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一一章 一叶一如来28

清沨离开帝亓宫后,知虞似乎羞于见到诀衣与帝和,送别他之后回了自己住的地方,一直没有见人。反而是诀衣不放心她,主动去她住的小宫找她了。

看到诀衣找来,见她的瞬间知虞便红了脸,她越走近她的脸颊红得越厉害,很小声地喊了下,“圣后娘娘。”之后便将头深深的低着,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砦。

诀衣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听神侍说你小宫里的伏羊菊开得正好,我过来赏赏花,你陪我走走吧。”不说‘可想陪她’是不给她躲避的机会,想来她此时脑子里也乱着吧,喜欢清沨却又放不下自己的师父,她师父若在天界的簿兮仙山便罢了,如今可是魂穿异度也来了这儿,迟早她会知晓如今的渊炎,天魔族新皇是她的师父。于她与帝和而言,玺阳来了异度是件好事,知虞若去了魔宫,同样是好事,由她的师父看着她保护她,他们心里踏实许多。

知虞心里不甚愿意,却不敢将拒绝的话说出口,嗯了一声,点点头,跟着诀衣去小宫后院的花园。她心里明白,自己和清沨的事需要交代,虽然她也不明白为何要对诀衣说清楚,她非她的师父,也并非是亲姐妹,甚至如清沨所说,她住在帝亓宫反而打扰了她和圣皇的生活。使劲想想,大概是因为她来自仙界,他们是神,她和魔灵互生情愫不被允许,他们必过问。

俩人在花园中走了好长一段路,伏羊菊确实盛开的很美,知虞无心观赏,倒是诀衣,好像是真来小宫赏菊的模样鳏。

知虞熬不住内心的紧张,想着逃不过,不如先出声。

“圣后娘娘,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

诀衣收回看着菊花的目光,清清的眸光落在知虞的脸上。

“你知道吗,我说你很像我曾经的一个朋友并不算假话,你很像她,像到足以乱真,只是她并非我的朋友,而是我的妹妹。”

知虞诧异,没想到诀衣不是问她何时喜欢上清沨的。只是,她和她的妹妹极像与她和清沨的感情,有什么关系?知虞暗自揣摩,想着诀衣是不是想因此告诉她,她是她的姐姐,她嫁清沨的事她必须过问。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拉近俩人的关系,就算她不像她的妹妹也没关系,她是九霄天姬,阻拦她和清沨相爱是很正当的事,仙魔不可动情的天规她晓得。

“原来天姬你有父尊和母后呀?”

诀衣:“……”

诀衣道,“没有。”

“那你的妹妹……”

“……”

诀衣暗道,这姑娘哪里呆笨了,这件事上脑子灵光的很,居然让她难以回答上来。

“同为龙族的妹妹。”

知虞了悟,原来如此,她就说嘛,诀衣是九霄天姬,怎么可能有兄弟姐妹,如果归属龙族认识的龙女那就说得过去了。

“娘娘你的妹妹叫什么名字呀?”

“舞倾。”

“舞倾……”知虞重复低声念了一遍,笑了,“她的名字真好听。”然后满怀期待的看着诀衣,“娘娘,我和你的舞倾妹妹真的很像吗?能让你误以为是她的那种像吗?”

诀衣道,“你和她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

“我和她竟然如此像?”

诀衣不再答,舞倾和她的模样极像并不是她关心的问题。沉默了一段路的诀衣让知虞暗思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琢磨了一会儿,说话了。

“圣后娘娘是不是觉得我不该和清沨在一起?”

“其实,我没想过嫁给他。真的,娘娘你相信我,我是簿兮仙山的仙,他是异度世界的魔灵,总有一天我会要回到师父的身边,我知道自己和他并不可能相爱相守。”

知虞自顾的说着,神色促急,极力想要撇清和清沨的亲密关系,此时的她与殿中和清沨一起拜见诀衣帝和的样子差了太多,诀衣不禁在心底怀疑,她对清沨到底有几分是真情,或许在她的心里,她对清沨只是同情,在他受伤时发自内心的一种可怜弱者,而她对玺阳的感情才是真正的男女之情。若是如此,麻烦可就来了,清沨不是渊炎,他的脾气躁烈,倘若知虞只是同情他,他必然会大怒,之后做出什么事,无人知晓。反之,倘若她同情的人是渊炎或说是她的师父玺阳,以他们的性格,更多的是放手成全,祝福她和清沨。感情不是想招惹谁就能招惹的,有些人的情,招惹好了是情,招惹不好便是仇。

听到知虞的话,诀衣淡淡的,道:“清沨他可不这么想。”

“可是我是这样想的。”

“那为何清沨离开前不告诉他?”

