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一五章 一叶一如来32

玺阳顺着帝和的话大胆猜测,他误会他再启了攻湛的魔阵,应是发现了异样,此时他端坐上座不见圣后娘娘,神侍曾说他们在歇息,让他稍等,思来并非是俩人在休息,只是圣后娘娘罢,可是她又出现了麻烦?

“敢问神尊,有此误会可是圣后娘娘有恙?”

房中的诀衣心房忽然抽紧,玺阳的话一问便中她的身,难道是内情知晓者?还是,如帝和猜想,攻湛的魔阵还在对她作法?攻湛死后,他们出了魔阵,并没在当时将魔阵毁尽,魔道里的诡谲多端并不少,可说是常见,攻湛高为天魔族魔皇,有暗门不足为奇,做事留后手未尝不会,以他的性子,很乐意才是。

帝和微微眯眼,睨着殿中的玺阳,“你怎么会想到她?”

“这有何难,如果我们调换身份,神尊难道不会第一想到知虞吗?”

帝和笑了下,“猫猫至于本尊,可与你的徒儿于你大有不同。你如此说,莫非是在心里将知虞那个小妮子看做了妻?”

玺阳连忙修正,“当然不是。徒儿便是徒儿,我此生从未想过娶妻。鳏”

听后,帝和点头。

“你既有此坚定的信念,想必你心中的事,已有决定。”说着,帝和看着殿门口,“来人。”

神侍走入,恭敬行礼。

“圣皇请吩咐。”

“叫知虞过来。”

“是,圣皇。”

玺阳从地上站起来,神情平静,心却跟着走出殿的神侍去了。多月不见她,没想到在异度世界里过得如此放肆,见到之后带回魔宫,非得让她好生闭门思过,身为天界仙子,不可与魔界之人来往过密难道他没有叮嘱过她吗?在帝和神尊与天姬诀衣面前犯下如此天道不容的大罪,他纵然不舍她受罚,却也不得不秉公执法,有错者,当严厉处之,否则仙规戒律便只是一卷废言。至高无上的天道不容任何人挑衅,不分哪个世界,亦不分究竟是谁。

“不知圣皇可需要我为圣后娘娘的安康做点什么?”

玺阳十分客气的道,“请圣皇吩咐。”

“施法的魔阵既已被你毁了,本尊没什么可说的了。”

殿中安静极了,玺阳寡言,素不善言辞,可帝和竟也不说话,房中听音的诀衣不免觉得奇怪。是看着玺阳的脸说不出来,还是他心里在担心她呢?攻湛死了,魔阵被毁,她身中仙灵里生长的魔性该如何去除,还得俩人细细商量。或许,每日抄习佛经是一个不错的法子,血魔被囚佛殿内,每日佛光普照,听经渡化,日月长久,嗜血魔性必要缓灭许多,对于她的安危来说,只要珞珞在血魔心里的仇恨被渡化,血魔不再视她为仇敌,便没可担心。佛可渡血魔,想必也是能渡她心中的魔性。

诀衣从床上起来,穿戴整齐后走出寝房。

“炎皇虽是知虞的师父,但此事也仅有我与帝和晓得,待会儿她是不是真心实意相信我们的话,还未可知。”诀衣从偏门内走入殿中,看着玺阳,“炎皇还得清楚如今已非当初的模样,想她认可你是她的师父,不会太容易。她的修为不比我们,看不到炎皇你的灵魂深处。”

玺阳愣了下,倒也理解诀衣的话并不假,他除了换了容貌,如今还是天魔族的新皇,自己气愤她和清沨的感情,她又未尝不会觉得他失去了仙君之傲,成了魔族的皇,比起她的错,他似乎错得更加离谱。这具身躯还是清沨的亲生长兄,只怕说出来的话,她更加是不信,只会以为自己故意捉弄她,为难她和清沨在一起罢。

“多谢圣后娘娘提醒,玺阳自当注意。”

“注不注意的我不在意,毕竟是你的徒儿,你管教她理所应当,只是炎皇需晓得,她是仙子,是圣皇从天界带来异度的仙子,你如今是魔,她若不愿之事,还望你不要强求。便是不管她的颜面,我与帝和神尊的,你若半分不顾忌,外头那些人可要怎么看我们夫妻了?”

