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28章 风雨欲来(上)

从晚竹里出来的时候,天边颜色已经转黑,诺大的繁华都市,华灯初上,徽式建筑映衬其中,有种说不出的韵味。

周潇潇临上车以前,回头望了眼,正好看见那大红灯笼随风拂动。

“潇潇。”

男人的声音,不缓不慢的溢来。

周潇潇收了神思,默默不语的返身钻入车内。

只是,刚坐好,她又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抬手揉了揉自己不大舒服的鼻子,眼泪汪汪的。

翟耀侧过头,正好看见这一幕。

“鼻子都红了。”

他轻声说了句,望着人的目光很深邃。

周潇潇只看了一眼,便匆匆收回视线,低下了脑袋。

“有点痒。”

她这样回答。

翟耀没再说话,只是抓着她的一只手,随意的搭在自己的大腿上,姿态很闲逸。

前边,司机没敢回头,只是恭恭敬敬的问了声:“先生,我们现在要去哪?”

翟耀稍微沉默几秒,继而开口:“回别墅。”

“哎!”

司机应了声,很快发动引擎上路。

途中,翟耀的手机响过几次,但他都没接,神色冷冷淡淡的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周潇潇有些忍不住,她想了又想,还是开了口:“翟先生……”

翟耀转过头,目光平静的看着她。

周潇潇抿了下唇,才继续道:“您的父亲都住院了,难道您真的不去看望一下吗?”

“你还操心这个?”

翟耀掀了唇,似笑非笑。

周潇潇面色一滞。

她稍微顿了下,才继续说道:“不管怎样,他都是您的父亲。”

翟耀脸色冷下。

“父亲?”

他像是听到了一个什么笑话,冷魅的容颜上,竟似扭曲般的。

“先生!”

周潇潇惊诧。

只消片刻的时间,翟耀又恢复了冷冷清清的样。

“如果你换做是我,也不会希望有这个父亲。”

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周潇潇拧起眉,有几分不解。

“为什么?”

她不懂。

就算再有什么深仇大恨,那人毕竟是父亲,翟耀为何如此决绝?

“潇潇,你太单纯了。”

他轻轻的叹息,握着女孩儿的手,似有无限怜惜。

周潇潇怔住了,睁着一双眼,呆呆的看着他。

翟耀侧过头,正好与她的视线对上。

他勾了唇,继续道:“以后你只管跟着我,不论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都不要信,只信我,明白吗?”

周潇潇听得是云里雾里的。

“是不是要出什么事了?”

她看着男人问道。

翟耀没有急着说话,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大手捏着女孩儿的小手,隔了会儿,才缓缓出声说道:“老爷子如今病危,继承之位尚不知花落谁家,大哥和三弟都不是省油的灯,如今你有孕在身,老爷子精明了一生,他那边怕是瞒不了的。”

周潇潇听得心惊。

她忽然反手握住翟耀的手,忐忑不安:“您的意思是,他或许会见我?”

“你倒是聪明。”

翟耀看着她,继续道:“不过,你大可放心,老爷子就算不喜欢你,也会顾着你腹中胎儿,你是安全的。”

周潇潇长舒了一口气。

她本无意卷入豪门争夺战中,而在这紧要关头,她偏偏又怀上孩子。

不知是福是祸!

“害怕么?”

翟耀又忽然问了一句。

周潇潇摇头,听了下,又点头。

她缓缓出声:“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会像那些豪门电视剧一样,成为其中的角色!”

翟耀挑眉。

“你还爱看这些?”

周潇潇‘嗯’了一声,继续补充:“以前读书的时候,每逢双休日,或者是放长假,我都喜欢窝在家里看剧,曾有一段时间,很迷豪门商战题材的电视剧,所以就看了不少。”

翟耀闻言,反应不大,他问:“在这些电视剧里,有永远的赢家吗?”

“没有!”

周潇潇摇头。

“是么?”翟耀眯眸,表情晦暗不明。

周潇潇抿了下唇,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继续说道:“自古以来,邪不胜正,只要心中坦荡,便是永远的赢家。”

翟耀差点放声大笑。

他一把将这可伶人儿揽入怀中,抚着她的背,深邃眼底却尽是阴鸷。

“心中坦荡?潇潇,若真是如此,你我便不会坐在这里!”

……

回到别墅时,翟耀并未下车,他只是将周潇潇送到这里,便径直又离开了。

周潇潇站在花园里,看着轿车远远的驶离。

管家走了出来,关切的出声道:“周小姐,外面风凉,您还是进屋里吧。”

“嗯!”

周潇潇收回视线,低了头,返身回了屋子里。

管家跟在她的后面,小心的询问:“您这次与先生出门,玩得好吗?”

