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一七章 一叶一如来34

临睡前若潜心诵经,诀衣前半夜便能睡的安稳,后半夜醒来也不会如之前那么难受,安慰帝和只是宽他心而已,她自己未尝不晓得这样下去终究不是最好的办法,从仙灵里生长出来的魔性,不是妖魔那种恶性,不可能靠参禅悟道渡劫成功,她与帝和恐怕要付出难以想象的努力才能把她的魔性除掉,付出她不惧,只怕所有的奋力之后结果不尽如人意。

她,已承受不起失败。有了贪心,便不愿轻易离开这个世界,离开他身边。

他已清清楚楚告诉她,即使成魔不会改变与他的关系,但他们的孩子呢,莫非将来也要半神半魔么,在异度生活也就罢了,倘若回到佛陀天,断断是不行的,她不能允许这种可能出现,他们的孩子必须是纯正的神族后裔,享有至高无上的尊贵,不是她贪图富贵,而是他的孩子,不该因为她有半点被人指责的可能。血统不纯,旁人要如何看待他们的孩儿鳏。

诀衣的心没有太难受,默默的又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再睡着砦。

半个时辰后,诀衣果然睡着了,只是又过了半个时辰,待她的呼吸十分均匀了,帝和才睁开眼睛,看着熟睡的她,方才放心。

之后,一片长久宁静。

天朦亮,帝和醒来,怕惊醒诀衣,连起床亦是捏诀,无知无觉的下了床,为她掖好被子,极轻的走出了房间。

关于如何除掉诀衣体内的魔性,有一人,他一直忍着没有去找,委实是不想去找他,原想着给她除魔的法子不会少也不会难,没想到,法子是有,可每一个他满意的。为今之计,怕是只能去找那个人了,对魔灵之事,没有他不知道的。当初留他的性命,没想今日还能有此一用,真算的是上天给他好生之德的回报了。

帝和出了寝宫之后直奔佛殿,从佛门跨入之后,大步若星的走到佛像的神龛前,伸手把困着血魔的佛钵拿到眼前,见他闭眼坐在钵中,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许久之后……

是血魔首先打破了俩人之间的安静。

“神尊一直这么盯着我看,不怕爱上我吗?”

帝和冷冷一笑,“本尊就算是眼瞎了,怕是也不会爱上你。”

“既然不会爱上我,一大清早你跑来看我许久,几个意思?”血魔笑嘻嘻的看着帝和,“温暖的被窝里不抱着你的美娇娘,跑来找我,一定是有非同寻常的事。说吧,反正我现在被你抓着,就算不想听,怕也由不得我,索性不如洗耳恭听,或许还能得你一个舒心痛快。你说呢?”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可是从来不想干为难自己的事,当初珞珞满腔仇恨死去,他刚好在异度世界和三十三重天的边缘,被她的仇恨吸引而来,否则也不会吞噬了她的恨,对付上诀衣。命运如此巧合,拿下诀衣不难,可偏偏出来一个帝和保护她,让她死里逃生,实在是幸运的很。

帝和微微扯了下嘴角,他倒是机灵的很。也罢,既然猜到有事,他不妨直说。

“天地间的魔,不管是哪一种,你都了解吗?”

血魔鄙视的看着帝和,“你不要以为我暂时被你困在这儿就表示我很无能,我乃血魔,封有天阶星宿,可不单单是魔,天地间的魔,只要是魔,就没有我不晓得的。”

“话别说得太满,天地魔灵,未必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有一种,不知你可晓得。”

“你是想用激将法?”

血魔哈哈大笑,“没用的。任何法子都对我没用。”

“攻湛有一种魔法,很是了得,你知道他到底是什么魔吗?”

血魔蹙眉,“攻湛?”

“没听过?”