知虞抿着唇,说不出来话,咬着下唇,小声喏喏,“我不敢说。”

“……”

感情里,不敢将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来是一件可悲又可恨的事。不说,将诸多的情绪掩埋在暗处,若一日捂不住,又该如何收拾?男女情爱间,身型气力或许有别,可心不分高贵卑微,更不是霸道和畏惧,她胆怯的仅仅只是他的脾性么。此时有真心话不敢说出来,往后呢,又要如何委屈自己将就清沨的脾性。

“清沨告诉他的母亲和长兄你们的感情便会来帝亓宫迎娶你。”

诀衣没有用疑问的口气,她的肯定让知虞略有慌张。

“我、我……我真的没有告诉他我会嫁给他。”

“但你也没有在他坚定的要娶你的时候亲口告诉他绝不会嫁他,不是吗?”

“我只是不敢说。”

“那如果他来娶你,你敢不上他的大花轿?”

“我……”知虞摇头,“我不知道,没有想过那天要怎么面对清沨。”对她来说,清沨来帝亓宫的那天还不知道是哪天,能躲过一日就暂且躲过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总会有法子。

低着头的知虞不安的绞着自己的手指,她心里全晓得,只是无法清楚的告诉清沨她所想,不知不觉一步步被逼到绝角。逼着她的人,她以为是清沨,现在还多了一个圣后娘娘,却没有想过,逼着她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诀衣慢慢的走着,她与帝和也是近几个月才恩爱,在之前她对于别人的感情半个字都不敢置喙,如今大约也懂了些该如何与自己的夫君相爱。

“知虞,你住在这儿并不会打扰我与圣皇,如果你是真心想住在帝亓宫。”倘若她并不想住在宫里则另当别论。

诀衣悠然漫步,脚边的伏羊菊绽放得格外娇艳,映衬着她的华贵衣裳,十分美丽,几缕仙气飘过,似真似幻,“为仙者,当心怀苍生,修德念善,这些没有错,你向清沨出手相救也是对的。这里是异度世界,我与圣皇不会责备你与魔灵相爱,我们不是天道,也看过爱而不得的男女有多苦,不会棒打鸳鸯。但是你自己必须清楚自己的心,你是真心爱清沨吗?亦或者,你只是看他受伤了同情他。”

伏羊菊中的诀衣转身看着落后在几步之外的知虞,“同情不是男女之情,在他复原之后,不用多久你便会收回自己的感情,照顾伤者的心情亦不可能让你心甘情愿嫁给他。对无极时光来说,一生不长,但对一个女子的真心来说,却很长。”

“圣后娘娘……”

知虞局促的走到诀衣的面前,“我其实喜欢清沨。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很开心,他总能做出我意想不到的事。只是,他偶尔的霸道让我受不了,我怕他的怒气,所以对他的霸道越来越没有办法。你说的对,我对他也是有同情的,觉得魔灵也不尽全是坏人,我想对他好,想让他修心养性,从此抛却魔性渡劫成仙,你说,可能吗?”

“佛渡众生,没什么不可能,只要他有心。”

知虞惊喜道,“那就太好了。”

“但是知虞,一旦他变成了仙,你们就不可能相爱了。”

“为何?”

“忘记了吗,仙神者,无情无欲。除非,他修达佛陀天至尊之位。”

知虞面露难色,“这……”太难了。是啊,变成了神仙的清沨就不可能与她在一起了,就像她和师父,只能默默在心里爱着他。

是了,她爱的人,是师父。

知虞的眼睛忽然亮了,“圣后娘娘,我知道了。我喜欢清沨,但不是爱。我爱的人……”

见知虞忽然不说话,诀衣轻轻一笑,“你爱的人是你师父。”

上一章
下一章