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一四章 一叶一如来31

诀衣对帝和坦诚相告,尽管他微查细检,却始终不得她究竟怎么了,只好叮嘱她,晚上醒来时叫醒他,那时再为她检查一遍,或许能晓得究竟怎么回事砦。

午膳过后,帝和亲自守着药炉为诀衣熬了一碗宁神的仙汤,端给她喝的时候,诀衣正在房中焦躁的走来走去。

“弄丢了什么东西吗?”帝和将玉碗放在桌上,看着诀衣。

诀衣停下脚步,心里一阵恍惚,木然回神,看着帝和问道,“你刚才可有与我说话吗?”她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似真似虚,仿佛隔着什么山水云雾,朦朦胧胧飘渺的很。

此时,帝和暗觉诀衣的病比他预想的要严重,他曾私心的希望只是每日疲惫让她心神不宁睡不安稳,又或者只是在外玩太久了她回宫有点儿不适,他走进来与她说话,她竟恍神如此,精神当真差极了。

“丢东西了吗?鳏”

诀衣摇头,走到帝和的面前,“我睡不着。”

“把这碗汤喝了。睡不着就不要睡了,想做什么,我陪你。”

诀衣看着黑呼呼的仙汤,“苦吗?”

“良药苦口。”

帝和拉着诀衣坐下,像哄娃娃一般的哄着她,“乖,都喝完,我拿糖果给你吃。”

诀衣噗嗤笑了,“我有不是三岁小孩儿,这种话骗不到我。”

“不骗你,是真心给你甜甜的糖果吃。”

“不要。”诀衣端起玉碗,“比起甜果,我宁可喝苦药。”

帝和轻声的笑。

让诀衣意外的是,帝和熬的仙汤并不苦,有股淡淡的清香气,入口极为滑顺,很快喝完见碗底。放下碗,她竟然还想再喝,抿了抿唇,粉红的小舌尖将唇瓣上的汤渍舔干净,这个无意识的小动作让帝和的眸光忽亮,倾首薄唇覆上她的,像蜻蜓点水般的轻吻让诀衣微微一愣,心中蜜果打翻,甜到了唇瓣上。

安静的房间里,她的香气撩绕着他的心神,他的气息让她心安,微吻在柔情下渐渐加深……

一场酣畅淋漓的深爱后,诀衣无力的滚在帝和的怀中,不知是他的仙汤有了作用还是他累到了她,没一会儿她便在他的胸膛里睡着了,帝和怕惊醒了难得好梦的她,保持姿势纹丝不动的搂着她,回忆带知虞到异度世界之后的每一天,试图发现有异之所在。

让帝和放不下心来的,除了血魔便是攻湛了,他们回异度之后,也就这两件事存在变数,但这俩人都是他亲手处理的,当不该有异动才是,尤其是攻湛,人都死了,还能作乱不成。唯一让他觉得有糟心可能的,是在佛殿神龛上渡化的血魔。这货可不是善类,又一直在帝亓宫里,未必不会有余灵孽法存在。

没有睡意的帝和等着诀衣醒来好为她及时检查身体,门外传来知虞的声音扰了他们的清净。

“圣后娘娘,圣后娘娘。”

知虞的声音焦急又不安,似乎还有那么点兴奋之意。

“圣后娘娘,不好了,他来了。”知虞急急的唤诀衣,“他来了,我改怎么办呀?”

帝和微微蹙眉,来了就来了呗,谁来帝亓宫他都不怵,何况她嘴里的那个‘他’没有他的允许还进不来帝亓宫的宫门。这些日子他没有出宫寻找白幻熹曜灵尊,为的就是等他来,没想到清沨走了这么些日子他才赶来,果然还是不熟悉魔族的处世之道啊,不服者,灭之。他若想用善念去感化魔族里的好战魔灵,只是徒劳,何况清沨这次可不是为别人而战,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他心里的女人,其坚定的决定必然超乎常人想象,太善良的手法不适合对付他。

“圣后……”

知虞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劲风将她从门口扫飞,幸得两位神侍及时接住了从天空落下的知虞才没让她摔惨。

“谢谢。”知虞惊魂甫定的对神侍道谢,“谢谢。”

神侍看了一眼紧闭的红金大殿门,“圣皇和圣后娘娘在休息,你大声喧哗肯定是要惹不悦的,有什么事等他们休息好了后再说吧。”

“不行啊,我师父来了,他很快便要到帝亓宫的门口了。”

神侍问道,“你师父?”