“还好。”

周潇潇点头,踩着楼梯往二楼上走。

管家继续道:“您不在家的这几天里,您的朋友有来过两次电话。”

“朋友?”

周潇潇微怔,有些意外:“谁?”

管家道:“宋家的少夫人。”

周潇潇抿了下唇,说了句‘知道了’,便上楼进了卧室里。

管家并未跟进去,只是站在门口问道:“周小姐,要厨房为您准备点热食吗?”

“好的,麻烦你了。”

周潇潇说道,一边脱下了外套。

管家答了声,轻轻地替她关了房门,退了下去。

周潇潇换了家居服以后,坐到落地窗边的摇椅上,不急不慢的给陆吉祥回了电话。

刚接通,她率先出声:“你给我打电话了?”

“是啊!”

陆吉祥大方承认,声音里有几分狡黠:“听说你们出去度假了?”

“嗯。”周潇潇点头,眯眼看着窗外的景色。

只听陆吉祥的声音继续传来:“你们去哪了?马尔代夫?还是去瑞士滑雪了?”

周潇潇叹气,答道:“去了承德!”

话音刚落,电话里沉默了几秒。

紧接着,陆吉祥的声音就炸开了:“我靠,有没有搞错啊,你们度假就只去了周边城市?翟耀没带你出国?再不济,好歹也要去一次海边啊!”

周潇潇揉了揉自己被祸害的耳朵,挺无奈的:“我们只去了两天而已,时间太短,去远了太麻烦,而且我又怀着孩子,一路上都在晕车,很不舒服!”

“你们可以坐飞机啊!”

陆吉祥说道。

周潇潇想了一下,答道:“或许我还会晕机,这个更惨!”

陆吉祥:“……”

周潇潇没太在意,继续问:“对了,我干女儿最近怎么样啊?唉,你还别说,自从上次在医院里看过她一次以后,我到现在都还想着要抱抱她呢。”

“我女儿一直就讨人喜欢。”陆吉祥很得意的答道,顿了顿,她又愁起来:“最近来家里看望的客人是络绎不绝的,唉,要不是我在坐月子,我一定会抱着孩子溜出来,好与你私会!”

“私会就算了吧,我怕宋教授把我给劈了!”周潇潇说笑。

陆吉祥哼哼,很不在意:“他敢!再说了,咱两关系多铁啊,一起睡了整个大学呢,要不是他忽然出现了,兴许咱俩早就喜结良缘,儿孙满堂了!”

扑哧!

周潇潇笑出了声,颇为忍俊不禁:“你这是怎么了?我听着好像有些大对劲啊。”

陆吉祥长叹了一口气。

她有些郁闷:“我最近什么都不能吃,整天都是鸡鸭鱼肉,潇潇,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有一百多斤了!”

“哇哦!”

周潇潇惊叹,连道:“这么说来,你现在成胖子了?哈哈哈哈,恭喜恭喜!”

陆吉祥狂翻白眼:“笑毛啊,要不了多久,你也会变得跟我一样!”

说到这里时,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对了,你肚子有几个月了啊?什么时候生?”

周潇潇停止了笑,答道:“差不多快三个月了吧。”

“去产检了吗?”

“嗯!”顿了顿,又道:“医生说,我怀的是双胞胎!”

电话里静了几秒。

紧接着,陆吉祥惊呼起来:“天啦,双胞胎啊,太好了,如果生的是两个儿子,那我女儿就有福了!”

周潇潇:“……”

陆吉祥继续笑:“要不,我现在就先预定一个吧,嘿嘿!”

周潇潇无奈:“如果是两个女儿呢?”

陆吉祥闻言,没多想的就道:“这好办,如果是两个女儿的话,那我们就成立一个联盟,专门找男孩子下手。哦对了,上次我在东院里看到了一个小男孩,我的天啦,长得老漂亮了,如果能把他招成女婿,我以后睡着了都能笑醒!”

周潇潇有些头疼。

“大吉祥,你女儿现在连说话都拎不清呢,你就开始担心起她的终生大事了?”

陆吉祥嘿嘿的笑:“我就是有些激动嘛,你懂的,刚刚当妈,我现在是干什么都新鲜!”

“宋教授呢?”

“他啊,在楼下呢。”陆吉祥答道。

周潇潇想了想,又道:“等哪天出太阳了,我去看你吧。”

陆吉祥点头:“好!”

挂了电话以后,周潇潇揉着太阳穴,想着陆吉祥的那些话,忍不住的发笑。

不管是生儿子,还是女儿,她都喜欢。

隔了会儿,管家在外面敲门,一边说道:“周小姐,东西备好了。”

“好,我知道了。”

周潇潇答了声,从摇椅上起了身,出门下了楼。

管家跟在她的旁边,笑道:“周小姐,这次出去了回来以后,您的脸色好像变好了许多。”

“是吗?”

