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一二章 一叶一如来29

怀揣春情的女子忽然被揭穿内心的秘密,羞赧不已,脸颊上红霞染透。

知虞小心翼翼的问诀衣,“娘娘你会不会笑话我?”

“笑话你什么?砦”

“不自量力的爱慕上了自己的师父。鳏”

诀衣慢慢散步,神情并没有变化,从容淡然,不让知虞有一丝难堪的尴尬。在她的眼中,爱慕之情不管发生在两个什么样的人之间都不算可笑的事。她曾义无反顾的爱上一个男子,深知求而不得的感情多么酸苦,天道有天道的律条,他们既是天中仙神,便不得不遵守戒律,她与玺阳在仙界不得相爱,来了这异度世界,若能痛快爱一场也不失为一种幸福。只可惜,玺阳如今不是他真正的模样,也不知知虞这个傻丫头是不是会介意。不过,想来渊炎那张脸生的俊美,寻常女子见到他,一见钟情逃不掉,知虞大概也会拜倒在他的衣袍下。

缓缓的,诀衣说道,“哪有那么多自不量力,权衡清楚的爱慕是真正的爱慕吗?”情不知所起,才显得难能可贵,是偶然,是纯真。

“我师父不像帝和神尊,他不是佛陀天里的尊神,不能娶妻。”知虞很失望,声音里近乎有着沉重的绝望,“哪怕他真能娶妻,也未必会娶我。我师父绝情断欲,心无杂物,专注修行,在他的眼中,师徒是不可更改的生死关系,不能逾越半点。”

诀衣的眉梢微微挑了下,扬起话音,“是么?”看来这姑娘不甚了解她的师父呀,倘若是真不在意她,又怎会魂穿来了异度世界。世间没有那么多的巧合,他将将在闭关修行时,攻湛作法,别人的魂魄没有吸入魔阵中,独独就是他的三魂七魄过来了。在天界,与他同时闭关修行的人一定还有,为何别人就没有,不过是因为他的心里惦念着异度里的某个人罢了。他不表露自己的关心,傻姑娘便一直觉得自己的师父不在乎自己,误会了他,也耽搁的他们的感情。

淡淡的,诀衣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知虞和玺阳的纠结才恍然明白自己与帝和先前有多蠢笨,俩人于他们一样,兜兜转转,弯弯绕绕,总不得最深的真心,白白浪费的许多时日。

“圣后娘娘,我知道自己与清沨的感情让你和圣皇烦恼了,待他再来帝亓宫找我,我一定会和他说清楚的。”哪怕清沨会因此大发雷霆,她不能做出不合仙规之事,日后无颜面去见师父。师父若晓得她在异度如此放肆,只怕会将她逐出师门。想都这儿,知虞害怕了,她从未想过离开簿兮仙山,更没想过不是玺阳的徒儿,恨不得立即出宫去追上清沨,告知他不要想娶她了,她不嫁。

诀衣停下脚步,弯腰伸出手轻抚一朵伏羊菊,顺花而下,于适杆处把花折了下来。

“我与圣皇并不烦恼,烦恼的,另有其人。”

知虞不解,“清沨吗?”

“他的皇长兄。”

清沨的长兄……

“我听闻,他的皇长兄已成天魔族新皇。”

诀衣手中拿着折下来的伏羊菊,看了知虞一眼,扬了一记嘴角,“你听到的不止这点吧。”

无声的,知虞点点头。

若不是知道天魔族发生了大事,她也不得担心他们俩回宫不会见清沨,说不定还因此迁怒于他,觉得他的父皇做了大不敬的事,他要被惩罚,代父受过之事她听闻并不少见,故而他们回来时,她先行来拜礼,若事态不对,清沨还可借机逃出帝亓宫。

“知虞,你为何会爱你的师父?”

“呃?”

知虞双眼懵懂的看着诀衣,为何爱?

“呵。”诀衣笑了,是她问错了,“假如你师父不是你师父,你还会爱他吗?”

知虞更加不明白了,师父就是师父,怎么会……

“我师父不是我师父?”

“如果有一天,你师父用另外一张脸出现在你面前,你还会爱上他吗?”

这下知虞似乎明白了。

知虞笑着问,“圣后娘娘你是不是问我爱上的只是师父的皮相,假若他便了样子,我可能就不会动心了?”