“是啊,我在天界的师父,他和我一样,也不是异度世界的人,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来的,而且听圣后娘娘说,我师父已经变得不

是我师父了。”知虞犹豫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我师父。但是我看他走路的模样,和我师父很像,我觉得十之八玖就是我师父。”

马上要见到玺阳让知虞变得很欢喜,不知不觉说了很多话,好像怕别人不晓得她有师父似的。

“你怎么知道他马上来了?”

“我在大门口看到的。”

“既然看到了,你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你师父?”

知虞笑道,“我这几天一直在大门那儿藏着,没有现身,所以刚才看到一个身影,没有看得十分仔细,而且你们知道吗,我师父变了模样,所以我不大确定了。”

两个神侍相互对视一眼,不知该用何言词方显得合适,这姑娘也是呆笨得可爱了。

一个性子较冷的神侍看着知虞,端了神色,颇为严肃的道,“知虞姑娘,你是帝亓宫里的客人,进出帝亓宫自然自由自在,但是来宫拜见圣皇和圣后娘娘的人,不得他们的允许不能随意进宫。而且你也说了,未必就是你的真师父,所以更不必慌乱。再者,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的师父可比圣皇还要尊贵?”

“这……”知虞咬着下唇,“我师父是没有圣皇的身份尊贵,但是我师父他人特别厉害,圣后娘娘认识他。”

“圣后娘娘今日身子有些不适,圣皇午膳之后熬了药给她服下,此时恐怕没有那么多心力接见你的师父,还请之余姑娘能明白。”

知虞诧异道,“圣后娘娘病了?”

“如果你的师父来了,自有我们招待,不必担心我们会怠慢了他。”

知虞急忙摆摆手,“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逼你们招待我师父的想法。”

“知虞姑娘可以回宫休息,待圣皇和娘娘醒了,我再去叫你。”

知虞笑着道谢神侍的好意,不过坚持自己在帝和的寝宫外面等着。师父来了,门外的神卫一定会通报,圣皇见或不见,她能得一个准信,万一圣皇不想见,她或许还能为师父求情。

坐在寝宫外的软草地上,知虞双手托腮,百思不得其解,师父既然来异度世界,为何变样子?她没变,圣皇没变,天姬娘娘也没变,独独就是师父不一样了,可能么?

“圣后娘娘怎么知道那个人是自己的师父,而不是别人冒充的呢?”知虞自言自语,想不通。这么多天了,她每日不是担心清沨来迎娶她,便是担心师父听闻她喜欢魔灵会把她逐出师门,惶惶不可终日,可心里又极为期盼的能见到师父,见到他,自己可能立即就不喜欢清沨了。她一定是太久没有看到师父才会对清沨有好感。

“嗯。”

知虞自言肯定,“一定是这样。”

她只是太想念师父了,不是真心喜欢清沨。

“不过,想念师父和喜欢清沨有什么关系呢?”清沨又完全不像他的师父,哎,脑子好乱,不知应该如何是好了。

知虞既想见到玺阳,又担心自己空欢喜一场,或许他并不是师父,又或者他是来拆散她与清沨的。还有让她不知所措的是,圣后娘娘让她装作不信师父来了异度世界。

知虞歪着脑袋,“难道师父亲口对我说他是我师父我也不承认他是我师父吗?”如果不承认他就是师父,他们就不是师徒关系了,对不对?

“啊!”