诀衣的话,玺阳怎可没听出话中之意,虽想争辩,但也无力辩驳。

“玺阳不敢。”

诀衣莞尔,他敢不敢有待商榷,脸上嘛是什么也瞧不出来,但此时心里气不气,就只有他自己晓得了。

“清沨没来?”

玺阳道,“没有。”

“他走的时候可是向我与帝和保证一定会来迎娶知虞的。”

玺阳的脸色微微有点沉,“圣后娘娘真会开玩笑,清沨是魔族的三皇子,是魔灵一只。知虞虽是个顽徒,但我想她还能记得自己是来自三十三重天的仙,这种话不过是小孩间的玩笑,作不得数。”

“在你我眼中可能是个玩笑,但在清沨的心中未必。”

“那又如何?”

玺阳的脸色已变得轻易能看出不悦了。

座上帝和似笑非笑的看着玺阳,还绷着呢?待会见到知虞,不晓得要如何生气。

“你不会是把清沨关起来了吧?”

“他在外面玩太久了,在宫中安静住一阵子是件好事。”玺阳努力压住自己对清沨的不满,“魔后对他甚是想念,为人孝子,此时理当陪伴在母亲的身侧。”

帝和似是无意的,慢悠悠说了一句,“本尊觉着清沨挺不错。”

不错?

玺阳暗道,哪儿不错了,长得不秀气,脾气不好,最大的不足是个魔灵,与他簿兮仙山里的仙子差了不是一处两处。一介魔族三皇子,妄图娶簿兮仙山最美的女子,他倒是想得美。

“天道不可违,神尊与天姬想必比我更加清楚。”

“天道之威不可亵渎。不过,炎皇大约忘记了此时身在何处。”诀衣一边说一边朝帝和的上座走去,曳地的长赏与她独特的飘长腰带在身后拉出一尾优雅,翩翩身姿尊贵至极,竟是一点儿都看不出身体有恙。

“异度世界有异度的规矩,在归期不知何日的时候,炎皇还是要早些适应些才好。”

玺阳问,“异度的规矩什么?”

帝和道,“异度的规矩就是没规矩。”随即,目光从玺阳的身上收回来放在一阶一阶走来的诀衣身上,等她走近,朝他摊开自己的掌心,深情凝望她把自己的素白纤手放入他的手心里,薄唇勾起,将她拉到身边坐下。

“……”

玺阳被帝和的噎得说不出话,他觉得被噎了,却不知帝和说的是实话。异度本就是个没有规矩的世界,在这儿想做什么全可,没有任何被约束,故而才和三十三重天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地方。对于遵循仙规戒律的人来说,这儿乌烟瘴气,但若对心中有猛虎之人,这儿大约算得是最喜欢之地,自由又自在。

轻轻脚步声从殿外传来,帝和淡淡然,诀衣默默然,独独玺阳的心尖上像是出现了两只脚印,一步步踩着过来。

知虞走到玺阳的身边,规规矩矩拜礼,“知虞拜见圣皇,圣后娘娘。”

“起来吧。”

诀衣轻声道,“知虞,你身边这位,是天魔族的新皇,也是清沨的皇长兄。”顿了顿,又道,“他是你在天界簿兮仙山的师父。”

玺阳原以为帝和诀衣两人会让他自己对知虞说出真实身份,没想到诀衣竟然如此直白的告诉了她。突如其来的真相,恐怕她不会相信,清沨的皇长兄是她的师父,不知缘由的听到这样的话,莫说她不会信,换做他,恐也不会信。慢慢的,玺阳转头去看身边的知虞。

果然,知虞扭脸看着玺阳,半点儿不觉他是师父,明明就是与帝和神尊打架的魔族大皇子,怎么会是她的师父。

“知虞见过炎皇。”

玺阳微微蹙眉,“你叫为师什么?”

“天魔族的事,知虞有所耳闻,新皇为大皇子。”知虞不卑不亢的看着玺阳,“虽来异度数月了,但知虞还不至于连自己的师父都弄错,还望炎皇不要捉弄我。我师父在天界仙山,他怎可来此,炎皇还是莫要诓我。”

“我的确是你的师父。”

知虞转而看向帝和,“请帝和神尊为我做主。尊师为父,炎皇此等玩笑,我实不能容。”

帝和看着玺阳,神情仿佛是在告诉他,你看吧,你的好徒儿不认你,本尊爱莫能助。

心知换颜难叫人接受,玺阳对着知虞道,“此事先不谈。我有一重要事情想告诉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