问着知虞的诀衣也在心里问自己,假若帝和不是帝和,她还会迷上他么?当年他一出现便如万丈光芒散下,明晃晃的叫人睁不开眼,任是人群里的人再多也能一眼发现他,有他在的地方,姑娘们一定最多,笑声也最多,三十三重天里确实不少的男神颇

为羡慕嫉妒他,可又不能说他什么,位份高,轮不到别人说他,打架也是一把好手,谁没事去多嘴找揍呢,加之他那些朋友个个名号响亮得一跺脚三十三重天要抖三抖,也仅留给人羡慕嫉妒恨了。细细思来,假如他只是寻常仙神一只,她还真是瞧不上他,她爱上的男子,必然光辉无双。

“知虞斗胆问娘娘一句,娘娘之爱圣皇,难道他换了脸面,娘娘便不爱了吗?”

“并非不无可能。”

知虞吃惊的看着诀衣说不出话来,只因圣皇长的好看圣后娘娘就爱他?

像是要劝诀衣不能以色定情这般肤浅一样,知虞言语间带着坚定,与诀衣的态度极为不同。

“娘娘自有娘娘的想法,知虞不敢评说,但是知虞以为,爱与其他情绪并不相同,容颜的美丑并不重要,只要爱慕的那颗心没有变化,不论对方变矮还是变丑,都不改分毫真心方为真正的爱。”她爱师父,爱的不是师父的模样,虽然他清俊的仙姿的确让她迷恋,但爱上了他,不论他怎么变模样,她还是爱的,只要师父的心没有变化。

诀衣低头看着手里的伏羊菊,慢慢的转着花梗,勾起嘴角,笑容格外温柔,从园中一直走回到小宫里面,路上并没有在说话,知虞心中惴惴不安,自责说错了话,太过于放肆了。

“圣后娘娘。”

知虞快步走到诀衣的面前,突的跪下。

“知虞知错了,请娘娘责罚。”

诀衣问道,“你何错之有?”

“知虞不该在娘娘面前大放阙词,娘娘是对的。”

“呵。”诀衣笑了,想到自己的话和知虞的话,越发觉得好笑,“哈哈……”一边笑着一边亲手把知虞从地上扶起来,“你没有说错任何话,在我和圣皇的面前你实在是太小心翼翼了,如此看来,你还是去你师父的身边生活吧。”待到他们有机会回天界,再去魔宫找她。

知虞大喜。

“我们要回天界了吗?”

知虞显得很兴奋,“何时回去?”

“暂且我们还不能回天界,但是你和你师父倒不用多久能相见了。”

“娘娘此话的意思是……”知虞不敢确信的看着诀衣,“我师父他也来了这儿?”

“说来也是来了,说没来也没错。”

听到这儿,知虞着急了,拜请诀衣告诉她到底怎么回事。

“你师父魂穿来了异度世界,清沨回去要见的皇长兄,天魔族如今的新皇,就是你的师父,玺阳。不过,三魂七魄是你的师父,身子却不是你师父的。”

“师父的身子是谁的?”

“等他来帝亓宫找你,不就晓得了。”

知虞高兴极了,她终于要见到师父了,她已许久没有见到他,甚是想念的紧。等等,师父不是他自己的模样,她见到的时候还能将他当做师父吗?难怪娘娘要问她,如果师父不是师父了,她还会不会爱他,此时想来,她毫无把握。

“啊!”

知虞慌中尖叫了一声,怎么办!清沨见的新皇是她的师父,师父知晓她在异度世界,那……岂非她和魔灵互生好感之事师父很快要知道了,这个魔灵还是‘他的弟弟’,师父可是会勃然大怒的呀。

“娘娘,我该怎么办,师父他……肯定是不会同意我和清沨在一起。”

诀衣笑问,“不是正合你的意吗。”玺阳帮她挡下清沨的热情,一定比她自己要干脆许多。

“话虽如此,可我师父……”

诀衣笑道,“教你一招。装!”

“装?”知虞不懂,“装什么?”

“他模样已变,我说他是玺阳,或者他说自己是你师父,只要你不信他是你师父,他就不是你师父。”诀衣向知虞高深莫测的笑了,“你想做的事,如今没有天规阻拦了。”话点明至此,她若再不明白过来,她也无能为力了——

题外话——==========

二殿下:希望大家重阳安康!气温要降了,注意保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