知虞惊呼一声,她好像明白了,师父不是师父了,他们不是师徒了,没有天道的阻拦,他们在这儿不就能痛痛快快毫无顾忌的喜欢彼此吗?她能喜欢清沨,自然也能喜欢师父呀。过去几天她怎么没有想明白呢,果然背靠大神好参悟,在圣后娘娘的寝宫面前想事更有智慧。

等待诀衣醒来的时候,知虞内心喜悦不已,但她明白自己要怎么做,为了能让自己从容面对玺阳,不停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忘记此时所处之地,现在她不承认师父他就不是师父,在簿兮仙山要乖乖听话的她如今有了自己的决定权,她从此要拿他当天魔族新皇看待,至于师父嘛,那就待回到簿兮仙山再去孝敬吧。

帝亓宫大门的神卫果然通知了神侍有人来访,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天魔族的新皇‘渊炎’。

赶来禀告帝和的神侍见他和诀衣还在休息,便恭敬的在门外等候,有知虞被扫飞的前事,她们才不会傻到打扰帝亓宫老大的好梦。

知虞侯在一旁看着神侍不惊动帝和暗暗

着急,虽然来者是魔皇,但她相信圣后娘娘比相信自己的判断还多一点,新魔皇是自己的师父,叫什么来着?渊炎……知虞皱眉,这个名字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好像听过。

“请问,圣皇和圣后娘娘睡多久了?”知虞走到神侍的身边,小声问道。

“圣皇大人想睡多久就会睡多久。”

“……”

神侍道,“若是知虞姑娘着急的话,不如上前去唤醒圣后娘娘。”

知虞头摇似拨浪鼓,“不不不,娘娘病着,需要多休息,我们还是静静等着吧。”

这一等,便是一个时辰。

知虞担心玺阳没有耐心等着,潜伏去帝亓宫的门口偷偷摸摸看了好几次,看清渊炎的脸时,差点叫出声,一只手用力捂着自己的嘴才没让声音传出宫门。

是他!

她记得这个男子,她随帝和神尊来异度世界,入帝亓宫便亲眼见到他和神尊打了一架,结果当然是他失败而逃,亏得她当时还对他的容貌大为惊艳,却不是想个坏人。天魔族的三皇子清沨是好人,他大哥怎么是个坏坯子呢,真是同父同母不同性,他像那个被帝和神尊收拾的老魔皇,尽干坏事。

躲在门口的知虞咬着自己的手指,这个人好看是好看,比清沨还好看很多,但是师父怎么可能用他的身体呢?师父是仙君,渊炎是魔族的大皇子,仙魔不两力,师父肯定不会与魔合污的。此时,知虞怀疑诀衣的话了。娘娘真的没有骗她吗?

在知虞第六次溜到门口看玺阳是不是走了的时候,神侍走来了。

“难道圣皇醒了?”

神侍走到门外,朝玺阳微微行礼。

“劳烦炎皇久等了,请跟我来。”

玺阳稍稍颔首,跟着神侍走进了帝亓宫的大门。

“啊。”

知虞为了不叫玺阳看到她,猛不丁的躲到石柱底下,不小心磕到了头,疼的叫了一声。

玺阳闻声站住了脚步,朝石柱后面看,知虞埋着头不敢抬起分毫,把小小的自己尽力朝深处藏。

走前几步的神侍回身看着玺阳,“炎皇请随我来。”

玺阳收回视线,跟着神侍走了。

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时知虞才从石柱后面抬起头,站起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师父应该没有看到她吧,好险好险,如果在这儿遇到他,自己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一定会心虚的不敢看他的眼睛,怕是要腿软的张嘴就喊他师父了。

“哎……”

知虞抬头看天,“圣后娘娘啊圣后娘娘,你何必告诉我炎皇是我师父呢,要是我不知道,我一定能当他是新魔皇。”现在,可是难得很啊。

在某个姑娘望天感叹的时候,寝宫里的诀衣一脸无辜的看着脸色不甚佳的帝和,她醒来他二话不说为她检查仙身,一句话没说,让神侍带天魔新皇到他面前。

“夫君,你怎么了?”

诀衣软柔的声音并未让帝和的脸色缓和,反而更沉了,见状,诀衣便不再说话。

“你且在这儿躺会,我出去见见他。”

“我与你一道去吧。”

帝和摁住诀衣,不让她起床,“想那小子了?”

“谁啊?”