周潇潇摸了摸自己的脸。

管家又道:“是的,是变了很多。”

周潇潇只是笑,在餐桌前落座以后,开始慢慢的吃东西。

管家站在旁边看着,很有耐心。

周潇潇的胃口还不错,连喝了两碗热粥,还吃了不少的热菜。

用过餐后,她坐在客厅里看电视,都是些无聊的偶像剧,她看得索然无味。

真是奇了!

若是搁在以前,她会很喜欢看这些高颜值的演员。

可如今,她竟是半点也看不进去。

晚上的时候,翟耀并没有回来,周潇潇独自一人睡在柔软大床里,睁眼盯着天花板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她渐渐睡了过去。

在此之后,连续五天的时间里,她都没有听到翟耀的任何消息,管家还是如平常一样,每日主要负责她的饮食起居,并未看出有任何异样。

而这时候,花圃里的牡丹都种好了。

周潇潇站在二楼阳台上,看着那零零散散的花圃,有些感叹:“这么冷的天,牡丹那么娇贵,养得活吗?”

管家闻言,不禁笑道:“小姐,您别看牡丹娇贵,但只要精心照顾着,一般情况下,它都是死不了的。”

周潇潇点头。

她沉默了会儿,又忽道:“先生最近在做什么?”

管家微怔,似是有些意外。

不过,他的反应很快,就连情绪都收拾得很好。

“先生最近在忙着家族事业,可能是太忙了,所以都没时间来看望小姐,不过您别担心,只要等先生一闲下来了,他肯定就会回来看您的。”

周潇潇倒也不在意。

她转身往屋子里走,一边状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先生家里是经商的?”

“这……”

管家皱起眉。

周潇潇停住脚步,回身看他,道:“怎么?”

管家想了一下,才答道:“准确的来说,老爷子以前是经商的,只不过在娶了大夫人以后不久,他就弃商从政了。”

“大夫人?”

周潇潇有些不明白,这都是什么称呼?

管家解释:“大夫人是先生的生母,十多年前就去世了。”

“噢,是这样啊。”周潇潇明白了,她想了一下,又继续问道:“你是一直就在照顾先生?”

“是的。”

管家点点头:“从先生回到老爷子身边起,一直都是我在照顾的。”

“等等!”

周潇潇抓到重点,追问道:“先生不是在老爷子身边从小长大的?”

管家微诧的看她一眼,才点头道:“是的,先生小时候是跟在大夫人身边的,后来大夫人去世了,老爷子才将他接回了身边。不过,先生的性子从来就孤傲,老爷子管不住他,就把他放到了军校里面,据说那里的老师都很严格,老爷子说他很放心!”

军校里长大的孩子?

周潇潇的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哪有父亲将孩子送给别人养的?

想到这里,她又不禁继续出声问道:“先生还有其他兄弟,是么?”

“是的,还有大少爷和三少爷。”管家答道。

“同父异母?”周潇潇猜测道。

管家继续点头:“是的,除了先生是大夫人所出以外,大少爷和三少爷都是现在的老夫人所生的。”

这下,周潇潇算是明白了。

翟耀是正室所出,可他为何排在第二?

不言而喻,肯定是老爷子在外面偷人了,小三赶在正室的前面先生了一个孩子。

至于这个三少爷嘛……肯定是正室去世了以后,小三登堂上位,而后才生下来的。

啧啧!

果然是人不风流枉少年啊!

周潇潇总算是明白了,就冲着背叛自己母亲这件事情,翟耀也是有资格痛恨自己的父亲。

更何况,这其中还不止这一件两件让人心寒的事。

不知怎的,周潇潇竟有些同情起翟耀。

少年时的他,到底容忍了多少?

“周小姐?周小姐?”

这时,管家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周潇潇回过神,疑惑的望向他:“怎么了?”

管家满脸的小心翼翼,他道:“先生以前吩咐过,谁也不准讨论这些事情,我今日给您讲的这些,您可千万别说出去。”

“好!”

周潇潇点头,算是承诺:“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管家笑了笑,继续道:“其实,我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周小姐,或许您是没觉得吧,但在我的心里,先生一直就是个好人,他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他本性善良。只不过在这些年里,他心里压着的东西太多了,而显赫的身世又不允许他将自己暴露,所以才养成了他现在这样的性子,你明白吗?”

周潇潇没吭声。

管家看着她:“只要您平时多和先生说说话,一切都能缝纫而解的。”

管家或许是好心。

可在周潇潇看来,她又何其无辜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