“攻湛算什么东西,他,我怎么会不晓得,神尊你倒是也太看得起他了。”

帝和道,“非也。你只晓得他是天魔族的魔皇,未必会知道他真正的本事,他有一种魔法阵,甚是怪异的很,不在眼中所见之地,却是在一卷画中,从画外进入,一片虚幻天地,无边无际,魔阵就在画中,流淌着灼热的鲜血,同时还……”

帝和的话没有说完便给血魔打断了。

“同时还必须是俩人作法,且魔阵中有一人的血能喂养地上的诡符。喂养半月,直到诡符内完全沁透魔血,方可作法。”血魔自信满满的看着帝和,“魔阵中有一个锁魂瓮,瓮中必有一样东西,那个物件是作法人想得到的魂魄的人身上的,不论是什么,但必须是那人每日随身带着的,倘若

是她与生有的,则更佳。所以,想施法成功,就得冒险取人的骨、血、皮、毛,再这么多与生的东西里,毛发是最好取到的。”

帝和静静的听着血魔说话,他说的分毫不差。他和诀衣灭攻湛时,他被困在佛殿佛钵中,此时说起来,竟像是当时在场一样,他果然很了解天下之魔。

“这种魔法阵最……”

话说到此,血魔打住了,邪笑的看着帝和,“你是神尊,天下还有你不知道的事?你是在逗我玩吧。帝和我告诉你,虽然我被困,但我还是有尊严的,你别想玩弄我。”说完,血魔转身不再搭理帝和。

“本尊没有逗你。”

哼,不理,他可是三十三重天里最爱玩的人,他不想玩,谁能信呢?

“你说攻湛的魔法阵最……没有说完,是不是他的魔阵十分了得,是魔灵重法中最厉害的?”

“最厉害的?”血魔瞠目,“帝和你这么看不起我们魔族吗?!”攻湛的魔法虽然很厉害,但想成为最厉害的,只怕还欠了火候,不过是异度一个魔皇的魔法,还能赶在他的前头不成。

帝和心中着急,却不想让血魔知道猫猫体内生出了魔性,血魔何其狡猾,若是给他晓得了,只怕要趁机动手脚,魔性没除掉还得防备一个狡诈的血魔,使人焦心。

“不是看不起,而是感觉帝和的魔法在画中,乍一看确实挺新奇,但攻湛死了,魔法阵也被人毁掉了,如何厉害的起来呢?说再多狠话,皆是虚夸的东西,不足为据。”

血魔陡然从佛钵里站起来,先是惊恐的看着帝和,随后竟然慢慢的笑了起来,直到微笑变成了大笑,响彻在佛殿之内,有着得意,也有着对帝和的鄙视。钻耳的笑声让帝和心中莫名烦躁,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被他落下了,而血魔知晓他不知道。

“攻湛死了?”血魔的嘴角带着笑。

“是。”

血魔再问,“他施法的魔阵也被你们毁掉了?”

“是。”

“彻底的毁了?”血魔不确定的再问一遍。

帝和想到自己曾和玺阳亲口确认过,他的确是亲手毁掉了魔阵,那个东西不在他的房中了,害人的东西他不会将其保留,给第二次害人的机会。玺阳不会撒谎,这一点他相信。

帝和应声,“嗯,毁了。”

“哈哈……”

血魔再大笑起来。

帝和从血魔的声音里听到了得意,那是从骨子里肆意散发出来的得意,并不仅仅只是幸灾乐祸,这种让人浑身极为不舒服的笑容告诉他一件事,猫猫身体内的魔灵十分棘手。

知道和血魔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帝和端着佛钵走到旁边的蒲团上坐下,把佛钵放在自己的脚前,低头看着笑容放肆的血魔。

“笑够了吗?”

“还没有。”

“那你继续笑,等你笑完了,我再来继续看你。”

帝和说着起身,血魔立即叫住他。

“哎哎哎,别走啊。”血魔含笑的喊帝和,“帝和神尊,难得你陪我聊天,别走别走,你想知道的,我都知道,我也都可以清清楚楚的告诉你。”

帝和目光冷冷的锁住血魔,“当真?”

“我在佛钵里,我还能撒谎吗?撒谎对我没用,你上当了,难道我有好日子过?”

帝和笑了下,笑意不达眼底,“有些聪明。”

“我一直聪明。哎,坐好坐好,我们来好好聊聊。”

帝和再依先前的姿势坐好,面上并不在乎血魔,好似真是被他叫住才勉为其难的坐下来,他太清楚自己要摆出什么样的姿态才能在与血魔的这次交手中不让自己被动得太厉害。但他也明白,他没有主动权了。

上一章
当前最后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