“不许去。”

诀衣这才明白过来,“帝和,你不要污蔑我,我对渊炎并没有什么不寻常的情愫,现在面对玺阳更不可能有。”

“乖乖躺着。”

“睡不着了。”

“不要睡,躺着。”帝和柔声道,“我就在寝宫的前殿见她,你有事可传音给我。”

诀衣点点头。

帝和坐在寝宫前殿内的主座上,神袍染金泽,气韵威凛,面色静沉,仪姿冷严中却又有一分慵懒随意之态,于威仪中见潇洒。

玺阳跟着神侍走进来的时候,第一眼见到帝和,心中原本的不满瞬间消失不见。在宫门之外等了许久的他,的的确确是有点儿不满的,但并未表现出来,暗自猜测是不是帝和诀衣故

意给他的刁难,不让他轻易见到知虞。他所来何事,想必他们夫妻俩心知肚明。

“玺阳拜见神尊。”

纵然成为了魔族炎皇,玺阳仍旧坚持用三十三重天里的身份来称呼帝和,他亦时刻不忘自己是天界簿兮仙山的仙君。

帝和看了眼神侍,神侍行礼后走了出去。

“仓促来帝亓宫拜见神尊,打扰之处,还望神尊见谅。”

“本尊怕是想见谅也见谅不了。”

玺阳闻之蹙眉,心下觉得奇怪,“不知是否玺阳哪儿做得不妥当,还请神尊明言。”

“按说呢,以本尊的性子,管管闲事没什么,本尊在三十三重天里的时候,爱管闲事的很,但那些闲事管完了,没糟心的后事,可在异度世界,最近好些事一次两次烦扰本尊。”帝和目光渐冷,“本尊想着,大概是太好说话了,以至于一件小事才拖泥带水,不干不净。”

帝和的声音并不大,语气也听不出他心中有怒,平平淡淡的,仿佛在与人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但就是这样听着没什么大事的语气让玺阳心里暗暗沉重起来,冷静的大神最是可怕,他脑中所想,无人能猜测得到。或许,他在等他说,又或许他的心里已有决断。而让他汗颜的是,他居然听不出帝和说得到底是什么事。

寝室里的诀衣施法听着前殿里的动静,她不见帝和,但他的话传到她的耳朵里,不见俊颜,却能分毫不差的知道他此时的神情。他认真了。

诀衣无声的摇摇头,她都不知道此时帝和的心里在想什么事,玺阳肯定更加茫然。

“请神尊恕罪,玺阳不知做错了什么事。”玺阳猜测的问道,”或是,我的徒儿在帝亓宫做了什么事惹恼了神尊,若是如此,我愿代她受罚。常言道,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知虞没有父母,我便算她的父,为她的师,她犯错了,我亦有责。”

帝和静静的看了玺阳片刻,在他跪下求罚后,慢慢开口。

“你的徒儿在本尊的宫里倒是乖巧的很,比起她来,你摊上的事儿恐怕更大些。”

他?

玺阳不解,惊然的看着帝和,“我?”

“对,就是你自己。”

玺阳立即大拜礼与地,“请神尊明示。”

“攻湛以死,你为何还要启用他的魔法阵?”

房中的诀衣大惊,玺阳在天魔族用了攻湛魔法阵?

“请神尊明察,攻湛的魔法阵已被我毁灭,并没有启用。”

帝和将信将疑,“毁掉了?”

“是的。”

“本尊如何信你?”

“我愿以我的仙根作誓,所言句句属实。”

帝和皱眉,魔阵被毁,猫猫体内生出来的魔性从何而来?

是了,他没有告诉诀衣。她醒来之后他立即检查她的身子,竟发现她的仙灵魂魄中出现了魔性魂灵,虽然不多,可从她越来越不安的心绪来看,魔灵在她的仙体里日久长生,若不能尽快除尽,只怕之日她要……

一念为神,一念为魔。

他的妻,怎能是魔,与他生死难两立。

血魔在佛殿中渡化,不可能对她做什么。魔灵非赤温而为冷沄,必然不是血魔,只可是攻湛施法留下的祸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