意识的摇脑袋。

顿了顿,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皱眉看着舜:“你在这里做什么?”

说完这话以后,她又发现男人的身后正站着一众西装笔挺的精英男女,皆是一副恭敬模样。

舜顺着她的视线回头,笑道:“我是帝锦的股东之一,今儿月初,我是按例来开会的。”

周潇潇眨着眼,像是没有反应过来。

舜看着她,继续又道:“你呢?”

“啊?”周潇潇指着自己,顿了顿,才道:“我是来买礼物的。”

真是奇了!

随便一撞,居然还能撞到帝锦的股东!

“噢,买礼物啊,是要去参加派对?”

“不是。”周潇潇摇头,答道:“我朋友刚生了孩子……”

舜失笑,抬手指了指前边的咖啡厅,道:“我刚开完会,正打算去坐会儿,愿意赏脸一起坐坐么?”

有句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舜都这样说了,周潇潇实在是不好意思拒绝。

“好吧。”

她虽然有些迟疑,但很快就应允了下来。

不知为何,对于这个有着中西方面孔的男人,她总是有几分好奇。

就好似他的身上有种神奇的魔力,不自觉的将她吸引。

……

舜的排场很大,他的保镖竟然将整个咖啡厅清场,只有他们两个坐在窗边,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咖啡香味,掺杂着一点点的奶味儿。

对此,舜表现得很坦然。

“我喜欢清静。”

他这样解释。

周潇潇坐在对面,看着男人深邃英俊的五官,不知怎的,脑海里蓦地闪过翟耀的容颜。

她浑身一个激灵。

“你怎么了?”

舜的观察力很敏锐,对于女孩儿的丝毫反应,他都看在眼里。

周潇潇低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气,以掩盖自己的失态。

她淡淡的开口:“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个人。”

“想到了谁?”舜微微眯眸,有几分开玩笑的口吻:“曾经的爱人吗?”

周潇潇吃惊的看着他。

舜很坦荡。

他继续道:“你刚才看我的眼神儿很不一样,像是受伤的小鸟,但是又很依恋,这代表了你的内心很矛盾。潇潇,你有心事?”

他的语气很肯定。

周潇潇却笑了起来,她直视男人的眼,出声道:“舜先生,你似乎很懂看人!”

舜并不以为然,答道:“这是我的习惯,与人谈合同时,对方的任何反应都能关乎成败。”

他回答得无懈可击。

至少,让你无可反驳。

周潇潇想了一下,才答道:“我承认,你是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我不是指长相,而是给人的那种感觉。”

“噢?”

舜将身子向后靠去,单手放在桌面,食指微曲轻敲:“愿闻其详!”

周潇潇摇头。

“不,这没什么好讲的。”

舜见她态度坚决,便也没再继续问下去,转移了话题:“对了,你给你朋友的孩子买了什么礼物?”

周潇潇侧身,从自己的包里将东西取了出来,小心的递给舜。

男人接了过来,打开看了眼,轻笑:“花了多少?”

周潇潇说出了一个数。

男人摇头。

周潇潇紧张起来:“我买贵了?”

“不是。”

男人将东西放下,缓缓的启声:“这对镯子太普通。”

周潇潇:“……”

几万块钱的镯子,你能希望它有多稀奇?

男人看着她:“我家里倒是有一对老玉镯子,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送给你!”

周潇潇很意外。

继而,她连连摇头:“不了,我和我朋友的关系很好,不管我送什么,她都会喜欢的,不一定非得是什么稀罕物。”

有道是无功不受禄!

她和这个男人之间才不过见了两次面而已,完全没有任何理由收受他的礼物。

“你太客气了。”

舜淡淡的勾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气,他动作优雅,光是一个低眸的动作而已,皆是迷人。

周潇潇皱眉,总觉得在这个舜的身上,有种让她熟悉的感觉。

可是,具体又想不出原因,像是一缕烟,明明就在眼前,却是怎么都抓不到!

她有些苦恼。

大约坐了半个多小时,两人基本上都是聊些平常的东西,周潇潇很快得知,原来这个男人不但长得帅气迷人,还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

但不可思议的是,就是这样一个英俊又多金的男人,竟是单身!

临别前,舜忽然出手抱住了周潇潇,他说,这是西方的礼节。

周潇潇倒也不矫情,只是笑着回了句:“舜先生,这里不是西方,是中国,您这套礼节并不实用!”

舜看着她的目光很复杂。

“我们会再见面的。”

他这样说道。

周潇潇并不在意。

“或许吧!”

……

出了咖啡厅时,周潇潇临时想到了一些事情,不禁又拐了个弯,重新回到了商场里。

她来到化妆品区,很不吝啬的买了一套昂贵的化妆品套装。

最后,她才疾步走出了商场。

司机已经接到了她的电话,正将轿车停在马路上,看见她远远走过来的时候,连忙从驾驶室里走下来,恭敬的替她拉开了后座车门。

“谢谢!”

周潇潇说了句,低头钻了进去。

司机倒也没说什么,轻轻关了车门以后,绕过车头坐进了车里。

他一边发动引擎,一边问道:“周小姐,您早上说要去国贸那边吃饭,现在您还要去吗?”

周潇潇想了一下,点头:“去吧。”

“哎!”

司机应了声。

轿车很快驶入了车流之中,缓慢的朝着国贸方向前移。

周潇潇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忽然出声:“张师傅!”

“怎么了?”

司机听到声音,不禁从后视镜里望过去。

周潇潇亦看着他:“今天那个男人……他是我的朋友,之前曾经救过我一次,所以,我才和他多说了一会儿的话。”

她说得很缓慢,一边在观察司机的神色。

司机并无异色,只是回答道:“周小姐,不瞒您说,今儿我们出门的时候,管家特意嘱咐过我,说是要我一定要照顾好您,我知道那个人是您的朋友,只是”

话刚说到这里,周潇潇接过口:“你已经给管家汇报过了?”

司机摇头。

“还没呢,这得等到晚上回去了以后才说。”

周潇潇舒了口气。

她将包里的化妆品拎了出来,一边说道:“张师傅,上次我听你说,你的大女儿找到新工作了,是吗?”

“是啊,那丫头很乖,大学毕业以后就立马找工作,说是想给家里减轻负担……唉,我也心疼她啊,想让她先休息一段时间,嗬,非不听,非要出去,我都拿她没办法了!”

提及自己的女儿,司机倒是放开了很多,说了很多话。

周潇潇安静的聆听,直到司机自己都说得不好意思了,她才将手里的化妆品递出来,轻轻的放在前边的副座上。

“周小姐?”

司机见状,大惊,连忙将车停到了马路边。

周潇潇面带微笑,开口道:“你的女儿才刚出社会,还是一个新人,什么都需要多多磨练,我也没参加过什么工作,也不知道该给她什么建议,这是一套化妆品,算是我给她的礼物,参加工作哪能不化妆的?唔,你也别客气,就当是我祝贺她找到新工作!”

“哎哎哎,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司机很惶恐,作势要把化妆品还给她。

周潇潇摁住他的手,语气略重:“李师傅,这是我的一番心意。”

到底是在翟耀身边做事的人,李师傅的心眼倒也通透,他只是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轻声说了句谢谢。

周潇潇见状,不禁暗舒了一口气。

她心里知道,这事儿算是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